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57章、因知幻化无象,问取人间洞天

成天乐很清楚,这头雌雪人的经历是人生之大恐怖!而且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受到惊吓了。想当初就在雪山碧玉湖,在冰塔林中拦路的群妖被和锋前辈所斩,劫后余生的她一直惊魂未定。后来她找到大有宗,也是在寻求安慰与庇护,可又一次回到雪山碧玉湖却受到了更严重的刺激。

假如换一个人,遭遇此等变故恐怕早就疯了!雌雪人虽然没疯,可是看上去好像傻掉了,刚刚化为人形不久、涉世未深的她,很难理解与接受这一切,这世界在她看来怎会那么恐怖?成天乐也清楚这种创伤需要时间去慢慢平复,暂时他也无计可施,可能万变宗中的甄诗蕊执事更适合治疗这头雌雪人,先将她带回万变宗再说。

在修行中,魔境劫与风邪劫是先后要经历的考验,其中便有大恐怖。若不是雌雪人早已度过了魔境劫,恐怕已经精神失常难以治愈了。但修行中的考验贯穿始终,不仅仅是那修炼时的定境体验,雌雪人今日所遇,是否为人世间的魔境与风邪呢?成天乐也叹息不已。

袁二雪虽跟着众人来到了万变宗,但仍然成天不说一句话,见到谁都很容易被惊吓。她最信任的只有两个人:一直陪伴在身边的大雪和昏迷不醒的禇无用。二雪仿佛总想躲在大雪魁梧的身形后才觉得安全,而她看见禇无用时神情也充满关切,并没有什么害怕的意思。

成天乐与三鲜早已用神念向她解释了雪山上发生的事情,当时元神中一片混沌的雌雪人虽没有回应,但也应该明白当时是大雪和禇无用挺身而出救了她,而且他们也差点送了命。既然这样,成天乐就命大雪带着二雪守护昏迷中的禇无用,而他本人每天都要为禇无用施法疗伤。

禇无用今天终于醒了,万变宗众人都很高兴,就连袁二雪也露出了多日来第一丝浅浅的笑容。盛龙说道:“褚大叔啊,你总算没事了,否则要我怎么跟翠兰婶子交待啊?说你出国考察,结果一去足足半年,都是我给翠兰婶子打电话。她一直追问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都快顶不住了!”

成天乐也点头道:“能平安回来就好,否则我们这些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见翠兰!……老褚,你已经没事了,赶紧回家吧。”

时间距禇无用离开苏州已过去了半年,他是该回家看看了。禇无用从床上坐起身、活动了一下略显僵硬的肢体,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是一头花猪的原身。恐怕没人会想到,有谁会包一架专机去西藏,是为了运回一头昏迷的猪!他赶紧化为人形并以法力幻化衣衫。

人形是恢复了,他却惊讶的发现衣服并没有穿上,成了赤身裸体的模样。旁边正好有毯子,褚无用赶紧顺手扯过来盖上,同时运转内视之功、检查自己到底落下了什么毛病?有人把脸扭了过去,但是大家都笑了,成天乐皱眉道:“老褚,你怎么了?”

成天乐为禇无用疗伤多日,确信他的形神之伤皆愈才让他醒来,怎会又出状况?而禇无用也发现自己浑身内外并无任何伤患,像内视这种感应神通仍在,却不能运转法力施展任何法术,就连蔽体的衣衫都幻化不出来,他想告知成天乐,却骇然又发现自己连神念都凝聚不了。

禇无用裹着毯子说了自己的状况,范采耀、任道直、史天一、三鲜等人皆笑道:“恭喜了,褚师兄!修行中的缘法甚是玄妙,每人所遇皆不相同。你刚刚玄牝大成未久,竟在昏迷疗伤的过程中迎来真空劫的考验。你并不是出了状况,而是正在历劫,真空劫中对外界动不得法力。”

禇无用又惊又喜,冷静下来后又有些担忧地问道:“没想到一觉醒来竟证入真空,那我是不是又要闭关修炼啊?”他现在关心的是能不能立刻回家见翠兰,假如又需要闭关历劫的话,不知还得用多久。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历真空可在闭关定境中,也可在日常俗务里,只要心境能穿凿堪透并功夫用足,都是一样的。褚大哥想回家尽管回家,只是这段时日动用不得神气法力,其他的事情并无妨碍,直至你历劫成功。为了防止意外状况,我再派人为你护法,所派之人就得住在你家里了,平日还可帮你家干活。”

这倒是个好主意,大雪赶紧举手道:“我去,我和二雪一起去!当初褚大叔在雪山中闭关时,也是我为他护法,至于帮他家干活嘛,反正我有的是力气。褚大叔,你家的洞府有多余的地方吗?”

