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61章、正一三山谢客,梅花圣境设宴

听说燕无欢能断定是谁杀了刘大有、会找他报仇,成天乐淡淡道:“那不是报仇,我与他无仇,他若真来也只是寻仇而已。寻仇之人该如何处置,我想应不用多议,该出手就出手便是!……我今天是想听听大家的意见,去正一门拜山时,是否要提及刘大有之事?”

黄裳皱眉道:“这事不好提啊,因为没有证据。大有宗固然不能公开追究什么,我们同样不好公开说什么。刘大有、周环、郑方皆已死无对证,二雪又是现在这个状况,什么都说不清楚。

虽说真人言出有诺,但也不代表所说的话都是对的,也有可能搞错状况、做错事情。若是成总公开宣称刘大有就是当年的刘漾河,我们手中并无直接证据,连人证都已化为飞灰。况且这件事会被传为笑柄,令成总与各派高人皆难堪,有些人恐怕是不会相信的。”

黄裳说得很对,刘大有曾经孤身拜访万变宗,成天乐当面都没有认出来,他以大有宗宗主的身份与昆仑各派都打过交道,连当初相熟的年秋叶,以及各派尊长在内谁都没看出破绽。如今成天乐莫名其妙站出来说他就是刘漾河,又没有证据,这显然是说不过去的。

成天乐沉吟道:“如今二雪的状况,确实什么明白话都说不出来。就算她能说清楚,其实也只能证明刘漾河曾指点过她修炼、并指引她加入大有宗,不能证明刘大有就是刘漾河,春村不也指引过不少妖修去大有宗吗?况且我也不会问二雪这种事情,她受的创伤已经够重了,再逼她回忆这些事是二次的伤害,就让大雪好好守着她吧。”

这时梅兰德轻咳一声开口道:“诸位,我倒有一计,请大家听听有没有道理?”

其实这位客卿长老心里早就有主意了,但在雪山碧玉湖试瞒天过海之计出了意外,也让这位江湖小游子感觉很受挫,如今将锋芒收敛了不少,等大家都商量得差不多了才开口,而且语气很谦虚。

众人赶紧道:“梅长老,我们都知道您一向最有主意,就拿个章程吧。”

梅兰德没有说话,却悄然发送了一道神念。众人皆眼神一亮,对视一番齐声道:“对,成总到了正一三山就这么办,该说的全都说出来!就算燕无欢心中有数,那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连,且可不伤各派高人的面子!……大有宗不好公然追究什么,只能在暗地里搞些动作。假如是那样的话,我们也绝不必客气。”

成天乐点了点头:“那好,就这么定了!”至于他们做了什么决定,外人并不清楚。

这时禇无用又说道:“刘大有一死,大有宗群龙无首必然陷入混乱,将来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梅兰德却摇了摇头道:“乱肯定会乱一阵子,乱翻天了都有可能,但大有宗未必一定式微。我见过刘漾河也见过燕无欢,若说人才,燕无欢其实比他师父更出色!这些年名义上虽是刘大有在上为尊,可是大有宗事务皆是燕无欢在主持。

没有了刘大有的掣肘,燕无欢若走上前台,只要假以时日可能将大有宗经营得更有声势。刘大有这个人虽然好玩心机,可他自身的弱点实在太多了。燕无欢则不同,刘大有会的他都会,刘大有当初的弱点,燕无欢虽可能意识到以前却无法改变,而如今却可以了。”

成天乐:“现在想来,燕无欢应该就是我在孔雀河雪山上看见的那只鹰,没想到已成今日气候。仔细回忆,这人还真没有什么必斩之事,他可以说继承了刘大有所有的长处,但愿不要继承刘漾河那险恶的居心。”

梅兰德沉吟道:“如果他真的是一名死士,性情又那么坚韧,可能真有点麻烦。若要找成总报复必定不会放弃,而且会苦心经营、最终动用所有的力量。这是可怕之处也是弱点,我们谁都不希望燕无欢会这么做,但他若真的这样做了,也只能说一声可惜了!”

