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91章、道生灵台一念,人世闻见箫韶

成天乐祭炼画卷的过程,就伴随他的修行,而他所习是妖修之法,玄牝珠便是成就的象征。可以说在以往的修行岁月中,成天乐自然而然祭炼了两件东西——画中世界与玄牝珠,同时也一直在借助这两件东西印证修为。如今要以这样一种方式将神器祭炼完成,两者他都会失去,得到的结果是让小韶出现在人间。

石野的话一出口,燕无欢的眼底深处闪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光芒。而众人的议论中,又夹杂着各种惋惜、遗憾、疑惑与好奇之声。几乎所有人都想知道——成天乐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他要带到人间的那位小韶姑娘究竟是何等人物?

各派有些女弟子已经眼泪汪汪,看样子竟然是被成总感动的!就在这时,突然听见丹紫成于梅林外朗声通报道:“万变宗宗主成天乐,携道侣闻箫韶,恭祝三梦宗宗主、昆仑盟主石野生辰!”

成天乐离开酒席再回来,用不着又通报一遍,丹紫成这是特意提醒大家。而闻箫韶确实是“刚到”的,她并非从梅花圣境之外来,而是从另一个世界来到人间。梅林中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丹紫成走在前面,成天乐在他身后几步远的地方,可是所有人都没有看他们俩,目光只盯着与成天乐并肩而行的那位姑娘。

小韶身形窈窕,个子恰好到成天乐的眼角眉梢,她穿着一件束腰短襦长裙,淡青色的裙裾曳地,短襦的袖口在肘弯处如莲花般散开,露出一对嫩藕般的小臂,披着一条彩绣罗纱披肩,半挽起及腰长发,发髻上斜插着一支飞鹤衔珠长簪,正是成天乐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打扮。

小韶姑娘明眸皓腕,五官形容就似壁画上的飞天,此刻真真切切就是从画中走了出来。然而人们注意到的不仅是她的容颜,当她走来时,天地灵息仿佛都有一种神妙的律动,穿越了千年的风景人烟,带着江南姑苏的诗情画意。

有人在暗暗叹息:“原来是这样一位姑娘,难怪令成总恋恋不忘。”也有人叹道:“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总有英豪爱美人而无视江山,原来世间真有这样的女子。……不,她并非来自世间!”

这么多人看着小韶,目光汇聚当然带着无形的压力。可是小韶并无怯意,只是走在成天乐身边略带几分羞涩,还有些许掩饰不住的兴奋、激动与幸福,轻轻挽着成天乐的小臂。成天乐将小韶带到了主桌前,小韶行了个古礼道:“画里姑苏闻箫韶,拜见各位高人!多谢诸位的指点相助,让我能从画中而出、见到了真正的世界。”

众人皆起身还礼,然后小韶又转过身向在场的昆仑各派修士行礼,显得落落大方,一颦一笑都是那么自然,就似江南山水中拂过的微风。成天乐在干什么呢?小韶转身他也转身,带着一脸傻笑,好像乐得都忘记说话了。

而众修士也起身还礼,开口说的都是恭贺之辞,此刻再说什么别的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成总办事太利索了,就在众人议论的时候便已经搞定。神器惊门已不复、小韶来到了人间。

没有人当面问成天乐,失去玄牝珠之后的感觉如何,还能不能恢复神通法力、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也没有人开口问小韶,为何会同意成天乐这么做,付出神器惊门妙用不复、玄牝珠消散的代价,仅仅是让她走出画卷世界来到人间。——这些问题都挺犯忌讳的,至少当面开口不合礼数,更何况是在这样的场合呢。

见礼之后当然要给小韶安排座位,因为人家也是来恭贺石盟主生辰的。此刻众人关注的焦点已经不是成天乐,而是新出现的小韶姑娘。小韶的座位就设在万变宗那一席中,已经摆好了,石盟主面带微笑亲自请她就座。

不料成天乐却开口道:“石盟主,能否再于这梅花圣境中暂借一间静室?这次恐怕需要几天时间。”

石野:“哦,请问成总要做什么用?”成天乐不是刚借完静室吗,怎么又要借,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成天乐一指小韶道:“不是我要用,是小韶姑娘要用。她刚刚走出画卷来到人世间,宛如再次凝形初生,真切地感受到这庞然无尽天地灵息,需要定坐涵养体会一切。这是至难得之修行机缘,假如再服用一枚神丹相助,那是更好不过。”

石野点头道:“原来如此,此等珍贵机缘确实稍纵即逝,不会再有第二次。成总刚才就应让小韶姑娘留在静室中闭关行功,又何必将她带到这里来?”

