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90章、惋惜不及相劝,众生入眼何观

等众人回过神来,梅林中的讨论、议论、争论声顿时变得前所未有的热烈,大家出于礼数都没有高声喧哗,却在酒席间纷纷问辩不休。假如成天乐还在这里,一定会听到很多劝告、建议甚至是安慰之语。

很多人难免都会想一个问题——假如自己是成天乐,又该怎么办呢?石盟主早先说出的第三个选择,看似是最完美的,有不少人可能会选;但成天乐不愿意,也可以理解,个人自有个人的选择,那是他和小韶之间的事情。

可成天乐现在的做法,就是放弃将画卷打造成真正的神器惊门,而将那金仙灵台造化推演之妙、千年红尘人烟祭炼之功,最后只用于让小韶来到人间。在很多人看来,假如是这样,还不如继续保留那画中的姑苏世界。

小韶原本就是画中世界山水神韵成灵,她不走出来,自己并没有任何损失,而人间还可保留这件神器、终有一天能打造成传说中的惊门。对于成天乐来说,同样没有任何损失,他仍然拥有那个世界、小韶还在他的身边。

但成天乐现在这么做,不过是让小韶从画里来到画外,却失去了那不可思议的人间造化神器,仅仅是祭炼出这样的一个结果来。持这种想法的人未必是恶意,恰恰相反,很多人是从善意的角度出发,想婉劝他或者与他商量。

成总在昆仑修行界人缘不错,虽然有不少人原本想看今天他怎么过关、甚至是怎么倒霉的;但更多同道对成总的印象很好,关心他甚至想帮他说话。而到了酒宴上,人们才知道成天乐真正的“难关”并非是解释雪山碧玉湖之事。

有人皱眉道:“成总竟当场离席而去,未免有些太迫不及待了吧?神器惊门事关重大,就算暂时决定不打开洞天世界,也不应立刻就毁了它吧?各派高人皆在此,完全可以先听听大家的意见嘛!”

有人沉吟道:“说什么话的都有,建议无非是那几种,你让成总听谁的好呢?若是尊长开口劝说、而成总不愿,岂不是让人面子上不好看?若心中主意已定,还不如赶紧离开。”

又有人琢磨道:“成总真是去施展那炼器之法了吗?我看不一定!他应该是找个安静的地方,进入画卷与小韶商量去了。……小韶姑娘假如真为成总好,就不会让成总那么做。不仅损失掉已经到手、祭炼多年的金仙神器,就连玄牝珠都会失去,这怎么可以呢?”

有人插问道:“成总所习是妖修之法、以人身玄牝大成。假如失去了玄牝珠,那岂不是修为法力尽失?”

又有人解释道:“成总已脱胎换骨,习不习妖修之法倒无所谓了。就算失去了玄牝珠,也不过是失去了假合形神、于原身之外凝炼的神气法力,但修为境界仍在。他迈入修行门径至今为止不过七年有余,顶多再修炼七年、重新凝炼玄牝珠就是了。

成总原本就不是妖修,恐怕平时也不必像其他妖修那样专修玄牝珠,只是借此印证罢了,损失也有限。况且玄牝珠的损失,相比失去了真正的神器惊门,又算得了什么呢?可别忘了他已有幸成为惊门之主、将画卷祭炼到今天这个程度。”

是啊,在寻常情况下一位大成妖修失去玄牝珠,简直就意味着生死大劫;而对于成天乐来说,固然非常可惜甚至非常凶险,但也不是绝对无法挽回的损失,至少相比惊门这等神器,一枚玄牝珠还算不上什么。假如情况反过来,需要以玄牝珠为代价将画卷祭炼成传说中的神器惊门,估计不少人都会劝成总这么做的。

有人点头道:“是的,玄牝珠虽珍贵,与惊门相比也算不上什么,成总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假如小韶姑娘不愿意让成总这么做、甚至让成总做出别种选择,那么事情也就不必为难了。”

不少人都觉得这话有道理,纷纷点头附和。他们其中有些人是善意、替成总感到惋惜,但也清楚以他人的立场很难劝阻成总什么,如今唯一能劝阻成总的,就是画卷世界里的小韶。若是小韶不同意成天乐这么做,成总也就能从难题中得到解脱。——假如他们自己处在成天乐的位置,心中也隐约希望是这个结果。

这种议论传开后,又有人不无担忧地说道:“假如小韶姑娘也希望成总那么做呢?”

