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79章、江湖风波若旧,安然宴坐园中

成天乐眨了眨眼睛道:“晚辈好像有点明白了,但是又更糊涂了。请问前辈,我究竟应该怎么做呢?”

和锋微笑道:“不是你糊涂了,而是我也不清楚你该怎么做。但你也别着急,等到了石盟主的生辰宴上,应该就会有分晓。……届时你派门下弟子先行入梅花圣境祝贺,然后你本人等贫道片刻,我与你一起去。”

如今有不少人怀着幸灾乐祸的心思,等着成天乐去梅花圣境赴“鸿门宴”,想看看和锋真人会怎么收拾成天乐?所以和锋约成天乐一起进入梅花圣境,那些居心叵测者想看见什么,偏不让他们如愿。

届时泽田也会跟随和锋真人与成天乐一道前往,席间若谈起雪山碧玉湖之事,这位妖王就是最好的亲身见证者。云端上偶遇和锋前辈,也算是解开了成天乐的一个心结,他躬身行礼、恭送和锋真人远去,然后缓缓飞天东行,于数日后又回到了苏州万变宗。

从六月末至十月初,成天乐闭门不出,只在后园假山凉亭上端坐修炼,处于一种似闭关非闭关的状态,还经常召弟子单独讲法。成天乐门下弟子众多,也难得有这个机会口传心授、一一点化。

这个过程中,成天乐也在潜心感悟于武陵乡得到的十大妖王祖师传承。突破脱胎换骨之境后,妖王祖师的很多秘传绝技他已可修炼并施展,更重要的是领悟十大妖王祖师关于修行之道的得失总结,融合于他们对各种神通妙法的记述中。

这期间曾有好几批访客登门,万变宗皆以礼接待,其中有人要求拜见成天乐,但万变宗都一律拒绝了,只说成总谢客。当然了,知趣者根本不会在这个时间来打扰成天乐,谁都知道昆仑盟主石野已专门给成天乐发了那样一张请帖,无论是想看热闹还是想当面问成天乐什么事情,等到了梅花圣境那种场合,成天乐恐怕就不得不开口了。

大有宗总管燕无欢带着金华、宣威两位妖王长老也曾登门求见,结果却一样是碰壁,成天乐没见他们。燕无欢当然是为刘大有而来,希望找万变宗求证一些事情,可是万变宗没有人给他答案。

就在石野的生辰宴会还没到来之前,昆仑修行界又出了一桩大事,消息一经传出便惊动各派,隐然掀起一场看不见的轩然大波。

燕无欢倾大有宗之力,不计代价地挖开那坍塌的雪山绝壁。就算大有宗众妖修有神通法力,但在喜马拉雅深山的雪峰上日以继夜的从事艰苦的劳作,也是十分凶险的,前后甚至付出了十余条人命的代价,终于挖出了刘大有当初闭关的洞府遗迹。

在这座早已塌陷的洞府中却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只有一座被深埋在碎石间的丹炉,为了安置丹炉所布下的法阵都在山崩中被损坏了。炉中没有残药,看来刘大有的新一炉神丹已炼制成功,恰恰就在成丹后不久,此地就发生了意外。

丹炉中还留着十二枚寒金,那是药引落雷金失去造化天雷精华后剩下的东西,它也是一种很珍贵的天材地宝。连这种东西都没被取走,看来状况发生得十分突然,但十二枚陆吾神仑丹却不见了。洞府中也没有发现遗骸,刘大有、周环、郑方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与此同时,燕无欢派到万变宗追查线索的高妖王天获也失踪了。高天获虽刚刚加入大有宗不久,但其人的神通法力比金华、宣威还要高出一筹,应该算是大有宗目前的第一高手了。可是他从万变宗出来后不久,便不知去向,也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宗主刘大有莫名失踪,而在追查刘宗主下落的过程中,供奉长老高天获也不见了。燕无欢感觉到事态不妙,他不能再让大有宗独自秘查下去,干脆向昆仑修行界宣布了此事,并亲自到了淝水知味楼,向昆仑修行各派求助。

大有宗出的事情实在太离奇了,丢什么不好,偏偏丢人,而且丢的是宗主刘大有。刘大有失踪没有留下什么线索,但是另一位高手高天获是在拜访万变宗之后不知所踪的。燕无欢离开淝水知味楼,便直奔姑苏万变宗,他要问清楚高天获拜山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万变宗是否有高天获的行踪线索?

