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75章、神风尾击黄鼬,裂天爪撕飞禽

成天乐一退一反冲、对方一追一撞,合击的阵形瞬间就露出破绽。三妖自以为包围了成天乐,却不料成天乐冲回去将高天获撞飞,自己也撞飞回两只大鸟中间,随即向李支山一挥手,一只硕大的鸟爪刺破浓雾抓了过去。这不仅是幻化之形,还带着撕裂空间的摄人法力,通常是禽类从原身感悟出的神通法术。

成天乐怎会施展禽妖的秘法?他在武陵乡也得到了肖妖王晓鸣的传承,这一记就是肖妖王的法术——裂天爪。由成天乐施展出来,虽然还没有法诀描述中那么大的威力,但也够骇人的。今天这一架打得有学问,成天乐对不同的妖类分别施展了对方所擅长的原身秘法,这样做未必能占多少便宜,但心理威慑作用是巨大的。

至少有的妖修见了,会觉得自己的底细早已被成天乐摸楚,斗法中会莫名生惧,有些本以为是独门手段的秘法,再施展时恐怕就不是那么自信了,这一念之间往往足以决定生死。

……

遥远的雪山间,乔散人突然说道:“咦,成天乐居然施展了肖妖王的裂天爪,而且还像模像样的!”

乔彩凤惊讶道:“傻小子连裂天爪都使出来了?嗯,还是肖妖王的法术威力强大啊!那小子如果原身是一只飞禽的话,这裂天爪就厉害了。”

乔散人:“你就少臭美吧,方才成天乐首先施展的是姚妖王的神风尾,他的原身又不是黄鼬!脱胎换骨之后,他在武陵乡得到的很多传承秘法便可以修炼,并非原身神通,而是以法力化成。别看这小子傻乎乎的,如今的悟性是越来越好啊,真打架的话,那三个肯定打不过他。”

乔彩凤:“那小子还施展了当年哪位妖王祖师的法术?”

乔散人摇头道:“没有了,他现在施展的是自己修炼的造化天雷,看样子是想拣弱的下手,先解决掉给高天获当帮凶的那两只鸟。”

乔彩凤:“这么打就对了,反正那不是什么好鸟!”

乔散人:“你这么感兴趣,为何不亲自过去看热闹呢?”

乔彩凤:“有什么好看的,反正那傻小子能搞定,有你看着就够了。”

……

法力幻化的裂天爪不惧浓雾之毒,李支山顿觉惊恐,向后飞退挥起手中两把羽刀,在毒雾笼罩下斩出交叉的黑色十字弧光,全力化解了这一击。而成天乐并未与他纠缠,向前一击的同时身形又向后飞撞,撞进李支山祭出的浓雾毒箭之中。

这毒雾羽箭皆伤人,沾上一点可能不至于致命,但也会影响神气法力运转,再面对高天获那等高手时就会很危险。成天乐刚才感到麻烦的就是这一点,此刻他却自投罗网,因为这两只鸟瞬间失去了高天获的策应。

毒雾中忽有一个圆形的光圈打开,形成了一个空间通道,那是成天乐飞电石展成四神十二时之阵,就像一个丈许宽的圆环。成天乐身形倒飞从圆环中穿过,将毒雾羽箭都拦在了外面。李羽山见成天乐的背影突然穿过毒雾撞来,大惊失色间已来不及躲避,空中幻化出一只硕大的鸟爪抓了过去。

这是一只禽妖的神通法术,其威力和玄妙却比成天乐刚才施展的裂天爪差了不止一筹。飞电石展开呈丈许圆环,随着成天乐的身形一起飞来,此刻迎上了那幻化的鸟爪;而成天乐转身穿阵而出,伸手抓向了李羽山的原身。

这一击完全出乎李羽山的预料,他与人斗法时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形,对手总是躲得远远的、唯恐沾上他带着剧毒的原身,更别提伸手直接来抓翅膀了。他的每一根羽毛都锋利如刀,其毒性更是见血封喉,甚至不必刺破皮肤,只要沾上毒气都可以要人的命。

但李羽山却不清楚,成天乐在斗法中连刘大有祭出的攸往辕都敢抓,更何况一只鸟翅膀呢?而且他不是直接抓过去的,手掌和手臂都带着缠绕的电光形成一层幽蓝的薄膜,李羽山猝不及防间就被他的左手攥住了右翅尖。

李羽山惊恐万状、奋力一甩翅,想挣脱的同时也想将毒性刺入成天乐的手心,但那电光及体却使他一阵麻痹。成天乐的右手顺势又抓住了翅根,双手运劲一扯,就听一声惨呼,只剩下一只翅膀的大鸟抽搐着落下云端。

