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60章、验世参以人事,观修了悟之机

但是另一方面,成天乐的画卷确实是一件神器,包含一个洞天世界,他本人亲自进去过,目前也只限于他本人出入,这是刚刚印证的妙用。成天乐也想到了另一种可能,如果乔彩凤没有搞错,他这幅画卷就是惊门,那么传闻中的种种妙用,可能就是他尚未打开的。

成天乐的这幅画卷妙用几乎无穷无尽,伴随他的修行一层层被打开,就连神器之主成天乐本人也不清楚它还有怎样的玄奇?所以事情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乔彩凤搞错了;要么乔彩凤说的那些,就是画卷祭炼到最后所展现的妙用。

这样一件神器无论是谁都会想拥有,成天乐虽本无贪求之念,但它若就是自己的画卷,当然也要搞个明白。而且在他的心目中,画卷世界里的小韶比这件神器更重要,他也一定要搞清楚小韶如何才能来到这个世界上?

既然有关神器惊门的消息是乔彩凤放出来的,成天乐就只能去找乔彩凤请教了。但在请教乔彩凤之前,成天乐还要去另一个地方,就是正一三山。

泽真之殒,成天乐是一位不在场的当事人,而且是最重要的当事人。若清楚其中内情,就清楚泽真并非为神器惊门而殒落,但毕竟是殒落于掩护成天乐脱险的途中。成天乐当时并不知情,闻讯后愧疚不已、痛心难抑!

他不知该如何发泄这哀恸与愤懑的情绪,想为泽真报仇、可凶徒已被斩。如今昆仑修行界皆知泽真是为了掩护成天乐脱困、遭遇意外而殒,手中拿的却是赝品惊门。袭击泽真的凶徒分明是中了成天乐的调虎离山之计,却让正一门弟子付出了代价。

无论如何,成天乐都要带着“真正的”神器惊门去一趟正一三山,既表达感激与哀思,也要给昆仑修行界一个交待、挑明事情的经过。

成天乐的名号就叫做成天乐,总是乐呵呵的样子、很少看见他有不笑的时候。但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三鲜就发现成总没再笑过了,变得默默寡言,甚至就像那头成天恍恍惚惚的雌雪人。三鲜也清楚,此事对成总的打击很重,他人也不好劝解。

成天乐想道歉都没有机会,因为泽真已不在,且事情的过程也确实与他无关,可能没有人能责怪他本人,但缘法却不可能不牵系在他的身上。越是这样,成天乐就越感到歉疚,若到了正一三山,他又该如何面对和锋前辈?

沉默寡言的成天乐命三鲜持凤凰毛飞出雪山碧玉湖联系万变宗,然后又带着三位伤者悄然返回姑苏。他首先要治好禇无用的伤势,让老褚高高兴兴的回家去见翠兰。这段时日成天乐除了给禇无用疗伤之外,就是端坐于后园假山凉亭中闭目不言。不知他是在定坐修炼还是恍然沉思,眼角却不时有泪光闪烁。

泽真已殒,但当日于雪山碧玉湖掩护成天乐的其余高手仍在,这些人的情谊不能不谢。当日结阵的高手除訾浩外正好是十二人,而成天乐新得了十二枚神丹,便分别或赐或赠众人。包括已经离开苏州的仰玉人、高朴、高拙、年秋叶、易塞北,万变宗都派专人送去神丹。

赠神丹相谢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送去消息——成总已安然脱困,并历劫求证脱胎换骨修为。众人的心力并没有白费,成天乐将永远铭记恩情。

如果不谈这次意外,万变宗此番雪山碧玉湖之行其实也很有收获,参与者和经历者都对修行之道与众生百态有了更多的感悟,不少人甚至触及了突破更高境界的一丝门径。万变宗多了一名大成执事三鲜道人,这位曾经闹笑话闯万山大阵的妖修,此番可是立下了大功啊!

