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78章、彩凤神通无功,和锋望卷兴叹

田迷鼠向成天乐表示了歉意。去年冬天,他曾想悄悄凿开被冰封的湖面图谋不轨,入湖搜寻成天乐。目的倒不是伤人,而是想得到神器惊门。成天乐则回神念,当初的事田迷鼠已受教训、更知自省悔悟,就不必再提了;如今他有幸拜在和锋真人门下,更要珍惜这难得的福缘。

和锋真人却皱眉道:“成天乐,你斩杀了当年的刘漾河,大有宗宗主失踪,此事必将掀起悍然大波。如今已有人查出万变宗高手开春后仍在雪山碧玉湖一带活动,高天获就是为此而来。等你到了石盟主的生辰宴上,如果交待清楚事情经过,必然有人质疑刘大有失踪之事是否与你有关。你准备好了吗?”

到了梅花圣境,成天乐首先必须交待清楚一件事,就是他这个冬天的真正经历——并非如天下人所以为的那样早已回到姑苏万变宗,而就是于大湖深处闭关历劫,直到今年四月才破关而出,在万变宗众高手的接应下回去的。梅兰德所施瞒天过海之计,至此也将真相大白。

其实万变宗从来都没有对外界宣布过任何消息,当初也没有说已从湖中救出成总、找到了神器惊门。但是众高手所演的那场戏,各路有心人自会产生各种判断。面对各种误解与质疑,这是成天乐必须说清楚的。

还有一件事,成天乐可以解释也可以不解释,那就是他与神器惊门的关系。他是怎么得到惊门的、又是如何成为惊门之主、从修行之初就祭炼此神器至今?这幅画卷又有着怎样的妙用,其中有一个不可思议的姑苏世界,还有他在这个世界中的修行经历以及种种所遇。

正如乔彩凤所说,惊门完全可以成为只属于他的世界,他没有必要也没有义务告诉任何人或者解释什么,反正惊门就是他的、他已是惊门之主。就像昆仑盟主石野,没有义务向任何人解释青冥镜有何妙用、该如何施展。

为了回答天下修士的疑惑,成天乐顶多交待一句,当初这幅画是从山塘街的一个字画店买来的。假如是这样,那家字画店的老板王嗣水,恐怕要被天下修行高人围观了。

可是成天乐想借各派修士齐聚场合向石野求助,欲打开洞天神器的真正门户、将小韶带到人间,所以他还是得说清楚,而且说得越详细越好。另一方面,他斩杀刘大有之事要不要当众说出来;如果说出来的话,又将是以怎样一种方式?

小韶之事,和锋前辈不知;刘大有之事,和锋已经知道。但是无论如何,和锋清楚成天乐只要到了梅花圣境,就必须将雪山碧玉湖的经历以及与惊门有关的一切都交待明白,否则过不了那一关。和锋没问成天乐准备好怎么说了吗,只问他“准备好了吗?”

和锋开口提到了刘大有,并没有回避泽田。想来他既赐这位妖王法号、收入门下,对这位护法侍者就是信任的,而且也不怕泽田对不应该的人说不该说的话。

成天乐答道:“我准备好了,随时可至梅花圣境。”神念中告诉和锋与泽田,自己将在梅花圣境中解释哪些事情,包括怎样说。万变宗的宗门会议已经商量决定,成天乐去正一三山会交待些什么,如今只是把地方换到了梅花圣境,计划还是不变的。

和锋点头道:“很好,理应如此!……我老人家以前还不清楚你与神器惊门竟有这样一段故事,如果方便的话,能否将那画卷借给贫道一观?”

如今天下修士见到成天乐,谁都对传说中的神器惊门很好奇,哪怕对神通广大的世间绝顶高人而言,惊门迄今为止也只是一种传闻,谁也没有见证过那不可思议的玄奇。假如能观摩一番甚至亲自御器体会,那将是难得的大福缘,和锋真人也不例外啊。

成天乐恭恭敬敬双手平端躬身行礼,手中凭空出现了一幅画卷。他将画卷呈到和锋面前,一边解释道:“想当初我尚未迈入修行门径,被一个搞传销的老同学骗到苏州。在前往传销团伙的路上,我先在饭店里偶然看见一期电视节目,然后又在字画店里看见了这幅画。

我认出它就是电视上刚出现的那幅画,于是一动心就将它买了下来,标价两千,和老板还价之后我花了八百。那家字画店的老板叫王嗣水,是他的朋友李万将这幅画放在店中寄卖的。而据李万说,这幅画当初是在上海文庙旧货市场买的,是他一个朋友风君子劝他买下的……”

说话时伴随着声闻智慧,成天乐原原本本向和锋讲述了他与神器惊门的故事。在这个故事的开始,成天乐刻意提到了王嗣水、李万、风君子等人。因为如今他已知风君子的身份非同小可,而且又遇到了来历很令人捉摸不透的乔彩凤。

因此成天乐隐约也在猜疑,难道那字画店的老板王嗣水与苏州安捷通公司的法人李万,也是深藏不露的绝世高人、甚至是仙家下界吗?一向不爱费脑筋琢磨的成天乐,这回还真想多了!

