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64章、当初少年懵懂,如今天下闻达

小韶问道:“傻乐,你猜一猜,假如这画卷就是传说中的神器惊门,如何才能将它真正的展开、成为人间的洞天呢?”

成天乐:“对于我来说,它已经是人间的洞天,只是没有完全打开那道门户。这不叫猜,应该叫推演,我觉得十有八九是因为我的修为未足,恐怕得等到出神入化之后才行。”

小韶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画卷的妙用被打开到什么程度,一直与你的修行有关,证入换骨劫时,你本人便真正进来了,那么等出神入化之后,应该就能把我带出去了。乔彩凤如果有答案的话,很可能就是这样。”

成天乐长叹道:“出神入化何其艰难!像范妖王采耀、武陵乡大长老云冲漠等人,修行已数百年,却仍然没有穿过那到达苦海的无涯之岸。不谈这些寿元长久的妖修,乔彩凤之师九黎也是修行一世未入苦海,更别提度过苦海劫求证出神入化了。

李逸风之师春村,当年远去昆仑仙境行游,就是在寻找到达苦海岸边的机缘,这么多年并未继续精进。我虽已脱胎换骨,但大成之后的每一步求证都难于登天,从脱胎换骨到出神入化,比以前的所有修行加起来都要艰难,这一世不知能否有望?就算侥幸能成,又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成天乐这段时间心情不好,只有在画卷世界里见到小韶时神色才显得不是那么凝重,但也不怎么露出笑容,不像以前那个傻乐了。

小韶见他不自觉又在叹息感慨,赶紧劝慰道:“你我皆寿元长久,只要擅护己身,至少还有数百年光阴,总是有希望的。想穿越无涯之岸,首先得将功夫用足,否则也只能是空谈,你我一起好生修炼便是,暂时不必想那么多。……就算我无法走出画卷世界,这并不是什么问题。你本人已经进来了,而且还把外面的人烟风景也带了进来,我们一直在凿建这个世界,它也是无穷无尽的。”

成天乐:“首先当然要功夫用足,但你想想范采耀,他脱胎换骨之后已神通俱足,可就是堪不破最后的门径、走不到苦海岸边。”

小韶:“出神入化谈何容易,否则怎称地仙成就?就算功夫俱足也需机缘堪破,但是修炼未到之前又何必谈这些呢?……傻乐,这不是你的性格啊,你向来是很开朗乐观的。”

成天乐:“不是不乐观,只是实话实说,我最近的心情的确不那么爽朗。”

小韶话锋一转道:“如果有出神入化之能便可完全地打开洞天世界的门户,那么请一位出神入化的高手帮忙是否也可以呢?”

成天乐眼神一亮道:“对呀!我怎么早没想到?那乔彩凤已有化身五五之能,应该可以帮这个忙,他放出惊门现世的消息引我去雪山碧玉湖,结果我却差点送命,正好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小韶:“若这画卷就是惊门,有些妙用只有惊门之主才能施展。乔彩凤虽有出神入化之能,恐怕也未必能操控妙用吧?”

成天乐:“他本人就能操控一件洞天神器众妙飞舟,当然有这等神通。他不是惊门之主,但我是啊!只要我愿意将画卷中的神魂烙印暂时由他控制,他就可以打开画卷的妙用。……不过呢,为了防止意外,先让他答应好我的条件,前提就是能把你安然带出来。”

小韶笑道:“假如是这样的话,完全可以试试!不是你早没想到这个办法,因为你早先并不清楚这是神器惊门,修为也没有到今天这一步。……在此之前,訾浩与梅兰德先后进入画中,但你有没有把这幅画展示给已出神入化的高手看过?”

成天乐沉吟道:“好像真没有,但也不能算没有。在家乡的时候,石盟主之师风先生曾把画拿过去看了一眼,可我并没有带他进画卷世界。”

小韶:“风先生没进来,有一次你却把他的朋友李万带进来了。石盟主号称两昆仑神通第一,那么他师父也应该有出神入化之能吧?”

成天乐:“这个人很特别,昆仑各派修士好像都不愿意谈及他的修行,说也说不清楚。而我听小道消息,此人好像并无神通法力,或者自封神识不谈修行事。白少流也警告过我,在风先生面前不要谈修行事,也不要对其他人乱讲风先生的事情。就是上次遇到他时,把画卷拿回来却发现原先的神魂烙印消失了,而我自然成了惊门之主。”

小韶:“那是因为你自修行之初一直在祭炼画卷,原打造者的神魂烙印一旦消失,你自然就成了神器之主,待到玄牝大成之后,便可将画卷容入形神,这是无意中的祭炼所致,并非他人之功。而我一直在怀疑,是不是风先生抹去了那神魂烙印?”