小韶答道:“我当然应先来拜谢诸位高人。”

成天乐也答道:“我离席前就说了,等会儿就让小韶姑娘亲自来向诸位高人前辈致谢,我想大家也很好奇、等着看结果。”

石野一笑:“此刻看见小韶姑娘,我们都知道结果了。……果成,你领小韶姑娘寻一间静室,这就去。”

成天乐握着小韶的手道:“你且去闭关,我陪诸位高人前辈喝完了这顿酒,便去助你行功。”小韶闻言脸色微微一红,成天乐说“助你行功”的意思,当然是两人神气相合、相交、相融的双修之法。她点了点头,便随丹果成又离开了梅林,宛如只在梅林中惊鸿一现。

送小韶离开梅林去修行静室,然后成天乐又返回席间就座。和锋捻须笑道:“你这孩子,为啥不陪小韶姑娘一起去呢?她好不容易才来到人间,你却坐在这里陪我们喝酒。”

成天乐呵呵笑道:“今天我率万变宗众门人来恭祝石盟主生辰,门中弟子及各派同道皆在,我怎好中途退席呢?……至于小韶,我们一直都是在一起的,无非是画里画外,散席之后再去见她不迟。”

和锋:“看你这孩子呵呵傻笑的样子,我老人家就觉得开心!……来,我们大家敬成总一杯,祝贺成总心想事成、终于得偿所愿!”

这一桌高人要一起敬成天乐酒,成天乐赶紧端杯站起来道:“不敢当,不敢当,应该是我敬诸位!”

白少流也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成总啊,还有什么事是你不敢当的?简直太能当了!”

众人齐敬完毕,妙法门掌门羽灵又单独站起身道:“成总,我再敬你一杯,今天之事令我感慨万千。我想你完成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愿望,修行如我,今日之见证也是大有收获,多谢!”

这位昆仑仙境中第一大派的掌门,戴着面纱看不清形容,她的声音中竟有几分伤感和激动。成天乐赶紧起身回敬,干了这一杯。他刚坐下来,又有人来了。此人从别桌走到这里先向众高人行礼,然后又朝着成天乐举杯,一双妙目就看着他,却什么话都没说,正是逍遥派大成剑修年秋叶。

这分明也是敬酒的意思,成天乐朝年秋叶笑了笑,又干了一杯。

年秋叶转身离开主桌,恰好经过燕无欢的身边,淡淡地问了一句:“燕总管,孔翎可是你大有宗弟子?”

燕无欢欠身答道:“是,请问秋叶仙子有何见教?”

年秋叶:“当初在雪山碧玉湖落雷幽谷外,有人喝出神器惊门就在成总身上。据查,那位妖修是一只雌孔雀。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是谁,但我想燕总管心中有数,回去劝她小心些,最好别让我再看见!”

她不是用神念说的,就这么直接开口,声音虽不大,但附近几桌的人都能听清楚。说完话她也没理会燕无欢是什么反应,就径自拿着杯子回席了。年秋叶一带头,就不断有人来向成天乐敬酒,各派很多女弟子看着成总的神情,简直是充满崇拜。

一时间,成天乐身边成了梅林中最热闹的地方,往来敬酒者不断,成天乐一杯接一杯,都有点应接不暇了。有很多人是真心来表达钦佩或者恭贺之意,但后来也有些人是故意起哄了。成天乐刚刚失去了玄牝珠,应动不得神通法力,有人不好直接开口问他的状况,就来试他的酒量。成天乐再好的酒量,若不用神通,也架不住这么多人敬酒啊!

