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74章、盗者自坠高墙,陌路无趣登堂

成天乐寒声道:“三位,这是何意?”

李支山与李羽山怪笑道:“别以为你顶着妖宗的名头,就可在天下妖修面前装神弄鬼。我支离山十九位门人的命,今天便要你来偿还。”

成天乐被震回原地没能脱身,已然被激怒了,但脸上却看不出任何怒意,仍然很平静地说道:“盗逾高墙坠亡,或持兵至主家索命,实无可议只更可恨,闯宅行凶须斩之。”

这段话什么意思?是个小典故。有强盗为非作歹,结果人家的院墙太高,翻墙的时候摔死了。然后有人拿凶器跑到人家寻仇,说是要主人偿命。当然无仇可谈,这就是持械行凶,应该当场宰了或拿下问罪,这种人比他那翻墙摔死的同伙更可恨。

昆仑仙境支离山的那伙妖修可不是成天乐杀的,而是他们向成天乐出手行凶,因此被泽真、年秋叶以及万变宗众妖所斩。但李支山和李羽山却要找成天乐报仇,那不过是个行凶的借口,而成天乐根本不必理会,只须问罪或斩杀。

成天乐的神念中还有一番话:“我与尔等本素不相识,可是今天你们既然出手了,我就不能轻易放过,否则便是纵容恶行。念在你们身为妖修、超脱族类不易,尤其是你们中还有一只黄鼬成妖、修至脱胎换骨更是难得之大福缘,不想看尔等自寻死路。这样吧,尔等就在此立誓悔罪、承诺今生不再起此歹心,然后立刻返回昆仑仙境闭关思过,心境未洗炼彻底之前,勿迈出蛮荒踏足人烟。”

两只鸟愣了愣,然后朝高天获笑道:“高妖王,你听见他在说什么了吗?狂得都没边了,居然要我们当场立誓认罪悔过,才能放我们一条生路!”

成天乐冷冷道:“不是我给你们一条生路,而是让你们自寻一线生机。”

高天获刚才没说话,因为他已暗暗心惊。三妖合力一击之威,只有他是最清楚的,本以为能将成天乐当场拿下,不料仅仅是将其震退而已,对方甚至毫发无伤。而成天乐所施展的秘法,竟与他从原身感悟出的神通同源,看来这位妖宗果然有名堂、实力超出预计,要想拿下他恐怕要很费一番手脚了。

两只鸟却不知情,他们仍以为依仗高天获便可轻松取胜。高天获终于开口道:“成天乐,你的修为确实不俗,能拥有如今境界也不容易,怎么就不知好歹呢?我亲自到万变宗找你,你的门人不仅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甚至没有交待你的下落。今天我遇到了你本人,你难道还是这样的态度吗?我如何能放过你!”

成天乐扫了他们三人一眼,又道:“陌路人登堂,欲于人家宴中做主,无欢无趣,心生嫌隙。若仅如此,徒惹笑耳;却放无状厥词,是何人哉?”

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又是一段典故。好几年前,訾浩尚不能独立化形时,非常好学也经常读各种古书,还总爱显摆学问念给成天乐听,其中就有这个故事。有个人自己跑到人家去,而人家在开宴席,宴中有东主与贵宾。他却很不满,因为自己既没有受到众人瞩目的待遇,也没有享受到主人的地位,从而心中怨恨不休。

比如昆仑盟主石野要办生日宴,特别发了一张请帖给成天乐,谁都明白那是什么意思。有个叫张三的人不请自到,梅花圣境开门纳客,也招呼他一起坐下喝酒。可是张三却怨恨自己没有坐在成天乐的位置上,也没有像石野那样受人敬重,他在梅花圣境里还不能说话做主,于是心生嫌隙。

假如仅仅如此,不过是可笑而已。可是张三却因怨生恨、因恨成仇,要找石野和成天乐的麻烦,这又是什么人呢?成天乐引用典故,话说得文绉绉的,但神念中的意思却很通俗,直截了当地问道——高天获,你一大老爷们跑到万变宗自讨没趣,怎么搞得跟个歹毒的小怨妇似的?