成天乐:“我也这么怀疑过,但那可是两位金仙留下的神魂烙印啊,怎么可能伸手就抹去呢?……但事情也难说,我听说那位风先生的手很是不可思议的,想当年两昆仑之战,他伸手就收了须弥神罩。可惜他不谈修行事,我也不好去问。”

小韶:“这种事情可真说不定,画卷发生变化已有两次,一次是在电视台鉴宝节目的现场,另一次就是你在家乡遇到风先生之时。可能都是偶然的机缘吧,却暗合某种玄妙。不好问风先生我们就去问乔彩凤,如果乔彩凤也帮不了忙,我们还可以找风先生的弟子石盟主。总之不必叹息,我感觉很快就有希望了。”

成天乐终于露出了笑容:“我也是这么感觉的,而且总觉得若洞天门户真正被打开,画卷世界一定会出现玄妙的变化,不再是今天这样。”两人满怀希望,想到多年来的心愿不久之后便可以实现,成天乐终于露出多日来的第一丝开心的笑容,缓缓飞天到达青藏高原之上。

瑶池被称为昆仑仙境的门户,但这道门户实在太大了,方圆足有千里之广,想找一个人很不容易,幸亏成天乐曾打听过乔彩凤平日在何处休息。

飞过高原上的玉柱峰,雄浑的山脉纵横,皑皑雪峰远布,成天乐“看见了”一座烟波浩渺的大湖。此湖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而是另一个空间的投影、恰好与此处重合,就是昆仑仙境中的瑶池。若非脱胎换骨后神通俱足,成天乐是无法感应到这个空间结界门户的,就算他驾驭神器能飞到这里也没用。

尽管已是阳历六月末,流石滩上的花草正在生长,但高原上仍显得很荒凉,高处的雪峰间只有冰雪和碎石。在一个山坳里,却有一片小福地,方圆大约有十几亩,为高人以大神通开辟。绿草如茵繁花似锦,葱茏的树阴下还有看似天然形成的石桌石椅,而草坪上连晒太阳的躺椅都有,正是乔彩凤平日休息的地方。

一般人是看不见那里的,至少要有脱胎换骨修为、能发现瑶池门户才能发现那处福地,这样也免得有人打扰。成天乐在遥远的云端上就看见了那里,而乔彩凤却不在。今天是周日,乔彩凤应该休息啊,成天乐就是特意挑日子来的,这位高人跑哪儿去了呢?

成天乐的目力极佳,不亚于一只超脱族类的鹰妖,老远就看见那石桌上还放着三盘小菜,旁边有酒壶酒杯,就是刚吃喝一半的样子。这说明乔彩凤刚才在吃东西喝酒,怎么就不见了呢?

成天乐在云端上放眼望去,苍茫高原间并没有什么发现,倒是山下的流石滩中有几只野生小动物在活动。他正在疑惑间,却听不远处有人突然开口道:“咦,这不是成天乐吗?”

成天乐急忙转身,看见一个人从一朵白云中凌空踏步走了出来。此人三十出头的形容,模样应该很清秀就像个书生,却留着浓密的络腮胡子、沿着下颌修剪得非常短,故意显得很粗犷的样子。他方才就躲在附近,而成天乐只注意看地下,竟毫无察觉。

成天乐行了一礼道:“请问道友就是乔彩凤吗?你认识我?”

乔彩凤哈哈笑道:“成天乐啊成天乐,我怎么会不认识你?咱俩是校友啊,都是八一路小学毕业的!我上小学的时候,我们班主任有很多次提到你。低两年级有个傻小子外号成天乐,成天傻乐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经常考试不及格被叫家长。她让我们引以为戒,可千万别学你!”

这话说得成天乐很不好意思,尴尬地笑道:“我也听说过咱俩是校友,没想到我小时候还这么出名啊?那时候不懂事,也不知道用功,让道友见笑了!”

乔彩凤摆手道:“你可别谦虚,现在更出名了!我早就想到你要来,天天等着呢。难得老同学见面,一起喝杯酒吧!”说着话上前一步伸手就拉住了成天乐的胳膊,显得很亲热的样子,飞下云端来到那片小福地中,请成天乐在石桌边入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