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72章、猝逢飞天截路,三问来者何人

乔散人沉吟道:“我现在也明白了,若他来见你的时候没带着凤凰翎、不将凤凰翎先借给你看,恐怕一样会有问题。”

乔彩凤:“所以才说你也算是帮了他的忙啊,我是凡人、你是仙人,我却比你看得明白,你是不是特佩服我、甚至还有点羡慕?”

乔散人:“真是那啥改不了那啥,你就少臭美吧!你有你的求证,我有我的大自在逍遥。我来此是因为当年见过惊门,亦想见证推演之道的极致是怎样?……我常常在想,当年的清风若不散去,所求证的境界究竟是什么呢?”这番话不带任何声闻智慧神通,就是说话而已。

乔彩凤眯起眼睛道:“所以说这就是我比你高明的地方,但你做个自在仙人也不错,已超脱轮回之外,实无必要再勉强自己什么。……清风散尽青帝殒,为他的求证,当年不如此不可证浑成之道,这一点我可看得比你明白。

推演之道的极致不就是天算嘛,而你想看看什么是天算。如今这幅画卷已到成器之时,最终无论会怎样,应该都是天算的结果!所谓万流归宗,清风欲求证便是玄之又玄太上忘情之境。你原以为是惊门开启、造化人间神器洞天,便是一种展示。

如今只要有出神入化之能,谁都可以让惊门变成那样。可是成天乐今天来找我,却是希望能将画中世界山水神韵之灵小韶带到人间,造化本不存在、亦非化生于世间的生灵,成为世上真正的人。惊门能展示此等玄妙吗?我不知道答案,也在等着看。”

乔散人:“清风祖师当年欲求证而未求证,所以留下一卷惊门,哪怕他已不在,大器终成之时也可印证所求之境界,恐怕千年之前他也没想到今天这一出。但是风先生碰到了成天乐、拿到了画卷,他应该是看见了。所以他将惊门交给那个傻小子,要印证的就是……”

说话间,乔散人又一扭头道:“咦,看来高天获今天是逃不掉了,没想到还有高人路过,恰好碰到了他们。”

乔彩凤好奇地追问道:“又是谁啊,原本是想来找我的吗?”

乔散人笑道:“刚刚还说你比我看得明白,怎么现在又问我看见谁了?不是来找你的,人家是从昆仑仙境过来的,恰好在半路上碰到了成天乐他们,是一位疾恶如仇的高人。成天乐那边已经动手了,以高天获的修为就算不敌原本也可以逃走的,而现在却断无生机了。”

……

成天乐于星空下缓缓向东而行,他在云端上的速度并不算太快,一边飞一边在神念中与小韶讨论今天的事情。小韶说道:“乔彩凤把你叫出去单独说话,说是想看看画卷的真容,是不是有些事情想回避我?假如是那样的话,你就不必告诉我了。”

成天乐:“不是的,他只是叮嘱我一些事情,而我还没搞明白他的用意。”他将在画卷外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小韶。

小韶也纳闷道:“这神器洞天要么能打开、要么打不开,他究竟在卷轴上留了怎样的神念信息呢?竟然提醒所有可能帮你忙的人都要注意。据我猜测,或许是打开这洞天门户时,画卷世界会发生某些意想不到的变化,所以需要特别小心,连乔彩凤都没有把握。”

成天乐:“很可能是这样,但无论如何,到了石盟主的生日宴会上,应该就会有答案的。乔彩凤说要靠我自己,说得很对,这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事。”

小韶劝慰道:“我看乔彩凤的样子应有难言之隐,如果此事实在太难,就不必勉强更不必着急。我们已拥有了这一切,并未损失什么。假如需要你付出太大的代价,也不是我所希望。”

成天乐微笑道:“我们有共同的希望,若不是我们愿见的事情,我自然是不会做的。画中有个姑苏世界,可是姑苏原本就在人世间,无论画里画外,我们始终拥有它。”

两人一路私语,天色微明的时候已经越过青海湖、到了日月山口上方,成天乐却突然在云端上定住了身形。因为前方的云端上出现了一人二鸟,恰好挡住了他的去路。这世上有飞天之能的高手并不多,天空这么大,却恰好拦在成天乐前行的路线上,分明就是在等他的。

成天乐问道:“你们是何人,为何出现在此处?”

对方传来神念道:“请问是万变宗成总吗?”

成天乐并没有回答,而是重复刚才的话道:“你们是何人,为何出现在此处?”

对方则笑道:“堂堂一代妖宗,难道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敢承认吗?”

成天乐仍然没有回答,第三次问道:“你们是何人,为何会拦在此处?”

对方的神念终于答道:“告诉你也无妨,我是昆仑仙境来的高妖王天获,这二位道友亦来自昆仑仙境,名叫李支山与李羽山。”

高妖王天获以人身凌空立于云端,而李支山与李羽山皆是禽妖,化为原身张开双翅悬停于高空中。天下的禽类很多,昆仑仙境中稀奇古怪的鸟就更多了,成天乐也从来没见过,不认识它们是什么鸟,只知李支山是一只黑鸟、李羽山是一只白鸟,目喙皆呈红色。

高妖王天获当然已有脱胎换骨修为,而李支山与李羽山应该还差点,所以化为原身才可飞上云端以法力悬浮,但修为也应该不弱。

成天乐板着脸道:“我与三位素不相识,是你们拦住我的去路,那你们也应该首先自报名号!我就是成天乐,请问尔等有何贵干?”

他这段时日心情不好,在画卷世界与小韶在一起总算有所开解、也露出了笑容,但向乔彩凤求教却没有最终解决问题,虽然和小韶说得很轻松,但心里莫名也添了一丝忧虑,碰见不太客气的人,他的态度自然也不会很客气。飞天之时莫名被人拦路,对方还问他是不是成天乐,他也没有笑脸相迎。

高妖王天获携黑白两只大鸟缓缓飞到近前,于十丈外站定道:“我果然没有看错,原来真是传闻中的一代妖宗、万变宗宗主成总。在下是昆仑仙境狂梁山的妖王,原身是一只黄鼬,与楚妖王平黄也是旧识,请问楚平黄近来可好?”

成天乐面无表情地答道:“挺好的,他受了点教训也明白了点事情,正在帮万变宗盖房子呢。你是为楚平黄而来吗?那不必来找我,可以直接去万变宗看他。”

高妖王看了看周围,又打了个哈哈道:“我非为此来,只是物伤其类,特意问一句。实不相瞒,我三人从昆仑仙境来到人世间,此番受大有宗之托,正在追查一件事。此事恐怕与成总多少有点关系,不知能否请教?”

此人亦有声闻智慧神通,这番话中包含了很多信息,但也有很多隐情并未说出来。高天获等三人之所以会出现在此地,缘起是大有宗已发现宗主刘大有于雪山碧玉湖失踪了。

刘大有的闭关洞府已被崩塌的山壁与冰川掩埋,燕无欢正全力组织门人挖掘崩塌的山体。但那是青藏高原上的雪山巨峰啊,三鲜道人当初多次轰塌山壁与冰川,再想把崩塌的地方挖开、露出原先的洞府所在,可是一个难以想象的浩大工程。

就算集中大有宗的人手,它也不是短期内能完成的,所以燕无欢同时派人四处秘查刘大有的消息、打探各种可能与此变故有关的线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