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76章、妖宗从容善战,仙家观阵错断

布阵环身有防御之妙,阵外是电光闪烁的雷池,一道道霹雳迎向金光中爆响的虚影,然后成天乐的身形就开始动了。在这虚空之中却落步有声,每一步都像撼动山岳那么沉重,他带着飞电石展开的阵法、电光荡漾的雷池,一步步走向弥漫虚空的金光之中、逼近高天获本人。

成天乐迈步之间眉头紧锁、神色凝重,他今天遇到的可以说是有生以来最强大的一位对手,高天获的修为境界与神通法力都在刘大有之上。但成天乐今日的神通也比战刘大有时更强,他不仅突破脱胎换骨修为、且闭关巩固了这么长时间,服用了那枚灵效特异的神丹、感悟武陵乡十大妖王祖师留下的种种秘术。

如今遇到这样一位对手,正是最好的试炼,但这么隔空缠斗下去,他却很难解决掉高妖王。这位妖王修行岁月长久、原身法力浑厚,短时间内很难拿下,于是成天乐干脆就走了过去,欲冲破这漫天金光攻其原身。

成天乐一步步往前走,高天获便不自觉的一步步往后退,心中终于感到了恐惧,他可是亲眼看见成天乐徒手生撕了李羽山和李治山的原身。那可是原身剧毒的异禽婴鸩啊,假如没有了最擅长的金光法术为屏障,他也不敢硬碰硬与成天乐对抗。

高天获后退间,漫天金光呼啸似凝聚成了金色的烟尘,不仅遮挡视线更遮挡神识,使成天乐不知他身在何处。同时金光中有无数道飞毫化为巨尾,抽击雷池大阵。高妖王到现在还不相信成天乐会比他更强,就这么耗下去也要耗死对手。

就在这时,高天获于金光中看见了漫天的拳影,这些拳头从造化雷池中飞出,由电光凝结而成带着霹雳之声,向四面八方打了出来,不仅击碎了那一条条幻化的巨尾,还冲突飞旋于金光中破他的法术。

高天获修为了得,成天乐走进金色的海洋也看不清他在哪里,但对方的法力越强、就说明距离越近。成天乐以雷池化成霹雳乱拳挥击,根本就不管高天获人在何处,反正对方总要以法力相抗的。

有不少拳影冲出了金色的波涛,化为一道道霹雳在虚空中消失,也恰好有一拳正打在高天获的法器上,那长长的软刷上激起一道电光余波。紧接着就听一声断喝,成天乐将飞电石收于右腕,身体被四神十二时大阵包裹,那展开的雷池也迅速收拢,环绕着成天乐化为飞梭状,破开金光直冲而去。

成天乐终于看见了高天获,挥拳打了过去。两人之间离得还有十丈远,他的拳头当然直接打不到高天获身上,那电光雷池却凝结成拳头状的造化天雷轰然砸落。令成天乐意外的是,这一拳竟然将高天获的身形炸为飞灰,紧接着一柄软刷状的法器从虚空中被炸飞。

那不是高天获的原身,他借用法器幻化成自己的身形,一时骗过刚冲出金色烟尘包围的成天乐,而本人已化为原身飞快地遁走。鼬有惑人之能,高天获也极其精擅幻化之功,他的法器就是用原身长尾上的毫毛炼成,此刻相当于断尾逃生。法器露了原形,漫天金光随即散去。

高天获终于怕了,他见成天乐能够破开法术欺到近前,一瞬间不知为何莫名就想起了楚平黄,不敢与之力敌,随即避走,心中暗道以后再找机会收拾此人。他在险恶的蛮荒中修炼了漫长的岁月,当然知道如何回避风险保护己身,否则早就殒落了。

成天乐没有理会被炸飞的法器,于虚空中踏出一步挥出拂尘。在他神识所及的尽头,无数道幻化的青丝飞出,宛如一张巨网缠绕,一只隐匿身形的硕大黄鼬暴露于虚空中。高天获还没有来得及逃出成天乐神识可及的范围之外,被识破了行藏。

成天乐远距离幻化的万道青丝当然拦不住这位妖王的原身,但他只是想纠缠锁定之、延缓其逃遁的速度。黄鼬浑身金光爆射、炸裂青丝,仍向前飞蹿,但速度这么一缓,成天乐虚空踏步就已经激射至近前,伸手就抓向了他那只毛茸茸的长尾。

高天获心中冷笑,暗道成天乐这真是找死!他终于也等到了以退为进、败中求胜的机会,长尾一扬,放了个惊天动地的“神屁”!

