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54章、乱拳轰破铁瓦,劈手夺器出阵

发丝看似很轻柔,以刘大有的铁瓦金舍诀之强,被抽中一两下根本无所谓、与挠痒痒没什么区别,可这发丝仿佛是无穷无尽,每一根都带着丝丝电光。铁瓦金舍神功护体,刘大有的炉鼎堪比金刚不坏,可那发丝上的每一道电光都让他有微微的麻痹,反应也比平时慢了些许。

成天乐在格斗中竟用上了自己的头发,但别忘了他是以人身而玄牝妖丹大成,这发丝也相当于妖物原身所炼化的天材地宝啊!若论近身格击,这两人都是当世绝顶高手,成天乐侧转身却没有躲开攸往辕,被打中了后背,但他的无数道发丝也抽在了刘大有身上。

刘大有上衣尽碎,露出健壮赤裸的胸膛,周身电光环绕,原本白皙的肌肤竟化为了金色,铁瓦金舍神功已运转到极致,五官面目依稀显露出当初刘漾河的模样。成天乐忍痛上前再度挥拳,而刘大有占了个便宜就是手里有家伙,挥起攸往辕连连格击。

五丈方圆内轰鸣交击声不断,成天乐不知一连打出了多少拳,而刘大有也不知挥出了多少杖。成天乐的拳头大多没有击中刘大有,而是打在了攸往辕上。刘大有在这么狭窄的空间里虽祭不出青蛟伤人,但手中毕竟是一件神器,运转法力操控几乎是无坚不摧,可惜碰到的是成天乐几乎同样无坚不摧的拳头,而刘大有周身上下也被发丝抽中了无数次。

乱石丛中的禇无用竟坐了起来,紧张得暂时忘了伤痛,他还是花猪的原身,因此姿势显得很怪异。禇无用不是没见过打架,但他从没见过有谁像这么打架,这还是两位宗主之间斗法吗?简直就是两头狂暴的猛兽在互相扑杀!

发丝电光及体让刘大有感到些许麻痹,成天乐终于寻了一个破绽,他近身挥出的一拳,刘大有没有及时以攸往辕格挡。攸往辕打中了成天乐的肩头,而成天乐一拳正轰在刘大有的胸口,这次的冲撞之力是前所未有的猛烈。

成天乐向后滚翻两圈单膝跪地,卸力之后膝盖仍砸碎了一片乱石。成天乐受伤了,攸往辕先后打中了他的后背、肩膀、拳头等不同的部位,但炉鼎形神一体的情况下伤的未必就是这些地方,而是形神中的内伤。

刘大有向空中倒飞卸力,后背随即撞在了一片光幕上,笼罩这片空间的十二根光柱于嗡鸣声中再度浮现。刘大有并没有冲撞出四神十二时大阵,双脚落地吐出一口鲜血,他也受伤了,吐的血竟呈淡金色。

成天乐方才施展的,是得自武陵乡妖王秘境中的一套拳法,为十大妖王祖师之一徐妖王胜治的神念心印中所传。这里所谓的“拳法”当然不是指什么武术套路,而是一套运转形神之力打出漫天拳影、拳拳都能震撼对手形神的一套法术。它的名字很简单,就叫“乱拳”。

这套拳法施展开原本十分飘逸,却又令人防不胜防,但以成天乐的修为还没练到家,打出来就似一头发狂的猛兽,与手持攸往辕的刘大有一阵对轰,拼得受了形神内伤,终于攻破了刘大有的铁瓦金舍神功护体、打伤了他。

两人之间终于拉开了法阵空间内最大的五丈距离,刘漾河无暇在意自己是否受伤吐血,挥攸往辕向成天乐射出一道青光,带着蛟龙的咆哮。成天乐曾见过刘漾河施展这一招,而此刻青光中还伴随着攸往辕的神器妙用,他将双臂向胸前一合,犹如拉上了一道门栓。

一片青色带着金点的光幕合拢,同时还有三团白影化为硕大的拳头迎击而去。成天乐就站在四神十二时大阵之中,此刻与刘大有不再近身纠缠,布阵的飞电石的妙用当然也可以操控。光影同时碎灭,五丈方圆内飞沙走石,刘大有看见成天乐又冲了过来。

刘大有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终于等到了还击成天乐最佳的机会。方才虽在混乱的互相格击中受了伤,但刘大有一直很清醒也很冷静,他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若有一丝慌乱就有可能送命。脱胎换骨后成天乐当然很强,但也没有强到可以随意斩杀他的地步,高手之间生死相搏,什么意外的状况都可能出现,他仍有机会!