高天获来的时候碰了钉子,燕无欢也一样。当值的大成执事黄裳出面接待了他,转述了高天获拜山时的情形,但并没有回答其他问题。燕无欢提出想见成天乐,这个请求也被当场拒绝了。黄裳还提醒这位大有宗总管,想知道更多状况的话,等今年十月到梅花圣境再给成总请安吧。

去年冬天,神器惊门现世,引发了那样一场大乱,多少人因各种原因而殒命,就连和锋真人的爱徒泽真都殒落了。紧接着到了今年春天,大有宗宗主刘大有又莫名失踪,和他一起失踪的还有两位大成妖修,就连后来追查此事的高妖王天获也莫名不见。

此事在两昆仑修行界传得沸沸扬扬,做出各种猜测的人都有,很多人不约而同都想到了万变宗与成天乐。因为这些事都与雪山碧玉湖有关,他们认为成天乐与之必有牵连。但不论人们怎样议论,成天乐却没管那么多,只是在万变宗中安然修炼。

成天乐能坐得住,但有一个人却坐不住了,他就是乔彩凤。

成天乐走后大约又过了一个月,各种消息都传开了。乔彩凤每周六天开通众妙飞舟,两昆仑的各种传闻都能听到。当独自一人的时候,他也会暗自嘀咕:“成天乐呀成天乐,你这个傻小子不管做什么事,搞的动静都不小啊!如今除了我与和锋,恐怕没人清楚你其实想干什么,都不知在怎么议论你呢。我答应过要帮你的忙,却又没那个本事,传出去未免有点丢人啊。干脆好人做到底吧,你不出门,我就替你跑一趟。”

这天又是周日,乔彩凤没有待在小福地中休息,祭出众妙飞舟化为一道遁光飞天而去。其实以乔彩凤之能,不御器也可飞天遨游万里,而祭众妙飞舟虽多耗费法力,却速度极快且能似隐身空间结界中不被人察觉。

乔彩凤飞回家乡了,辽东半岛最南端的海滨。

……

风君子施施然出门,在春光微风里走过人行天桥,进了马路对面的绿化带。正是满树山樱刚刚开过的时节,有很多灌木上结着如珊瑚珠般红色樱果。风君子穿行于树丛间,不时摘几枚看上去很好吃、诱人的山樱果尝尝。

再往前走,是一片银杏林和松树林,银杏与松树之间却长着三棵李树。这李树可能是观赏变异品种,从枝丫到叶子都不见丝毫绿色,而是一片火红。其中有一棵树上结了果子,约核桃大小,朱红色与枝叶一体很不容易分辨。

风君子应该每天都从这里路过,对这里的草木很熟,踮起脚在高枝上摘了一枚熟透的李子,放在嘴里咬了一口却皱起了眉头。这可不像果园里种的李子那么香甜可口,虽饱满多汁,可那味也太酸了!

尽管很酸,但风君子还是一口一口全吃完了,然后摇着头直咂嘴,往树丛里一转身就不见了。紧着乔彩凤不知从何处鬼鬼祟祟的钻了出来,在李子树下探头探脑望了半天。

这时就听见一个声音喝道:“干嘛呢?说你呢!想偷李子吗?我告诉你,这是朱果,只好看不好吃。”

乔彩凤一转身,只见风君子不知何时从后面冒了出来,他赶紧答道:“我没有偷李子啊,方才明明看见您从树上摘一个吃了!这是朱果吗?不对啊,我明明听说朱果是有毒的。”

风君子看着他道:“你知道的事情还不少啊?居然连朱果有毒都清楚!那我告诉你吧,这一株朱果是没毒的。而我每天都过来尝一颗,就是尝尝它好不好吃。”

乔彩凤:“风先生,您到底尝明白没有?”

风君子一瞪眼:“我尝没尝明白,关你什么事?老实交待,你到底是干什么的?过天桥的时候我就注意你了,鬼鬼祟祟一路跟到这里。”

乔彩凤:“风先生,您难道不觉得我很眼熟吗?”

风君子:“我看你是觉得挺眼熟的,除了想偷李子之外,是不是还偷过人家的泡菜坛子?……别废话了,听你的意思就是故意跟着我的,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有什么事情?”

乔彩凤:“风先生,您真不认识我了吗?再仔细想想!”

风君子眯着眼睛看了乔彩凤半天,突然点头道:“原来是你啊,有好些日子没见面了。我记得你总是戴着胸牌躲在楼梯间抽烟,唯恐别人不知道你是哪个公司的。说吧,你今天干嘛要跟着我?”

风君子真认出乔彩凤了,几年前他们曾在同一栋大厦里上过班。那时候乔彩凤在一家动漫公司搞设计,该公司规定员工上班都要戴胸牌,而且还在办公室禁烟。所以乔彩凤经常躲到楼梯间去抽烟,风君子看见过他很多次,也曾打过招呼聊过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