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49章、拦关褚郎有义,倚门翠兰盼人

郑方刚才明明已用神识查探过,周围并无他人,怎么暗中突然又有人出手?刘大有吃惊不小,那青蛟发出一声清啸挣脱九齿钉耙疾冲半空,一股巨大的力量也将潜伏在断崖边缘下的那名高手卷出。

与此同时,周环已经冲到了崖边举起利齿状的法器挥出,砸向隔着一道断崖边缘出手的那人。但他并没有打中,五色光环荡漾中,一支九齿钉耙横扫而来,硬生生地将周环击退数丈。一位威风凛凛、身形也微显发福的大汉已经跳了上来站在崖边,正是禇无用。

禇无用来到绝壁下的时间比大雪晚,他并不是要搜寻雌雪人,就是在找大雪的踪迹,却在峭壁间闻到了一丝淡淡的异香。他当时离的距离很远,若是换成别的修士可能是闻不见的,但禇无用的嗅觉异常敏锐,在万变宗群妖中也是数一数二,甚至不在犬妖吴贾铭之下。

猪的嗅觉也是非常发达的,更何况一头已经玄牝妖丹大成、先后服用过两枚陆吾神仑丹的猪妖呢?禇无用的感应比大雪敏锐多了,所以他没像大雪那样绕弯路,而是从千丈绝壁下方直接朝着这个方向攀援而上,一路注意收敛神气尽量不留下任何声息。

当褚无用离崖顶还有十余丈的时候,恰好听见了微风中传来大雪和刘大有的说话声,当时他心里就咯噔一下暗暗叫苦。万没想到刘大有居然还留在雪山碧玉湖,而大雪怎么会误闯入他的藏身地了?禇无用平生行事一向谨慎小心,素来不招惹是非,此刻也没敢轻举妄动,而是藏身于一条岩隙中暗听动静。

他上方的岩石是悬空的,又收敛神气躲进了石缝,所以郑方展开神识查探的时候并没发现他。禇无用躲的地方足够隐蔽、修为也足够高,连听带猜大概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大雪发现的那头雌雪人竟是大有宗弟子,而刘大有要带大雪去见她,禇无用感觉不妙,因为刘大有说的话很不对劲。

他刚想现身阻止大雪随刘大有去,变故就突然发生了,澎湃的法力波动从崖顶上方传来,紧接着维维凌空跳了下去。禇无用正抓住山石向上攀援,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所以没有接住维维。

等到大雪欲跃下崖壁的时候,刘大有祭出攸往辕于半空回卷,禇无用恰好抽出法器缠住了刘大有。但他的身形悬于半空不借力,缠斗攸往辕也必须尽全力,伸手却没有够着从不远处落下的大雪,只来得及分出一丝法力在半空中兜了一下,就似无形的手一托、减缓大雪的下坠之势,同时发送了一道神念,然后自己就被刘大有的法力反卷到了断崖上。

千钧一发之际,禇无用以神念告诉大雪,假如还能保住一条命的话,就以最快的速度立即离去、千万不要回头,隐藏踪迹不要让人追到,赶紧找到三鲜转告此地发生的一切,然后就听从三鲜的安排。在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做,三鲜当然比懵懂的大雪更清醒,而禇无用此刻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禇无用落在崖上,手持明晃晃的九齿钉耙,那是他的法器、多年来一直使用的一根木髓短杖幻化而成。刘大有收回攸往辕,周环被击退并没有立刻再出手,郑方也从高处走了下来,三人呈品字形结阵站立,围住了崖边的禇无用。

禇无用一见这个阵势就知道自己绝非对手,他反而冷静下来,双手持耙抱拳道:“这不是刘宗主吗,您怎会还在此地?方才为何对我万变宗弟子袁大雪出手,难道他有什么得罪刘宗主之处?”

刘大有面无表情,可心中的震撼不小,万变宗竟然又有一位大成妖修赶到了这里,那么是否还有人暗中潜伏?而方才竟然没发现!

所以他一时也没敢贸然继续攻击,淡淡地答道:“我并未主动向万变宗弟子出手,是那头雪人先向我大有宗门下动手,然后又欲跳崖了断,我出手反而是想把他拉回来,你应该看得清楚。……褚道友,众人早已撤离雪山碧玉湖,而我是留在这里闭关修炼的,你又是为何留下、万变宗还有何人在此处?”

话音中带着神念,向禇无用展示了刚才的场景。确实是袁大雪先向周环出手的,他那一拳差点就打中了,然后被刘大有施法所阻。紧接着大雪又向刘大有发起了攻击,却被刘大有一拳击飞,接着大雪就转身跳崖了,而刘大有施法确实是想把他给拉回来。

禇无用悄悄上前两步,不紧不慢道:“原来刘宗主也在此地闭关修炼,我也是,恰好在此地堪入妄境,万变宗便留下大雪为我护法。我刚刚破妄不久,却没想到大雪会跑到这个地方来,惊扰了刘宗主闭关,实在很抱歉!