刘大有也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成天乐居然布下了四神十二时大阵,本人进入阵中与他相斗。如果他不能击败成天乐破阵的话,今天就别想走脱;可是他如果能击败成天乐,也没必要再走脱,当然要杀了成天乐以及禇无用还有坠入崖下的大雪和维维,让这里发生的一切彻底掩埋。

拉开距离的一瞬,刘大有有了缓手之机,终于可以发挥攸往辕强大的妙用。他在五丈外向成天乐挥手,手中的短杖化为五丈之长,竟扭动变形化成一条青蛟,就似一根长鞭朝成天乐席卷抽至。

刘大有没有祭出青蛟虚影,攸往辕直接化为一条青蛟握在手中,就以狰狞咆哮的青蛟为鞭抽出。成天乐能以血肉之躯对抗这神器幻化的蛟龙吗?就算他能破了法术也会受伤更重,再斗不等于是找死一般?那么就要拉开距离缠斗,这便给了刘大有更多的机会。

可成天乐仍然冲了过去,竟伸左手一把握住了这支长鞭。如果蛟龙的身形像一条蛇,成天乐便等于扣住了七寸,带着强大的束缚法力竟想硬生生地使神器不得再幻化。而刘大有哪能让他得逞,鞭身青光爆发,成天乐的左手至左肩的汗毛都化为了飞灰,白皙的肌肤也瞬间变成了焦炭色,炉鼎筋骨已然受伤。这也就是成天乐的“原身”,若是换成别人,这条手臂恐怕都得当场化为飞灰了。

刘大有心头一喜,成天乐等于暂时废了一条左臂,还怎么与他近身拼拳?生死相搏之际情况瞬息万变,刘大有当即就改变了拉开距离缠斗的打算,欲主动冲上前去再与成天乐近身格击。然而他的念头刚起身形还没来得及动,情况就又变了。

成天乐左手扣住青蛟,原身炉鼎自手至肩瞬间受了伤,与此同时拧腰转身,右拳包裹着丝丝电光重重地打在了青蛟身上。如海啸般的蛮力同时包裹着沛然的法力,沿着攸往辕冲撞在刘大有握住蛟尾的手上;这青蛟长鞭也成了被电光包裹的导体,电光凝结成束同时击中了刘大有的虎口。

刘大有全身一阵麻痹,身形被带得向侧方飞出,他赶紧稳住身形右手一紧,却骇然发觉攸往辕方才已经脱手了。他随即展开神识想将这件神器收回,却又心中一凉,他与这件神器之间的身心感应已被切断,方才那一瞬间脱离了御器的状态。紧接着环绕五丈方圆的十二道光柱升起,白色的狂飚夹杂着金色的闪电从四面八方劈击而至,而成天乐已经不见。

成天乐在哪里?他此刻已经退到了四神十二时大阵之外,这是他布下的阵法,当然可以自行出入。方才拼得暂时自废一臂,打灭了攸往辕的变化,也以强大的冲击力和凝聚的电光击中刘大有,使他那一瞬间神器脱手也丧失了控制,成天乐随即就出阵了。

四神十二时大阵隔绝了神识感应,成天乐也以法力包裹攸往辕使他人不得御器,刘大有在阵中就当然召不回这件神器了。而成天乐仍在操控飞电石,也无法使用攸往辕,只是将它紧握在一片焦黑的左手中。

他的左臂垂在那里,暂时已经提不起来了,只伸出右手对着四神十二时大阵打出各种法诀,运转阵法攻击刘大有。

刚才的激斗中,成天乐也清楚刘大有绝对不好对付。若是平时同道之间的演法,以他的修为境界想取胜或许不难,可到了生死相搏之际想斩杀对方却太不容易了。刘大有苦修多年法力深厚、神通强大,若想杀了他,必须先破了他那一身骇人的铁瓦金舍护体神功。

方才刘大有受伤吐血,化攸往辕为青蛟长鞭抽来,原本应该最不怕近身格击的他,竟然想拉开距离缠斗了,这说明他终于怕了、连自己最擅长的手段都不自信了,铁瓦金舍神功虽强,却破绽已露。成天乐虽付出一臂的代价,但夺攸往辕出阵却是太值了,也意味着刘大有不可能再跑掉了。

成天乐站在阵外,刘大有不能直接攻击他本人,只能拼尽全力先破阵再说,可是刘大有手中已无神器,浑身散发着金光挥洒,一道道金色狂飚盘旋冲击着周围的十二根光柱。而成天乐此刻并非以蛮力就是纯粹以法力相斗,极力控制四神十二时大阵不被刘大有冲破。

这场生死相搏进入了相持阶段,就看谁的法力更强大、更能持久。成天乐舍弃神器凤凰毛不用,以飞电石布阵相斗,目的有两个:一就是不让刘大有有机会避战逃遁;二是不能让斗法的余威伤到乱石丛中的禇无用。否则的话,他还真没更好的办法能控制住场面。

成天乐运转法阵困住刘大有激斗,受伤的左臂失去了知觉,他却全神贯注没有理会,更没有意识到横拎在手中的攸往辕已悄然发生了变化。攸往辕在刘大有手中是一根明黄色的短杖,催动时可以祭出种种神通妙用,而此刻却变成了七尺长短、通体碧绿、带着竹节纹路,就像一根仍保持鲜活的竹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