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59章、昆仑尽人皆知,惊门之主唯惑

盆地之外,雪山彼端,大雪、禇无用先后走过的那条幽深谷壑的底部,突然喷出一道十余丈高的水柱。水柱刚开始只有碗口粗,随着岩层被冲开的面积扩大,眨眼间就变成了水缸粗,裹挟着一条身影冲上半空。

成天乐在水中展开神识,察觉地下河上方只有一丈多厚的岩层,于是以法力削凿穿透之。当岩层被凿穿时,巨大的水压随即形成喷泉冲了出来,成天乐也随水势而出,在半空的浪花中翻了个跟头远远地落地。

他竟然已经从地底穿过了盆地,到了环绕盆地的雪山另一端。地下河中的水仍不断涌出,在谷壑的底部最终形成了一个狭长的湖泊。成天乐虽从未来过这里,元神中却有清晰的立体图景,能够判断出自己的位置。

他抬头看了一眼前方,谷壑的尽头是拔地而起的千丈绝壁,再往前是终年积雪不化的皑皑雪山,只要翻过这座雪山就可以回到碧玉湖盆地中。成天乐走到绝壁下,却突然听见了自崖顶传来的激烈斗法声。

这声音很远,传到谷底已经很微弱,但以成天乐异常敏锐的知觉还是听见了,并察觉到了有法力波动的迹象——这千丈高崖的顶端有人在斗法!他刚想飞上去看看,紧接着又听见了声音,抬头只见一片碎石落了下来。

这片落石大如斗、密如雨,恰好就砸向成天乐。假如换一个人恐怕来不及反应,根本就躲不开,而以成天乐如今神通俱足之修为,随手一挥飞电石便祭了出去,在半空展开四神十二时大阵,旋转着发出移转空间之力,朝他砸来的落石都偏离了原先的轨迹斜飞出去。

成天乐突然又一皱眉,因为那呼啸的落石中还裹挟着一条魁梧的白色身影,竟是一头喜马拉雅山雪人!刚才崖上有斗法的声音,它可能是在斗法中被人打落,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冲击力惊人,成天乐也不敢硬接。

不是成天乐接不住,而是硬接的反震之力就相当于对方直接砸落地面,那头雪人就得当场摔死。于是他一转空中展开的飞电石,移转空间的阵法包裹了这头雪人,随着它的身形顺势下落并缓缓减速,直至将这头雪人接到地面躺下。

成天乐收起飞电石以神识扫过,发现这头雪人已受重伤昏迷不醒。它的皮外伤并不多,只在身体表面有几道如刀割般深深的伤口、正在往外流出鲜血。它可能是在坠落的过程中擦撞崖壁,或者是挣扎着施法想抓住崖壁,不料却引起了风化的岩层崩落,带着无数碎石摔了下来。

它所受更重的是内伤,形神皆损、性命垂危。成天乐挥手施法为它止血,并暂时稳定其伤势。这头雪人幸亏遇到了成天乐,否则就算它受重伤未死,落地时也一定会摔死的。成天乐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正想飞到崖上去看看情况,不料又听见上方传来稀里哗啦一连串的声音。

刚刚坠落崖下的雪人就是大有宗弟子维维,而紧接着大雪也跳下来了。大雪是为了逃命,同时也急切地想知道维维怎样了?但是从这么高的千丈绝壁上直接跳下来,他也会被摔死的,需要在半空中不断地施法缓冲。

大雪的身体有时擦中崖壁,有时伸出手臂去抓住突出的岩石,但那巨大的冲击力并没有将他在半空留住、他也没想停留。风化的岩层不断地碎裂崩落,而大雪也不断施法向着侧下方的山崖轰击以延缓自己下坠的速度,所以他从天上掉下来的动静很大,伴随着无数碎石接连坠落。

成天乐就站在下面呢,见又有无数碎石如出膛的炮弹般呼啸砸来,使他不禁想起那日幽谷山崩的情景。但这个场面毕竟不是山崩,成天乐当然能应付得过来,当即祭出飞电石故伎重演。那呼啸的碎石虽多,甚至还有成片的山崖崩落,都没有砸中他和昏迷的维维。

无数乱石落下之后,天空中又飞下一条张牙舞爪的白色身影,成天乐一眼就认出来那是大雪的原身,当即收起飞电石祭出凤凰毛。一只五色玄鸟展翅冲天,绕着大雪的身形一转,将他驼在背上飞回了地面,卸去了坠落的冲击力。

大雪落地挣扎着站稳,看清楚地上站的人竟是成天乐,又惊又喜地喊道:“成总,您怎么会在这里?……刘大有是坏人,他把她打下来了,褚大叔还在上面,快去帮褚大叔!”