禇无用笑了:“我家没有洞府,但乡下的房子很宽敞,足够你和二雪住了。”

……

农民实业家、禇无用大闸蟹的品牌创始人禇无用先生,出国考察半年之久终于回国了。沈翠兰一见到他,上去就给了一拳道:“你这个死老褚,死哪儿去了?说是出国考察,是不是在外面花天酒地忘了回家?连春节都不回来!”

禇无用赶紧赔笑道:“不是早就说过时间会挺长的嘛,代表团去了很多地方,考察了很多项目。……翠兰啊,等回头再收拾我吧,还有客人在呢!”

盛龙和刘书君陪着禇无用一起回家了,他们已经是褚家的常客,身后还跟着两孩子。大雪和二雪的神情相貌确实都还是孩子,而沈翠兰看见他们却吃了一惊,这两孩子长得也太壮实了吧?假如单独看见一个可能会吓一跳,但他们两个站在一起时,却又显得那么般配。

据禇无用介绍,这两孩子是国际友人、在这次出国考察时认识的,他还曾住在他们家里。他们对中国很感兴趣、也想来参观体验苏州郊外的农家生活、学习怎么养殖大闸蟹,所以禇无用就把他们带来了,暂时就住在家里。

沈翠兰平日对禇无用虽有点凶,但遇事也很通情达理,当即就给大雪和二雪安排好住处,并解释说农村的条件不好、若照顾不周请多原谅。大雪和二雪住在了褚家,平时也帮禇无用干活。沈翠兰惊讶的发现,这两外国孩子可真有力气,而且特别能吃苦耐劳,自己家里这三十多亩蟹田,那点活计还不够他们干的!

大雪很乖巧、很听话、很讨人喜欢。二雪则成天跟在大雪后面,从来不说一句话,禇无用则对翠兰解释,这孩子暂时还不会说中文。总之这两头雪人不仅为禇无用护法,且帮褚家干农活,而万变宗众妖也在暗中守护正在历真空劫的禇无用。对于袁二雪来说,这样的环境也许更适合她渐渐从所受的精神创伤中恢复。

……

至于成天乐当日怎会突然出现在雪山中救了禇无用,此前又恰好于崖下救起了两头雪人?他是怎样历劫成功、又是怎样离开大湖深处的?事情还要从头说起。

身受重伤的成天乐被激流带到了湖底三百多米的深处,并没有继续下潜而是躲进了一条曲折狭长的岩洞中。他轰塌了岩洞的入口,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被冰冷的湖水包围。

成天乐闭关定坐,炼化吸收那枚黑鱼妖王的玄牝珠,终于疗好了自己的伤势。但对于他来说真正的考验并不是疗伤,而是如何度过换骨劫?他进入了画卷世界。

成天乐早已无数次进入画卷,画卷里的姑苏不仅是他完全打开的世界,如今也相当于是他亲手创造的世界。他可以出现在画卷世界里的任何一个地方,也自然能感应到小韶在何处。但此次进入了画卷却有更新奇的感受,是伴随着对画卷世界的祭炼以及自身的修行自然而然发生的。

冰冷黑暗的湖水中,成天乐的衣物以及随身携带的东西落地,一幅画卷缓缓展开,他本人却消失不见、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下一瞬间,江南姑苏,成天乐出现在春风杨柳小桥头,那是他经常与小韶相会的地方,小韶此刻也正在此处。

成天乐一进入画卷世界,小韶自然有感应,瞬间就知道他来了,急转身迎上前道:“傻乐,你终于有功夫进来了?我一直在担心你遇到了什么危险!”随即脸色一红,“你怎么在光天化日下裸奔?别人看不见你,你是专门和我耍流氓吗?”

成天乐是神器之主,他进入画卷时不想惊动画卷世界里的其他人,别人便看不见他,只有小韶是例外。而今日与此前的情形都不同,他在世界上消失时是什么样子,出现在画卷里就是什么样子,一时也没反应过来自己没穿衣服。

经小韶提醒,成天乐才意识到这一点,立即转身幻化衣衫,紧接着又意识到另一件事。他与小韶的视线相触,眼神中皆是惊喜,彼此都读懂了对方的意思——成天乐这次是真的进来了!

以前成天乐进入画卷时当然也不是假的,画卷世界中的感受都真切如常,但那毕竟是元神投射所赋予的身心感应、接近于一种幻化的经历,并非是成天乐本人穿越门户进入另一个世界。可今天不一样,就是他本人走了进来,其中的区别很微妙,且意义迥然不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