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51章、祭玄凤撞青蛟,抡野彘砸金雕

刘大有此刻的心态是复杂的,也非常微妙,他当然不会说出自己的隐秘让更多人知晓,但是他又有些忍不住。面对重伤将死的禇无用,如果不告之原因,就仿佛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毫无意义,禇无用死后他还要顺手杀了大雪和维维,那么此刻就给一个解释吧。

就让禇无用带着这个秘密死去,也象征着将之永远埋藏,这是刘大有与一段过往的斩断与告别,刘大有目前恍然中寻求证悟的心境,也正需要这样一种“仪式”。

人们在对他人解释自己所做的事情时,往往不仅仅是为了告诉别人,其实也在说给自己听,将原本朦胧或混沌的思路与感触整理体会得更加清晰。刘大有向禇无用发送了一道神念,内容很庞杂,他没有直接告诉禇无用自己是谁,而是解释了自己原本对大雪和维维并无杀心,其实生死只在刚才的一念之间。

维维是此地的雪人出身,而刘大有早就来过雪山碧玉湖,收服了这头妖修,并指点她的修炼。维维对于他而言,象征着一段隐秘而不为人知的过往,刘大有永远不想让外人得知,他要追求蜕变式的升华,需要斩断某种缘法才能获得解脱与超脱。

而大雪也是此地的雪人,早就与维维相识,他们之间的悲剧就在于分别拜入了万变宗与大有宗门下,且大雪还将维维认了出来。那么大雪就可能通过维维了解到过去的那个人,再通过大雪,万变宗也会推测出过去的那个人。

刘大有此番闭关并炼制神丹的一丝朦胧明悟,也是他在雪山碧玉湖事件之后对所经历的一切得失总结,必须做出某种转变或者说与过往的纠缠做个了断。刘大有正在考虑如何修证其实行,以追求一种全新的圆满境界,恰好大雪送上门来,于是就发生了这一切。

禇无用愣住了,仿佛不能理解刘大有的回答。而刘大有并没有给他更多的机会想清楚,已经以神念吩咐周环动手。刚才那道神念他是单独发给禇无用的,身边的周环与郑方当然不知晓,而刘大有也不希望他们知道太多。

刘大有在燕无欢的辅助下一手建立的大有宗,其内部有严密的层级体系,讲究精神上的控制与极强的宗门归属感,弟子在宗门中的地位不仅与修为有关,而且也强调对宗门事务的参与以及贡献。对于宗门之秘,不该问的就不要去问,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能知道。

周环与郑方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当然也很惊讶,但他们却没有追问。其实在旁观者的眼中也很好推测,刘大有留在雪山碧玉湖闭关是极为隐秘之事,却让万变宗秘密潜伏此地的人摸到附近了,又被刘大有亲自撞破。

那么维维必然是与万变宗弟子有所勾结,不论是出于什么原因,也是泄露宗门隐秘对刘大有造成了某种威胁,所以刘大有要斩杀她。至于大雪和禇无用,当然也要斩杀于此地不能为外人所知,免得有什么后患。

周环听命上前一步,挥起锯齿刀欲了结禇无用,乱石丛中随即传来一声惨叫,一头带伤的猪蹦了起来,发出凄厉的嘶吼。然而这叫声却不来自于禇无用,而是发自于欲杀禇无用的周环!

就在周环迈出左脚挥起锯齿刀的一瞬间,身后的碎石中突然伸出了一只手,闪电般扣住了他的右脚脖子。偷袭来得如此突然,且这一握之力惊人至极,惊骇中的周环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当即运转法力护身奋力跳了起来,锯齿刀也改变方向朝身后的碎石间斩去。

但周环却没有斩中偷袭者,锯齿刀刚刚挥出就脱手了,他已经无法再控制这件法器,跳起来的时候就恢复了野猪的原身,右踝骨也被硬生生地握碎了。那只手不仅力大无穷,而且带着独门缚灵印秘术,将周环打回原身并正在束缚他的神气法力。

缚灵印秘术在成天乐手中百试不爽,但想施法成功往往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已经制服对方或者对方自愿受缚,在斗法中是很难施展的。而这一次成天乐是偷袭,直接抓住了周环的脚脖子祭出缚灵印;周环虽化为原身却仍在挣扎中,运转法力与之对抗。

远处的刘漾河与郑方也是大惊失色,他们只见一头野猪凄厉的咆哮着突然跳了起来,挣扎着却无法跃上半空,一条后腿正被人紧紧握住,此人的身形也因为野猪的挣扎破碎石而出。他们同时发出惊呼,随即就展开了凌厉的攻击,反应也几乎就在同一瞬间。

