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71章、天算玄之又玄,太上忘情不言

正因为如此,乔散人才会出言讥讽乔彩凤是在和老天作弊,同时也出言提醒乔彩凤,这么做对修行而言并非好事。就算用这种手段偷窥了天机又能怎样?此世修行求证还是要靠自己,他人虽然能够给予福缘之助,却不能替乔彩凤去求证。

另一方面,若因为心有挂碍、刻意强求,反而使宏愿难以求证圆满。而且乔彩凤这一世若未证肖妖王的宏愿,于轮回中再一轮转,偷窥的仙家见知灵引便会忘个干干净净。肖妖王可没有第二支凤凰翎了,世上也难再出现第二个傻小子成天乐、还会有这么巧的机缘。

乔彩凤当然也明白他的意思,笑着答道:“至少成天乐拿来这根凤凰翎,让我求证了此生的来处去处,妙不可言啊!”

乔散人又摇了摇头道:“你并没有求证来处去处,只是偷窥了来处去处。那本来就是你要求证的,有生而知之的宏愿指引,又何必画蛇添足呢?你看不看见都无所谓,就像做一张答卷,你看见的只是那答案,要求的却是演算的过程。”

乔彩凤:“我明白,但是我高兴!……乔散人啊,你别说我了,可知你当年也犯了一个错?关于神器惊门,你其实搞错了!”

乔散人叹息道:“是的,我千年之前见过那幅画,当时神器尚未成形。我以为清风祖师以大法力画一门封之,千年之后法力散尽、画卷便重现人间。如今方知并非如此,那根本就是灵台化转开辟之功,门户便与画中世界一体、已融入炼器之道,最终借助千年风景人烟祭炼成形。不承想今天它却到了成天乐手中,由他来决定如何成器。”

乔彩凤皱眉道:“人们还没有意识到一件事。像正一三山那种小昆仑洞天,是在既有山河中凿建结界从而隐于人世;像须弥神罩那等洞天神器,展开之后也是罩住十里方圆的山河化为洞天结界,并非凭空而出;包括我所使用的众妙飞舟,其实也是炼化了一片结界空间在里面。

可神器惊门原是金仙明月的一幅画,其中只是姑苏山水人烟倒影,世上并不存在这么一个世界,它怎么能够展开门户成为真正的人间洞天呢?我清楚那是金仙灵台化转之功,可它竟然能够以神器洞天的形式出现在人间,这炼器之法又是何等玄妙?”

乔散人仍然叹息道:“那是因为清风明月二位祖师的修行,他们从未在无边玄妙方广中开辟灵台世界,就视人间为金仙灵台,化形天劫中就是如此发宏愿求证的。那画中世界自行推演,印证的也是一种修行,成器之后最终能将门户打开、成为世上本不存在的一片山河。”

乔彩凤惊叹道:“竟有这等仙家神通?”

乔散人:“当然有,否则你以为昆仑仙境是怎么来的?”

乔彩凤:“昆仑仙境是怎么来的?”

乔散人:“我不知道,你去问道祖太上吧。”

乔彩凤又瞪圆了眼睛道:“你这人说话真不爽快,我上哪儿问太上去?你的意思是说,惊门画卷最终能演示的玄妙,超越了金仙境界,推演的竟是太上忘情之境的成就?”

乔散人:“是的,所以清风祖师当年无法完成它,而是留于红尘以人烟风景祭炼。最终成器之后,便是人间凭空而现的洞天山河。可惜清风散尽、明月不归,世上只留下这么一幅画卷,象征着清风祖师当年所欲求证的境界。”

乔彩凤:“风先生遇到了成天乐,他一定看见了。”

乔散人:“是的,他应该看见了,但无人知道他看见了什么。……而你呢?那神器洞天门户,你可以帮成天乐打开,却推三阻四,又是为什么?”

乔彩凤答道:“你可知成天乐想求我帮什么忙呢?”话中自带着声闻智慧,乔散人不仅“听见”了成天乐的所求所愿,还有乔彩凤进入画中世界的经历,更有成天乐尚不明白的很多玄妙、包括乔彩凤留在画轴上的御神之念。

这位仙人再度震惊不已,沉思良久后才感慨道:“当年明月祖师摄姑苏风景入画,而清风祖师以灵台开辟之大法力炼器,却未能成人间山河,于是以红尘人烟祭炼之,印证推演之道极致,亦是清风祖师本人之求证。玄之又玄太上忘情之境,我终不能解,惊门成器之时,却似天算又非天算,所修所证所求所得,竟在灵台一念。”

乔彩凤眨了眨眼睛道:“姓乔的,你说那傻小子知道真相后会不会哭呢?”

