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53章、罪徒忧惧深怀,唯恐己行加身

这两人一直在说话却没有立刻动手,其实交谈本身就已经是一场交锋,心境上的破绽、信念的动摇、精气神的松懈,对于高手搏命而言可能都是致命的。而他们一旦交了手,那就没有任何回旋余地了,必然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所以都在凝聚法力蓄势待发。

成天乐依然站着没动,而刘大有又上前一步提出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成天乐,就算你今天杀了我,又如何解释这件事呢?你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你方才说的话,以你的身份擅杀大有宗宗主,等待的将是大有宗满门的报复还有整个昆仑修行界的质疑与追究,你可知后果有多严重!”

这句话不能说没有道理,的确是成天乐必须要考虑的问题。维维在雪山碧玉湖中见过刘漾河,但她也不清楚刘漾河就是刘大有。今日雪山碧玉湖中周环与郑方已死,要说人证的话,其实刘大有本人才是唯一的人证。假如成天乐杀了刘大有,那么事情可真是死无对证了。

不料成天乐又笑了:“刘漾河,你可真够笨的,是想笨死吗?我方才已经说过不需要证据,今日杀你便是杀你,也不想把它当作什么功绩宣扬。从此之后,这世上便不存在刘漾河,至于你是否曾经还是刘大有,对我来说无所谓。那位大有宗宗主,就是在这茫茫雪山中失踪了,谁爱找谁找去!我想那么多干嘛?”

躺在乱石丛中的花猪也忍不住呵呵笑出了声,禇无用重伤之余还能笑得这么开心,看来今天笨死的不是他这头猪,而是刘大有。禇无用呵呵笑道:“刘大有,你怕了,你也错了!”

这话不带任何神念,禇无用已经不能凝聚法力发送神念,但在场的人都能听懂。禇无用不久前也曾问过刘大有——可曾考虑过后果有多严重?而刘大有回答此地发生的事不会有任何外人知晓,大雪与禇无用等人就是在茫茫雪山中失踪了。

此刻成天乐也是这么回答刘大有的,令禇无用不得不笑。禇无用很清楚那种感觉,因为他刚刚经历过。他问出那番话的时候,很清楚自己心中的恐惧,他真的很怕,但当时也必须挺身而出拦在断崖之前。而刘大有此刻这样问成天乐,也暴露了他内心中的恐惧。

禇无用也清楚,虽然都是害怕,但刘大有此刻的感觉比他方才要复杂得多,不仅是面对强大对手的惊惧,而且有面对自己时深深的恐惧。就“刘大有”这个人来说,创立了妖修传承宗门,尽管在很多方面是效仿万变宗、有一较长短之争,但他与成天乐之间本不应有私仇,更不至于落到不死不休的局面。

可惜刘大有就是曾经的刘漾河,他一直以为自己活在成天乐的阴影之下,所以要与之抗争、甚至除之后快,其实也是活在自己的阴影之下,无论怎样改头换面,他还是那个刘漾河。而成天乐根本就没有特意在意过这个人,假如不是偶尔发现蛛丝马迹勾起回忆,甚至快把刘漾河给忘了,忘不掉的只是刘大有自己。

当初的成天乐与刘漾河之间,究竟是谁伤害了谁?成天乐是被骗进传销团伙的苦主,不仅他被骗了,前女友苏福也陷入同一组织的传销团伙不得脱身,将成天乐又骗了一次!成天乐北上天津,捣毁了狼妖车轩为首的传销团伙总部,而真正的幕后操控者是刘漾河等人。

成天乐这么做是一种自我救赎,同时也是防止更多的人继续被这个传销团伙所骗,八达岭投资公司被捣毁是罪有应得。刘漾河本有机会隐姓埋名而去,后来他甚至成为了大有宗宗主刘大有、昆仑修行界举足轻重的人物,这已经是大福缘逆转。