这段故事可不是三言两语能讲完的,幸亏有声闻智慧神通成就,成天乐重点提到了画中世界的种种神奇以及那个世界里的小韶。比起乔彩凤,成天乐当然更信任和锋,他也原原本本讲述了自己昨日去见乔彩凤的经过、向乔彩凤提出的请求与结果,还有乔彩凤后来又交代了哪些事情。

成天乐就一直在云端上保持手呈画卷行礼的姿势,良久之后才将这段故事讲完。和锋眼中好奇之色越来越浓,但并没有着急把画卷拿走,直至成天乐讲述完毕这才接过画卷,然后眉梢微微一挑,好似突然吃了一惊,接着微微闭上了眼睛。

和锋并没有打开画卷,而是眉头微锁在云端上站立良久,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终于还是成天乐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前辈,您这是怎么啦?为何不打开画卷细观呢?”

和锋睁开眼睛道:“不用打开,我也看得清楚卷上的画迹,果然神妙非凡!刚想用御器之法体会其妙用,却触动了乔彩凤留下的御神之念,他告诉了我一些事情。……乐乐,方才你说画卷世界中有一位小韶姑娘,能否介绍我老人家认识?”

成天乐:“您老要进入画卷世界一观吗?假如需要亲自施展御器之法,我的神魂烙印当然不会阻止您老人家。”

和锋摇头道:“你是神器之主,就带我老人家去开开眼界。我也很好奇那是怎样一位姑娘,能让成总如此?”

成天乐笑了:“您老说小韶啊,见到了不就清楚了?我怎么形容她的风姿与可爱,都是形容不清楚的。”

和锋将未曾打开的画卷又还给了成天乐,成天乐接过之后将画卷融入形神消失不见,紧接着和锋便出现在画卷世界里的姑苏,仍然是那白云缭绕的飞瀑之上、六角凉亭中。石桌上已经摆好了果品与茶点,小韶行礼道:“闻箫韶给和锋前辈见礼!早就听乐乐提起您多次,今日终于有幸得见前辈仙容。”

和锋看着小韶笑道:“难怪乐乐于此画卷世界中流连忘返,原来他所留念的并非画中山水,而是山水神韵之灵。……假如我老头子再年轻一百岁,倒不羡慕成天乐得到了这件神器,可是一定会羡慕他遇到了你。”

小韶脸色微红道:“前辈说笑了,快请坐、品茶。”

和锋前辈一向刚正严厉、不苟言笑,很少跟晚辈弟子开玩笑,更别提这么打趣了。他这段时间的心情当然也不会太好,此刻见到了成天乐、进入了画卷世界,这才露出了真正舒心的笑容,也是想让成天乐和小韶更开心些。但这位前辈的笑容中,却隐藏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忧虑。

和锋品茶谈笑,然后又在小韶与成天乐的陪同下,于画卷世界里飞天行游观赏一番,这才与成天乐一起告辞离开。他们的真身就一直站在云端上,而泽田静静地守候在一旁。

成天乐于云端上问道:“前辈,您已进画卷世界一观。如何将它真正展开为人间神器洞天,您可有指教?小韶怎样才能出来?”

和锋真人已清楚成天乐想找乔彩凤帮什么忙。而乔彩凤却说帮不了,又在卷轴上留下一道御神之念。和锋也解读了乔彩凤留下的信息,并且进入画卷世界见到了小韶。乔彩凤不行的话,说不定和锋是可以的,成天乐当然抱着这种希望。

和锋却叹息一声道:“乐乐啊,我本来就是想帮你的忙,看见了乔彩凤留下的御神之念,还是想试着印证一番,于是又进入了画卷世界。但这件金仙神器实在太过玄奇,我老人家就是有心帮忙也力所难及。看来乔彩凤说得对,能办到这件事的人恐怕只有你自己。”

成天乐:“可是晚辈修为低微,如果连您老人家都不行,晚辈怎么能办到呢?”

和锋真人意味深长道:“因为那是你的惊门啊!就像人之修行,他人虽可指点并给予种种福缘,却不能替之修炼,重重境界终究还是需要自己去求证的。这幅画卷以及你的愿望,便是你要求证的修行。孩子,你明白了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