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80章、此画已非彼画,仙人笑谈痴花

乔彩凤闻言惊喜道:“风先生,其实我一直是记得您的,还跟您借过火呢!而且我知道您见多识广,今天正好遇到点问题,想来想去还是来找您请教。真高兴您还认识我,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吗?”

风君子在树丛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开口笑道:“当然记得,我说小乔啊……”

乔彩凤赶紧截住话头道:“您别这么叫,我一听小乔怎么就想起了周瑜?”

风君子笑出了声:“那好吧,我说小凤啊……”

乔彩凤赶紧又说道:“风先生,您还是叫我小乔吧。”

风君子一瞪眼:“你这个人,花样怎这么多?明明就是姓乔嘛!快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乔彩凤试探着问道:“风先生,您今天忙不忙?”

风君子:“我哪天不忙?你再不说正经事,我就更忙了。”

乔彩凤却不着急说正事,又问道:“请问您读过《聊斋》吗?”

风君子反问道:“请问你识字吗?”

乔彩凤赶紧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想问问——您是否听过各种神话还有神异传说。”

风君子板起了脸:“我就是看神话长大的,请你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话!”

乔彩凤:“那我就说了,是我一个朋友遇到的事情。……他有一幅神奇的画,据说他能经常进到画里,画中有一位姑娘,他经常与她相会。他一直有个愿望,想把这位姑娘带出画卷来到人间、成为世上一个真正的人。对于这种事情,您是怎么看的?”

风君子又笑了:“这不是花痴嘛!”

乔彩凤却很认真的追问道:“花痴?”

风君子:“是啊,我想起了一个传说,就是一个花痴的故事。”

风君子反倒又对乔彩凤讲了一个故事。曾有一人爱花如痴,痴迷某一丛花树,就连睡觉都要把床铺在花树下,显得疯疯癫癫的。周围邻居都说此人被花迷住了,而他也真的看见那丛花树化为一位美丽的女子,时常与他相会。

说到这里,风君子便止住了声音。乔彩凤好奇地追问道:“后来呢?”

风君子一摊双手:“故事就这么多,后来我也不清楚。”

乔彩凤:“难道不应该是花树成精了吗?”

风君子摇了摇头:“好像不是,至少我听见的故事不是这样。那人就是迷上了一丛花树,自以为花树化为了一位美女。虽然别人看不见,但对于他自己而言,就是真的。”

乔彩凤:“那这个人该怎么办呢?”

风君子又是一摊双手道:“不怎么办,也不需要你操心,这种事与别人无关。其实像这种病例吧,古往今来能见到不少,但未必都是花痴。”

乔彩凤:“病例?您在谈病例!”

风君子:“那你以为我在谈什么?像你朋友这种症状,你是不是该帮他找心理医生啊,跑来找我干什么?”

乔彩凤赶忙摇头道:“不是,不是这么回事!您听我仔细说,他是真的进入了画中,画卷自成了一方世界,他见到了一位姑娘、想把她带到人间。”

风君子叹了一口气:“你这位朋友的症状可挺严重的!他在画卷中自有一个世界,本没什么问题,想让别人看这幅画也没问题。但他却想将本不存在于世上的人带到世上,问题就严重了。……算了,我们还是不要谈这些吧,我看你也只是道听途说。”

乔彩凤:“风先生不想谈,那我们就先不谈了吧。……您有一位老同学叫石野,最近联系过吗?”

风君子脸色一沉:“那是我的高中同学,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调查过我?”

乔彩凤赶忙又解释道:“风先生千万别误会,我这几年跑出去做生意了,与石老板有业务往来,曾听他提起过您。……您是否知道,石野今年十月八号要过生日?”

风君子又忍不住笑了,反问道:“他哪年十月八号不过生日?”

乔彩凤:“原来您记得。”

风君子:“我连你都记得,当然更记得这些!我每年都会打电话祝他生日快乐,虽然有时候日子不是很准。”

乔彩凤话头一转道:“今年十月初,您是否打算出去转转呢?”

风君子点了点头道:“嗯,这个建议不错!秋光好,下江南。”

乔彩凤试探着问道:“那您打算去什么地方呢?”

风君子:“好久没去过金陵梅花山了,正好顺道去赏梅。”

阳历十月,既没有梅花也没有梅果,风君子跑去赏什么梅呢?乔彩凤却惊喜道:“太好了,这样我就放心了,祝风先生行游愉快!”

