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77章、少年不识愁叹,情怯更知珍惜

远方的雪山上,听乔散人转述了这一战最终的结局,乔彩凤笑道:“高天获终究没跑掉,成天乐最后使的一招还是肖妖王的裂天爪。这傻小子真是太懂事了,我越看越满意!……散人啊,你可是看走眼了,无论和锋真人出不出手,高天获今天都走不脱。”

最后于高处劈下那一记神霄天雷剑的高人,是恰好从昆仑仙境返回人世间的和锋真人。和锋路过日月山口上方,撞见了高天获截住成天乐斗法,起初隐匿身形并没有出手,但最后那一击当场斩了高妖王。

但乔彩凤说得也对,无论和锋真人出不出手,高天获都是死定了,所区别的就是他能否祭玄牝珠自爆成功、成天乐会不会受伤。

此时成天乐已在云端上拜伏于地,看见那一记神霄天雷剑的时候,他就知道是和锋前辈来了,他很熟悉这位高人的剑意,当年就曾经见过和锋剑斩群妖。恭谨下拜的同时,成天乐并没有收起法术,那荡漾的雷光交织成的雷池散开,将周围的金烟迷雾包裹,于电光中炼化消失。

高天获虽死,但他不久前放的“神屁”还在,虽已失去控制不会主动发起法术攻击,可也极其熏人啊,假如随风飘散落到人间的话,说不定会形成一场杀伤力巨大的小型雾霾。成天乐以雷池妙法将其灭去,这才好恭请和锋前辈现身。

和锋真人当然不惧这屁雾金烟,可万一不小心将这位前辈熏着了,也不合礼数。而和锋真人也没有立刻收起法术,无声无息又劈下两记神霄天雷剑,竟是从高空直劈至下方的山野,将一黑一白两只婴鸩的原身遗骸击为飞灰。

成天乐在斗法中并没有杀了李支山与李羽山,这两只鸟一个被扯掉了一只翅膀、一个被扭断了翅根和一条腿,被电光麻痹身体自高空摔了下去。假如是在地面的斗法,他们此刻不过是受伤而已,但在空中相斗,结果便活活摔死了。

他们死了不要紧,但婴鸩原身实在太毒了,更何况是两只神通广大的婴鸩妖呢。若任其形骸腐烂、毒气蔓延,路过的人畜不小心沾上都有可能毙命。那毒性若渗入岩层进入溪流,更是遗毒之祸,附近长出的草、溪流中的水假如被牛羊吃了、喝了,牛羊都会被毒死。

和锋真人看得清楚,所以一出手便是三记神霄天雷剑,先斩高天获,再将婴鸩原身劈为飞灰,然后才从云端上走了下出,飘身来到成天乐近前。和锋身后还跟着一个人,成天乐并不认识、但早已听说过,就是在雪山碧玉湖中曾被万变宗众高手擒住的田妖王迷鼠。

成天乐恭恭敬敬跪在云端,双肩低伏,头一直没有抬起来,获悉雪山碧玉湖曾出了什么事之后,他一直最想见到的、同时又最怕见到的就是这位前辈。此刻意外相逢,成天乐心中百感交集、不知说什么才好,只是长跪无言。

和锋真人静静地看着他,良久之后才开口道:“原以为要等到今年十月,在梅花圣境才能相见,没想到竟在此地偶遇。你心里的感觉我清楚,就不必多说什么了,起来吧!”

成天乐叩首起身道:“晚辈实在无颜见您老人家啊!”

成天乐有何不敢见和锋?泽真之殒与他实无关系,当初定计者是梅兰德,而且是泽真本人改变了梅兰德的安排;最后出手伏击泽真的是金乌妖王与白陆离。在整个过程中,成天乐都毫不知情。

但成天乐此刻开口带着声闻智慧,向和锋讲述了自己的经历,怎样在大湖深处闭关历劫、又怎样破关而出……回到万变宗收到和锋留下的口信之后,他在闭关时又有怎样的思考?

在和锋面前,成天乐并没有回避诸事内情,包括他在雪山上斩了刘大有,都原原本本的以神念告知和锋,他对这位前辈没什么秘密可保留,当然是绝对的信任且感到万分的愧疚。只是神念有分别,他没有将斩杀刘大有的事告诉尚不认识的田迷鼠。

成天乐曾见褚无用身受重伤,当时就想到一件事,假如褚无用在雪山碧玉湖遭遇不幸,万变宗众人如何面对沈翠兰?他们必须要给沈翠兰一个交待,并且尽一切可能去照顾与安抚她,但若是这个结果,恐怕谁心里都受不了那种感觉,可又必须得受着!