成天乐竟将李羽山的一根翅膀硬生生地撕了下来,身受重伤的李羽山被造化天雷麻痹全身,直接就从高空掉了下去。成天乐却没功夫管他能不能摔死,随即转身将这根鲜血淋漓的断翅奋力扔了出去,迎向呼啸着冲来的高天获。

成天乐震飞高天获,击退李支山,冲到李羽山近前解决了这只鸟,不过弹指间的事情。高天获当然不想三人合击之阵被成天乐打乱、有机会各个击破,身形立刻化为金光又激射而至,却已经晚了一步。

那断翅的血肉羽毛皆含剧毒,成天乐是连着飞电石一起挥出去的。飞电石在空中展开四神十二时大阵迎向高天获,似一道屏障又似一道门户,断羽就从这门户中飞出,带着凝聚的法力在空中突然爆炸,那血肉和无数羽毛激射而开,化为浓雾羽箭直射高天获。

这比李羽山本人施展的毒雾羽箭可要厉害得多,因为李羽山平时也不可能以原身断翅发出这一招啊。高天获也不敢轻易让这毒性沾身,紧急顿住身形祭出金光于半空凝结成盾,将血肉毒羽全部激荡而开。飞电石也砸在这金光盾幕上,使高天获一时难以与李支山形成合击。

成天乐此刻并不想与高天获缠斗,只是想挡他一下,获得瞬间缓手之机,随即双臂一挥电光爆发。无数电丝一环环扫出,在空中竟似惊涛骇浪、隐约化为一片雷池。这一手神通炫目至极啊,却是施展了当初那位黑鱼妖王的手段,又多了一番融入造化天雷的玄妙。

雷池荡漾,一条溪流般的雷光冲开毒雾,成天乐的身形裹着雷光浪涌又冲到了李支山的身前。李支山见势不妙已振翅飞退,可是成天乐的速度更快,这只大鸟于空中奋力一挥爪,向着成天乐劈面抓来。他下意识地把翅膀收回去了,因为刚才看见了李羽山被成天乐硬生生撕掉一根翅膀。

成天乐的拳头与鸟爪打在了一起,电光及体使李支山一阵麻痹,成天乐顺势抓住了这只鸟的脚脖子往下一扯。空中不受力,大鸟被扯过来了,成天乐伸另一只手抓住了鸟的翅膀奋力一扭。就听咔嚓一声,腿和翅膀根都被他扭断了,好恐怕的力量,这可是强悍的妖物原身啊!

但成天乐已经来不及做别的了,撒手转身恰好收起了飞回的飞电石,一片弥漫的金光带着高妖王的咆哮声扑面而至。成天乐以四神十二时大阵凝聚法力,射出李羽山的断肢血肉,只挡住了高妖王一刹间,高妖王随即破了他的法术冲了过来。

这位妖王在咆哮,心中已然怒极,他没想到成天乐竟这么阴损诡诈,眨眼的功夫就解决掉了李羽山和李支山。高天获现在已经没有鸟了,却激起了凶性,定要斩杀成天乐。他手中挥舞的是一件长长的、软刷般的法器,刷出澎湃如海的金光,喷涌着欲将成天乐的身形撕碎、熔化。

成天乐收起飞电石挥舞双臂,电光化为的雷池荡漾,亦如山呼海啸般涌向金色的虚空,并带着一声声震耳的霹雳,真正的大神通斗法这才展开!高妖王天获的神通不弱,他原以为成天乐只是施诡计偷袭得手,解决了李羽山与李支山,却不敢与他正面对敌,此刻恨不能将之立即斩杀当场。

可是高妖王紧接着就发现了一件事——自己未必是成天乐的对手!他祭出独门法器施展了最强大的神通,那漫天金光可以将一座座小山扫得粉碎,却破不开成天乐祭出的雷池。一道道霹雳甚至穿透金光击在了他的法器上,逼他直接以原身对抗。

每位脱胎换骨的妖王,其炉鼎都远比普通修士强悍得多,但相对而言,这并不是黄鼬妖的擅长。高天获发出厉啸之声,金光中冲出一道道虚影,伴随奇异的声波爆发,企图撼动成天乐的元神、干扰他的施法。

这就是黄鼬妖王的强大神通。黄鼠狼不仅会放臭屁,那屁雾还有麻痹神经的致幻作用、使人产生各种幻觉,因此常被称为黄大仙。一只成了妖、又修成妖王的黄大仙再施展这种天赋手段,威力更是无法想象。金光中冲出的一团团虚影发出爆裂之声,就像不断地在放屁,法力冲击直接撼动元神,也使对方的神识感应不清周围的状况。

可惜高妖王今天碰到的是成天乐。成天乐很了解这种手段、也清楚该如何应对,腕上的飞电石展开,却没有去攻击高天获,而是再度布成丈许方圆的四神十二时大阵,将自己给罩住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