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48章、吼哮谁人无奈,长空一纵求生

大雪跟着刘大有走向乱石丛,乱石间是春日里刚刚开始发芽的植被,再往上方是皑皑的雪山。而他行走的地方是一片开阔的缓坡,绕着山势像雪山间的一条腰带,下方则是陡峭嶙峋的千丈绝壁。大雪是去见维维本应欢天喜地,然而刚刚迈出两步就觉得不对劲。

这是一个避风的静处,雪山间盘旋的风声仿佛很遥远,可大雪心中却莫名升起了一股寒意,迈步间大脚板每一次落地,心中就像被重锤猛敲了一记,熟悉的雪山景色竟变得如此肃杀。这是一种本能的直觉,他察觉到了危险。

刘大有杀机既起,此刻也用不着再刻意掩饰,这头雪人自然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就在这时,乱石丛的边缘突然传出一声怒吼,土石树木横飞间有一个洞口露了出来,一名魁梧异常的女子在烟尘中狂奔而出,正是大雪这几天苦苦寻找的雌雪人维维。

这里的山隙孔洞十分复杂,维维平时藏身的巢穴与刘大有闭关的洞府有一条通道相联。周环从洞府中过去欲杀维维灭口,这头雌雪人有所警觉,动手时竟然冲了出来。不是周环的修为不如维维,而是维维对这一带的环境太熟悉了,也清楚岩层结构十分松散。当周环在巢穴中突然发难时,维维一拳打在了侧上方的洞顶引起了一阵塌方,暂时阻止周环冲突出来。

维维震惊惶恐,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更不清楚门中的尊长为何想要杀她,本就懵懂的脑袋里是一片混沌。她冲出巢穴转身就往雪山上方奔去,这也是雪人遇到危险逃生时的本能,不往低处跑而是往高处攀援。因为下山比上山更难,不仅容易被追击或失足坠崖,还容易被对手居高临下击中。

可是维维刚刚冲出巢穴,就听见一声厉喝,一道弧状的光华劈面而来,这是隐藏在高处警戒的郑方出手了。仓促逃跑的维维没有来得及携带法器,抄起一块桌面大小的巨石迎面砸了过去。然而巨石尚未出手就被那道光华击碎,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将维维壮硕的身体卷起凌空翻了几个跟头,落在半山缓坡平台上。

又有一声炸响,刚刚露出的巢穴洞口整片被炸开,暂时受困的周环冲了出来,挥舞着一件利齿状的法器,带着凌厉的光华向维维斩去。维维落地、转身、飞驰,全凭速度逃窜,后背被这光华的边缘扫中,口喷鲜血身形化为一头白色的巨猿,硬生生受了这一击,借力却使速度更快,冲到了千丈悬崖的边缘。

眼前已无路,维维跳了下去。

这也是她的逃生选择,既然冲不到雪山上,那就跳下千丈绝壁,还可能在峭壁中凌空抓住突出的岩石躲进石隙孔穴中,这是一头身手灵活且有修为在身的雪人或许能办到的事情。带伤如此做也是九死一生,但留在原地则是必死无疑,她只是在挣扎中寻求那一线生机。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大雪刚开始没反应过来,愣了愣这才看清,而维维已经跳下深崖、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外。周环亦手持法器冲向崖边,似乎还想凌空补一记攻击,却陡然听见一声愤怒已极、炸雷般的巨吼,一座小山般的白色身形向他直撞过来,硕大的拳头已挥击而至。

大雪同样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先前已经有了危险的感应,看清楚这些人是要杀了维维,所以连想都没想,直接腾空而起挥拳击出,就连周环也躲不过去。大雪可是和成天乐拼过拳头的,这一拳若直接打在身上,就算是大成妖修周环恐怕也受不了,可惜大雪并没有打中。

刘大有就站在不远处,见维维冲出重围跳下绝壁,他微微一皱眉,似是在责怪周环身为大成妖修怎么会把事情搞成这样,未将维维斩杀于巢穴中,却让她冲了出来跳崖!大雪刚动,刘大有便一挥手中的攸往辕,一道蛟龙虚影飞出将大雪魁梧的身形绕住卷至半空,就在他那一拳堪堪要击中周环之前。

刘大有再将攸往辕向下一引,小山般的大雪便从半空重重砸落在地面上。大雪此时也变化为强悍的雪人原身,激起一片烟尘,挣扎着跳起来红着眼睛怒吼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大雪已不能思考,只是握紧拳头在狂吼,全身的白毛都在颤抖。

刘大有淡淡答道:“因为我欲斩断一段缘法,求证蜕变之心境,而你与维维这两头雪人,便是缘法羁绊,使我不得解脱。成天乐行将殒落,你们便先行一步随他去吧!”

大雪根本就没听刘大有在说什么,已经狂吼着冲了过来,在坚硬的碎石地上留下了深深的脚印,每一步都伴随着地面的震动,挥拳直击刘大有的面门。他的个子太高了,干脆蹬地鱼跃飞出,那强壮的原身就像出膛的炮弹,显然已在拼命,进入了一种狂暴的状态,就是一头被激怒的凶兽。

郑方在乱石丛上方喊道:“宗主小心!”

刘大有轻轻叹了一口气,并没有施展什么玄妙的法术,左手将攸往辕收于背后,向前踏出一步挥右拳击出。他的身形面对大雪时简直像以卵击石,可拳面交击却轰然有声,那强大的冲击不仅是在拳头之间,也是身形之间无形的碰撞。

硬碰硬比拳头的话,大雪也不是刘大有的对手,他凌空翻着跟头飞了出去,落在离断崖边缘不远的地方,突然又弹地转身飞跃而起。大雪做了与维维同样的选择,这不是经过思考的结果,而是出于野兽的本能,他也要跳下深崖,扑向的就是维维方才跃出的同一地点,看上去简直就像要殉情。

大雪伤得并不重,主动跳下去还有可能在半空中施法,利用移转之力回落到崖壁上,说不定还能带伤保住一条性命。刘大有哪能放他走,攸往辕挥出,青色蛟龙的虚影已经飞到崖外,欲从悬崖边缘卷回大雪的身形,就是要把他留在此地。

面对手持神器的刘大有,大雪像一头笼中困兽,就算有一身蛮力也只能任人宰割。再看刘大有连施妙法挥洒自如,一袭青衫显得很潇洒,但他面无表情,心中也没有丝毫得意,感觉甚至很无趣也很无奈。

他原本并没有杀机,无奈的是,人生在某个关口往往必须做出某些选择。他今天必须杀了这两头雪人,出手时并不觉得有任何的享受,甚至有些苍凉黯然之憾。虽然大雪必须得死,但刘大有并不想亲手杀他,只想将他擒下交给周环与郑方处置。

难得有个活口可以审问万变宗的事情,首先就要搞清楚万变宗还有何人留在此地、有什么计划安排,成天乐如今的状况究竟怎样等等状况。不论大雪知道多少,问清楚之后再让周环或郑方杀了他,而且要不留下任何痕迹、让人追查不出线索。在他人看来,这位万变宗弟子就是于茫茫雪山中失踪了。

刘大有想抓住跳崖的大雪当然是手到擒来,然而这一次却落了空!就在那青色蛟龙从崖外虚空中回卷时,崖下突然飞出一支九齿钉耙,那九根利齿仿佛活的一般,弯曲延展恰好咬住了青蛟的脖子,在空中一阵纠缠。

这是有高人出手与刘大有斗法,而大雪则落入了崖下,与维维一样也消失在刘大有的视线之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