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52章、前因终须了断,覆辙重蹈再难

光影同时碎灭,乱石丛的边缘就像被投射的炸弹击中,澎湃的法力爆发,足球大小的乱石四射。成天乐因分心施法扔出周环对付郑方,尤其是虚指画圆摄了那枚玄牝珠,所以被连连震退了好几步,脚下的乱石无声无息地化为碎末,弥漫起一片发烫的白色粉尘。

他站定脚步时身形仍然很稳,就拦在禇无用的正前方、不让这头受伤的猪妖被斗法的余波扫中。但是粉尘仍然弥漫到后方,禇无用忍不住又咳嗽了好几声,他仍在咳血,吐出的血沫里还带着刚刚吸进去的粉尘。

成天乐挥手施法清理身后的烟尘,带着歉意说道:“老褚啊,实在不好意思,没控制住场面,把你给呛着了。”他同时也在施法为禇无用疗伤,急切之间仔细调养伤势当然不可能,只是暂时为他止血止疼,花猪原身上那些细碎的伤口已不再流血。

乱石丛中的烟尘渐渐散尽,半山缓坡平台上只站着一脸铁青的刘大有,手中紧握攸往辕,连指节都已经发白。他的双眼死死地盯着成天乐,宛如看见地狱里冒出来不可思议的怪物,也许世上已没有恰当的语言能形容刘大有现在的心情,震惊、失望、骇然、愤懑亦或是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的恐惧与悲凉?

而禇无用已经看傻了,目瞪口呆地望着成总的背影。他刚才很遗憾自己的“战绩”,拼得性命不要,不过伤了对方一人而已,也许是因为对手太强大了吧!可成总不知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出手间就斩了周环和郑方,还收了周环搏命祭出的玄牝珠,更挡住了刘大有的凌厉一击,此刻竟慢条斯理的在说话间为他疗伤。

这是真的吗?不会是在做梦吧?难道是重伤后出现的幻觉?成总出手也太猛了!他还是人吗?

成天乐当然是人,且以人身而玄牝大成,如今已拥有超脱众生族类的脱胎换骨修为。说实话,如果对方三人结阵站定与他斗法,必然不是这么轻松的结果。但谁能想到成天乐会这般出手,完全打了个出其不意,手段简直是匪夷所思,禇无用不仅没见过,而且连想都想不到!

成天乐虽然从小学习不好、考试总不及格,但其他方面还算个好孩子,几乎从来不打架闹事,也没学过怎么打架。他误打误撞迈入修行门径,更没有哪位上师教他应该怎样斗法,临敌手段完全是在生死之间自行摸索的。他这种斗法风格别说是禇无用,天下修行高人恐怕就没几个见过的。

但是刘大有却见过,想当初他还是刘漾河时,曾在逍遥派道场外偷袭成天乐与年秋叶,还有一头玄龟兽伏于地底配合动手。而当时成天乐就是抓住了玄龟兽的长舌,将那浑身包裹着坚甲的玄龟兽如流星锤一般抡了起来,就这么砸向了他。

“成天乐,你怎么还没死?”这是震惊中的刘大有咬牙说出的第一句话。

“我又不是你,活得好好的为何要自寻死路?刘漾河,你今天打算怎么死?”这是成天乐的回答。他从乱石丛中走了出来,右手的凤凰毛已经收起,背着手挺胸而行,来到离刘大有数丈外站定。他的头发很长,几乎披散到脚后跟了,而身上的衣衫也是法力幻化而成。

听见这个回答,刘大有的瞳孔在收缩,心不住地往下沉。而仍躺在乱石丛中扮演死猪的禇无用不禁眼神一亮,突然明白了今天所发生这一切的原因。方才刘大有那道神念是单独发给他的,成天乐也没有听见内容。但成天乐现身之后,禇无用挣扎着运转残聚的法力,也向成总发送了一道神念。

这法力原本是禇无用想用来自爆玄牝珠的,此刻勉强凝聚神念,却无法转述太多复杂的事情,只告诉成总今天所遇,重点是刘大有刚才说的那番很有些莫名其妙的话。成天乐在疑惑中走出乱石丛的时候,就突然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于是叫破了刘漾河的名字。

成天乐是个傻小子,好像脑袋里缺根弦,这已是很多人的共识。但他并不是笨蛋,与其说他缺心眼,还不如说他不爱绞尽脑汁去琢磨人,心底豁达光明没什么阴谋算计。但随着他的修行,也像是自然而然从混沌走向清明,成天乐仍是那个成天乐,却越活越明白,有些事不用费脑筋去多琢磨,却自然就能透彻。

