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88章、山中晴夜倚门,梅花赏月铃声

石野在神念中暗叹道:“成天乐,你说得对。当年情形我亲眼所见,遗憾已成,师尊也别无他法。”

成天乐:“既然如此,我今日又何必再造无法挽回的遗憾呢?假如当初风君前辈事先可以选择,他还愿意那样吗?”

石野很干脆地答道:“当然不愿。”

成天乐:“所以我也不会,而且这也是我无权决定的。我虽是神器之主,有权选择怎样祭炼神器,却无权擅自选择小韶的命运。”

石野看着成天乐,神念中又叹道:“难怪我师父会把惊门交给你!”见成天乐似有不解,他又解释道,“当年我师父很想将山神绿雪带到人世间,而绿雪扎根神木林不入红尘,所以他带着绿雪的神木刺行走市井。而如今小韶的愿望就是走出画卷来到真正的世界,而你的愿望也是带她出来,我师父一定愿意看见、也一定愿意成全。”

梅林中的众人听不见他们这番神念秘语,只见成天乐当众谢绝了石盟主的好意,而石野神色发僵看着成天乐不说话。众人不好大声喧哗,私下里却低语交流不断,声音一时有些嘈杂纷乱。

有人暗道成天乐未免有些不识好歹,是否因为运气太好、福缘太盛,年纪轻轻就能有如此成就,又得到天下高人赏识,有些恃能恃宠而骄、忘乎所以了。在今天这个难得的场合,众高人已经给了他天大的面子,尤其是石盟主的第三个建议,得是帮多大的忙啊!

如果还有别的办法也就罢了,如今情况分明已如此,成天乐身为修士应知面对现实。既然打不打开真正的洞天门户都有难处,石野已经指出了第三种两全的方案,在可能的条件下办到最好,仙家手段也不过如此。可成天乐仍然不愿,未免太贪心了!

主桌边的众高人却都没有说话,皆以意味深长的眼光看着成天乐。石野又当众开口问道:“成总,那你打算怎么办呢?是否做出了决定,又想怎样选择?”

成天乐:“我已经决定,不做出任何选择。”

石野:“不做出选择,也是一种选择。”

成天乐:“是的,我将以我的方式祭炼这幅画卷,在没有别的办法之前,不会打开神器洞天的门户。”

石野追问道:“如果我明确的告诉你,想打开神器洞天的门户、将之祭炼成真正的惊门,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呢?”

成天乐:“那我就永远不打开它,至少在我的有生之年会这样。”

他说不做出选择,但听在众人耳中就等于是第二种选择:不将画卷祭炼成传说中的神器惊门,既不展开神器洞天,也不打算开启惊门大阵,就是永远拥有那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以及世界里的小韶。

梅林中的私语议论声就更嘈杂了,有一位年轻的修士嘟囔道:“成天乐做这个决定,未免太自私了!他想独自拥有一切,但惊门可是两位金仙留于人间的造化神器,经千年红尘人烟祭炼而成。成天乐并非它的打造者,只是偶尔得之、侥幸成为惊门之主。他真以为自己能决定惊门的命运吗?明明有最佳的方案,却执意不选,又何必呢?惊门该如何成器,我想应遵从当年两位金仙的意愿。”

同席的崆山派弟子辛语奇却说道:“成总不做选择很正常,是否打开神器洞天门户,涉及到小韶姑娘的存亡,我们谁也无权做出这样的决定。”

同样的讨论或者辩论也发生在梅林中各派弟子之间,声音虽细微,但主桌上的众高人都能听得清楚。石野又说道:“真的很遗憾,成总,你是来求助的,但好像我们没有给你答案。”

成天乐躬身道:“不,我已经有了答案,至少清楚了是怎么回事。否则的话,万一我将来修得出神入化成就,不明就里可能会乱动,那就追悔莫及了。而现在我已清楚,无论如何,多谢诸位前辈高人的指点!”

这时忽有一人站起身道:“石盟主,各派同道高人!惊门画卷的神器洞天能否真正地打开,方才已有了答案。可是成总想问的是,如何打开门户将小韶姑娘带到人间,而不是打开门户后小韶姑娘会怎样?这恐怕是两个问题!

石盟主,您刚才说的第三种选择看似最佳,实则是遗憾既成的无奈安慰。当年的仙家手段不过如此,可此事非同彼事,成总想要的仅仅是让小韶姑娘出来。据我所知,风君前辈在那件事后便封印神识于世间求证,如今也许另有解决之道,石盟主何不问问他呢?”