方才的情形确实是大雪先动手,而刘宗主只是还击而已。可是大雪在万变宗一直是个很听话的乖孩子,我不明白他为何突然变得这般狂躁?先前还有一头雪人也落下了高崖,是从这边冲出来的,究竟又是怎么回事?我想大雪是因为她吧,因为大雪前日在山中遇到了一头雌雪人,这两日一直在寻找。”

刘大有点了点头道:“哦,原来如此!大雪也说他留在雪山碧玉湖是为一位闭关的尊长护法,看来就是褚道友了。先前落崖的那头雌雪人叫维维,是我大有宗弟子,其行止威胁宗门安危,门中尊长清理门户,便是刚才的情形。”

禇无用微微一皱眉:“怎会这么巧?您早不清理门户晚不清理门户,偏偏在大雪找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清理门户,请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能否多打听一句,那维维究竟触犯了何等门规,刘宗主竟然要下杀手?”

刘大有:“这是我大有宗内务,褚道友就不必追问了。我还要追查那孽徒下落、看她到底是生是死?也请褚道友不要阻拦!”

禇无用为何要说这么多话,就差没有和刘大有拉家常、攀交情了,因为他只想拖延时间。禇无用何尝看不出大有宗对那两头雪人动了杀机、非将他们斩除不可,可是他本人也是孤立无援、绝非面前三人的对手。

大雪带伤落下深崖,他在空中以法力托了一把,大雪应有机会再施法术滑翔至崖壁抓住乱石,赶紧找隐秘之处躲藏待机逃走。但大雪如果逃得不够快或者躲得不够远的话,是很容易被大有宗的高手追上或者搜出来的,那刘大有可是会飞的,而面前这两位大成妖修也不知原身是何物、是否是飞禽之属?

所以禇无用不仅要拖时间,还要将他们尽量拦在此地,否则大雪就没命了。禇无用可不像大雪那么懵懂,知道大有宗斩杀维维必有内情,他也想尽量把情况搞清楚。就在此时,周环已经从侧面向前悄然溜向断崖边缘,看样子是想查探那两头落崖雪人的情况。

忽现九道光华如犁,贴着断崖边缘直扫而过,禇无用出手将周环挡住了。这时刘大有突然笑了:“褚道友,你是在拖延时间吧,想给那两头雪人争取一线生机?维维重伤坠崖,从这千丈绝壁跳下去是绝对活不了的。就算是大雪伤得不重,恐怕也是九死一生,你刚才若没有缠住我的法术,至少大雪现在应该还没事,这又是何必呢?”

刘大有陪禇无用说这些话、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动手,也是因为搞不清楚周围的状况,担忧万变宗还有其他高手潜伏到附近。他刚才一直在展开神识搜索附近,并没有什么发现,而看禇无用的样子也并不像有后援,便命周环悄悄移动到崖边查探,却被禇无用施法所阻。

禇无用终于不得不阻止,这一出手反而露了底气,让刘大有看穿了他的目的和处境。大雪坠崖生死难卜,禇无用并没有来得及将他接住,也没有见其他人出手相救大雪,这里应该只有他一个人、他是追踪大雪而来的。看来那毫无心机的大雪说的全是实话,大雪就是在此地为禇无用护法,万变宗并没有留别人,至少没有其他人也到了这个地方。

话已经说破了,刘大有等三人各持法器牢牢锁定了禇无用,看这个架式也是不会放他走了。禇无用冷笑道:“刘宗主,你这又是什么意思?大雪坠落深崖固然凶险万分,但若落在你的手里,那还有活路吗!我成妖这么多年,如今已玄牝大成,难道连这些都看不出来?”

刘大有亦冷笑道:“可惜呀可惜!想当初我拜访万变宗时,曾与褚道友有一面之缘。听说你在乡下务农,为什么不老老实实一直种你的田呢?非要跑到这种地方来插手这种事情,修行多年好不容易求证玄牝妖丹大成,却转眼要送命于此,这又是何必呢?”

刘大有既然要斩断线索杀人灭口,那今天所发生的事就不能让任何外人得知,所以他已打算连禇无用一起斩除。禇无用闻言也是遍体生寒,心中暗念远方正在等候他回家的翠兰,然而身形仍稳稳地站定,苦笑道:“刘宗主究竟有何不可告人之事被撞破,竟然连我也要灭口?你可知这么做的后果,若动念杀我,也是在铺就你自己的死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