万变宗又多了近百名记名弟子,除了三鲜带回来的九位门下,还有以温描俊为首的七十余名妖修。这些人都曾在幽谷外的那场变故中出手救助过成天乐,后来又帮众高人驻守营地,撤出雪山碧玉湖之后便拜入万变宗门下。

好在万变宗的宗门道场扩建后占地面积已为原先的六倍,可以容纳这么多弟子,也正好让他们加入到道场内部的复杂凿建中,这个过程也是修行磨砺。尊长禇无用终于玄牝大成,而第二代弟子中,除了熊向之外又出了一名大成妖修于忠肃。

在他人看来,成总的这名蛤蟆弟子比熊向更有代表意义。因为熊向在加入万变宗之前早已修行多年,离破妄大成只有一步之遥,成天乐命熊向去芜城九林禅院做义工、听从三位神僧的教诲,只是最后帮他点破了那层窗户纸。

而于忠肃则不同,他是从一头刚刚开启灵智的蛤蟆时起就被成天乐带回万变宗,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已玄牝妖丹大成,不亚于昆仑修行各派的天才弟子。谈到于忠肃时,万变宗众人皆引以为傲——这是成总的超凡成就。

成总不仅自己修为高,而且如此擅长指引天下妖物修行,当真不负一代妖宗之名!

成天乐自己当然清楚内情,从某种意义上讲,其实他是于道阳的传人。但如今的蛤蟆妖已斩断了与当初于道阳的前缘,他就是万变宗弟子于忠肃,甚至也不再去想何日能脱胎换骨、恢复当年的神通,就是在求证此生的修行。既然如此,成天乐当然也不会再提当年之事。

于忠肃所谓的“精进神速”,可能并非是成天乐的成就;但是另一方面,指点五百年前的于道阳那样一位妖修斩断前缘获得新生,这是成总更大的成就!

看见于忠肃时,成天乐总是不禁想起刘大有。成天乐与刘大有得到的都是老蛤蟆于道阳的传承,却有着截然相反的选择。于道阳五百前想干却没来得及干的事,到了现代都被刘大有给干了,而刘大有最终恰恰是被成天乐所斩。于道阳竟有这样两位传人,这也是一种玄妙难言的自我了断吗?

刘大有在雪山上欲杀维维和大雪,被撞破之后又欲斩禇无用,那也是他选择的一种斩断方式。他要斩断刘漾河的过往,却仍然按照刘漾河的方式在行事、更深的陷入刘漾河的往事中,就算他杀人灭口成功也得不到解脱。对这一点,脱胎换骨的成天乐已能够看透。

想当初成天乐曾对困于密室中的于道阳说过:“待到我脱胎换骨之后,再来指点你的修行!”如今他真的脱胎换骨了,而于忠肃早在此之前就拜入了他的门下,求证玄牝大成恰恰就在成总脱胎换骨归来之后,这也可以说是某种缘法。

若刘大有泉下有知、能看见今天的于忠肃,也许能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斩断与蜕变。

万变宗众妖已知神器惊门就在成总身上,通过梅兰德与訾浩转述的前情,也了解到那竟是成总早已祭炼多年的画卷,他们都很好奇。所有人都想问成天乐,神器惊门究竟有怎样的玄妙、是否真的像传说那样不可思议、而成总又将怎样使用这件神器?

但是谁都没有开口问,因为成总最近心情不好,回到万变宗之后几乎就再没露出过笑容,除了给禇无用疗伤就是整日于后园假山上定坐不发一言。泽真之殒是成天乐的伤憾,而万变宗虽有收获,但也有遗憾。

禇无用、于忠肃两名门人大成,这当然是好事。但万变宗如今有这么多弟子,难保不会出现意外,就算成天乐所创立的宗门对传人一直保护得很周到,但他们在修行中一样要面对艰险的考验,有时甚至令人意想不到。

就在成天乐于大湖深处闭关历劫的这段时间,他的一名亲传弟子也在闭关历劫、迈入化妄之门寻求破妄门径,可惜并没有成功,竟在妄境中耗尽寿元坐化!不仅有弟子如此,万变宗还有一名大成执事闭关历真空劫,却迟迟不得堪破,出关后也遭遇了意外。

