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46章、若有明悟恍惚,稍纵即逝灵光

大雪熟悉这一带的地形,以如今的修为虽然在深山中走了这么远,但脑海中也能辨识方位,他意识到自己兜了个弧形的大圈子,又重新走向了盆地,假如翻过这座雪山的话,就可以找另外一条路回到营地。那么趁白天的功夫,他还可以在附近搜索雌雪人的洞府,说不定就在不远的地方。

大雪也是山野妖修出身,知道应该怎样选择合适的地方建造巢穴,所以他找的就是山中适合雪人居住之处。正在一边搜寻一边琢磨的时候,他突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息,是从峭壁上方随风传来的。大雪意识到这是陆吾神仑丹的气息,他很惊讶,轻手轻脚顺着风吹来的方向爬了过去。

大雪穿过嶙峋的乱石,来到断崖的顶端。这里是雪山半腰接近常年雪线处的一个平台,在雄浑的雪山间显得很开阔,绕着山势呈弧形分布。大雪转了半个圈,就在这半山平缓地带来到了另一个地方,开阔地一侧是千丈绝壁,另一侧是嶙峋的乱石与高处垂挂下的冰雪。

这里不仅坡度平缓,且地势向山中内凹,甚至还有植被生长,靠近高处的地方乱石密布,很适合营建巢穴。此处避风,大雪只觉得那香息在空气中淡淡的弥漫,源头就应该是不远的地方。他于是走向了更高处乱石密布的山崖,那里很可能就有隐秘的洞府。

大雪显得很小心,贴着乱石丛的边缘行走,尽量收敛声息藏匿身形。恰在这时,他突然听见一个声音问道:“你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地?”

大雪被吓了一跳,急转身握拳摆出警戒的姿势,发现不远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此人穿着一身青衫,手握一支明黄色的短杖。大雪又吃了一惊,张口结舌道:“刘大有,怎么会是你?”

来者正是大有宗宗主刘大有,大雪当然认识他,可以说此番来过雪山碧玉湖的修士几乎就没人不认识刘大有。大雪和万变宗众人呆在一起,听门中其他尊长提起刘大有时并没有什么好态度,所以对此人也没有什么尊崇之心,乍一见面便直呼其名刘大有。

大雪没有什么心眼,也不太清楚大有宗与万变宗之间的复杂矛盾关系,更不知道刘大有就是成天乐的死敌刘漾河,他甚至还没意识到自己所处的险境。

刘大有不认识大雪,但是对他却有印象,在成天乐的营地里见过。当时袁大雪并不是什么重要人物,成天乐也没有向刘大有引荐。刘大有上次拜访时,成天乐走下土坡身后跟了很多人,袁大雪只是走在人群后面,无奈他的个子太高、身形太显眼了,所以刘大有看见了。

刘大有原以为此人不过是成天乐营地中的众多妖修之一,并没有太过留意。但今天突然在这里看见大雪,他也是吃了一惊、心中暗暗生疑。

……

刘大有又怎会出现在此地?当众人皆撤离雪山碧玉湖之后,刘大有离开了原先那座隐秘的山洞,来到这座雪山的侧后方,面朝着茫茫的喜马拉雅山脉,在避风的缓坡尽头闭关修炼。这里也是燕无欢早就预备好的秘密营地之一,在盆地之外不被众人察觉,刘大有正可用上。

刘大有是苦行修士出身,早年在那严酷的雪山上、艰苦卓绝的环境中修炼铁瓦金舍诀,其性情之坚韧非常人可以想象。所以他连番受挫,却能修为更进,并拥有了今日的地位与成就。可是雪山碧玉湖发生了的一系列事件后,也使刘大有感到困惑,他甚至也在反思。

自从创立大有宗之后,刘大有可没少谋划事情,也在不断地江湖奔波之中。他在青海一带建立宗门道场,刻意收揽从昆仑仙境涌入人世间的妖修,又只身拜访万变宗、行游天下到访武陵乡,紧接着又安排了雪山碧玉湖中的诸多事务。

刘大有如今所经历的已不再是修炼之苦,而俗务牵绊越来越多,他有了更大的收获,又仿佛告别了某些东西,很久没有像往年那样潜心修炼了。江湖传言成天乐伤重入换骨劫,刘大有当然期望成天乐在劫数中殒落,可他同时也在思考另一个问题——自己何时才能堪破脱胎换骨的心境?