这种感觉并不是畏惧,可能是难以形容的愧疚、遗憾与不忍,在世上经历了足够多的事,拥有了太多值得珍惜与小心呵护的东西之后,才能够完全理解与体会。成天乐想见又不敢见和锋,就是这种心态。但和锋又是他必须要拜见的,只是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位前辈的目光?

和锋的目光也变得有些湿润,慨然道:“你这孩子终于也懂了,在这世上活得越久,经历的事情越多,就越知道珍惜某些东西,使我们不敢轻易的去做某些事。但还要保持刚正果敢之心、遇事无惧无悔,这便是修行。泽真是我的弟子,他得了我的真传,不愧当年我以‘真’赐其号。”

话语中亦带着声闻智慧,告诉了成天乐自己的遗憾,也在劝慰成天乐不要如此伤痛。和锋在正一三山曾留下话,由泽仁转述到访的万变宗诸位:有人常叹世道不公、世人无义,那么世间有没有真正的公义呢?梅兰德回答当然是有,否则此种感叹何来?

既然有,那么到底在哪里?看见泽真就知道了,他所守护的便是公义,这是泽真所修所求。带来伤痛的是公义吗?当然不是,恰恰相反,公义给人带来的是欣慰。面对这样的遭遇,心境应哀而不伤——无论多么遗憾,但不要伤了自己应有的心境。

成天乐默默点了点头。和锋又说道:“你一向是个开心果般的孩子,看见你的样子,我老人家莫名就感觉心情开朗。泽真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你又何必不再开心呢?说实话,我老人家还等着你来劝慰呢,让我在这世间多看见些开心温暖、看见你这个开心果的样子。”

成天乐并没有笑,但这段时日以来某种一直很压抑的心境终于彻底得到舒缓。他还是成天乐,闷闷不乐并非他的样子,也不是他的修行。此时田迷鼠上前拱手道:“贫道法号泽田,原在昆仑仙境中自号田妖王迷鼠,如今为和锋真人门下护法侍者,给成总见礼!”

田妖王迷鼠怎么变成泽田了呢?听他语气还拜入了和锋门下,没穿道袍却自称贫道。他的话中带着神念,不仅解释了自己的来历、在雪山碧玉湖中经历的事情,还解释了后来发生的一切,以及他出现在此地自称泽田的原因。

和锋与和光联袂到了昆仑仙境陆吾门,陆吾门掌门苏澈率领整门弟子离去,到正一门悔过致歉,和光前辈随后也回到了正一三山。但和锋却留在昆仑仙境中没走,这位前辈做事极其认真,雪山碧玉湖的事情他当然要追查到底,结果又把田妖王迷鼠给揪了出来。

田迷鼠曾混迹于群妖中去了雪山碧玉湖,起初并未暴露行藏只在暗中观望。等到入冬后冰封大湖,他却想悄悄地在冰面上打洞,结果连同七名手下一起被万变宗所擒。梅兰德让田迷鼠答应一件事,田迷鼠也点头配合了。后来万变宗众人便没有杀他,让他一直留在营地里直至大家撤离,然后田妖王也带着七名手下自行离去。

如果想找一名旁观者、且此人对所有状况都很清楚,那当然就是田迷鼠了。田迷鼠受了一番教训,回到藏身洞府也一直在反思,似有所醒悟。恰在这时,和锋前辈找上门来。

田迷鼠向和锋原原本本交待了自己所知的一切,至于和锋对他说了什么就不必细述了。总之这位妖王正有一些思考、在困惑中未得勘悟,非常感激和锋前辈适时地指引与教诲。和锋便让田迷鼠帮个忙,作为使者回正一三山传他的口信。田妖王去而复返,又告诉了和锋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

和锋又命田迷鼠再去正一三山传信,转告成天乐将在今年十月石野的生日宴会上见面,田迷鼠又跑了一趟,然后再回仙境、仍旧跟随在和锋真人身边,两番来回奔波数万里。和锋真人便说道:“难为你如此奔波,本真人该如何谢你?”

田迷鼠则跪拜道:“前辈的指引,解我心结,田迷鼠已感激不尽,哪敢再让前辈谢我?可我有一个愿望,希望能追随在前辈身边继续聆听教诲,能否为前辈的护法侍者?”

和锋笑了,点头答应了他的请求,赐法号泽田,暂为正一门泽字辈记名弟子。以和锋的身份,就连徒孙辈都有弟子大成,本人早已不再亲自收徒了。但田妖王的情况很特殊、缘法也更为特别,其人已有脱胎换骨修为,是为证超脱大道而拜入门下求教的。

当然了,和锋收下这么一位护法侍者也另有用意,正一门正需要田迷鼠这样一个人来做某些事。正一三山中还扣着一百多位前段时间来闹事的妖修,杀也不是放也不是。正一门当代并无妖修弟子,需要一名很了解这批妖修的高手负责指引、点化与调教他们,田迷鼠无疑是很合适的人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