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47章、心头杀意暗起,抉择一念之间

前天刘大有炼制陆吾神仑丹正在紧要关头,诸事不可惊动,否则就可能损毁了这一炉珍贵的神丹。两名大成妖修一人在身边护法,一人在洞府外警戒,洞中护法者叫周环,洞外警戒者叫郑方。

郑方突然看见维维翻上悬崖有些慌张地跑了过来,便喝问道:“何事惊慌?刘总正在洞府中炼制神丹,莫要惊扰!”

维维答道:“今天我在深山中遇到一名妖修,他与我一样也是此地的雪人出身,如今已修炼成人形,他在后面追我、想和我打招呼。我谨记刘总的吩咐,不要轻易与任何人接触,更不能说出自己的身份来历,所以赶紧甩掉他跑回来了。”

郑方听说还有妖修留在雪山碧玉湖,当时便吃了一惊,后来才知道原来也是一头喜马拉雅山雪人、是在此地修炼成妖的,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吩咐维维暂时躲在附近的巢穴中不要外出,等刘总炼成神丹后再处置此事,反正不要把外人引到此地。

燕无欢组织盆地中的修士撤离之时,万变宗的訾浩也来到这里组织温描俊等人撤离,三鲜是悄悄留下来的,郑方也不清楚。刘大有这段时间先闭关后炼丹,他们所处的位置在这座雪山的侧后方,并不直接面对碧玉湖盆地,两位大成妖修一直在为刘大有护法,所以这几天也没有看见在盆地中活动的大雪。

就算他们转到这座雪山正面从高处眺望盆地,也看不清乱石丛中守望大湖的禇无用和三鲜,那两人所处的位置也同样很隐蔽。而禇无用出关之时,恰好刘大有已经开始炼制神丹,所以两拨人都没有发现彼此。

郑方突然听说维维在盆地之外的深山中遇到了另一头雪人妖,当然也有所警觉,但他首先想的是不要让外人发现刘总的闭关炼丹之处,所以先让维维就躲起来不要外出,一切等刘总出关后再说。

刘大有今日凌晨炼成神丹,异香淡淡地弥漫在雪山之上,他终于走出了洞府见到了久违的阳光,带着此番修炼的一丝朦胧明悟。这时郑方汇报了维维前日的遭遇,刘大有也暗觉意外,他突然想起成天乐当初好像也收服了一头雪人,会不会就是他呢?

而如今万变宗的人早就走了,这茫茫雪山之中还有另一头雪人成妖,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维维既然没给对方追上,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假如那头雪人再出现,再看情况处置吧。

刘大有在想别的事,虽然意外但也没有太放在心上,他登上了雪山之巅去眺望日出时的盆地,仍在恍惚的堪悟之中,心境仿佛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他与过去那个刘漾河之间,究竟是一种斩断还是一种转变?怎样做才能迎来蜕变式的境界升华?但无论如何,他有一丝感觉,自己所面临的问题并不是与成天乐之间的了断,而是与自己之间的了断。

他所要堪悟的心境仿佛已朦胧有所触及,恰恰就在这时他受到了一丝惊扰,从高处放眼望去,发现了大雪魁梧的身形正鬼鬼祟祟的摸向他这段日子闭关的洞府附近,于是悄然走下雪山,突然在大雪侧后方开口发问。

……

听大雪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又认出大雪曾在万变宗的营地中出现过,刘大有皱眉道:“你是万变宗弟子吗?叫什么名字,为何仍留在此地?鬼鬼祟祟的企图窥探我的闭关洞府,又是在打什么主意?”

他说话时,大雪本能的直觉中并没有感觉到危险或威胁。因为刘大有心中此刻只有疑问并无杀意,他还在思考着转变与斩断的问题,大雪的出现并没有打断他思悟的过程。成天乐自身难保,那便是最好的了断,以他的身份与一个不起眼的万变宗弟子之间也没什么好起冲突的,他就是要问清楚此人出现在此地的原因。

大雪是个最没心眼的家伙,他当即答道:“我叫袁大雪,确实是成总的弟子。我不是来窥探你的,我是来找人的。所有人都撤离了,你怎么也留在这里没走?”

刘大有倒是很有一派宗主的涵养与气度,面对这个傻乎乎的小妖修不动声色地答道:“我在修行中有所触动,便留在此地闭关修炼以求堪破机缘,同时炼制陆吾神仑丹。你呢,还没有问答我的问题呢,为何还留在此地?”

