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65章、酒三杯称兄弟,自来熟原有求

乔彩凤坐下后一挥手,成天乐面前凭空出现了筷子和杯碟,他大大方方地说道:“以你我之修为已可餐霞辟谷、吞吐天地灵息。但不吃东西便少了人间美味享受,来来来,尝尝我的手艺如何。”

桌上有三盘吃了一半的小菜,成天乐愣没认出来是什么,纳闷地问道:“这是你做的吗?”

乔彩凤:“当然是我做的,这荒郊野岭上哪找饭店、请厨子去?就地取材,高山中的灵药美味,别处是尝不到的。普天之下谁能吃到我亲手做的菜?也就是老同学你了!”

成天乐说了一句很煞风景的话:“我确实越看你越觉得面熟,小时候在学校应该见过,要是不留胡子就更好认了。吃到你做的菜只有我,那在家的时候,你妈妈呢?”

乔彩凤被他逗乐了:“我说的是昆仑修行界。”

成天乐:“方才分明不是在谈老同学吗?既然早就等着我来,刚才你怎么躲到天上去了,还弄块云把自己包起来?”

乔彩凤叹了口气道:“老同学啊,你应该想到是什么状况。最近听说你在万变宗闭关谢客,有谁上门询问都被挡回去,只说到了十月石盟主的生日宴会上一切便知分晓。很多人在万变宗打听不到消息,就跑来烦我。我这个地方一般人看不见,却挡不住高手啊,我发现有人飞天而来,以为又是哪路高人来打听你和惊门的消息,所以就赶紧闪了,没想到来的就是你!”

成天乐:“那还真是抱歉了,因为我的消息,让你受了这么多烦扰,我就先干为敬吧。”他斟了杯酒一饮而尽。

乔彩凤也赶紧干了一杯道:“别别别,应该是我敬你才对,天天被人骚扰也是我自己活该!”

成天乐:“道友何出此言?我来此是有事相求,神器惊门在雪山碧玉湖现实的消息是你放出去的,那么我想请教……”

乔彩凤打断他的话道:“老同学多年不见面,别忙着总说话,先喝酒啊,来来来,我连敬你三杯!……其实放出神器惊门现世的消息,我也觉得很抱歉,事先并不清楚它就在你身上,结果还让你受伤落湖。实在对不起,请你千万不要怪罪!”

成天乐微微一皱眉,心中暗道乔彩凤这是啥意思?今天一见面热情得有点过分了,好像显得很心虚,以他的修为没必要在成天乐面前这样吧?于是又和乔彩凤连干了三杯,和颜悦色道:“雪山碧玉湖之事,怎么能责怪道友呢?你只是说了实话,而出手伤我者另有其人。”

乔彩凤:“你不怪我就好,多谢宽宏大量!我们既是校友,如今又互称道友,真是难得的缘法啊!从小时候到现在,我一听见你的名字就心生欢喜,既然如此投缘,我又比你年长两岁,那就自称一声大哥吧。来来来,咱兄弟好好喝几杯,别光顾着喝酒,也吃几口菜啊!”

成天乐有点纳闷,又暗道这是回到东北了吗,刚见面喝了两杯酒就开始称兄道弟了?他拿起筷子吃了几口菜,这才说道:“乔大哥,我就叫你一声大哥,你既然都是大哥了,那么小弟能不能求你一点事?实不相瞒,我来此是有问题想请教。”

乔彩凤端杯道:“跟大哥说话谈什么请教,有事尽管开口!其实吧,大哥也有点事想求你。”

搞了半天是这么回事,乔彩凤也有求于成天乐。成天乐哭笑不得道:“酒我也喝了,菜也吃了,乔大哥有事就说吧。……但刚才的话我没听明白,你既然不清楚神器惊门早在我的身上,为何又告知天下它将在雪山碧玉湖现世呢?”

乔彩凤左手端杯,连连摆着右手叹气道:“就别提了,都怪我自己嘴欠!我也是听别人说的,真不好意思,我再自罚三杯!”

等他喝完酒,成天乐欠身道:“你就别再喝了,想把自己灌醉吗?我又不是来找你算账的,就是想问问有关神器惊门的情况,你到底是听谁说的?”

乔彩凤愁眉苦脸道:“这句话老多人问了,可是我没法告诉你啊,除非那人自己愿意,否则我还真不好点破。”然后抬头朝天喝道,“姓乔的,要不你也来喝两杯,怎么回事自己跟成总说!”

成天乐:“你叫谁呢,你自己不就姓乔吗?”

