《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二部:道法自然
第892章、层层世界无尽开,姑苏神韵长在怀

众高人无言感叹之中,白少流开口问道:“成总啊,你刚才没想,现在可以想啊!将你那灵台一念解明白,我们也都很感兴趣。我想问——你为何不与小韶姑娘商量呢?”

成天乐:“我不是说了嘛,刚才没来得及。先把正经事办完,回头我会细细告诉她的。”

泽仁亦开口道:“成总啊,白总问的是你那灵台一念,你方才不必想,但这样的问题,你现在可以将它说清楚。……你是否是因为担忧,小韶姑娘若知道你要付出的代价、会阻止你这么做,所以才没有说?”

成天乐:“代价?我什么代价都没付出啊!至于小韶,不必特意多说什么吧?”这番话中带着自然的声闻智慧,向众人展示了他的心念——

今天发生的事情,对每一个人的感受及意义皆不相同。小韶并不是梅林中在座的诸位,在他人的眼中她是走出了那个画卷世界,但对于她本人而言,只是世界被打开了。姑苏就在人世间,小韶并没有失去任何东西,她还可以完全与以前一样行走在姑苏城中。

若说有什么区别,小韶的世界以前只是那一座姑苏,姑苏之外并不存在天地山河,只是一无所有的未知混沌。直到有一天,她的世界被打开了、无穷无尽的打开。所以她不是走出了画卷,而是超脱了姑苏、拥有了整个世界,而姑苏仍在人间。

小韶已有脱胎换骨修为,她能够感受到天地灵息的变化,这也是难得的机缘,将这全新世界妙不可言的玄机体悟清晰,然后需要闭关修炼。

对于成天乐而言,他失去了画卷里的姑苏世界吗?没有!因为他一直就生活在姑苏,无论有没有那幅画卷,姑苏的一草一木也仍在江南烟景中摇曳。如果是说那个只属于他自己的世界、他可以得到无上的大享受,其实又何必要在神器画卷里寻找呢?入妄境中同样什么都有!如今姑苏仍在,而他身边有了小韶,可以走出苏州四海遨游。

成天乐这么做的时候,就像平常人的呼吸心跳一样自然,这就是他对打开画卷的理解。他从来没有把画卷设想成什么东西,而只是自然而然的祭炼。当听说神器惊门的传闻之后,他想得到的也就是完成愿望的启发。

众高人皆微微点首,石野又沉吟着问道:“成总方才说的是你眼中的姑苏世界,没有任何人失去了它。但你怎么看待他人眼中的代价呢?神器惊门的妙用毕竟是身外之物,你放得下也就放下了,我想在座很多人也是能放下的,凡事有所取亦有所不取。那么玄牝珠呢?你当然清楚从凝炼妖丹到玄牝成珠,对于一位妖修的意义?”

成天乐笑了笑:“我早就说过,只要我‘能办到’,便会完成我与小韶的愿望,这话不是只说给小韶听的,也在我祭炼画卷的神魂烙印中。风前辈托石盟主转告了我炼器之法,我也恰好有玄牝珠,不就是‘能办到’吗?那就办呗!”

石野忍不住笑出了声:“对啊,什么话让成总说出来,就是这么简单!”

石野身边的陶然客也笑道:“大道至简啊!”

石野又叹道:“嗯,真的是大道至简,不简单啊不简单!”他说了一番看似自相矛盾的话,却带着声闻智慧——

那样一件金仙神器,他人几乎不可能让画中世界消失,可是成天乐却成功了。原因很简单,他当初得到画卷时,根本就没有想过成为或者不成为惊门之主,就是从修行之初一步步自然地打开画卷的层层妙用,他的修行过程就是留下神魂烙印的过程。

而到了今天,如果成天乐犹豫考虑一番才做出决定,哪怕最终咬紧牙关不惜付出代价要达成目的,那他也一样不会成功。画卷中是金仙灵台造化的一方世界,不是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成天乐当然没有金仙灵台化转之功,所以他祭炼这件神器时,只在于他自然而生的灵台一念。

这不是和任何人讨价还价的过程,画卷也不会和他讨价还价,因为他不能和自己讨价还价。假如是这样,就算最终也做出了决定,甚至信念再坚定、再纯粹,也是没有用的。假如换一个人也做出了这种选择,可能会感到很惋惜,甚至有一种感动自己的悲壮,但结果也注定不会成功。

所以石野开口讲了办法,成天乐能不能办到,当时就已经决定了,不在于大家怎么想、又给成总做出什么建议、讨论到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只要成天乐有犹豫权衡,哪怕最终排除了所有的杂念,一心一意的决定要这么做,那也已经失败了。

求证金仙方有灵台化转之功,假如仙家求证金仙时会有那样的踌躇,不要说证宏愿,当场便在化形天劫中自斩殒落了。成天乐不是仙家在求证金仙,当然不会因为犹豫而自斩,但若有这样一个过程的话,对这件神器行此祭炼之法便不会成功。风君子告诉石野的,不仅是炼器之法,也包括对炼器之人的要求。

这个要求,石野事先说不说出来都没有意义,因为成天乐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不会因为石野告诉了他就会有所帮助。所以石野当时也很担忧——成天乐能不能办到?结果成天乐笑呵呵的就借静室,石野怔了怔,因为他在心中惊叹——这傻小子真的办到了!