大雪:“有一位长辈闭关历劫,我留在这里为他护法,他足足用了一个冬天才求证玄牝妖丹大成,所以我才出来逛逛。”

刘大有:“那你为何跑到盆地之外,刚才又在找什么人?”

大雪挠了挠后脑勺:“刘宗主,我还正想问你呢,有没有看见一位女妖修?长得可高大可漂亮了、与我一样原身都是雪人,我正在找她!”他也不是不懂礼貌,刚才直呼刘大有之名只是惊愕中脱口而出,现在见刘大有说话和气又想跟他打听事,也知道尊称对方为刘宗主了。

刘大有却吃惊不小,眯起眼睛道:“你也是一头雪人妖吗?”方才听大雪说,他守护一位长辈在此地闭关历劫,刘大有心中就莫名一跳,甚至想到了那人会不会是成天乐?难道成天乐没有离开雪山碧玉湖、所做的一切都是掩人耳目,本人仍悄然留在此地吗?那可真是瞒天过海啊!

接着又听说大雪那位长辈求证的是玄牝妖丹大成,与成天乐的情况对不上号。再仔细想想,假如成天乐真的留在雪山碧玉湖历劫,这么隐秘的消息怎会让这个傻乎乎的小妖知道、还能轻易就说出来?刘大有心下释然,觉得自己多虑了。但大雪随即又说自己是一头雪人妖,正在找另一头雌雪人,刘大有突然警醒!

刘大有知道成天乐曾在此地收服一头雪人,原来就是这位袁大雪。他也听维维提到过,她与那头雪人早就认识。而如今竟然这么巧,大雪见到了维维,还一路追踪到了他的洞府附近,情形有点不太妙啊!

维维见过他原先的形容,那时他还是刘漾河的相貌,她也见到过他和燕无欢在一起,假如这些情况传到外人耳中,恐怕能得出很多推测结论。

这时大雪全无心机地答道:“是啊,我就是一头此地长大的雪人修炼成妖,她也是,我们原先早就认识。我好久都没见到她出现了,没想到今天又能遇见,刘宗主看见她了吗?”

此时的刘大有已经出离了刚才那种思悟的状态,心中萌起了杀意,却将这凶机内敛,仍不动声色地说道:“是的,我看见她了,她就是我大有宗的弟子维维,你一路追踪我大有宗弟子至此,究竟意欲何为?”

大雪张大嘴有些惊讶也有些失望地说道:“啊——!她已经拜入大有宗门下了?”

刘大有转身道:“是的,她得到我的指点修炼化为人形,已拜入大有宗门下。你和她很熟吗,想见她吗?那就随我来吧!你今天来得正好,我刚才还在思悟之中,朦胧有所感触,却怎么样也体会不真切,却恰好被你所惊扰。我在考虑斩断与转变的缘法,你是自己送上门来让我完美的抹去一段过往。”

刘大有炼成新一炉神丹时若有所悟,正在体会那仿佛总也堪不透的心境,却被大雪所惊扰,从恍惚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同时心念急转。他刚才想的就是如何求证脱胎换骨式的蜕变,已朦胧有所感触,必须要与过去的刘漾河在缘法上有所斩断或转变。

大雪的出现使他意识到一件事,自己身为大有宗宗主总是留下了一丝破绽。刘漾河——维维——大雪——成天乐之间,有一条看不见却始终攒在的联系,也是追溯他过往身份的线索。维维虽不清楚刘漾河这个名字,也不知道他就是曾出现在燕无欢身边的那个人,但只要这头懵懂的雪人往后变得足够聪明、能明白越来越多的事情,就不难猜到。

而大雪早就认识维维,他们同是雪山碧玉湖中长大的妖修,大雪今天已经发现并认出了维维,迟早也是后患。既然大雪今天送上门来了,那么就在此时此地将这条线索斩断吧!面对这种状况,刘大有本可以有很多种选择,只在于他的灵台一念。

刘大有已经决定杀了维维与大雪灭口,以永绝后患。他心中本无杀机,做出这个决定就是一念之间的事情,同时已暗中发送神念问郑方道:“周围是否还有人?”

暗中于外围警戒的郑方答道:“这里背朝雪山盆地,视野很开阔。我已展开神识搜索,没有其他人迹,连生灵活动的痕迹都没有。”

刘大有又以神念对洞府中的周环道:“维维将外人引至此地,惊扰本座修行。来者是万变宗窥探弟子,将威胁本门之安危,你速将维维斩除!至于外面这个大个子,就由我来亲手处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