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86章、洞天惊门开启,人烟风景散去

这一桌坐了十九人,皆是脱胎换骨境界以上的飞天高手,其中有出神入化成就者有石野、白少流、和锋、陶然客、羽灵、绯寒、陈昱霖、于学礼、泽仁等九人。这九人都先后拿过了成天乐的画卷,包括没伸手的和锋也早就看过了。

成天乐一直不认为自己是高手,哪怕是在万变宗中,他的修为也从来不是最高的,直到最近神通法力才不亚于门中的范妖王采耀。但是今天往这张桌边一坐,很多人才意识到这位年轻人已经是当之无愧的世间高人。

成天乐不愿意琢磨太多事,而修行中的愿心伴随着画卷的妙用展开,一直太高深也太艰难,所以他本人从来没觉得自满或自傲,哪怕已拥有今天的成就,也从未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起。他连小韶那么简单的愿望都满足不了,哪里还能以高手自居?

但他今天坐在这张桌旁,不仅是别人安排的位置,也是他自己真正有了这个资格。在座的昆仑十三大派掌门中,逍遥派掌门叶铭、轩辕派掌门凡夫子、听涛山庄老庄主宇文树等人论修为境界与他相当,但已是昆仑修行界成名已久的前辈高人。

成天乐今天的成就,已是梅林中很多同道终身所无法企及的,像他这样一位高人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也只有在这种场合才能找到最好的求教机会。而泽仁接过画卷眉头微微一皱,叹息一声道:“原来如此,难怪当世众高人皆不开口!成天乐,你可知乔彩凤在这画轴上留了怎样的御神之念?”

成天乐赶紧答道:“我并不知晓,请赐教。”

泽仁:“其实你若想问——这神器洞天的门户是否能打开?答案是肯定的,能。此神器既有此妙用,只要修为到了当然便可以办到。刚才看过画卷的诸位前辈高人都行,若你愿意,就连贫道都可以帮你打开真正的洞天门户。

幸亏乔彩凤留言提醒,否则有人不论出于何种目的、哪怕就是想尽心尽力帮你,将这画卷世界展开为真正的神器洞天、使传说中不可思议的妙用祭炼成功,对你而言都会留下无可挽回的遗憾。也幸亏你今天先讲了这画卷世界中的故事,还有你的愿望。”

成天乐隐约觉得很不妙啊,脑门上莫名已冒汗了,颤声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泽仁掌门能否讲明白点?”

泽仁又叹了一口气,将画卷还给他道:“看来贫道的修为神通以及见知眼力,皆不及乔彩凤,并没有发现其中的玄妙。但是经他提醒后略做推演,也觉得事情是顺理成章。至于具体是怎么回事,成总既是来恭祝石盟主生辰的,那就请石盟主解说吧。”

这下不仅是成天乐,所有人的胃口都被吊起来了,一齐注视着石野。石野站起身来道:“方才泽仁掌门说得不错,只要成总愿意的话,在今天的梅花圣境中,至少就有不下十人能打开这画卷世界真正的门户、使其成为人间神器洞天。但这片洞天若成为人间真正的山河,也会发生玄妙的变化,恐非成总所愿见。”

话中带着神念,终于揭开了众人心中最大的谜团。石野没有讲玄之又玄的修为境界之证,就是挑明了一个事实。关于神器惊门的传闻不虚,这件金仙神器中自有一方山河,可以打开门户出入,就是凭空造就的一个真实世界。

但不要忘了这幅画卷的来历,它是摄入姑苏人烟风景之映像、自成一方推演世界。在成天乐没有祭炼它之前,其中的风景就是现实里的姑苏,那些生灵也就是世上的生灵。成天乐将画卷最终祭炼成器,也是在印证金仙灵台造化之功,一旦打开神器洞天,其中的风景人烟都会消失。

这种消失并非是真正的消失,因为他们本就存在于世上。比如世上本就有成天乐,他进入画卷世界之后也仍然是他,并没有多出另一个成天乐来,仍同于行走于世间。明月金仙不过是借风景人烟祭炼出一方推演世界,它就是清风金仙千年前灵台中的天地山河。

在人间将画卷世界展开成真正的洞天神器后,由神器之主开启门户,人们走进去看见的是什么呢?就是那一片天地山河,并无人烟景象!但它既成一方洞天世界,当然是可以凿建的,在这一片山河中营造园林,人们也可居住其间,就像如今的梅花圣境一般,可以再造一片洞天中的姑苏福地。

经千年风景人烟洗炼,洞天山水自有神韵,这神韵成灵便是小韶。打开真正的神器妙用之后,小韶也会消失不见,又重新化为山水神韵之灵动气息。画中世界的任何生灵消失,其实都没有关系,因为他们本来就存在于世间;但对于小韶而言却不同,因为世上原本就没有小韶!