正如成天乐所说,历真空劫既可在闭关定境中,亦可在日常俗务里。不是人人都像成总那么好的心性,劫数来临时可弹指破真空。如果一味的闭关定坐不得堪破,那么就得在日常行止中去求证,并最终悟透那种不依仗神通法力的修为心境。

这名大成执事闭关数月不得堪破,便出关行走市井人烟,仍然每天经营日常之事,却遭遇了一起人间的意外而不幸殒命。山野中的妖修度真空非常凶险,人世间虽然安全得多,却一样每天都有各种意外在发生,这是谁都很难预料的。

先在雪山碧玉湖中得知泽真之殒,回到姑苏万变宗又得知两位门人因历劫而殒落,成天乐的心情怎会好起来?他早已清晰地意识到修行并非易事,所聚集的这批万变宗门人能有今天已是一个奇迹,几乎是前所未有的大福缘!但不能因此而忘记了修行之艰难、那重重考验之凶险,这是谁也没法避过的。

就以成天乐本人而言,虽弹指破真空,但此前以人身玄牝妖丹大成又费了怎样的功夫、此后证入换骨劫时又遭遇了怎样的事情?

万变宗众人虽不好追问成总神器惊门的事,可有一件事情是必须要提醒的,那就是成总应当带着他的画卷去一趟正一门。但这件事过几天再说吧,先等成总将禇无用的伤势彻底治愈。给他人疗伤的过程,往往也是在平复自己所受之伤。

而成天乐本人虽然什么都没提,但心里一直是明白的。当禇无用伤愈之后,成天乐不仅派大雪带着二雪就住在褚家,而且暗中又派万变宗弟子轮流观望守护,防止老褚在真空境又遭遇什么意外。如今万变宗中人手很多,安排什么事情当然也方便了许多。

接下来成天乐通知众大成执事,还有盛龙、于忠肃这两名弟子,召开了一次宗门内部会议,地点并不是在古宅后园里,而是在道场的西南角那片建筑群。那里如今已是题龙山的结缘道场,列席的还有史天一与云端午、梅兰德,商量的主要是两件事:如何去正一门拜山、斩杀刘大有之事接下来该如何处置?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看来成总虽然心情不好,但并没有忘了正经事,前段时间的沉默只是在思考与反省。对于如何到正一门拜山,大家并没有什么更好的建议,只是一致认为成总必须得去,而且得带着他的画卷去说明情由,事先还应该打声招呼,让正一门尊长及修行同道都知道他要去登门给个交待。

但对于刘大有之事,讨论的却很多,首先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对不对外界宣布?三鲜说道:“当日成总命我彻底清除战场痕迹,就是暂时不想再引起任何意外变故。但是过不了多久,大有宗便会发现宗主于雪山上失踪,必然会全力搜寻、也会惊动昆仑修行界。”

梅兰德插话道:“大有宗一定会闹翻天的!想当初成总于大湖中失踪的时候,万变宗又是怎样一幅情景呢?”

訾浩一拍桌子道:“听到那个消息,我当时整个人都傻了,就像主心骨被抽掉了!幸亏梅长老在这里,定计安定大局,否则万变宗早就炸翻天了!”

范采耀冷笑道:“那就让大有宗乱去吧,刘大有是自找的!”

甄诗蕊却皱眉道:“大有宗必然会有一番混乱,且会尽遣弟子搜索各种线索。成总既然要去正一门交待情由,也必然要说出此番历劫脱困的真正经历。那么他人不难推断,刘大有很可能就是在成总出关后失踪的。当时成总和刘大有都在雪山碧玉湖,大有宗不可能不猜到什么。”

今天特意从乡下赶来参加宗门会议的禇无用瞪眼道:“那又怎么样?他们有证据吗!”

老狐狸花膘膘却摇头道:“大有宗也不需要证据。别人我不清楚,燕无欢我却很了解。他是刘漾河训练的死士,只要断定是成总所为,就可能动用整个宗门的力量来报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