别忘了他是一位黄鼬妖王,这才是压箱底的独门绝技。远远地看去,就像是高妖王的原身化为一团金光爆发,似能熔炼天地间的一切。成天乐只要被沾上了,恐怕元神立时恍惚,便可能摔下云端了。

这金光看似烟尘状,实则是炽热的液雾,侵袭元神的伤害会持续数月甚至更久。高天获确实是想逃,但逃跑之时也要削弱成天乐的战斗力,使之无法继续追踪,更佳的反算是将之格杀。

金色的烟尘冲击成天乐的形神,瞬间就将之吞没融化。成天乐就这么轻易被他斩了吗?十丈外又出现了成天乐的身形,全身似被一层粘稠的薄膜裹住,在弥漫的而来金烟中发出“滋滋”之声,却将他护得严严实实。他就像一条钻入淤泥中的黑鱼,滑不溜手,却让泥污不沾身。

成天乐当然知道黄鼠狼会放屁,甚至还在万变宗中下令禁止盛龙乱放屁。高天获会用幻化的手段骗过他逃走,成天乐也用同样的手法以拂尘幻化身形去抓高天获的尾巴,引得高天获施展了最强大的保命手段。

这样惊天动地的“神屁”放出来,一只黄鼬短时间内绝对无法第二次施展,就连原身都会感到一阵虚弱,成天乐要等的就是这一刻的斩杀之机。既然对方已经动手要斩杀自己,成天乐也没想饶了高天获的命。

未等烟尘散尽,虚空中雷池又起,成天乐像一条游鱼在电光激流中破开金烟追向高天获,高天获前方同时有一根利爪从虚空中探出,朝着硕大的黄鼬原身兜头抓落。成天乐又施展了肖妖王的裂天爪,这一记裂天爪虽然杀不了高天获,却能拦住其逃路,而成天乐已经欺到近前——高天获再也逃不掉了!

乔散人曾说高天获就算不敌成天乐、原本也可以逃脱,只是因为另有高人路过方无生机。不料连他这位仙家都看走了眼,成天乐如今不仅修为强悍,而且打起架来简直也是大宗师的水准,在瞬息万变中应对自如,就连高天获最强大的保命手段也没有起到作用。

成天乐再度伸手去抓高天获的尾巴,这回可是实实在在的真身了,假如高天获被他扯住,恐怕就跟那两只鸟是一样的下场。但就在这时,成天乐却神色突变,那如溪流般激射的雷池忽然卷起化为一枚硕大的雷球挡在身前,随即快速向后飞退,似乎在躲避某种突如其来的危险。

一枚淡金色的圆珠飞出,飘忽似无形之物,瞬间就击穿了雷球追着成天乐激射而去。成天乐又祭出飞电石,旋转着化为一片无形的空间挡在身前,身形依然在后退,神情凝重无比,仿佛正准备着迎接巨大的法力爆发冲击。

高天获毕竟比那两头禽妖要高明得多,李羽山与李支山被成天乐收拾掉的时候根本没来得及有多余的反应,而高天获却可以做出最后一个决定并施展出来——祭玄牝珠自爆!

这位妖王已清楚自己今天逃不掉甚至也活不了了,只要被成天乐的手抓住便是死,他在临死前要拉成天乐垫背,将玄牝珠祭了出去,欲以假合神气凝炼多年的法力来一场彻底的爆发,至少要重创成天乐,最好能与之同归于尽。

成天乐之所以会退避,因为他已来不及先行斩杀或制伏高天获。他虽然擅于收存妖物的玄牝珠,但这枚玄牝珠却是他收不了的,高天获并没有被制住,仍然掌控着自身的修为法力。玄牝珠一旦爆开,成天乐也要遭受威力强大的冲击,所以他在飞退中接连施法护身。

但他并没有退出很远,护身的同时,祭出的裂天爪仍拦于前方向着黄鼬原身抓落,不给高天获虚晃一枪、再趁机摄回玄牝珠继续逃遁的机会。

飞电石化成的空间屏障能够挡住这惊天动地的爆发冲击吗?如果不行的话,成天乐只能以强悍的原身硬扛了,很可能也会受伤。但就在这时,他飞退的身形又突然定住,收起飞电石伸手向虚空中一抓。伴随着一声从天而降的霹雳,他竟将追击而来、已无可避的玄牝珠摄入形神之中,而高妖王天获则化为了飞灰。

这只黄鼬妖王并非死于成天乐之手,高处的虚空中竟劈出一记威力无匹的神霄天雷剑。就算高妖王在巅峰状态凝神戒备,也很难抵挡这一剑之威,更何况此时毫无防备只求与成天乐同归于尽呢,当场就被斩杀。

出手之人时机拿捏得极为精妙,高天获祭出的玄牝珠尚未自爆,本人便已身亡。这位妖王一死,成天乐便有那么瞬间的机会,恰好可以收摄那枚失去原身生机、即将消散的玄牝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