有人的声音不自觉的大了起来:“假如成总只为一己之私愿,毁掉那祭炼千年、不可思议的人间造化神器,只为贪恋美色、为一个世间本不存在的姑娘,未免太独私了!假如那小韶也劝成总这么做,那她更是自私,简直令人……”

有些人在设想假如自己是惊门之主该怎么办?想着想着就不希望发生这种情况,思考得太投入了,以至于若成天乐如此做、小韶也同意他这么做,就是断送了其他人也包括自己拥有神器惊门的希望,心中莫名生出愤慨。

然而此人的话还没说完,就听盛龙的声音冷冷传来:“我师尊与小韶师娘不论如何选择,也与阁下无关、更无损于阁下。成总是惊门之主,决定如此祭炼画卷而已,关你什么事?若阁下再口出妄言、辱议我万变宗尊长,在天下同道面前,我就要好好问问贵派的门规了!”

这时三梦宗弟子丹游成突然插话道:“盛龙道友,需要借我的弹弓吗?我师祖亲手制作的弹弓!……据说当年在忘情宫之会上,有人口言狂悖,结果被我师祖一弹弓把门牙打掉了。”

那人赶紧住口不言了,但又有人似是自言自语道:“今日武陵乡的众道友也在,我听说武陵乡有祖训——若神器惊门现世、当助惊门之主。可是成总若不将那画卷祭炼成真正的神器惊门,那他还是惊门之主吗?”

武陵乡大长老云冲漠淡淡开口道:“在座的诸位无权决定将惊门如何祭炼成器,惊门已现世,成总就是惊门之主,武陵乡依祖训当助之。假如我们也有办法的话,也会尽力帮成总完成愿望的,这才是相助之意,阁下明白了吗?”

那人也淡淡反问道:“大长老高义,令人钦佩!但武陵乡那么多妖修同道,是否都会如大长老这么想呢?成天乐并没有造就神器惊门,他反而是断送了惊门成器的希望。”

在盛龙开口之前,梅林中只有三张桌边无人说话,分别是石野等前辈高人坐的主桌、万变宗与武陵乡众妖修这一席、还有燕无欢所在的大有宗众妖修这一席。

燕无欢面沉似水,一直静静听着众人的议论,但又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他冷峻的脸庞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反应,此刻已恢复了平静与冷静,他想到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也做了只有他自己才清楚的决定。

可能没有人会想到,此刻最希望成天乐将小韶带到人间的,竟是最痛恨他、立誓要置他于死地的燕无欢。燕无欢当然希望成天乐失去神器惊门,假如他因此也失去祭炼多年的玄牝珠,更是燕无欢最希望看见的结果。

盛龙与云冲漠先后开口,燕无欢也站起身来,以一种很压抑但很平静的声音,向着主桌行了一礼道:“诸位前辈尊长,方才事情实在太过惊人,无欢也不敢打扰高人们的商讨。但成总离席太突然,尚有一件事未及问清。我大有宗供奉长老高天获,在拜访万变宗之后无故失踪,不知他在万变宗时又发生了什么?成总不在,就请万变宗众道友当众赐教!”

燕无欢终于开口追问高天获的事情,梅林中又恢复了安静。还没等万变宗众妖答话,主桌边的和锋却冷冷开口道:“燕总管,你就不必问万变宗了。贫道清楚是怎么回事,高妖王天获已被我亲手所斩!”

声音中带着神念,和锋讲述了自己带着泽田从昆仑仙境返回人世间的路上,恰好碰见高妖王天获截住成天乐寻衅动手的经过。神念中还有印入元神的具体场景,以在场众人的修为,大多数人都如身临其境般看得清清楚楚。

燕无欢沉默片刻,躬身长叹道:“多谢前辈告知,无欢深感惭愧!高天获为我大有宗供奉长老,竟行此不端之事,当斩之,烦劳前辈出手了。此番待回到大有宗之后,无欢一定整顿门风,使大有宗真正成为指引妖物于世间立足修行的传承宗门,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和锋斩高妖王天获,也是令各派修士震惊之事,但在今天这个场合,人们更关注的当然还是成天乐与神器惊门。有人见到了成天乐与高天获斗法的最后场面,立刻惊叹道:“成总真不愧为一代妖宗,原来他收去了高妖王天获的玄牝珠,难怪那么痛快的就要将小韶姑娘带出画卷。”

又有人小声提醒他道:“成总连神器惊门都舍得,当然也舍得玄牝珠,更何况是白捡来的玄牝珠。”

这时石野却开口道:“诸位恐有所不知,欲将小韶姑娘带出画卷,他人的玄牝珠是无用的,那不过是一件身外之物,相当于某种法宝灵丹。必须是与成总本人形神一体、他自己凝炼的本命玄牝珠,才能够施法成功。我师父说得很清楚,我也是这么告诉成总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