可他还是怕成天乐,无论成天乐是强大还是弱小,他都带着恐惧,几次三番想要暗算此人,并不是因为那所谓的仇,而是他想掩饰罪行,也害怕面对曾深深伤害过的成天乐。有人会害怕被自己伤害过的人,这种心态不难理解,尤其是当对方本无过错,却被自己的罪行深深伤害的时候,想到对方时总是伴随着一种恐惧。

不仅有人会如此,甚至某些国家或民族也会如此,就看那是怎样一种文明传承的心态。他们害怕对方的报复,恐惧罪行掩饰不住时自己会被同样的手段伤害,他们对别人所做的事情,是自身不愿承受或无法承受的,所以害怕对方也成为自己,却又不得不以己心度人。

尤其是看见对方一天天变得强大时,这种恐惧简直是深入骨髓,哪怕对方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或者根本就不是他那样的人,他也是寝食难安,无时无刻不感觉受到了威胁。这种人甚至会对曾被他的罪行伤害过的人说:变得强大便是你的错,因为你让我感觉受到了威胁。

这恰恰说明他怕了,怕的不仅是对方,更是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刘大有便是如此,他被重伤的禇无用都看透了。而禇无用那句“你也错了!”却是另有所指,针对刘大有所发给他的那道神念。

禇无用虽没有脱胎换骨的修为,但也明白刘大有谈到的修行中朦胧的明悟与感触,今日所谓的斩断也是他的一种求证方式。禇无用则嘲笑刘大有错了,但他已无法发送神念解释具体的意思,这头花猪的眼皮有点发沉,其实晕过去也许更好,但他却一直挣扎着瞪大眼睛,想看清楚成总如何与刘大有了断。

禇无用凝聚不了神念,但成天乐可以,成天乐则接着说道:“刘大有,老褚说你错了,你是真的错了,而且错得离谱!”神念中自有另一番玄妙。

刘大有此番闭关并炼制神丹,总结雪山碧玉湖之行的得失、欲堪悟脱胎换骨之境,可能确有一丝朦胧的明悟,他恍惚间看到了问题的所在。但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刘大有却选错了方式。面对各种选择时,最后的决定看似只是灵台一念,但这一念恰恰也暴露了本质。

脱胎换骨在丹道中被称为“婴儿”,相当于生命孕育完整而新生,自此超脱众生族类、诸般神通俱足,就如化蛹成蝶式的蜕变。可刘大有的选择并非是蜕变,他用这种方式去斩断过往,恰恰更深的陷入了过往中永远不得挣脱。

就算今日得逞,他能杀得了禇无用和大雪等人,甚至连成天乐都杀了,也证不入换骨劫,因为他的实行修证就已经背离了蜕变的升华。假如刘大有不这么做,再修炼几年、十几年、几十年,说不定此生还有脱胎换骨的机会。

那刘大有应该怎么做呢?其实他什么都不必做!他已经“孕育”了自己的“新生”,成为了大有宗宗主、昆仑修行界举足轻重的人物。那么他就去好好做自己的刘大有,哪怕不暴露自己的过往,也要正视过往,而不是重新越来越深的陷进去。

从另一方面看,就算谈心机城府,刘大有也不必做什么。就像他自己方才问成天乐——有证据吗?维维是大有宗的弟子,已经效忠于宗门,她并不清楚刘大有就是刘漾河,就算曾经见过刘漾河又怎样?

刘大有不必杀无辜的维维灭口,更不必杀了大雪和禇无用,就算万变宗或成天乐知道了这件事,对于刘大有也只能暗中质疑,没有铁证是无法说出口的,否则是对自己以及各派高人的嘲笑。假如是那样一种局面,反倒是刘大有的超脱。

可惜刘大有怕了、慌了,那灵台一念做出的选择便错了。

成天乐已求证脱胎换骨修为,所以回头能看得更清楚,以一道神念向刘大有解说。最后他又叹息道:“刘大有,你明白了吗?这便是我此番度换骨劫的求证、印于你身的感悟,可惜现在说出来,对你而言已经晚了!”