乔散人反问道:“他为何要哭?哭的应该是你才对吧,说帮忙又帮不了忙!能拥有此画卷,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大福缘?不论是展开成真正的人间洞天,还是携带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他有何可哭?画卷推演极致便是天算之道,印证的是玄之又玄太上忘情之境,展示给诸天神佛的是这个结果。此非成天乐本人所能造就的神器,得卷如此,他还想贪求什么?”

乔彩凤:“是啊,无论是谁得到惊门,恐怕做梦都会笑醒了!若成天乐有一丝遗憾,那真是白白修行一世。但这天算之道结果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很好奇。”

乔散人:“那要借成天乐之手了,我也不知结果。”

乔彩凤:“其实很简单,要么打开门户成就真正的神器惊门;要么拥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这都是无上之大享受。但我感觉,成天乐应该还有另外的选择。”

乔散人:“这就非你我所知了,反正你那两把刷子不行。”

乔彩凤:“我说帮忙就一定会帮忙,已经决定了,下个礼拜天就去问问风先生。”

乔散人:“你都不建议成天乐去,竟然自己要去?若此画卷印证的是天算之道,你能问出来什么?”

乔彩凤:“我也没打算问出来什么,就是去打声招呼。我这两把刷子不行,你那两把刷子就更不行了!不对,你只有一把刷子,叫群芳点颜笔。”

乔散人扭头看向远方,眉头微皱道:“好像有人拦住了成天乐的路,傻小子心情不好,恐怕要打起来了。”

乔彩凤:“那伙人早就来了,远远地偷看我和成天乐说话。他们见我在场便没敢露面,成天乐一个人走了,便在半路上拦住他。我早知有这么一出,但那小子没让我送,那就自己走吧。……姓乔的,仙人下界果然了得,成天乐已经走得那么远了,我早已感应不到,你竟然还看得见。”

乔散人:“世间法不过出神入化,若凡人修至待诏之境,与下界仙家手段都是一样的,但我的神通法力确实比此时的你更强。”

乔彩凤一哂:“我跟你有什么好比的!”看他的样子,假如有尾巴的话一定会翘起来。

乔散人:“你那么爱凑热闹,为什么不过去看看呢?那里有一只黄鼠狼,不是你特别关注的吗,就不怕成天乐把它给宰了?”

乔彩凤:“昆仑仙境中有两位妖王的原身是黄鼬,分别是楚平黄和高天获,没想到都撞在了成天乐手里。刚才我就认出高天获了,他若是自己想找死,那还是早点入轮回的好,否则这一世也是白白耽误。”

乔散人:“高天获已有脱胎换骨修为,就此殒落岂不可惜?一只黄鼬成妖本已是大福缘,再修到这种境界实在太难得了!”

乔彩凤:“若不知自惜,有什么可惜不可惜的?现在回想,楚平黄遇到成天乐真是太走运了,他当初犯贱非得跺人家的蛤蟆一脚,成天乐却知如何去指引他。而高天获今天拦住成天乐的去路,若仅仅是为了打听什么事也就罢了,假如图谋不轨想动手的话,那便当斩则斩。成天乐得到了妖王秘境的传承,也承诺过会特别关照黄鼬妖的,就算是宰了也会特别利索。”

乔散人:“万变宗的那位盛龙,就是你在人间要找的那条神龙吗?”

乔彩凤的神情变得有些高深莫测:“姓乔的,你又错了!我并不知道那只放屁神龙在哪里,在人间并不是一定要找到它。我只希望它若在人间踏上修行之道,能够得到真正的指引,所以我才会做这一切。无论它是不是盛龙,我所针对的不仅仅是某一只黄鼬,这才叫宏愿心!”

乔散人:“我明白你在做什么,其实我也在帮你的忙。”

乔散人身为下界之仙家,又帮了乔彩凤什么忙呢?神器惊门现世的消息,乔散人为何不找别人、偏偏找乔彩凤散布出去?乔散人知道惊门就在成天乐身上,成天乐欲想请教此神器的妙用,必定会来找乔彩凤。这对于仙家来说只是很简单的推演,创造了一个成天乐与乔彩凤见面的缘法。

乔彩凤点头道:“就算你不这么做,我也迟早会去万变宗找成天乐的,很有必要认识这个人。而你这么做了,我也得谢谢你!……也许你不仅帮了我,其实也帮了成天乐,否则他先去求别人打开惊门的话,可能就麻烦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