未必在场所有人都听明白了原因,但结果都听很清楚。成天乐万没想到会是这样一种状况,下意识地已将手中画卷融于形神,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还是白少流率先开口问道:“石盟主,这恐非成总所愿,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石野答道:“身为神器之主,成总可以有两个选择。”

简简单单的答话中仍带着神念,不仅告诉成天乐也告诉在场所有人。第一个选择就是打开门户将之祭炼成真正的洞天神器,损失了画中世界的风景人烟,但可以把现实的风景人烟重新凿建其中,唯一的遗憾就是小韶消失了。

但这么做的收获就是将传说中的神器真正炼成,在此基础上还可以祭炼与开启惊门大阵,使它不仅成为一件洞天神器,而且神器之主可借此穿行世间。打造惊门大阵的过程很漫长,要等到成天乐出神入化之后,将各地的山水灵枢凿建于神器洞天中,再携带画卷到相应的地点去祭炼惊门,成功之后便可穿行世间的相应地点与神器洞天之间。

石野还告诉成天乐——这件神器该怎么使用。他可以打开神器洞天就放在某个地方,比如挂在万变宗内堂中,看上去就是一幅画,但画中却有一片真正的山河世界,知出入门户之法便可往来其中。以特殊的手法于洞天山河中凿建的人烟风景,便是属于这个世界的景物,更神奇的是,这幅画可以收起来带到世上任何地方。

将画卷收起携带于身上的时候,洞天门户便是关闭的,除了神器之主谁也不可出入。原非洞天山河自身之物最好也先出去,否则将耗费难以想象的大法力。但是换一个地方再度展开后,神器洞天依旧、天地山河不变,大家还可以再进去。

若有朝一日成天乐法力无穷,当然也可以在收起画卷时,将洞天世界中的所有东西都携带在身边,也包括外界进入其中的生灵与事物,那将是多么惊人的神通妙用!其实画卷也不必总是这样收起、携带、再展开,只要在一处展开不动,惊门之主自可专心打造惊门大阵的各道门户,以穿行世间。

这是第一种选择以及在这种选择下神器的妙用。但成天乐若不想让小韶消失的话,那么还有第二种选择,就如乔彩凤所说,画中的姑苏就是只属于他的世界,并不把门户真正的打开,不使它成为传说中的那件神器。

那么画卷中的姑苏世界,对于其他人而言就相当于不存在的,或者仅仅是一种元神感应之像。但对于成天乐本人而言,仍然是一片真实的山河,其中的风景人烟也是真实无虚,但仅仅只属于他一个人。能独自拥有另一个世界,也是人间莫大的享受。

假如不是因为小韶的关系,成天乐若做出第二个选择,那恐怕就是世上独私至极之人了。因为打开神器洞天不仅是对他人、也是对自己更大的收获,画卷才能成为真正的神器惊门,并在此基础上祭炼更不可思议的惊门大阵。

如今因为小韶,成天乐可以选择保持现状,永远不打开洞天门户。但“永远”二字是那么好说的吗?包括成天乐在内,很多人都想到了另一个问题——成天乐能否永远是惊门之主?

因为独特的修行,成天乐的寿元很长,甚至有五百年光阴。可在这漫长的岁月里,谁又能保证他不会出任何意外呢?就算没有遭遇外界的凶险,修行中的重重劫数也不是那么容易度过的,在寿元未尽之前,说不定就因为劫数的考验而坐化。

就算是五百年吧,那么五百年之后呢?除非成天乐能飞升成仙,那么可以将这件神器永远带在身边。但飞升成仙又谈何容易,就算在座这些出神入化的高人,这一世超脱轮回的希望恐怕也很渺茫。而且就算成天乐成仙了,一切仍是未知,可能小韶还是永远出不来。

最有可能的预计,将来成天乐已不在世、神器惊门易主,那么其他人还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吗?这个问题可能比较长远,但成天乐想到了,在座众人也都想到了,却谁都没有说出来。就在这样一片奇异的安静中,泽仁开口道:“石盟主,据你所知,还有没有第三种选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