众人都停止了议论安静下来,开口说话者竟是乔彩凤!这场生日宴会,来得最晚的贺客并非是和锋与成天乐,他们二人到得虽晚却未迟,而乔彩凤是真正的迟到了。这位“凤凰大仙”直至开席后才进入梅花圣境,当时石野正向成天乐讲述第三种选择,大家都凝神而听不敢打断,所以三梦宗弟子也没有扬声通报。

乔彩凤在最外面的一张桌边拎了一把椅子,轻手轻脚的穿过会场跑到了万变宗、武陵乡、题龙山这一桌,厚着脸皮挤在了云冲漠与盛龙之间坐下,大多数人也没注意到他。直至此刻他突然起身开口,众人才意识到这位高人不知何时也来了。

乔彩凤建议石野去问风君子,石野无奈的苦笑道:“可能有人还不清楚,这幅画卷……”话刚说到这里,他就突然愣住了。不仅是这位昆仑盟主,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梅花圣境的生日宴上发生了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此刻居然有手机铃声响起。

在世间其他的宴席上,有人的手机响了很正常,别说是宴会,就算是很严肃的业务会议上也总是有人忘了关机或者调静音。但今天的场合不一样,别说在座的各派修士是否会忘了关机,这里可是小昆仑洞天结界、宛如另一个空间,什么手机都没信号啊!它是怎么打通的呢,难道是闹钟?

所有人的神情都有些古怪,因为仔细一听,这手机铃声居然是从石盟主身上传来的!

就连成天乐也忍不住看了身边的白少流一眼,他很清楚白少流的神通手段,就算手机没信号、对方也没开机,这位白总也是能打通电话的。白少流却很无辜地看了成天乐一眼,虽无任何神念,但意思也很明显——我怎么会在这种场合开这种玩笑呢?

石野从兜里掏出一部手机看了一眼,神情尴尬地说道:“是我师尊来的电话,诸位抱歉了,我先接一下。”说完转过身接通了电话。

成天乐只能看见石野的背影,但那听筒里传来的声音却清清楚楚,只听风君子笑嘻嘻地说道:“石野,生日快乐!”

石野:“谢谢,太感谢了!难为你还记得。”

风君子:“我哪年不记得?虽然未必都是当天给你打电话。只是祝贺一声,没打扰你办事吧?”

石野:“没有没有,感谢还来不及呢。”

风君子:“接通电话就说谢谢,你听出来我是谁了吗?”

石野:“哪能听不出来,风君子,你在开玩笑吧?”

风君子:“对了,我前不久遇到一个叫乔彩凤的人,他说与你石老板有业务合作,还听你提起过我,你有印象吗?”

石野转身瞪了乔彩凤一眼,又答道:“嗯,是有这么个人,也的确有这么回事。他找你干什么呀?”

风君子:“他对我讲了一个朋友的故事,是关于一幅画和一个画痴的。我后来想了想,还真有这个人和这回事,我亲眼见过的。”

石野眉梢微微一动:“你的电话来得正好,这件事我也很感兴趣,正想找你讲讲这个故事。不知道你忙不忙,在做什么呢?”

风君子:“我不忙,正在月下游梅花山呢,好像走得有点远,找个地方坐下来歇歇,你就讲吧。”

石盟主接电话时,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听着,梅林中没有其他任何声音,在座的又都是神识敏锐的修士,因此大家都将这番对话听得清清楚楚。此刻获悉风君子竟然也到了梅花山,众人皆吃了一惊,有人还以找寻的目光四下张望。

就在这时,梅林中飞出一轮圆光如满月,在众人前方展开成数丈方圆,如一面立体光影屏幕,其中显现的就是梅花圣境外、梅花山中的景象。这是三梦宗高人所施展的法术,随着圆光呈现,在座众人都看见风君子了。

是夜天晴,一轮上弦月洒下柔和的光芒,山野中的景物隐约可见轮廓。有一人坐在一片梅花林边的石头上,背靠着一面石壁,抬起右脚踏着一块石头,左手中晃悠着一柄黑色的双龙如意,右手拿着电话正在说着什么。虽然光影昏暗中看不清面目,但其身形赫然就是风君子,成天乐认识他。

石野当然也看见了,惊讶道:“风君子,你怎么跑到梅花山了?这都几点了,你还在山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