好在万变宗也来了不少人,到后来纷纷起身为成总挡酒,有人讪讪笑道:“嗯,成总是不能喝多了,这人世间的第一夜,可别醉倒。”这话和笑容显然有别的意思,成天乐居然也跟着笑,就似真的快喝醉了。

在远处的酒席间,崆山派女弟子辛语奇和真华门女弟子蒙晨好像喝的也不少,正在那里感慨议论。蒙晨问道:“在座两昆仑这么多才俊,依你看,何人最帅啊?”

辛语奇:“那当然是成总了!刚认识的时候觉得他的样子很傻,可现在越看越帅。假如要问谁是两昆仑第一高手,我会说是石盟主;可是要问谁是两昆仑第一帅哥,在我心目中就是成总!”

蒙晨笑道:“你说了也不算啊。”

辛语奇:“我说了当然不算,可我就是这么认为的,你呢?”

蒙晨点头道:“深有同感!……这个问题嘛,假如去问石盟主,你看他会怎么答?”

辛语奇笑道:“当年还真有人开玩笑、这么问过石盟主,石盟主当然回答是他的师尊。”

蒙晨微微一愣,随即笑道:“我听说过这件事,好像是风先生问的吧?那石盟主就只能这么答了。……不过呢,我的答案还是成总;至于风先生嘛,他是人吗?”

坐在主桌边的成天乐终于清静下来,脸色发红额头也见汗了,他还不知道自己已被人评选为两昆仑第一帅哥。这时石野突然问道:“成总,能否让我看看那幅画卷现在的模样?”

此话出口,所有人又都止住了声音,目不转睛地望向主桌,这是大家都关心的问题。成天乐没说什么,伸手凭空取出一轴画卷,隔桌欠身递了过去。石野接在手中,乔彩凤留下的御神之念已无,缓缓打开,眼前就如展开了倒映的月光,卷上画迹已消失不见。

石野叹息道:“果然如此,画中世界已重新散入红尘人烟气息,恢复混沌之器形。……成总,它仍是你的神器,好好收藏吧!”

他的话中带着神念,解答了众人最关心的一个问题。画卷仍是一幅神器,但已不是传说中的惊门,因为画中世界已不在,此物最终成器,却是千年之前的模样。无论是神器洞天还是惊门大阵,都是依托于画中世界的妙用,而如今这神器仅仅只留下画卷器形而已。

成天乐收回画卷,于手中消失不见,仍然融入形神。石野坐下道:“成总,小韶姑娘是怎么对你说的?”

这番话就似平常交谈般开口,但又很奇异,除了主桌边的这些高人,梅林中其他人却听不见。成天乐愣了愣答道:“小韶姑娘早就对我说过,有朝一日想走出画卷来到真正的世界,还用再多说什么吗?”

石野:“原来你并没有告诉她。”

成天乐:“我进入画卷告诉小韶,有幸得到了仙家指点、可以将她带出画卷世界。她很高兴,就让我施法将她带了出来。其他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说呢,回头再慢慢聊,反正有的是时间。”

小韶就在画卷世界里能与成天乐神念通感,但今天在宴席上,成天乐将画卷交给众高人传看时,便切断了与小韶的神念联系。直至后来成天乐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便兴冲冲寻静室进了画卷世界,当面给了小韶一个惊喜,而小韶尚不清楚其他的事。

羽灵开口叹道:“看来小韶姑娘对成总是完全的信任,没有多问什么便让你施法。”

其实可以想象在画卷世界里小韶的感受,她当时与成天乐是同样的兴奋与惊喜。成天乐的感觉是那么的欢欣鼓舞、幸福洋溢,半点担忧或遗憾都没有。小韶又怎么会想别的呢?当然是很配合的让他施法、将自己带出画卷。

石野又问道:“方才你离席之时,众人议论颇多。我们也很感兴趣,成总本人究竟是怎么想的、为何决定当场就这么做呢?”

这回却轮到成天乐愣了愣,他反问道:“想什么想?我根本就没想啊!”

众高人皆有些愕然,而石野慨然道:“原来如此!就是那灵台一念、自然而生的一念,成总没有去想、也不必去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