风君子站起身来道:“你没事了吧?我可得上班去了。”

乔彩凤:“真不好意思,今天打扰了,您忙吧,我没事了!……最后还有一句话,关于那幅画,我可不是道听途说。其实风先生也见过,它与您有关系呢。您有一个朋友叫李万,想当年在上海文庙,是您劝李万买下那幅画带到了苏州。后来那幅画落到了一个叫成天乐的小伙子手里。您见过他,也见过他手中拿的那幅画。”

风君子已经转身离去,闻言扭过头来道:“此画已非彼画,我看你的症状也不轻啊!”

风君子走后,乔彩凤抬头望天自言自语道:“成天乐啊成天乐,你乔大哥可是能帮的忙都帮了!”

……

转眼到了十月初,在这几个月时间,大有宗派人四处寻访刘大有的下落,并向昆仑修行各派求助,承诺凡是能提供任何线索者,大有宗皆有重谢。燕无欢不惜代价,哪怕搜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刘大有,他派出的使者也远去了昆仑仙境,但终究一无所获。

到了十月八号这一天,南京郊外的梅花山上,形形色色的游客突然多了起来。他们并没有参观那些知名景点,都不约而同来到一个无人荒僻处,在一堵赭红色的山壁前消失不见。他们都是昆仑修行各派的贺客,进入了三梦宗的小昆仑洞天结界道场梅花圣境。

石野并没有给众人发请帖,但各派同道不请自来、恭祝石盟主生辰。梅花圣境中也早有准备,开门纳客感谢各派同道的美意。宴会是下午六点开始,贺客当然都不会迟到,但也没有太早登门打扰东主,几乎都在下午三点到五点之间进入梅花圣境,总计有数百人之多。

三梦宗没有将生日宴设在厅堂里,于小洞天中一片梅林的中央摆下了三十六席,众人皆在梅树下围桌而坐,看似随意但位置也很有讲究。石野的主桌当然在中央,他右手边的位置应该是留给和锋真人的,左手边坐的是昆仑仙境来的散修领袖陶然客前辈。

听涛山庄的老庄主宇文树今天也来了,与逍遥派掌门叶铭、紫清派掌门陈昱霖等人都坐在主桌。这张桌子特别大,围坐三十人毫无问题,但只放了十九张座位,它们是给昆仑十三大派掌门准备的,除此之外也只有和锋、陶然客、白少流、成天乐以及来自昆仑仙境妙法群山的掌门羽灵在座。

天下第一大派正一门的掌门泽仁,就坐在成天乐的右手边、坐怀山庄庄主白少流坐在成天乐的左手边。而成天乐的位置正对着石野,在场众人都能看得见。这张主桌边的座位拉得很开,因为这些尊长背后都有弟子侍立。等到开席饮酒之后,这些侍立的弟子也会到其他桌边自己的座位上去。

下午五点,各派贺客皆已入席。万变宗总管訾浩率范采耀、任道直、花膘膘、黄裳、吴燕青、石双、盛龙还有刚刚拜入门下不久的三鲜道人、温描俊等人到贺。他们来的人可不少啊,但有心人自会发现,除了总管訾浩与成总弟子盛龙之外,这些人都是去过雪山碧玉湖的。

客卿长老梅兰德当然也来了,与万变宗另一位客卿长老云端午一起,同行的还有题龙山掌门史天一。来自武陵乡的长老仰玉人、高朴、高拙、东方静雪、金龙碧、舒半卷,在大长老云冲漠的亲自率领下也来到了梅花圣境,同行者还有另一位妖修靳晓夜。

这是武陵乡众妖第一次公然出现在昆仑修行各派同道面前,石盟主的生日宴会当然是一个绝佳的亮相场合。武陵乡有祖训,‘若神器惊门现世、当助惊门之主’,而今天应该也是惊门之主正式亮相的日子,所以武陵乡的拜山规格也显得很隆重。

万变宗、题龙山、武陵乡众人也坐一张很大的桌子,就在主桌旁边。大有宗来的人也不少,总管燕无欢携两位妖王长老以及门中其余十位大成妖修皆至,坐的位置离主桌也不远,看样子是特意安排的。其余各派弟子,皆以相熟有结交者为伴,各找座位坐下。

以门派而论,来人最多的却不是万变宗或大有宗,而是远在昆仑仙境的陆吾门,掌门苏澈总计率领二十七名门人到场,几乎整个宗门全来了。一般人当然不会这么做,但他们自有特殊原因,前段时间到正一三山致歉,然后就跟随泽仁来了梅花圣境。

群贤毕至、少长贤集,偏偏迟迟没有看见大家最想见到的两个人。主桌已经快坐满了,只有正一门和锋真人与万变宗宗主成天乐的座位还空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