成天乐是在行游万里、进入武陵乡时堪破了脱胎换骨的心境,但成天乐以人身而玄牝妖丹大成,原身筋骨亦太过强悍,想求证脱胎换骨需下的功夫比其他修士要多得多,所以一直未得修炼圆满。直至来到雪山碧玉湖,他才迈出那一步,却是在那样一种意外的状况下。

而刘大有的经历从表面上与成天乐几乎是一样的,他也是行游万里进入了武陵乡,一路观证世间众生百态,可是心境上总是有一些缺憾。另一方面,他修炼铁瓦金舍诀大成,筋骨之强悍绝不在成天乐之下,想脱胎换骨需下的功夫当然也同样艰难、修炼圆满并不容易。

幸亏刘大有有一位得力的臂助燕无欢,当雪山碧玉湖风波略定之后,可以暂时将宗门事务都交给燕无欢处置,他本人留在雪山碧玉湖修炼,也在捕捉那总是朦胧难以琢磨的破关门径。或许是机缘未至吧,一番闭关潜修之后,他的神通法力倒是越来越强了,脱胎换骨前所需下的功夫已经圆满,可惜就是迟迟迈不过那一道门槛。

刘大有很清楚,修行中的每一步考验皆来之不易,有很多修士一辈子就是卡在某道关口前永远也过不去。尤其是大成之后的各层修为境界,可能下多少功夫都走不到尽头,必须堪透某些玄机,否则的话,在码头上天天抗麻袋的苦力便都可以成仙了。

刘大有也意识到,自己身为大有宗的宗主,迟早须拥有超脱众生族类的成就,否则何以凭一名人间修士的身份去号令天下妖修?他可不是成天乐,成天乐本身习的就是妖修之法,又以人身而玄牝妖丹大成。刘大有既然创立了大有宗这样的传承宗门、拥有那样的志愿,其修为就须求证脱胎换骨、超越众生族类之别,否则无法与宗门传承的地位相匹配。

刘大有也觉得近年操心的俗事太多、也许耽误了太多本应用于修炼上的精力,所以才想留在此地闭关。在这苍茫的雪山之上、周围荒芜人烟的洞府之中,他仿佛又找回了当年独自苦行时的感觉,这是久违了的几乎快忘却的感受。

就是因为苦行中的磨砺,他才能越挫越勇,也才会拥有苦尽甘来的大愿。当初身入红尘见证花花世界,与人合作设立八达岭公司享受大好人间,现在看来那志向实在是太小了。当年最大的收获是结识了李逸风,通过李逸风与昆仑各派弟子交换到不少所需之物,炼成了陆吾神仑丹。

成天乐捣毁了八达岭公司,回头看也许是一件好事,灭了他这种只求小享受的念头,再度受挫回高原苦行,铁瓦金舍大成改头换面,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大有宗,它是顺天下大势应运而生。雪山碧玉湖的谋划受挫,他并未得到神器惊门,但大有宗同样大有所获。

目前的形势,不论是对于大有宗还是刘大有本人,既是大考验也是大机遇,那么下一步他该如何抉择呢?定坐中又找回了当年的体验,刘大有也在思索或者说反思——自己究竟是怎样一个人,或者说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朦胧中仿佛有一丝明悟,就像某道稍纵即逝的灵光,他却始终无法清晰的抓住。

他在一种奇异的定境状态中观想,从当年的刘漾河到今天的刘大有,这也是一种自我的传承,而他究竟是谁?刘漾河还是刘大有,这个人又将走向何方,怎样才能求证这条修行道路上脱胎换骨的蜕变?

经历一个冬天的闭关,神通法力修炼俱足,带着这样的思悟,刘大有又开始炼制新一炉陆吾神仑丹。对他而言,此神丹就是修行历程中的缘法,方入手时,他仿佛又成为了当年的刘漾河,快成丹时,他又成为了今日的刘大有,并将伴随着那一炉神丹现世。

这神丹给他的感受妙不可言,不仅有助益修行之灵效,也不仅是大有宗用来笼络天下妖修的手段,此刻竟成了修行中的一种机缘。刘大有与刘漾河的共同之处,就是他们都炼成了陆吾神仑丹,而到了雪山碧玉湖,刘大有终于有机会完全摆脱了当年身份的束缚,可以宣布大有宗拥有此神丹。

从刘大有孤身拜访万变宗、而成天乐当面也认不出他来,到雪山碧玉湖中他于天下修士眼前公然亮相、包括面对年秋叶时也毫无破绽,最终公开宣布拥有陆吾神仑丹,这不也是他的一种蜕变吗?

成天乐十有八九要在劫数中殒落,而他与成天乐之间的恩恩怨怨,也该随着成天乐的殒落而了结,万变宗如今的地位将被大有宗取而代之,这就是刘大有的脱胎换骨之证。如此也意味着他要告别当年的刘漾河了,但这种告别究竟是斩断还是转变、又怎样于行止中去修证?

这便是刘大有此刻有恍惚之悟、却尚未清晰堪透的一线玄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