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66章、乔彩凤偷天机,肖晓鸣赠神器

乔彩凤笑道:“老弟啊,如果不是大哥从小就认识你,否则还真搞不清你在玩什么花样。你不找我算账也就罢了,还一个人跑来找我请教神器惊门的妙用。可知天下修士如今碰到你最想做的是什么?就是想打听神器惊门是否如传说中那般神奇。若能借来研摩一番,那是难得的福缘!但谁都不好主动开这个口,犯忌讳啊。假如有谁跑到正一三山想研究雷神剑,你看看是什么结果?

尤其是我,放出那个消息搞出这么大动静,自己却连惊门的样子都没见过,心里简直好奇得要命,可是我也不好贸然开口。你居然来此是向我请教神器惊门的妙用,是否还想请我帮你研究一番啊?我被你吓了一跳,心里都乐开花了,如今天下修士遇到你,谁不想伸手试试惊门?但对于我而言,有另一件事情更重要,所以不好提太多要求,没想到你所请正是我所欲。

如果说你缺心眼吧,别人恐怕不会信,因为你刚才的要求很精明,换一个人说不定会认为你城府极深。你既有求于我却又防备于我,所以想出那么绝妙的主意,让我进入洞天世界去观摩凤凰毛,不论惊门或凤凰毛你都不直接拿给我。在你掌控的神器洞天中,我再大的本事,恐怕也很难有所异动,假如吃不准你的用意,说不定还不敢进去呢!说说看——你这个人到底是缺心眼呢,还是有大城府呢?”

成天乐哭笑不得道:“大哥,你想多了!我真的是将凤凰毛放在神器洞天中了。”

乔彩凤:“不是我想多了,我知道你是什么人,可是别人未必清楚啊。在一千个人眼里,可能这世上就有一千个成天乐,这些成天乐都是你又不是你,只是世间众生之观照。脱胎换骨超脱众生族类后,便要求证在众生中留下印迹的那个你,这是到达苦海岸边的前提。老弟,你如今在人间就要修炼这样的功夫,还得多明白一层啊。”

成天乐起身道:“多谢指点!……乔大哥是不是觉得我看上去很傻?”

乔彩凤一直在笑:“你当年确实傻得可以,就像妖物开启灵智之处的懵懂。但既踏上修行之道,便是从混沌中求证清明,你有如今成就,怎么可能真的缺心眼呢?你这种人若是活明白了,那才是真明白!大哥再多问一句,你要我帮你确认那神器画卷的妙用,是不是要我先答应什么条件,才拿给我看?”

成天乐呵呵一笑:“那是当然的,但我没想到你要先看凤凰毛,那就进画卷世界吧。我先帮你的忙,你再帮我的忙,这样也好,否则很多事情也说不清楚。我们就别在这里喝了,换个地方我请客,小弟这就施法,请大哥配合一下。”

成天乐摄人入画,相当于对他人施展一种法术,如果乔彩凤这种高手不自愿,成天乐也是无法成功的。下一瞬间,乔彩凤便出现在画卷里的姑苏世界。成天乐摄入画卷世界的是元神感应,而非乔彩凤本尊法身,他也没有直接将画卷展开在石桌上,就是在形神中施法,外人根本看不出痕迹。成天乐本人也不是真身进入,两人还坐在小福地的石桌边,却已神游画里姑苏。

姑苏城外有一片秀美的山峦,白云缭绕,一道飞瀑直泻而下。他们出现在一座半山凉亭中,这里有桌凳,桌子上已摆好了酒席。小韶站在桌边行礼道:“恭迎彩凤大仙光临画中姑苏,在下闻箫韶有礼了。”

声音中带着神念,介绍了自己的身份来历以及与成天乐的关系。乔彩凤愣住了,等回过神来赶忙还礼道:“原来是弟妹啊,你好、你好!没想到成老弟能享得如此大福缘,不仅拥有画里姑苏,还有你这位山水神韵之灵。这要让天下人知道,还不知道会羡慕成什么样呢!不要叫我什么彩凤大仙,和成天乐一样叫我乔大哥就好。”

小韶:“乔大哥请坐,您叫我小韶就行。请问乔大哥,这画卷世界景致如何?”

乔彩凤惊叹道:“我去过苏州,好像很不同啊,姑苏城外并无此景,越看越像连云秘境一带的风光。这飞瀑之下,水如玉带绕城而过,那边怎么看怎么像杭州的西溪湿地。难道是你们在洞天世界中凿建的风光吗?这得费多大的功夫!”