乔彩凤:“我说的是另一个姓乔的家伙,神器惊门将在雪山碧玉湖现世,就是他告诉我的,现在却躲起来不见人了。”

成天乐暗中以神念对画卷里的小韶道:“你也听见了,他越说让我越糊涂了。”

小韶以神念答道:“你的神念转述,让我也听糊涂了。但事到如今,这个消息是怎么来的并不重要,你的目的是想问画卷是否就是惊门、又怎样打开妙用?”

成天乐开口道:“乔大哥既然有难言之隐,这件事就暂时不提了。我来到这里,是想向你请教神器惊门的妙用。”

乔彩凤一瞪眼:“我又没见过惊门!你自己的神器怎么用还要问我?”

成天乐:“刚刚不是你自己说的吗,让我叫你一声大哥,有事尽管开口。”

乔彩凤看着成天乐道:“没想到你是为此事而来,仍有当年上小学时的风采啊!现在天下皆知你拿到了神器惊门,而我听说了当时的经过,就知道惊门早就在你的身上、你已是神器之主!当你身受重创之时,神器展开护主,所以才出现在世人眼前,我方明白‘惊门现世’是怎么回事!现在你居然问我神器怎么用?难道不是我该请教你嘛!”

成天乐:“小弟修为低微,而大哥你如此神通,关于神器妙用,当然是我请教你。你告知各路修行同道,世间有一件神器名曰惊门,有种种不可思议之玄奇,然后大家都以为我身怀的这幅画卷便是惊门。我已经成为神器之主好几年了,可是你说的那些妙用,我一直不会啊!”

“什么?你已是神器之主,还不会施展妙用!”乔彩凤放下杯子眼睛瞪得溜圆。

成天乐:“我的神器画卷确实有种种妙用,我当然也会施展,但恰恰没有你说的那些。所以想找你确认一下,它究竟是不是你说的惊门?否则这个玩笑就开大了!”今天一见到乔彩凤,其人的言行就让成天乐有点发懵,好几次想说正事都被打断了,所以迟迟没有把画卷拿出来,他也搞不清楚乔彩凤究竟是怎么个状况?

乔彩凤闻言其皱起了眉头,看着成天乐就像在研究什么怪物:“可是我也没见过惊门,怎么帮你确认?”紧接着似是想起了什么,又话锋一转道:“大哥可以帮你,但是吧,你先得帮我另一个忙。”

成天乐:“小弟修为低微,还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地方吗?”

乔彩凤:“千万别谦虚,你一定能!成总啊,大哥还听说了一件事,你是不是在武陵乡得到了一件新出现于人间的神器凤凰毛?”

成天乐微微一愣,因为妖王秘境的传承是武陵乡之秘,他也不想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武陵乡自古就有神器凤凰毛相传,你怎知我的凤凰毛是一件新出现的神器呢?”

乔彩凤答道:“武陵乡的事情我多少也清楚一些,还找人打听过呢,他们自古就有一件神器凤凰毛传承,如今在长老云端午手中。那天你在幽谷外遇袭时祭出了神器凤凰毛,然后掉进了湖里,后来云端午赶到也手持神器凤凰毛。那你的凤凰毛肯定是一件新神器了,以前根本没在人间出现过,这还用猜吗!”

成天乐:“你把情况摸得这么清楚,就像在场看见一样。”

乔彩凤:“我用不着在场,当时在场的不少人,这段时日就坐众妙飞舟回昆仑仙境了,我是听他们说的,每个人都讲得绘声绘色。……我一听说此事,就没来由的动念,感觉你那支凤凰毛对我很重要,所以想借来一观。听说这段时间你在万变宗闭门谢客,我原本还打算到石盟主的寿宴上请教呢,不料你今天就来了。”

成天乐:“石盟主的寿宴是星期二,你不开船了吗?”

乔彩凤:“自己跟自己请一天假,总可以吧?成总啊,大哥就求你这件事,将凤凰毛借我一观。你放心,我绝不打它的主意,就是看一眼,看完就还你。”

成天乐看着乔彩凤突然笑了:“好的,没问题!我可以把凤凰毛借给你,但它现在不在我手里,而在画卷世之中。你如果想看的话,能否随我入画卷一观?”

乔彩凤:“你把凤凰毛放在神器惊门里了?刚刚还说不会施展神器的妙用,想请我帮你确认那是不是惊门。你连凤凰毛都放进去了,那画卷里分明就有洞天世界啊!不是神器惊门难道还是口袋吗?”

成天乐:“此事另有内情,你进去就知道了。请放心,我绝无任何恶意,就是想请你进画卷世界见证一番,同时将凤凰毛借你一观。”

乔彩凤又笑了,看着成天乐哈哈大笑,开心得就像是偷吃了黄鼠狼的小鸡仔。成天乐被他笑得莫名其妙吗,心里甚至有点发毛,问道:“何事令你笑成这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