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85章、同席高人满座,遍传神卷难开

成天乐与燕无欢各自归座,众人也都坐下了。只有石野仍站在那里道:“今日是石某生辰,感谢各派同道来贺。很遗憾听到了这样的消息,大有宗宗主刘大有,很可能因凶徒刘漾河之故下落不明。希望他最终无事,各派同道若有消息,也请协助大有宗追查。

若刘宗主真的遭遇了意外,实在令人惋惜;而成总已斩凶徒,遗憾中多少有一丝欣慰。今日不仅是石某生辰,也是昆仑修行界一场有特殊意义的聚会。成总创妖修传承宗门于姑苏、刘大有亦创大有宗收聚世间妖修,更有千年传承的妖修福地武陵乡众高人来此。

千年以来,妖修混迹红尘,偶有行为不端者或生祸乱,为世人所忌。各派修士亦以降妖除魔为己任,虽无族类偏见,红尘中却自有无形藩篱。如今两昆仑有形藩篱已开,仙境蛮荒大批妖修涌入人烟,更须善引之。

幸得诸位出现,或已教化妖修千年,或立宗门指引妖物于世间立足修行。妖修亦是昆仑修士,既知族类之别又明修行所求,方悟超脱之珍贵。今日我与各派同道,举杯敬谢这三派高人!

燕无欢,无论宗主刘大有下落如何,大有宗这一派宗门已成气象。尤其是仙境来的大批妖修同道拜入大有宗,应善点化指引之。不因一人而废,亦不因一人而偏,任重道远、功德难言,印证于己身、更应惜之慎之。”

石野开场的一番话竟然是领各派同道向武陵乡、万变宗、大有宗这三派敬酒答谢,而且他特别点了燕无欢的名字,话中大有深意。在座大多数人可能还不清楚刘大有的失踪是怎么回事,但是身为两昆仑盟主石野,又怎会看不透呢。

各派修士随石盟主起身敬酒,万变宗、武陵乡、大有宗等三派弟子亦起身举杯回敬。这时就看出座位布置得很有意思了,这三派妖修就坐在主桌前方的左右,而成天乐这个“人”却坐在主桌中间、正对着石野的位置,他这一起身,隐约就是引领天下妖修的气势。

主桌众尊长身后的弟子各归本座,酒宴正式开始。今天毕竟是恭祝石盟主生辰的场合,有些不愉快的话题暂时就不好再多说了,各派弟子纷纷向石盟主举杯致敬,说的都是恭贺的话,数百人招呼一圈下来,当然热闹了好半天。

今天也是修行各派弟子难得的结交场合,在座的有两昆仑的修士,也包括像武陵乡这种首次露面的传承门派,很多人还是初次见面呢。大家借着敬酒的机会在各桌间游走,互相通名介绍道一声久仰,长辈们在一起缅怀种种往事,年轻人一边听着一边互相交流议论。

但众人也都在等一件事,就是成天乐把神器惊门拿出来、介绍其妙用并请天下同道观摩,这一出是免不了的,来之前大家心中都有数。但是人们也不好主动开口提醒成天乐,只关注着主桌那边的动静。

主桌是最热闹的地方,不断有人前去敬酒,大派尊长们也离席到别的桌边打招呼致意,很长时间都没消停下来。终于这几轮酒敬得差不多了,主桌边的尊长们又重新坐好,没有谁提醒,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安静了下来,就像在等待着什么。

石野微笑着敬了这桌所有人一杯酒,然后问道:“成总,天下同道今日方知,原来你早已是惊门之主。去年冬天,因神器惊门现世之事,两昆仑闹得沸沸扬扬。连我都很好奇,那惊门究竟是怎样一件神器,其妙用是否像传说中的那般玄奇?”

石野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大家都将目光集中在成天乐身上,这次聚会的重头戏终于要开场了。成天乐站起身来行了一礼,答道:“就算石盟主不问,在下也知各派同道都很好奇,正想向诸位解说。关于这件神器,我还想向天下高人请教与求助。”

行礼之后一招手,一幅画卷出现在他头顶上方舒展开来,画迹朝外绕成一个圆环状,并于空中缓缓地旋转,所有人都能看清那画轴上的山塘景象。伴随着画卷的展示,成天乐开口讲述了一个很漫长的故事,从他第一次走过苏州山塘街开始。

成天乐介绍的并不是传说中的神器惊门,而就是伴随他修行历程的这幅神奇画卷。他最初是怎样发现其妙用的,伴随着修为精进,又是怎样一层层将它打开的,甚至可以说,打开画卷的历程就是他的修行。画卷中有一个姑苏世界,成天乐是如何认知这个世界的,又是如何创造与改变这个世界的。

他在画卷世界里认识了山水神韵之灵小韶,他与小韶的愿望又是什么?成天乐都如实的讲述出来。他也讲述了自己去找乔彩凤求助之事,但乔彩凤并没能帮得了忙。所以他今天来到梅花圣境,向在座高人求教与求助,如何打开惊门使之成为真正的神器洞天、将小韶带到人间?