刘大有问成天乐可曾考虑后果会有多严重,本想动摇对方的杀意,不料却招来这样的结果,他沉声道:“成天乐,你真是有心啊!既然已经晚了,为何又要说这些?”

成天乐:“是为了让你死个明白!……刘大有,你可以喊救命了,但在这种世外绝地,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刘大有当然没有喊破喉咙,他只是发出一声低吼挥出攸往辕,因为成天乐在话音未落之际就已经动手了。一条青蛟绕着刘大有的身形急速盘旋一周,带着澎湃的法力咆哮而去,却在虚空中遭遇到无形的屏障,法力一阵荡漾却未爆开,他竟被法阵困住了!

成天乐方才与刘大有说了很多话,不仅让刘大有断了逃跑的念头,而且最后那番谈脱胎换骨的神念也吸引了刘大有的注意力。刘大有并没有注意到,在成天乐法力幻化的左袖中,戴于腕上的那串飞电石已消失不见。

成天乐说出最后一句话的同时,猛一跺脚便向刘大有疾冲而来,长发飘飞中挥拳打出,从拳头到发梢都带着丝丝的电光。刘大有一直在等待成天乐动手,却没想到他竟会这样动手,并未祭出神器凤凰毛,而是直接冲过来挥拳近身格斗,这绝对不是修行高人的习惯!

成天乐想用血肉之躯斗一件神器的妙用吗?早已蓄势待发的刘大有随即祭出青蛟迎敌。可无比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成天乐明明是从正面冲来的,踏入三丈之内身形却突然从刘大有前方消失,紧接着一拳就打向了刘大有背后,形同鬼魅一般。

这可不是成天乐兜了个圈子,他就是沿直线最短的距离冲过去,但暗中已经展开飞电石布下了四神十二时大阵。早在幽谷中遭遇山崩时,成天乐就以飞电石布阵展现了空间移转的妙用,此刻他也借助法阵移转了空间,自阵外从刘大有正面冲来,到阵内却从背后击出拳头。

成天乐之所以没有祭出凤凰毛,就因为他已经动用了飞电石,虽有脱胎换骨境界,但以他的修为尚不能以御器之法同时操控两件法宝。谁说只能刘大有去暗算成天乐,他自己也会中成天乐的暗算,猝不及防间已经来不及转身,随即以后背出拳与成天乐相击。

怎么能以后背出拳呢?成天乐的暗算很诡异,但刘大有的修为也够诡异。他修炼的正传法诀是铁瓦金舍诀,又服用了九枚陆吾神仑丹,不仅肉身炉鼎坚逾金刚,而且全身每个部位都能发出拳意,虽不是真正的拳头,也相当于硬碰硬的护体法力交击。

这一拳竟打出了金铁轰鸣之声,成天乐被震退数步;而刘大有被击了个跟头已转过身来,两人炉鼎相抗竟不相上下!那飞出的青蛟撞在了四神十二时大阵的边缘,虚空中有十二根光柱浮现、笼罩如牢,封死五丈方圆的空间。这十二根光柱便是十二处阵枢,发出交错移转之力将青蛟给缠住了。

理论上刘大有可以收了法术散去青蛟,然后再度祭出青蛟攻击成天乐,但实际上却不可能。不仅因为时间来不及,而且四神十二时大阵罩住的空间实在太狭小了,只有区区五丈方圆,攸往辕祭出的青蛟根本施展不开,他与成天乐之间也没有那蛟龙咆哮回旋的空间。

但刘大有的反应也很快,转身的瞬间就已经挥起攸往辕向成天乐的左肩打去,他应该不是少林武僧出身,此刻却将一支神器纯粹就当棍子使,生死搏命之际只要能伤对方就行。而成天乐被震退的同时长发飞舞,化为无数道丝鞭朝着刘大有抽了过来。

攸往辕应该打中了成天乐,发出如击败革之声,成天乐的脚下烟尘四散,右脚没入碎石中,宛如踩进沼泽一般。但刘大有却没有看清楚攸往辕打中的是什么部位,因为面前铺天盖地的乌云卷来,那是成天乐的无数发丝飞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