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82章、蜃光珠白真相,人懵懂过山塘

七年前的初夏,成天乐路过苏州山塘街,有两件很重要的事情发生,他首先误打误撞得到了妖修传承法诀,然后又买下了一幅很奇妙的画。而当时的成天乐尚在懵懂之中,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后来他踏入修行门径,但不知自己所习是妖修之法;发现了那幅画的玄奇,但亦不清楚这幅画是什么来历、叫什么名字,就像是一个永远解不尽的谜。

成天乐此时并没有具体介绍这幅画以及画中的世界,就是表达了一个事实——这幅画早已是他之物。讲述时带着声闻智慧,他一开口众人就意识到某些传闻不虚,成天乐前段时间果然在历换骨劫,而如今已求证神通俱足的婴儿境界,也是昆仑修行界年青一代中有数的高手了。

说到这里,石野也适时开口道:“成总所言不虚,说来也巧,就在同一天我也路过了山塘街,发现道边石狸像中隐有妖修法诀灵引,恰被人取得。……至于成总所说的买画之事,我后来也调查过,真实无误,也发生在同一天。”

这是绝对的隐秘啊,除了极少数人,大家以前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此刻既觉惊讶又感玄妙。而成天乐在继续讲述,他也没有谈自己在画中的修行经历,交待画卷来历之后便直接提到了去年初冬之事。成天乐发现那幅画是一件妙用无穷的神器、画中有一方世界,他感觉这世界仿佛能被打开,却又不知其玄妙,然后得知神器惊门将要现世的消息。

令成天乐最感兴趣的,是传闻中对惊门种种不可思议的妙用描述,让他想起了自己那幅画,没法不动心,于是带着画卷赶往雪山碧玉湖。他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得到惊门,而是想了解惊门的玄妙、希望从中得到启发。

后来事情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也无须成天乐多讲述。就在决定离开雪山碧玉湖的那一天,成天乐来到众人聚集的落雷幽谷,最后劝说大家跟随众高人撤离。出谷时遭遇莫名山崩,为救谷口附近的众人脱险,他祭出飞电石展成大阵,然后有人喊了一声神器惊门在他的身上,从而引发一场大乱。

神器惊门就在那一天真的现世了,以那样一种方式出现在世人眼前,然后随成天乐落入大湖深处。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众人所不知的隐秘了,万变宗其实并没有找到成天乐以及惊门,成天乐一直就在湖中闭关历劫,直至今年四月才破关而出。

而当时雪山碧玉湖一带有无数人窥探,其中图谋不轨者甚众,假如消息传开之后恐怕还会吸引更多的高手前来,对于下落不明的成天乐来说是极大的凶险。万变宗客卿长老梅兰德早就见过成天乐手中的画卷,为了借画卷观摩、送了成天乐那栋宅院,如今就是万变宗的宗门道场。他听说消息之后,紧急制作了一幅赝品惊门,带着訾浩赶到了雪山碧玉湖。

梅兰德定下瞒天过海之计,以保成总太平。这一段并非是成天乐亲身经历,但今日在梅花圣境中,当日布阵的高手都到场了,包括从昆仑仙境赶来的易塞北。成天乐讲述的同时,十二位高人便走到空地中现场布阵,将訾浩护在中央化为成天乐的形容,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一切至此已真相大白,而梅兰德当初的计划却做了一点小小的改变,因为泽真的坚持。泽真携带赝品画卷回正一三山,梅兰德还特意将飞螭爪交给了泽真。泽真有此飞天神器在手,又身怀两道守正真人当年亲手制作的神霄天雷符,没想到会意外殒落。

当日布阵飞天的众高手今日皆在,唯独不见了泽真,众人皆伤憾不已。至于泽真之殒,却不是万变宗众人所能见证,最后的目击者是大有宗,是燕无欢将泽真的遗物送到正一门并转述事情经过的。成天乐讲到这里,看着燕无欢问道:“燕总管,当日你赶到战场之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燕无欢终于知道成天乐是今年四月才从湖中出来的,时间应该就在刘大有遭遇变故的前后。他虽然最想问这件事,但也清楚不必着急,成天乐既然说了就得交待清楚,于是起身答道:“当日之事,我在正一三山中已详细讲述。很遗憾我到晚了,那时大战已结束,只有一只身受重伤的金乌……”

泽真之殒,没有人看见经过,只是根据金乌对燕无欢说的话以及战场情况,能做出一个大概的推测。陆吾门掌门苏澈小心翼翼地问道:“燕总管,你并未亲眼见到我派的白陆离长老吗?”