刘漾河一打眼就认出了成天乐,一挥攸往辕,一条青蛟光影凝成实质般朝成天乐厉啸而去;而郑方也一展臂,无数道凌厉的羽箭带着耀眼的锋芒激射而出,其中夹杂着一道暗淡的金色毫光,这是他祭出的最凌厉的法术,借着漫天羽箭的掩护不易察觉。

谁也不清楚成天乐怎会埋在那刚刚轰塌的碎石下,却恰好伸手抓住周环的脚脖子。如此近距离的偷袭制住了周环,他并没有费劲自己从碎石掩埋中钻出来,野猪挣扎跳起的力量自然就把他拉出地面,郑方与刘大有宗的攻击随即就到了。

这一切对双方而言都是猝不及防,就连禇无用都发出一声惊呼,显然是担心成总的安危。

那头野猪正在咆哮挣扎,忽觉得后腿一空,他好像是挣脱了,却又被一股庞大的法力裹挟着飞了出去,又有无数道凌厉的金光射在身上。周环修炼成妖,在入门之初就已拥有内视之功,无比熟悉自己的原身筋骨血肉,而此刻他竟体会到了骨肉消融、皮开肉绽的场景。

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周环,并不清楚是郑方发出的攻击打到了他的身上,他已感觉不到疼痛,在垂死的惊恐与绝望中竟然有些平静了,因为已清晰地感到死亡的来临。他被成天乐抡到半空,是头上脚下飞出去的,这时也看见了偷袭他的成天乐,从他的视线里是天地倒悬。

这位大成妖修尚有最后的手段,在他已无生望之际,还可以祭出本命法宝攻敌。半空中血肉横飞的野猪吐出一道凌厉的光华,直击成天乐的面门,包含着澎湃的法力就要爆发。这便是禇无用刚才想对付周环的手段,此刻却被周环用来对付成天乐。

但是周环并没有成功,玄牝珠刚刚飞出便光华一暗,随即失去了控制,下一瞬间就自然要被周环的形神摄回。周环先是被成天乐握碎了腿骨,又中了缚灵印拼尽法力挣扎,随即被抡飞出去迎向郑方的攻击。无数道羽箭削开血肉,那道黯淡的金光击中了后背,将他的身体爆开一个血洞,周环已经晕死过去。

这不仅是常人那般晕厥,也是元神世界的昏聩,周环已经无法保持清醒的元神定境,自然也施展不了任何法术、包括控制玄牝珠。玄牝珠在这种情况下会自行摄回形神,假如周环死了,也会随着他一起消散。

但这枚玄牝珠却没能回得去,它激射至成天乐面前恰好光华一暗,成天乐伸左手虚指画圆,似乎在空气中布成了某种玄妙的法阵,然后这枚玄牝珠倏然消失不见,竟被成天乐摄入了自己的形神!

那边郑方刚刚发出攻击,就见一头硕大的野猪呼啸着朝自己砸来,血肉横飞中长长的鬃毛飞散,竟化成了无数头猪的幻影。成天乐只砸过来一头猪,空中却飞来无数头猪,带伤的郑方已经无暇做出第二反应了,只来得及一缩肩运转法力护体。

周环的原身带着无数幻影从天而降,重重地砸在了郑方身上。这头野猪的原身十分壮硕,简直就像一座小山,砸过来的并不仅是惯性的力量,而且还带着成天乐裹挟他的庞大法力。郑方瞬间就被砸回了金雕原身,甚至来不及发出惨叫,金雕又被硕大的野猪重重地砸进地面。

那无数头猪的幻影是鬃毛所化,当然不是周环自己的变化,而是成天乐所施的法术。当野猪将金雕砸入尘埃的同时,那幻影又恢复成飞散的鬃毛,随即化为无数道电光霹雳向烟尘碎石间击下,而金雕的身形已经看不见了。

野猪重重地落地,周环在这一记撞击下殒命,他的半个身子都陷入地面形成了一个坑,而金雕则被砸在坑底之下。金雕所承受的有野猪的撞击、成天乐的大法力冲击、还有凝聚于那飞散的鬃毛中的电光霹雳攻击。

假如是平时运转法力凝神警戒,郑方可能还会挡住周环的原身一撞,实在不济也可以避其锋芒飞退。但郑方此刻不仅有伤在身,而且完全是意外的仓促招架,无数道电光及体也使他一阵麻痹,当场就被砸得筋骨寸断,连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便与周环同时殒命。

成天乐面对的不仅是周环,刘大有的攻击才是真正的威胁。那青蛟呼啸而来,成天乐左手抡起野猪原身砸了出去,随即虚指画圆收了玄牝珠;右手祭出凤凰毛朝前一斩,一头五色玄鸟自虚空中清啸而出,恰好与青蛟撞在了一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