小韶:“我就是这画中世界之灵,一直无法走出此洞天世界,所以只能创建这个世界更多的美景。而这些美景都是成天乐带进来的,他与我一起创建,这也是我们的修行。”

乔彩凤叹道:“好美妙的修行!世人皆知修行之道艰险万分,又为何孜孜以求呢?就是因为有那大道之乐!成天乐,以人身而玄牝大成,修行之勤苦可想而知,但你的修炼又是真正的‘乐行’啊,难怪你叫成天乐。”

成天乐呵呵一笑:“别光顾着说话啊,来,喝酒、喝酒,我先敬乔大哥三杯。”

乔彩凤喝了几杯酒,放下杯子问道:“老弟,凤凰翎呢?”他这时稍微改变了对神器凤凰毛的称呼,那确实不是普通的羽毛,而是千年之前肖妖王晓鸣头上的冠翎。

小韶一抬手,一支五彩冠羽飘然飞向了乔彩凤:“乔大哥真是痛快人,这就是您要观摩的神器。”

乔彩凤随手接过凤凰翎道:“成老弟真是个实在人,难怪会把这件神器留在洞天世界中,原来是在小韶姑娘手里啊。”

成天乐道:“脱胎换骨后,我已可不借凤凰翎飞天,而这是我唯一能带进画卷世界的东西,让小韶施展倒是更为合适。”

再看乔彩凤说完那句话后竟愣住了,手持凤凰翎呈石化状,老半天不作声,连眼睛也闭上了,仿佛进入了一种奇异的定境。其实他进入画卷世界就是于元神定境中,于此境中再入定,更是一种玄妙的修行体验。

成天乐与小韶都没有打扰乔彩凤,就在一旁静静地等着。乔彩凤特意要借成天乐手中凤凰翎一观,并说自己一听说这件新出世的神器,就莫名动念,这件神器应该对他有特别的意义。成天乐也有点纳闷,凤凰翎他已得到多日,对这件神器的妙用早已完全掌握,难道其中还有什么令乔彩凤特别感兴趣的东西吗?

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乔彩凤才长出一口气睁开了眼睛,缓缓站起身来。就在这一瞬间,成天乐与小韶都感觉此人发生了某种妙不可言的变化,却又体会不清楚这种变化究竟是什么?然后只见乔彩凤手握凤凰翎仰天大笑。

这笑声在画卷世界中回荡,姑苏城中的人们听不见,但小韶和成天乐却能在神念中听闻。乔彩凤笑得异常之得意,似乎这天地之间只有这笑声,它能穿透风景人烟和神识,却并不伤人。

成天乐与小韶面面相觑,他们被乔彩凤笑懵了,因为乔彩凤足足狂笑了一炷香的功夫。他这是疯了吗?如果疯了,那也一定是什么事把他给乐疯了。好不容易等乔彩凤止住笑声,成天乐才试探着问道:“乔大哥,你没事吧?”

此时的乔彩凤容光焕发,那感觉就像偷光了镇元大仙的人身果、又把太上老君的大罗成就丹全部揣到了兜里,他手持凤凰翎问道:“成天乐,这件神器你得自武陵乡妖王秘境,可知它的来历?”

成天乐微微一怔,原来乔彩凤也清楚妖王秘境的存在,于是答道:“它是武陵乡十大祖师之一肖妖王传于人间的神器。肖妖王的原身是一只五彩雉鸡,这凤凰翎是他祭炼的冠羽。”

乔彩凤得意洋洋道:“不错,当年肖妖王原身上有三支最漂亮的冠羽。一支被斩断却成全一段缘法,那两截断羽如今还在正一三山器物库中收存;另一支祭炼成神器,就是武陵乡传承的凤凰毛,如今在云端午手中;还有最最漂亮的一支,就在这里啊!”

小韶好奇道:“原来还有这样一段典故,那它怎会成为成天乐之物呢?”

乔彩凤坐下道:“肖妖王已经成仙了啊!这支凤凰翎被他带入仙界,再后来就让有缘人、一个傻小子从妖王秘境得到了。”说着话挥手将凤凰翎扔还回去,不是给小韶而是给了成天乐。

成天乐接过凤凰翎又是一怔,立刻融于形神以御器之法仔细体会,凤凰翎还是凤凰翎,神通妙用没有任何改变,却发生了另一种变化,好像有什么东西不见了。很难形容那是什么东西,当它存在的时候,成天乐根本就感应不到,当它莫名消失之后,成天乐才有体会。

那仿佛是一种他根本解读不了、也意识不到的神念心印,同时也是神魂烙印。不要问成天乐是怎么知道的,只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这对成天乐而言却是一件好事,他在妖王秘境得到了传承烙印可以将凤凰翎融于形神,但那烙印并非他本人所祭炼,也不能像传世法器那样传于他人。

他以前可以将凤凰翎交给任何人包括三鲜、小韶使用,但不能将神魂烙印也传给他人。因为在妖王秘境中,这件神器就是指定给他的,别人无法从他这里继承,但现在却可以了。

从现在开始,只要成天乐愿意,就可以把凤凰翎给小韶,通过某种传承仪轨,小韶也能继承神魂烙印、将它融入形神之中,这就是宗门传承法器的概念。成天乐曾经答应过武陵乡,这支凤凰翎百年之后不传万变宗,仍留于武陵乡,那么将来就可以连神魂烙印一起传承下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