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89章、姑苏人烟依旧,心忧谓我何求

风君子在电话中答道:“吃完饭出来散散步,走着走着就走远了,发现这片地方很熟,我以前应该来过,再走着走着就天黑了。……你有话就快说吧,这荒郊野外的,我一个人怪害怕的!”

在梅花圣境中离成天乐不远的地方,丹紫成小声对梅容成道:“师祖今天居然到了,我们是不是该赶紧开启门户请他进来喝酒啊?”

梅容成苦笑道:“师兄啊,我刚才已经开启梅花圣境洞天门户了,可是没打开啊。你看看师祖坐在哪里、后背又靠住了什么地方?他把梅花圣境的门给堵住了!”

风君子就靠在梅花圣境的门户、那片赭红色的石壁上,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只要他不起身,梅花圣境的门户就打不开。看来今天他就是要堵门打电话,石野不接都不行,否则谁也出不去啊。

只听石野道:“是这么回事,有人观画成痴,见到了一个画中世界,在那个世界里遇到了一位姑娘……”

石野也讲了一个与乔彩凤当日所述差不多的故事,但细节却有微妙的不同。风君子听完后似是皱眉问道:“这人是画痴还是花痴……”

话刚说到这里,手机听筒中突然传来嗞嗞啦啦的电流声,就似信号非常不好,听起来令人感觉非常刺耳难受。不知为何,凝神静听的众人都感觉元神一阵恍惚,成天乐也是如此,赶紧收摄心神不再去听,感觉这才又恢复正常。

而再看那一轮圆月光影中,风君子仿佛一直在说着什么,石野却没有答话,就是拿着手机静静地听着。过了好一会儿,电流声突然消失了,风君子的声音又清晰的从手机中传了出来:“刚才怎么回事啊,我说半天你都没反应?”

石野:“不好意思,我这边的信号好像有点问题。”

风君子:“也可能是我这边的信号问题,我在山里面呢。……你以前不是不爱用手机吗,怎么还是用了?”

石野笑了:“不能脱离时代啊。”

风君子:“那就换个好点的手机,别打电话都听不清!”

石野:“一定一定,我连网络都换了试试,你还有什么吩咐吗?”

风君子:“我也没什么事,就是祝你生日快乐。不管你身边还坐着谁,都帮我带个好。”

石野:“多谢多谢,一定带到!也替他们向你问声好。”

风君子站起身来道:“那就不打扰你过生日了,我也得赶紧走了。这地方怪吓人的,荒郊月夜,可别冒出什么妖怪来!”

这话让不少人的神情又变得很古怪,想笑又不好笑,因为宴席中就坐着不少妖怪呢。席间已经有好几人站了起来,似乎想离开梅花圣境去找风君子。但风君子的身形已经于那一轮圆光中消失,这些人叹息一声又坐下了。

石野把电话揣回兜里却没有坐下,用一种很奇怪的眼光看着成天乐。成天乐问道:“石盟主,您为何这样看着我?您刚才对风先生讲了那个故事,不知有何结果?”

乔彩凤曾建议成天乐到梅花圣境来向石野求助,若是石野也没办法,则可以托石野向风君子求教。而风君子今天居然来到了梅花山,堵着门打了那样一个电话。虽然电话的内容听不出什么名堂,但成天乐总感觉这位前辈对石野说了什么他所不知的内容。

果然,石野意味深长地答道:“我师父想给我打电话,在哪里都可以,偏偏今天坐在了梅花圣境的门口。意思很明显,就是要我在梅花圣境里、今日酒席的座中,解答成总的疑惑。关于神器惊门以及成总的愿望,我师父确实也给了答案。”

成天乐:“请问风前辈能帮我吗?”

石野摇了摇头道:“我师父帮不了你,他只是告诉你可以怎么做,恐怕也只有你自己才能做到。”

这番话中带着神念,不仅是对成天乐,也是给了在座所有人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成天乐刚才问的是——如何打开真正的神器洞天、将小韶带到人世间?石野很明确说这是做不到的,但他却反问成天乐——你是想将画卷打开成真正的神器惊门呢,还是将小韶带到人间?

如果是前者,只有两种选择,方才都已经说了。至于石野所说的第三种选择,其实也是第一种选择的补救方法。但是现在打完了这个电话,石野的问题变了,给了成天乐意义完全不同的选择——你想要人间出现的,是惊门还是小韶?