众人这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一层讲究,就连在座的这些成名已久的前辈高人,哪怕已有出神入化的成就,此刻也在反思——假如自己是成天乐,能办到这一点吗?现在听石野这么一说,答案也不一定啊!这太难了!

陶然客举杯道:“成总今日之证,也令老夫深有所得!”众人纷纷举杯,又开始轮流敬成天乐酒。

就在推杯换盏之时,石野又悄然发来一道神念:“成总,你现在的状况,事先没想到吧?”

成天乐亦以神念答道:“我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种结果,石盟主您事先没有告诉我。”

石野暗道:“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我师父也没说啊,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成总还有这等独步天下的本事,把画卷祭炼成这样的用处!……成总是个实在人,我没见过比你更实在的人,但是你现在的状况,我建议暂时就没必要说出去了。”

石野有些话没有告诉成天乐,而有些状况事先连他也不清楚。但他刚才看了那幅已无画迹的画卷,拿在手中感应时发现了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却没有说出来,也建议成天乐暂时不必说出来。

说话间,明月已过中天,酒宴一直持续到后半夜,天色微明时分才散席。各派修士纷纷告辞离开梅花圣境,带着各自的收获、思索、感叹、遗憾甚至仇恨。成天乐散席后径自去了小韶闭关的静室,自然没有人再好打扰。他这么做却恰好避过了很多麻烦,要不然有很多人还等着想与成总交流、聊一些事情、问问他的感想呢。

燕无欢离开梅花圣境之前,石野在待客的偏厅中特意又请他吃了顿午饭,由当时尚未离开的各派修士陪同,大有宗诸弟子也在座。这位两昆仑盟主对刘大有的遭遇表示了遗憾,并且对大有宗表示了期待,又谈起了两昆仑的很多事情。在如今形势下,大有宗身为一支有代表性的妖修传承宗门,怎样做对自身、对修行界会更好,石盟主也给了不少指点与建议。

燕无欢称谢告辞,并没有等到成天乐出关。谁也不清楚成总需要多长时间才能与小韶一起走出静室,反正梅花圣境也不缺这么一间静室,别说几天,他就算在这里呆几年,对三梦宗来说也无所谓,就怕有别人等着急了。

……

在那间静室里,是无人能想到的景象,成天乐与小韶都不在,壁上悬挂着一幅展开的无迹之画。没有挂绳子也没有钉钉子,画就是那么奇异的自浮于壁。他们俩去哪儿了呢?在另外一个世界中,但那已不是姑苏世界,甚至说不清楚是不是画中的洞天世界。

小韶走出了画卷,就等于打开了整个世界,姑苏不在画卷中,已无所谓门户不门户。但她与成天乐此刻仍然进入了画卷,而且是真身进入。这个世界原本一无所有,没有天地山河,甚至没有上和下、光明与黑暗的概念。

成天乐与小韶进来了,那么他们就是这个世界中仅有的事物,展开元神能清晰的感应到彼此,与五官所见毫无区别。除此之外什么都感应不到,因为这里本来就是什么都没有,只有她和他。

小韶举目四望道:“没想到画卷里会变成这个样子!”其实她不用四处看,因为什么也看不见,但这是一个习惯性的下意识动作。

成天乐笑道:“因为姑苏在画卷之外,它本就始终存在于那里。至于这里嘛,倒是一个没有任何打扰的地方,正适合你与我的修炼。只有我们自己的形神气息,这才能感受清晰得不能再清晰。”

风君子告诉成天乐的是一种炼器之法,所谓的“妙用”,就是让小韶出现在人间,但画卷仍在,却发生了这种奇异的变化,其中留下了一无所有的混沌世界。这个世界其他任何人都进不来,因为它不存在任何事物当然也不存在所谓的门户,却只有成天乐与小韶能出入。

更有意思的是,成天乐并没有失去神通法力。他以玄牝珠祭炼神器,玄牝珠便散入这混沌之中,成为神魂烙印的一部分。画卷仍可与他的形神一体,似身外之物又非身外之物,某种意义上来说,此刻的画卷就相当于他的玄牝珠。

玄牝珠是妖修的本命法宝啊,这已没有惊门妙用的神器画卷,除了其中留下一个混沌世界,竟然还起到了代替玄牝珠的作用。

假如换作别人,恐怕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但成天乐却可以。他修炼之初,就是把訾浩当成妖丹才误打误撞成功的。但他却不能借此手段玄牝大成,除非试着将訾浩炼化成自己的本命法宝,所以才要想别的办法。

成天乐不可能炼化訾浩却可以炼化神器,实际上他也一直在祭炼画卷,如今便成了这种状况。

石野清楚是怎么回事,却劝成天乐暂时别说。如今在两昆仑修行界,恐怕众人都认为成天乐已失去了玄牝珠,暂时动不得神通法力,就算从头开始凝炼,在很长时间内实力也会大打折扣。而成天乐确实是失去了玄牝珠,却不是人们所想象的那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