高天获勃然大怒,成天乐这话太损了,以高天获的脾气,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他自以为是盘菜,可成天乐根本没拿他当根葱,甚至连一点用来蘸酱的意思都没有。成天乐说话的时候甚至都没有正眼看他,这也太气人了!

成天乐真不是故意的,他向来该怎么说就怎么说,而且今天心情不好,更懒得琢磨那么多。对于高天获等三人的神通手段,他当然很重视,可是对于这三个人,他却不想理会。这与高天获的法力神通有多强大无关,成天乐不是故意不把他放在眼里,哪怕高天获已是世间绝顶高手甚至是仙家下凡,成天乐还是这个态度。

成天乐虽无羞辱对方的意思,但被激怒的高天获已打定主意要痛下杀手、以雪今日之耻!而成天乐说完话便向后飞退,看样子竟是想逃走。

成天乐并没有转身,以大成修为,元神所见便与寻常五官相合,展开神识不用回头也能看见后面的东西,飞天之时面朝哪个方向,其实对速度都没有影响,就是倒着飞看上去有些怪异,不符合人们下意识的习惯。

见成天乐倒飞而走,高天获大喝一声:“别让他跑了!”

二鸟化为两道灰烟如虹,一左一右激射而去。虚空中又出现一张巨大的金色丝网,将成天乐的身形笼罩其间。成天乐虽然在退,但瞬间并没有遁出高天获的神识范围之外,高天获施法展开了力所能及最大的一张幻化丝网,并不指望这张网就能拿下成天乐,只是想延缓他的速度、不让其逃走。

见成天乐要逃,高天获反而放心了,看来此人修为虽不弱,但也就这么点本事了,他以为成天乐定是想逃回乔彩凤那边,当然不能让其得逞,祭出丝网时也化为一道金光急追。成天乐的速度果然被延缓了,那两只鸟化出的灰虹已经绕过丝网超到他前面,三妖呈品字形把成天乐困在中间。

成天乐跑不掉了,高天获心头一喜,紧接着却突然一惊!因为成天乐在空中速度一缓,并没有奋力施法斩开丝网,他原本就是倒飞,连转身都不必,突然一个停顿然又急速向高天获飞冲而来。

高天获等三妖都在向前冲,尤其是那两只鸟的速度特别快,成天乐去而复返将他们给晃了一下,瞬间就将李支山与李羽山甩到身后去了。而高天获与成天乐是迎面对冲,连躲都来不及了,这位妖王又祭出一根小山般的幻影巨尾,迎面朝成天乐打了过来。

就听“呯”的一声巨响,成天乐撞在了金色巨尾上,如果能看得清,他其实是飞在空中一拳打过去的,拳头以及身体都被刺眼的幽蓝色电光包裹,并不完全凭炉鼎之强,也带着法力的防护与攻击,徒手施展造化天雷之威。

巨尾碎灭成无数金毫,高天获与成天乐的身形同时被震飞出去。成天乐恰好飞回到两只大鸟的中间,李支山与李羽山齐声长鸣,毒雾如云海喷发,瞬间浓如墨汁将成天乐包围,无数黑色的羽箭无声无息激射而至。

此雾有剧毒,只要沾上肌肤立时随血脉化入形髓,不仅伤身而且侵蚀元神。普通的婴鸩之羽在杯子里蘸一下,这杯水就能毒死一个人,更何况是这等妖法呢?但成天乐等的就是这一刻!

成天乐根本就没打算逃,刚才往后飞退也并非故意示弱,而是对方站的位置让他感觉有点头痛。方才三妖联手一击将他震退,成天乐就知道高天获的法力强悍、并不好对付,再有两只毒鸟结阵策应袭扰,纠缠起来会很麻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