这时就看出声闻智慧神通的妙处了,并不是在座所有人都能听懂成天乐讲述的所有内容。因为他讲的不仅仅是一段经历、一个故事,也包含着修行岁月中的种种感悟与境界印证。他用最简练的语言讲出来,至于其中的声闻智慧,人们能听懂多少就算多少,与每个人的修为及感悟印证有关。

这已不仅仅是在讲故事了,也相当于召开了一次法会。待成天乐讲完之后,洞天外的梅花山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一轮上弦月在群星的簇拥下出现在天幕。这片梅林里没有点灯,光线却不暗,柔和的光芒不知从何处射来,却恰到好处的能让人看清目力所及范围内的所有景物。

成天乐讲完之后,好半天都没有人说话,大家都被这个故事深深的吸引了,很多晚辈弟子还沉浸在各种玄奇境界的思索与感悟中。成天乐身边的白少流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成总,原来你这幅画中还有这么多名堂,而且已伴随你多年。你却从未对我提起过,未免有些不够朋友啊!”

成天乐已将画卷收起握在手中,解释道:“白总,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有些事确实是私密。而且这些年你一直在坐怀山庄闭关修证十二品莲台化身,我连你的真身都没见到过,哪里有机会呢?”

如今昆仑修行界只有两人被称为“总”,就是今天挨着坐的成天乐与白少流。这并非自称而是他人约定俗成的称呼,此刻听他们互称倒也是挺有意思。刘大有曾经也自称刘总,但只有大有宗弟子顺着他的意思这么叫,昆仑各派同道仍然称呼他为刘宗主。而如今刘大有没有了,昆仑修行界还是这两位“总”。

石野隔桌说道:“白总,你此番出关修炼十二品莲台化身圆满,论修行已不在乔彩凤之下,正可试试神通手段。就帮成总看一眼吧,看看你能否帮他这个忙?”

白少流面带微笑接过画卷,在成天乐满怀期待的目光注视下却突然神情一怔,苦笑道:“晚辈修为低微,还是请石盟主观摩。”他一伸手,画卷并没有打开,却飘向了石野那边。

石野笑呵呵接过画卷道:“小白啊,你为何如此谦虚呢?”话刚说了一半,他的笑容就有点发僵,也没有打开画卷,顺势将它递向身边道,“陶然客前辈,还是先请您老过目吧。”

陶然客也挺好奇,笑吟吟接过画卷神情却也是微微一怔,然后递给身边的羽灵道:“羽灵掌门,妙法群山的妙法,是否能解成总之惑?”

羽灵戴着面纱看不清神情,她双手接过画卷,纤纤玉指却在空中微微一顿,轻叹一声却什么话都没说,又将画卷递给了身边的孤云川掌门绯寒。绯寒一身道装,模样俊俏秀美,但平日里神情却一直很冷峻,此刻眉头微微一皱,竟露出了几分柔和与不忍之色。

成天乐的视线跟着画卷走,眼巴巴地看着这些当世绝顶高人。主桌另一侧的紫清派掌陈昱霖开口道:“诸位,成总一直看着呢!你们究竟有无办法?给人家回个话啊。”

绯寒没有看成天乐,却对陈昱霖道:“陈掌门,你亦有出神入化之能,亲自看看吧。”说着话将画卷飘向了对面的陈昱霖。

陈昱霖接过画卷神情也是一怔,看了看成天乐却欲言又止。而他身边的真华门掌门于学礼让一众高人闹得莫名其妙,忍不住主动伸手将画卷拿了过去,同样也是神情一怔,露出了难以形容的惋惜之色,画卷到他这里就停住了。

成天乐很紧张,嗓子眼都有点发干,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于掌门,诸位前辈高人,请问究竟有没有办法打开真正的神器洞天门户?”

这时和锋突然开口道:“泽仁,你刚刚度过苦海亦求证出神入化境界,也看看成总这幅画卷吧。”于学礼手拿画卷正不知该怎么答才好,闻言顺势就将它交给了泽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