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84章、明言雪山行事,天乐面问无欢

各派同道纷纷起身祝贺,同时也夸赞成天乐所行,场面一时变得很热闹,暂时将那浑身颤抖、脸色惨白就似突发急病的燕无欢晾在了一边。选在这里正式归还千里杖,果然比私下相还效果强太多了。很多人原以为成天乐是来受教训的,没想到千里杖一出,这里变成了他受众人夸赞的场面。

在一片恭贺声中,有一名陆吾门弟子小声嘀咕道:“成总不愧为当世高人、被尊为一代妖宗,将千里杖当众还给了题龙山。但白长老留下的白离宝瓶还在大有宗手中,在这个场合,假如他们还给我们陆吾门,也会赢得众人夸赞的,他们会不会这么做呢?”

掌门苏澈赶紧以神念呵斥道:“休要多言!白离宝瓶并非宗门传承神器,而是白陆离在蛮荒中寻得白离石精华自行炼制的,也并未说过要传给宗门后世弟子。像这种事情,陆吾门怎好开口?若是刘大有还在,为了在各派同道面前树立声望,说不定会这么做。

可是刘大有失踪了,燕无欢根本就不能做这个主,怎会提这种事?况且他若是真提了,我们有脸要吗?白陆离之罪与陆吾门无关,如果你还想攀什么关联,别忘了大有宗可是折损了几十名弟子,你也要担这个责任吗?

和锋前辈在陆吾门都说了些什么,这段时日在正一三山,你又聆听了怎样的教诲,难道都忘了吗?不能只在听时唯唯诺诺,过后心里却仍起这种想法。如今的正经事,我们不仅要恭祝题龙山,也要向万变宗致歉。”

那名弟子惭愧点头。苏澈站起身来走到场中,行礼恭贺史天一,然后又向成天乐行礼道:“成总,我是昆仑仙境陆吾门的掌门苏澈,白陆离便是本门太上长老。我也多年没有见过他,没想到他却做下了那样的事情,实在惭愧。今日携陆吾门满门弟子来此,特向成总及众高人致歉!”

成天乐还礼道:“和锋前辈已经说过,白陆离之举与陆吾门无关,苏掌门也不必太过自责。尊长之过、后辈应戒之,您率举派弟子到访正一三山,相信泽仁掌门等高人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我就不必多言。只希望陆吾门与我万变宗都以此为戒,而非再留负累于后人。”

其实苏澈心里挺窝囊的,像陆吾门这样的小宗门出了一位出神入化的太上长老,对宗门传承来说本应是极大的助益,结果白陆离却干出了那样的事情,简直成了陆吾门的一个包袱了。在正一三山,三位剑仙前辈以及众同道已有见教,此刻听成天乐亦如此说,他的心境终于平复下来。

待一小阵热闹结束,各派同道又回归本座,只有燕无欢还站在一旁。这位大有宗的总管仿佛忘了应有的礼数,既未恭祝史天一也未赞扬成天乐,只是在那里定定地看着这一切,此刻又哑声问道:“成天乐,你方才说还有第二件证物,又是什么呢?”

成天乐伸手祭出一物,是一枚枣核形、坚逾金刚、带着琉璃光泽的骨珠,将之缓缓飞向主桌道:“那刘漾河修炼的是罕见的铁瓦金舍诀,神功护体几近金刚不坏,异常之难斗。就算斩杀之后,炎火之精与造化天雷中仍遗留一物,便是此人的顶骨珠所化成,请诸位高人一观。”

白少流离得最近,伸手摄去,悬浮于眼前细观片刻,沉吟道:“佛教传入高原,吸收融合了藏地原始的苯教,乃有秘教。铁瓦金舍诀我曾有所耳闻,原是秘教中护身功夫,据说大圆满可证金刚成就。顶骨珠本应是修士留下的轮回见证之器,但这一枚却是不祥之物,成总切不可妄用。”

白少流的神念中另有解释,这枚顶骨珠是一件罕见而诡异的法器,可破天下之坚,而修炼铁瓦金舍诀者也确实有可能留下这种东西,本应象征着一世轮回之证。但刘漾河这枚顶骨珠物性厉而不祥,绝对不能轻易当法宝使用,甚至平时演练试法时最好都不要动。

顶骨珠在主桌上传看了一圈,在座的高人前辈纷纷点头赞同白少流的说法,然后又飞回到成天乐的身前。成天乐转身问道:“燕总管,你看呢?”

