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62章、只闻江湖门槛,不识金口玉言

陆吾门如此,那么万变宗呢?如今昆仑修行各派都以为成天乐施诡计调虎离山,为了保护自己安全脱身,却让泽真带着赝品惊门意外身亡,恐怕也不好交待吧?有人甚至暗暗佩服正一门的手段果然厉害,不让成天乐去正一三山,而让他在石野的生日宴会当着天下同道的面给个交待。

早就有人猜测,成天乐与万变宗若想全身而退,最好的选择就是把神器惊门乖乖送到正一三山。而正一门不想让天下同道非议,说他们以天下第一大派的威势欺压万变宗,所以才不让成天乐去正一三山、而是去石野的生日宴会。在那种场合做出什么决定都相当于公断,谁也无话可说,成天乐若识趣的话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也有明眼人做出了截然相反的猜测,认为昆仑盟主石野不知通过什么方式说服了正一门,显然是在袒护成天乐。那张请帖不仅是最好的挡箭牌,而且也给了成天乐足够的时间去祭炼神器惊门。否则的话十月份才过生日,何必五月份就送请帖,而且还通过淝水知味楼让昆仑修行界尽人皆知呢?

众所周知,拿到神器惊门与成为惊门之主是两个概念,那必然是一件有传承烙印的神器、得之须有机缘。像这种造化神器,打造过程中会留下祭炼者的神魂烙印,他人不可强夺,就算被人拿走,只要神识可及动念亦可收回。

惊门是千年之前两位金仙所打造,据说这两位金仙早已不在,所以惊门才会流落于人世间。就算它还有神魂烙印,已成无主之物。得到它的人想成为神器之主、发挥其妙用,只有三个选择。

首先是获得神魂烙印的传承认可,那么自然就成为惊门之主、能将之融入形神,这个过程就像师长赐器于弟子,或者通过某种特殊的仪轨完成的传承仪式。但两位金仙已不在,想求他们亲手传神器当然也不可能;而他们若还在的话,则更不可能平白无故让人拿走以人烟红尘祭炼千年的神器。

其次是抹掉原先的神魂烙印,然后重新祭炼自己的神魂烙印,从而成为神器新的主人。这是理论上的方法,假如是另一件世间神器或许还可以这么做。但留下神魂烙印的是两位金仙,想凭自身的神通抹去何其艰难?就算是已出神入化的高手、这辈子啥别的事都不干,恐怕也不可能成功。

除此之外,还有最后一个方法。那就是在不触动原先的神魂烙印前提下,去感悟体会妙用,然后重新祭炼之,若能留下自己的神魂烙印,也能成为神器之主、发挥它在人世间的妙用神通。

但这样的“神器之主”只是暂时的,因为打造时的神魂烙印尚未抹去,只要原主人动念还可将之收回,且只能发挥其妙用,却不能赋予它自身所感悟的玄妙。可那两位金仙既已不在,便无后顾之忧,如今这第三种方法反倒成了唯一可行的;而且神器惊门本身的妙用已不可思议,根本不需要再创造与改变什么。

当代人若拿到神器惊门、想成为神器之主,恐怕都得这么做。但这样一件神器,就算不去触动原主留下的神魂烙印,想祭炼自己的神魂烙印也很艰难,必须潜心去体悟其神通妙用,至少能够掌控与使用它才算初步成功。而想彻底祭炼完成,则是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漫长过程。

如果不能使用这三种方法之一成为神器之主,那么惊门就相当于一件无主之器,拿在手中凭修为施展,有些只有惊门之主才能拥有的玄奇却发挥不了。

在外人看来,成天乐想成为惊门之主也必须这么做,首先初步成功,这已经相当不容易了。没有人认为成天乐在历换骨劫时还有余暇去祭炼神器,而如今是他成为惊门之主最佳的机会。石盟主的这张请帖,不仅成了成天乐的挡箭牌,也给了他足够的时间。

石盟主分明就是想让成天乐成为惊门之主,这个决定也获得了正一门的首肯。假如到了今年十月,成天乐还不能祭炼神器初步成功的话,那就是真没机缘了。

修行高人谁都不笨,这些猜测可以说都有道理,但其实都猜错了。成天乐早已是惊门之主,且用的不是任何一种方法,或者说三种方法他都用了。他当初拿到这幅画卷的时候,修行尚未入门,无意中发现了这幅画竟是一件法宝,一点点开始琢磨其妙用。这相当于从头去体会一件法器,赋予自己的修行感悟,因为这个过程就伴随他的修行。