这话有点莫名其妙,但成天乐听清楚了要点,是刘大有将这两头雪人逼下山崖的,而禇无用还在崖顶,可能会有危险。至于刘大有怎会还留在雪山碧玉湖、又怎会与禇无用等人在这里发生冲突、另一头雪人又是谁?成天乐也不及细问,以神念吩咐大雪就留在这里照看那头雪人,随即飞身而起直冲崖上。

成天乐脱胎换骨之后便有飞天之能,不借助神器凤凰毛也可飞天而上。大雪从崖顶坠落、一路施法缓冲,直至落地用的时间也不短。禇无用和刘大有说了半天话,此刻已经动手了,成天乐飞在半空就察觉到了崖上剧烈的斗法波动。

他展开神识感应地形,收敛神气从乱石丛的边缘到达崖顶,穿过乱石丛时恰好禇无用被打飞撞在了山壁上。又是一片山崖崩塌,恰好把成天乐也埋了进去,就在禇无用落地处的附近。刘大有动手之前展开神识查探过,附近并无他人,可是斗法中神气激荡,感应也会受到限制,而且注意力完全被吸引,并没有人注意到成天乐已经来了。

成天乐在乱石丛被崩塌的山壁碎石所埋,完全是个意外,而他随即将计就计蛰伏不动,却给禇无用暗中发送了神念。周环走过来欲杀禇无用时,等于自己踏入了陷阱,被成天乐从碎石中突然伸手攥住了脚脖子。——这便是前事经过。

……

当成天乐与三鲜将禇无用及两头雪人救回盆地中的洞府后,他才向三鲜仔细讲述了自己落入湖底后的经历。成天乐并没有多说进入画卷世界的事情,只说自己钻入了水底的一条岩洞,轰塌岩壁彻底封死洞口之后,在隐秘之处闭关历劫,同时炼化吸收了一枚黑鱼妖王的玄牝珠。

当历换骨劫成功、求证脱胎换骨修为之后,他却发现自己出不来了,于是顺着地下河道游向另一个方向,在盆地之外的谷壑中找到岩层的薄弱处破石而出。那里是一条幽深的谷壑,他走到谷壑尽头的千丈绝壁下正欲飞起,却恰好碰见维维从天而落。

成天乐最后问三鲜道:“无论是阳历年还是农历年都早已过了,神器惊门应已现世,此物究竟落入何人之手、谁又成了惊门之主?”

三鲜让成总给问懵了,如今昆仑修行界人尽皆知,神器惊门随成天乐一起落入了雪山深湖,为此还掀起了悍然大波。通过梅兰德转述,三鲜也了解到更多的隐情,原来神器惊门的样子就是一幅画卷,早就在成总手中被祭炼多年,成总已是惊门之主!

三鲜万没想到成总竟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仿佛根本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呢。他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愣了半天才给成总回了一道神念,包含的内容异常庞然复杂,介绍了成天乐落湖之后所发生的一系列事端,包括众高手大开杀戒、梅长老赶来设局以及泽真之殒。

这回轮到成天乐愣住了,面无表情好半天都没说出话来。他落湖之后曾想到外面可能会出乱子,却没想到竟是打翻天了,而且还有这么多波折变故!客卿长老梅兰德赶到雪山碧玉湖,施瞒天过海之计以保护他的安全。但泽真携带赝品惊门返回正一三山的途中,却被两名出神入化的高手袭击,最终同归于尽。

大有宗众修士是最后出现在战场的人,燕无欢逼得身受重伤的金乌自斩、将泽真的遗物送到了正一三山,刘大有却没有去,居然留在了雪山碧玉湖中闭关修炼,最终却被破关而出的成天乐所斩。

成天乐没有想到,随身多年的画卷竟然就是传说中的神器惊门,他所要寻找的惊门之主便是自己!这能是真的吗,会不会是一个误会?

像乔彩凤那种人公告天下的事情,应该是不会撒谎的。真人言出即诺,但另一方面,就算是世上绝顶高人也会犯错。乔彩凤预言神器惊门将在雪山碧玉湖现世,如今回头看,指的应该就是成天乐这幅画卷!——会不会是乔彩凤搞错了?

神器惊门是什么来历、有何等妙用,如今已传得昆仑修行界人尽皆知。成天乐很清楚自己的画卷并无这等神妙。若真如乔彩凤所说,神器中有着如正一三山那般的小昆仑洞天结界,展开之时可以供人出入、收起之时还可随身携带,那么他早就带着小韶出来了,更别提不可思议的惊门大阵、能开启穿行世间的门户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