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83章、刘漾河终授首,千里杖璧归山

不知是谁又在一旁嘟囔道:“大多数人能够安然脱身,是因各派高人劝说并带队撤离。最后那场大乱,你燕无欢可就站在一旁瞪眼干看。夺宝行凶者应严惩不贷,而众高人于湖边斩杀袭击成总的凶徒,刘大有却出来阻止。”

燕无欢:“师尊可能只是不想看见众同道多造杀业,而成总遇袭之时我确实在场,那混乱局面事发突然,我就算有心也是无力。雪山碧玉湖的事情,大有宗没做好,只能说心有余而力不足。”

石野开口道:“众位有话可以待会儿再说,还是让陶然客前辈先问吧。”

大家都不吱声了,陶然客又问道:“你事先也不清楚,泽真手中画卷并非神器惊门吧?”

燕无欢:“是的,我也是事后才清楚那不是惊门。至于其中内情,直至方才听成总讲述之后,我才彻底明了。”

陶然客:“大有宗既想得到惊门,且不知泽真手中的画卷是假。门中弟子早就做好了准备,那么快就出现在那个地方,是否就是要趁机谋夺?”

燕无欢并没有断然否认,神情竟显得有些萧索,长叹一声道:“方才已经说过,神器惊门现世,天下同道云集雪山碧玉湖,我大有宗当然也想求此福缘。就我个人而言,假如能有机会,定会力助师尊成为惊门之主,但我们不会向泽真道友出手。

但实话实说,当日赶到战场之后泽真已殒于凶徒之手,大有宗付出数十名弟子的代价除此凶徒,若拿到了真正的神器惊门,师尊不动念恐怕不可能。请问在座诸位同道,若是你们中有人有此遭遇,是否想拥有惊门呢?

至于师尊若拿到真正的惊门会怎么想、又会怎么做,无欢不敢妄言,只能去问他本人了。但我们并没有拿到惊门,只是斩杀了袭击泽真道友的凶徒,并将泽真的遗物送归正一三山。我知道天下同道心中必有猜疑,连无欢也不敢说这种猜疑有没有道理,但就此事而论,大有宗所行无失,唯留憾尔!”

有很多人原以为生日宴开席之前,会是众高人质问成天乐的场面,没想到宇文珂珂取出一枚蜃光珠展示了泽真殒落时的情景,被质问者成了燕无欢。而燕无欢也的确算个人物,他并没有刻意回避问题,每一句都不卑不亢如实而答。

燕无欢坦承大有宗前往雪山碧玉湖就是想得到惊门,他本人也希望尽力助师尊成为惊门之主。假如斩杀金乌之后拿到惊门,刘大有会不会动念,这事很难说,就算刘大有将神器惊门据为己有,恐怕也不是不可以。但事实上大有宗并没有这么做,斩金乌、还遗物之举有功而无过。

很多人闻言也在心中暗暗思量,假如是自己处在刘大有的位置,斩金乌后若得真正的神器惊门会怎么样,答案也是不太确定的。这时泽仁又开口道:“无论如何,多谢燕总管将我泽真师弟遗物送还。”

燕无欢又行了一礼:“泽仁掌门不必客气,您上次在正一三山已经谢过了,无论是谁在那种情况下,都会那么做的。……当日之事已交待清楚,可是成总却未解释我的困惑。您既是今年四月才从湖中破关而出,那应该就在我师尊遭遇变故前后,请问您与此事是否有关联?”

众人又都看向了成天乐,现在大家都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雪山碧玉湖的,那么刘大有失踪之事恐怕必然与他有关。而成天乐早有准备,不紧不慢地答道:“接下来我正要解说此事,燕总管所查出的那架飞机,确实是我万变宗所包,为了护送身受重伤的门人禇无用……”

成天乐接着开始讲述他所经历的事情,语言很简练,却带着声闻智慧神通,每一句都解释清楚各种前因后果。他从禇无用留在雪山碧玉湖闭关历劫开始讲起,大雪为其护法,而三鲜留下守望,这三人就是在雪山中越冬的。

禇无用今春出关之后,大雪在山中玩耍时偶遇一位曾认识的雌雪人妖,于是在山中追踪而去。营地中的禇无用久候大雪不归,便到盆地外的雪山中去寻找,却恰好撞见了凶徒刘漾河在此炼制陆吾神仑丹。

刘漾河是谁已不用解释,当年八达岭公司之事早已传遍昆仑修行界。成天乐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很多人才意识到,如今昆仑修行界能炼制陆吾神仑丹的不仅有万变宗和大有宗,还有一位受各派追缉多年、一直毫无消息的苦行修士刘漾河。