众人商议已定。在淝水知味楼值守的大成弟子熊向,当天晚上就接到了宗门传来的消息。熊向这段时间日子过得可不安生,不断有人明里暗里通过各种方式向他打听成天乐及神器惊门的状况,熊向既担忧成总的安危,对同道的询问却又不能回答任何东西,每天都觉得很头疼,今天终于等到宗门的通知了。

第二天一大早,熊向就去找淝水知味楼的总经理履谦,代表万变宗禀告这位道长,成总已历劫出关、求证了脱胎换骨修为,将带着一幅神奇画卷拜访正一三山,请履谦转告正一门。万变宗的意思不仅是提前与正一门打声招呼,而且通过淝水知味楼也转告天下修行各派。

这个消息很快就在淝水知味楼的各派弟子中传开了,但他们同时还听说了另一件事情。正一门知道成天乐迟早要去拜山,所以履谦早已接到掌门泽仁的口讯,假如有成天乐的消息,便代表正一门如此转告——

成总无论是致歉还是道谢,都不必去正一三山。泽真之殒实与成总无关,虽令人抱憾却请成总不要自责,更不必将神器惊门带到正一三山。而昆仑各派同道皆欲知详情,成总可在今年石盟主的生日宴会上略作解释,以平息各派同道可能的非议。

和锋真人已与和光真人联袂前去昆仑仙境,寻陆吾门一问究竟,目前并未回正一三山。但和锋真已托人传回话来,今年阳历十月八日、石盟主的生日宴会,和锋真人定会出席,届时可与成总在三梦宗梅花圣境相见。

履谦道长不仅转述了泽仁掌门代表正一门所说的话,而且还拿出了一份请帖。这份请帖是昆仑盟主石野送给成天乐的,邀请成天乐参加石野本人今年的生日宴会。知味楼就是石野的产业,三梦宗也不知道成天乐究竟什么时候会有消息,所以早就把请帖放在了履谦这里,好随时转交。

石野今年还不到五十岁,当然也谈不上办什么寿宴,若在世间论,这就是一场很普通的生日聚会,但他却以昆仑盟主的身份特意向一派宗主送出了正式的请帖,谁都知道其意义不同寻常。

昆仑修行界并不是什么公司单位,石野也不是什么机构领导,像过生日这种事情,往年都是至交好友私下里聚会。可是今年石野却专门发了请帖,而且只发出了这么一张!要是往年的话,非至交好友也不会去这种场合叨扰,但今年情形不同,既然石盟主已经放出话来,那么很多人就借这个机会去现场祝贺,昆仑各大派尊长几乎都将不请自到。

大家祝贺石盟主生辰只是一个借口,其实就是想听成天乐怎么解释与交待。成天乐所经历的事情,除了少数人之外,各派高人还都不清楚呢。石野过生日是阳历十月八日,而如今刚刚才五月份,这份请帖显然送得太早了,有这么长时间显然也足够所有人都能听说此事,石野与正一门也等于给了万变宗足够的时间准备。

果然,履谦拿出这样一份请帖的消息传去之后,昆仑修行各派都纷纷给三梦宗打电话,表示今年石盟主既然要办生辰宴,那么能不能叨扰一番讨杯酒喝?大家都要登门祝贺,三梦宗也一一表示感谢,欢迎众人到来。石野的这场生辰宴,成了昆仑修行各派的一次大聚会,而成天乐再度成为万众瞩目的人物。

石盟主发出的请帖只有一份啊,其他人都是自己主动要求去祝贺的。据说闭关已久的坐怀山庄白少流也特意托弟子给三梦宗打电话,表示届时会出关亲自到梅花圣境祝石盟主生日快乐。和锋前辈早就留下话也会去,那么对于他的爱徒泽真之死,届时成天乐将给个怎样的交待呢?

场面肯定会很热闹,有人甚至私下猜测,石盟主这次过生日,对于成天乐而言很可能是一场鸿门宴,绝对不是那么容易能轻松过关的,届时就算人没事,恐怕神器惊门也保不住了。

和锋远去昆仑仙境至今未回,到底是托谁传的话呢?此消息也在昆仑修行界传开了,竟然就是陆吾门!陆吾门的掌门苏澈带领一批门下共二十七人,乘坐众妙飞舟来到人世间,万里迢迢赶到正一门拜山请罪,并表示要听从和锋长老的教诲与指点、反思修行之偏、悔悟尊长之过。

陆吾门如今总共才二十九名门人,除了留下两个看家的,整个宗门全到正一三山了!有人就曾经担忧,和锋前辈若查出白陆离之事与宗门有关,传承千年的陆吾门是否会就此灭绝?而和锋前辈果然将陆吾门给一锅端了,却是以这样一种方式。看来白陆离之罪主要不在陆吾门,但在缘法上多少有些牵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