画卷中有一个真切的世界,成天乐当然以为打开这个世界的门户才能将小韶带出来。但他的意愿若仅仅是将小韶带到人世间的话,还可以有另外一种做法,那就是只要小韶,让画卷世界中的一切都消失。那摄入的姑苏人烟风景、千年洗炼之功皆不复存在,天地山河重归一片混沌,画中世界不复,也就无所谓门户不门户,他拉着小韶的手就出来了。

听上去就这么简单,但也等于是法宝妙用全弃,这幅画卷也不再是传说中的神器惊门。它看似是一种毁器之法,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成天乐就算是神器之主,他再大的本事也毁不了这件金仙神器。而事实恰恰相反,这竟也是一种炼器之法。

正因为成天乐是神器之主,所以他可以决定这幅画卷最终成器的结果。风景人烟不过就是风景人烟,那一方世界原本就不存在于世上,如此做只是重归祭炼之初的混沌无有。

小韶原本就不是世上的生灵,红尘人烟中也没她,她是随倒映人烟景象的画卷世界自行推演变化出现的。画卷世界消失了,但小韶还在。这件神器千年祭炼之功,并非在人间造就了一个洞天世界,而是造就了一个小韶,届时她便可从画卷中凝形而出。

如今世上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当然只有神器之主、从修行之初就一步步祭炼出层层神器妙用的成天乐,他可以做出这样的选择。

众人闻言皆露出震惊之色,一时不知该作何感想。方才大家讨论的都是建立在如何保留神器妙用的基础上,无论是打开洞天门户还是维持现状,万没想到还有这么一种方法,使小韶的出现成为这件神器最不可思议的妙用。

但是成天乐能这么选吗?假如是这样,还不如维持现状不变!在有生之年拥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小韶仍是属于他的。

正在躬身聆听的成天乐却瞪大眼睛抬头问道:“还有此等炼器之法!请问该如何施展?刚才我推演了半天,好像还是做不到。”

石野不紧不慢的向成天乐、也似是向所有人解释道:“确实需要借助特殊的手法,我师父恰好说了最简单的、也是成总唯一能做到的一种,但若换作别人恐怕也办不到。它需要一枚玄牝珠,我等皆知此物是大成妖修假合人形修炼的神气法力所凝聚,也是无中生有化形之物。当画中世界重归混沌之时,成总可祭出玄牝珠祭炼画卷、引小韶而出,但玄牝珠也会随画中世界消失。”

这番话中另有神念交待该如何施法,却只有成天乐能听见。这位妖宗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呵呵笑道:“原来如此,多谢石盟主、多谢风前辈,成某感激不尽!请问在下能否于梅花圣境中暂借一间闭关静室?”

石野又是一愣,很诧异地问道:“闭关静室当然有,请问成总现在就要用吗?”

成天乐开心得就像在路上捡着一笔巨款的财迷,咧着嘴傻笑道:“是的,恳请石盟主成全!等过一会儿,我就带小韶来当面拜谢诸位高人前辈。”

石野一招手:“紫成,你这就领成总去我平日修行的静室。”在众人尚未反应过来之前,丹紫成便领着一脸幸福洋溢的成天乐离开了梅林。

丹紫成领着成天乐走进了梅林外的一座庄园式的建筑,在偏院一片药田旁打开一间静室,拍着成天乐的肩头道:“成总啊,我佩服你!你真是太有种了,我就没见过像你做事这么干脆的!……快进去吧,这里就是我师父平日定坐的静室。我就在门外守着,等你带着小韶姑娘一起出来。”

梅林中的众人是目瞪口呆,今天听见的故事本已震撼得难以形容,就算是身怀神通法力的各派修行弟子,对想象力也是一种极大冲击,更是对修行求证的一种反复问论。但事情紧接着又发生了更不思议的转折,大多数人连琢磨都没琢磨明白呢,更别提设身处地的做出选择了,而成天乐已经离开了梅林。

听成天乐最后那番话的意思,他就是打算按石盟主最后指点的办法做——弃惊门而取小韶。而且赶在大家能反应过来、来得及开口劝说或做出其他建议之前,他已经开始做了,就要在梅花圣境中当场完成。

石野还站在那里若有所思,主桌边的众高人皆没有说话。而乔彩凤望着梅林外的庄园喃喃自语道:“若再有人说他不是一代妖宗,我第一个不信!我就从未见过谁,于芸芸众生中连任何妖气都丝毫没有啊!只有这个傻小子,所以他才成了妖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