燕无欢原本苍白的脸色浮现出一抹不正常的嫣红,身形一晃、再一晃,忽然喷出一口鲜血仰面栽倒。有这么多高手在场,当然不可能让他倒在地上,成天乐侧身让过喷向自己的鲜血,已经凌空扶住燕无欢的身形,而众大有宗门人也涌上前来将燕无欢抱坐于地。

燕无欢这种高手,怎会在这种场合突然暗伤发作呢?看情形显然是心神受创,形神一体连炉鼎亦受伤,急火攻心而晕厥。众人皆发出惊呼之声,见此情景,很多人已经想到或者自以为想到是怎么回事了。

刘大有在雪山中失踪,闭关洞府已坍塌,挖开之后只发现一座丹炉,而炉中刚刚炼成的陆吾神仑丹却不见了。而成天乐遭遇刘漾河的地点,就在刘大有闭关炼丹处,很可能是刘漾河这个凶徒偷袭了闭关炼丹的刘大有,不仅杀人夺宝且毁尸灭迹。

燕无欢听见成天乐转述的消息,而且当场得到了验证,那么必然想到刘大有可能遭遇了什么,师徒情深,情切之下以致身心受创。很多人都发出了感慨与惋惜之声,不论他们的推测正不正确,但有一点逻辑是不错的,刘大有确实是因刘漾河而死。

燕无欢在石盟主的生辰宴上吐血昏厥,在座有很多疗伤圣手,比如三梦宗与轩辕派的高手。石野正想命丹紫成帮助救治,三梦宗总管韩紫英却在另一桌开口道:“听说成总炼化吸收了一枚黑鱼妖王的玄牝珠,擅疗形神之伤宛若天赋神通,就烦劳成总施妙法救治燕总管吧。”

有人居然要成天乐去救燕无欢?但这句话在大家听来却顺理成章,成天乐离得最近,就在燕无欢旁边;而且燕无欢是妖修,治疗他的伤势确实以成天乐最为擅长。

这伤并不是什么生死重症、非得圣手灵药不可;而是情切中心神受创,需要小心调治将其唤醒,才能不留下隐疾后患,让最了解妖修的成天乐出手也是最合适的。众目睽睽之下成天乐也未推辞,当即单膝跪地伸手施法,祭出玄牝珠化入燕无欢的形神中,微微闭上了眼睛。

他动手的时候,扶着燕无欢的金华长老眉头一皱似想阻止,但终究没有做什么。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成天乐收回玄牝珠站了起来,只听燕无欢咳嗽几声又睁开了眼睛。成天乐说道:“燕总管,你的元神震撼牵动炉鼎,形神皆有内损。所幸调治及时并无大碍,只需小心涵养恢复。但以你的修为受此缘牵引,迎来劫数凶险,须慎之。”

这番话是什么意思?燕无欢无论神通法力与修为境界已在刘大有之上,脱胎换骨前的修为已圆满,从雪山碧玉湖归来整顿大有宗门风时,隐约已有证入换骨劫的迹象。此刻的燕无欢只觉心中一片空空荡荡,仿佛什么都被抽走了一般,晕倒的那一刻,就连身体炉鼎都有消融远去之感。他醒来时,成天乐提醒之换骨劫将要到来,而且会非常凶险。

石野起身问道:“燕总管,你没事吧?需不需要在梅花圣境寻一间静室,暂且休息调养?”

燕无欢站了起来,眼中仿佛失去了某种神采,可身形依然如标枪般笔直,神色也恢复了平静。他躬身行了一礼道:“多谢石盟主关心,多谢成总救助!无欢没事,只是念及师尊以至于此。今日各派同道祝贺石盟主生辰,无欢也要列座相贺。”

燕无欢来之前本就已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对刘大有已遇害早有思想准备,但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当场确认,他一时仍接受不了也受不了,所以才会有那样的反应。

石野又问道:“成总,你方才说刘漾河在雪山中炼制神丹,是不是在他身上还找到了刚炼成的陆吾神仑丹?而燕总管亦说刘宗主在闭关炼制陆吾神仑丹,那么你所发现的神丹,恐怕另有来历了。”

成天乐答道:“原来如此,我的确在刘漾河的遗物中还发现了十二枚陆吾神仑丹,这么一说,它应该是大有宗宗主刘大有刚刚炼成。这一炉神丹我已用来答谢曾相助的各位门人与同道,但我万变宗中本就有陆吾神仑丹,既是大有宗之物,理应相还。”

说完话,他命訾浩取出一个瓷瓶交给燕无欢,里面正是早就准备好的十二枚神丹。燕无欢行了一礼收下,看着成天乐的眼睛道:“多谢成总,无欢永远不会忘记!”

成天乐答道:“燕总管不必客气,很抱歉,我给你带来了这样的消息。”

这时已经过六点了,刚才成天乐正在给昏迷的燕无欢疗伤,所以石野并没有说开席。但石盟主也没说不开席,三梦宗弟子仍然按原安排行事,将酒菜都呈上。并不是像饭店中那样有伙计穿梭于席间端盘上菜,杯盘碗碟就从梅林外的空中飞来,很整齐的落在各张桌子上,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