想当初成天乐在雪山碧玉湖中受困,为一伙妖兽所阻出不了冰塔林,他派訾浩和盛龙悄悄从地底钻出去求援。盛龙和訾浩出去之后曾回头观望,发现冰塔林外还站着一头雪人,应该也是刘漾河所收服的妖兽。而后来和锋前辈剑斩群妖救成天乐脱困,被斩的妖兽中却没有那头雪人,应该是逃走了。

成天乐从未见过那头雪人,却知道有这么回事,他也清楚刘漾河曾经带着一只鹰去过雪山碧玉湖,那批妖兽就应该是刘漾河的手下。如今大雪撞破了维维的身份,而维维已经是大有宗弟子,刘大有却要同时杀这两头雪人灭口,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至于刘漾河为什么会变成刘大有的样子,而当世高人竟然都没有识破他原先的身份,成天乐也不清楚原因。但世上难以解释之事往往答案是最简单的,抓住矛盾的核心就可以,刘大有便是刘漾河,这就是他最想掩饰的一切,或者说最想斩断的过往。

刘大有沉声道:“成天乐,你有证据吗?”

这句话不带任何神念,但意思却很明显。所谓的证据,并不是成天乐能否确定他就是刘漾河,而是如何向其他人证明这一点!维维已经重伤落下千丈绝壁,恐怕早就死了,而刘大有并未亲口说出自己就是刘漾河。就算成天乐断定这个事实,也无法向任何人证明这个真相。

面对有生以来最严峻的威胁时,愤懑与震惊中的刘大有反而冷静了下来。而成天乐却冷冷一笑道:“刘大有,我不需要证据!我可以告诉你,那两头雪人并没有死,已经被我在崖下救起。无论你是不是刘漾河,今日做下这样的事情,刘大有这个人还能在昆仑修行界立足吗?

你是不是想逃跑?那就试试,反正我是不会放你走的!如果你本事够大、修为够高,说不定能从我手底逃出一条命,但那样做便等于这世上永远不再出现刘大有,就像当初的刘漾河,你所拥有的一切都得再度放弃,当然也无法再回到大有宗。怎么样,你还要将一切再重来一遍吗?”

刘大有虽然一直站得很稳,身形没有丝毫的动作,但他刚才心念动了。成天乐突然现身,出手便干净利索的斩了周环与郑方,如今这雪山上孤立无援之人变成了他。刘大有并不清楚成天乐怎会跑到这里来,暂时也没有心思去打听究竟,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很想飞天逃遁而去。

刘大有这种高手,又手持攸往辕这等飞天神器,假如只施法护身一味避走的话,成天乐也会很头疼的,短时间内未必能将他拿下,甚至追赶缠斗之间不知会飞到哪里、引起怎样的惊动。可是成天乐的话却击中了要害,让刘大有熄了逃跑的打算,这也是一念之间的。

刘大有今天如果选择逃走,有可能被成天乐追上斩杀、有可能与成天乐斗个两败俱伤、也有可能成功逃去。但是接下来他又该怎么办呢,岂不是坐实了所有的罪名与指控?就像当初的刘漾河一样,如今这个刘大有的身份也必须得放弃了。

他甚至不能再以另一种身份回到大有宗,同样的事情再做一遍,必然会被无数双眼睛盯着,不可能像今天一样不露出破绽。那么他只能隐姓埋名,放弃已拥有的一切,不论再做什么,都要彻底的从头开始,还要日夜提防着万变宗的追杀。

他能承受得起吗?当初的刘漾河可以没什么损失,只是一个身份不能再见人而已。而如今的刘大有已经拥有太多,那是苦心经营多年、视为此生志愿的成就,想放弃的话也等于放弃了人生。所以,今天他必须要面对这一切,面对成天乐。

念头一转便已做出了决定,刘大有不仅没有遁走,反而手持攸往辕上前一步道:“成天乐,你要逼我与你决斗吗!……也罢,你我之间早已是不死不休,那么今天就做个了断吧。”

成天乐看着他笑了,满脸的嘲笑之色:“决斗?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你不配!我对你从来不感兴趣,也没把你当什么人,只是要杀了你而已。今日之遇,不过是当斩则斩。说实话,看见你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我只觉得你很可怜。”

假如换个场合,这话估计能把刘大有的鼻子都给气歪了。但此刻他在悄然运转法力,务求精气神都达到决斗时的巅峰状态,恨恨地说道:“成天乐,看你的样子已求证脱胎换骨,但我也非弱者,你就那么有把握能杀得了我吗?想没想过,你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成天乐淡淡道:“我要杀你,与你是强者、弱者无关,只是因为你该杀。方才我万变宗的禇无用已经试过了,现在他休息,该轮到本宗主亲自上场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