刘漾河为什么会跑到那里炼制陆吾神仑丹,原因也不难猜测,因为药引落雷金就产于雪山碧玉湖,可能是等到众修士都撤离盆地之后,他才悄悄潜入的。他炼丹的地点并不在盆地之中而在盆地外雪山间的隐秘洞府里,此人本就是高原上的苦行修士,很熟悉与适应这种环境。

刘漾河见行藏败露,欲杀两头雪人妖灭口。禇无用赶到一场激战,掩护两头雪人跳崖而走,他本人也身受重伤。恰好成天乐破关而出,脱困的地点就在崖下深壑里,救起了两头受伤的雪人,然后飞到崖上识破了刘漾河,一番激战就地将其斩杀。

成天乐说的就这么简单,半句都没有提刘大有的名字,但也没有隐瞒事情的经过,他杀的人确实就刘漾河。他心里清楚,若刘大有只是刘大有、与当初的刘漾河无关,也不会发生这件事,所以从缘法论,刘大有这个人原先就是不存在的,刘漾河被斩、刘大有便失踪了。

很多人听得是目瞪口呆,万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多变故。而燕无欢脸色煞白全身都在轻轻地颤抖,以他的修为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竟似控制不住。而成天乐以声闻智慧解说,几句话就讲完了。

燕无欢抬手指着成天乐,指尖都控制不住地在发颤:“成天乐,你怎能确认那人是刘漾河?”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连嗓音都已经哑了。

这不是废话吗!成天乐早就认识刘漾河,有什么不能确认的?但燕无欢的话并非毫无道理,因为禇无用等人都是不认识刘漾河的,成天乐在雪山上杀了一个人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回头就说被斩者是刘漾河,又如何能证明呢?

成天乐答道:“那刘漾河已在炎火之精与造化天雷下化为飞灰,但还留下了两件物证。三鲜,你将他当时所用的法器拿出来。”

在座的都是各派修士,当然带着各式各样的随身法器,三鲜道人那三张麻将牌揣在怀中、谁也看不见,但他手中还拿着一支约七尺长、通体翠绿色、有竹节纹路的手杖,此刻赶紧过来躬身递到了成总手中。

成天乐手持此杖道:“这是刘漾河当日所用的一件神器,我事后与史掌门研究其妙用,发现它就是题龙山失踪的神器之一千里杖。当初题龙山孽徒王天方叛出宗门,勾结外贼进入点睛小筑,将各种器物灵药席卷一空,连宗门器物谱也未留下。

可是点睛小筑中还有题龙山历代尊长留下的各种典籍,其中也有使用千里杖降妖除魔的记录,典籍中虽未刻意描述千里杖是什么样子,却对其斗法时的运用之妙有所记述。若不在手中则难以确认,可是得到此器后,以题龙山法诀尝试演练,便知是千里杖无误。”

这时陶然客点头道:“不错,这就是千里杖。多年前我曾在昆仑仙境见过夜游先生一面,当时他手中拿的便是此器。若只是形状一样的法器倒也不可贸然断定,但妙用也一致的神器,便能确认无误了。”

千里杖是题龙山的神器,其中并无神魂烙印,只要有大成之能感悟其妙用便可持之飞天。但它有很多威能,需要用题龙山的秘传法诀才能完全施展出来。刘漾河拿到此器并没有立刻示人,而是另行祭炼了一番。

神器可与形神一体,而刘漾河尚无出神入化之能自然还没那个本事,所以只能勉强留下自己的神魂烙印,以法力封印使其暂时变化形状。但刘漾河的神魂烙印改变不了千里杖本身,只是一种外加的掩饰效果。

成天乐当初夺器时,也破了刘漾河的幻化之法,千里杖到了他手中便恢复了本来面目。他回到万变宗之后,与史天一研究了一番,确定此物就是题龙山遗失的千里杖。盗走题龙山器物的是王天方,而刘漾河是王天方的同党,这一点天下皆知。

见陶然客前辈当众认出了千里杖,成天乐持杖道:“史掌门,借今日各派同道齐聚的场合,此神器就正式完璧归赵!”

成天乐要还千里杖,在万变宗的时候就可以还,却偏偏要等到现在。因为这也是一种正式的仪式象征,有着昆仑各派的见证。史天一离座上前,先行大礼跪拜,再双手接过千里杖道:“多谢成总,史某与题龙山感激不尽!”

石野率先起身拊掌道:“恭祝题龙山寻回传承神器,成总此义举当为我辈敬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