假如成天乐没有遇到后来的事情,他也可能就这么一步步走下去,最终在神器中留下自己的神魂烙印,直至修到世间法的尽头,从而一层层地打开此画卷在人世间的各种妙用。这就相当于第三种方法,什么时候能初步成功谁也说不准。

但成天乐真正初步成功,却是在家乡遇到石野之师风君子的那一天。风君子伸手把画拿过去展看,然后还给他了,成天乐敏锐的察觉到此神器发生了变化——有一种“东西”不见了,就是打造神器者留下的神魂烙印。

这神魂烙印如此玄妙,成天乐原本连察觉都没有察觉,只有当它被抹去之后才有所感应。成天乐就自然成了惊门之主,因为他早已祭炼此画卷多日,在画卷中的修行足迹以及赋予这画卷世界的情怀感悟就是他的神魂烙印。

正因为如此,成天乐虽无出神入化之能却能将惊门融入形神之中。他已是神器之主,却又相当于彻底重新祭炼,而原先的神魂烙印并非是被他抹去而是自行消失的。至于怎么回事?成天乐也说不清楚。

他若想彻底掌控这件神器的妙用神通,如今只能靠自己。他一直有意无意间摸索这件神器的祭炼方法,其实也是以人烟风景情怀赋予画卷世界。至于其最终会怎样,成天乐隐约感觉到甚至还可能存在变数。

外人都猜错了,这种情况换谁也猜不到啊!但有一件事情却有人猜对了,就是那张请帖确实成了万变宗的挡箭牌。得知成总破关而出、求证脱胎换骨的修为,有很多人都想询问他与神器惊门的情况、雪山碧玉湖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万变宗原本很难回答,这就是成天乐要赶紧去正一门拜山的原因。可现在倒好办了,万变宗只需答复一句话:待到今年十月石盟主的生辰宴会,一切便知分晓,此刻就不必再多问了。

石野既送了这份请帖,正一门也传了话,其实也就意味着一种认可。至少在今年十月之前,假如有谁还要乱打惊门的主意,那就是不知死活。这样也能阻止不少人借着拜山、观摩、请教、探望的名义去骚扰成天乐及万变宗。

石野将请帖交给履谦的时候,成天乐应该还在大湖深处闭关历劫呢,石盟主怎知成天乐会在什么时候历劫出关呢?这倒是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但成天乐拿到请帖时就明白了,原来石野的落款上只有签名却无日期。

请帖上写的是邀请他赴“今年”的生日宴会,那么理论上可以是任何一年。让成天乐什么时候去梅花圣境交待情况,就看履谦道长什么时候把它拿出来了,哪怕是十年后也行啊!而成天乐若不能破关而出的话,这张请帖就永远不必拿出来,反正也没外人知晓。

看到这份请帖,成天乐不禁想起梅兰德对他讲过的各种江湖术,其中有一道门槛就叫“神仙话”,只要开口便料事如神,看来石盟主也擅长此道啊!

请帖是熊向亲自送回来的,同时带回来的还有履谦道长私人转告成天乐的一句话:“我泽真师叔之事,当日梅兰德长老拜山时,和锋长老与泽仁师尊已有解说,成总应了悟其言!”

当日梅兰德等人拜山时并没有见到和锋,但和锋离去前却专门留了话,泽仁掌门也做了一番解说,其中有些是专门针对梅兰德的,但也同样是说给成天乐听的。其实成天乐若去拜山,能说的话还是那些,其中的道理他都能明白,就是心里总是过意不去。

情况既然出现了变化,那么万变宗的计划也就随之改变了。成天乐不必立刻去正一三山,想说什么就到石盟主的生辰宴会上说吧,更重要的是,成天乐又有了四个半月的时间。对于外界的询问,万变宗一律以那张请帖为挡箭牌,而成总一直闭门谢客。

成天乐于后园假山凉亭中再度闭关,并服下了一枚陆吾神仑丹。这种神丹万变宗只有一炉,加了温玉髓为药引,侥幸炼制成功具有特别的灵效,成天乐本人也只拿了三枚。剩下的九枚丹药中有两枚送到了轩辕派,另外七枚则有特别的交代——万变宗门人中若有谁脱胎换骨成功,可得赐一枚以助其巩固修为境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