燕无欢答道:“我赶到之时,泽真道友与白陆离皆殒,我听那金乌提到了贵派白陆离长老之名,后来检查战场时,也发现白陆离留下的白离宝瓶。听我门中的两位供奉长老介绍,才知道那是白陆离在蛮荒深处炼就的神器。”

苏澈:“白离宝瓶确实是白长老炼制的神器,但那金乌说白长老殒落于泽真之手,又能如何确认呢,是否会另有隐情?”

燕无欢摇了摇头:“这就非我所知了。”

这时听涛山庄老庄主宇文树咳嗽一声道:“当日之事并非没有见证者,珂珂,将蜃光珠取出来让众位高人一观。”

听涛山庄的现任掌门是宇文霆,但既然这位老庄主来了,宇文霆就移座别桌,由宇文树来代表听涛山庄,而宇文树座后侍立的就是他的孙女宇文珂珂。宇文珂珂闻言取出一枚宝珠向空中一抛,施法于半空中幻化出一片光影,众人的神识还能感应到伴随光影发出的声音。

虚空被劈开,泽真立于半空,而金乌坠落于冰雪碎石间。这时潜伏的另一名高手暴露行藏突然发难,泽真则喝破了白陆离之名,又祭出一道神霄天雷符与白陆离同归于尽。战场中只剩下一只身受重伤、化为原身的金乌,金乌挣扎着向泽真殒落处走去,企图去拣便宜,又有一群禽妖赶至发起围攻,紧接着燕无欢赶到。

金乌见生还无望,果断自斩并祭玄牝珠自爆,临死还斩了数十只禽妖陪葬。紧接着刘大有与金华、宣威二位妖王赶到,大有宗众人开始清理战场,并在云端商议了一番。

蜃光珠的携景法术非常神妙,还可以移换场景展示的角度和远近,但当时施法记录这一切的人是宇文珂珂,这信息有多么清晰,与宇文珂珂本人的修为有关。除了泽真喝破白陆离之名,宇文珂珂并没有听见任何说话声,因为她离得太远。

宇文珂珂展示的同时,也解释了她为什么会恰好出现在那个地方。当然没说是丹紫成将她“拘禁”了一个多月,而是说在前往雪山碧玉湖的路上遇险,被丹紫成所救。丹紫成劝说她不要再进入雪山,还守护她闭关历风邪劫。见宇文珂珂无恙,丹紫成这才离去。

虽然不清楚那光影中的人们在说什么,但这一段记录在天下高人看来,也足以了解当时都发生了什么事,梅林中感叹与震撼声不断!陶然客抬头问道:“燕无欢,那批出手攻击金乌的禽妖,是你的手下?”

燕无欢答道:“不错。”

刚才光影中的情形大家都看得清楚,那批禽妖当然是燕无欢的手下,陶然客这一问不是废话吗?但这位前辈显然另有所指。陶然客当年与守正真人平辈论交,就连和锋也得叫他一声师叔,是在场修士中辈分最高的,也是与此事无关者,有些话由他来说也最中肯、最合适。

陶然客又问道:“以当时的情形看,那些禽妖并不可能知道此前发生了什么。但是它们见到身受重伤的金乌,不问情由便发起围攻,这又是何意呢?”

燕无欢答道:“师尊命我派弟子注意雪山碧玉湖一带的异动,巡山弟子发现泽真道友独自携画卷离去,而金乌追击在后,便前往查探。我师尊早已下令,要维护雪山碧玉湖一带的安宁,若有凶徒行杀人夺宝之举,必严惩不贷。当时的情形一看就很清楚了,所以它们便发起了攻击。”

这时有人小声嘟囔道:“你们凭什么?我看分明就是去抢惊门的!”

燕无欢不卑不亢道:“石盟主与正一门联合昆仑十三大派已发出了倡议,若有人因夺宝而行凶,必将追究。那么我大有宗行此事,又有何不可?”

泽仁掌门适时开口道:“燕总管所言极是,正一门自承其责,我泽真师弟已以身证之!大有宗这么做当然也令人敬佩、无可指责。但贫道想问——你们也是冲着神器惊门去的吧?”

燕无欢实话实说道:“神器惊门现世,我师尊当然也想求此福缘,所以大有宗精锐尽出,做好了各种准备。若能得到惊门当然最好,就算得不到,也可尽量制止雪山碧玉湖的混乱、结交各派修士、扬我大有宗之名。”这些他必须说实话,否则大有宗去那么多人、呆那么长时间干什么,目的连瞎子都能看出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