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45章、情动怎嫌道远,山深踏雪寻香

三鲜与禇无用皆笑道:“你首先得跟人家认识了才行,好歹先见面交个朋友嘛!在这雪山中遇到同类也不容易,况且你们俩也算是青梅竹马了。只要她感觉你没有威胁,自然会与你见面交往的。”

大雪深以为然,他决定先找到那头雌雪人的洞府、观察清楚情况,如果没什么异状再想办法登门求见。然后他要介绍两位妖修高人给那雌雪人认识,像她那样的山野妖修,当然也希望能得到前辈高人的指点,就算是见长辈了。等将来嘛,最好也是引荐她加入万变宗。

三鲜和禇无用好不容易劝兴奋地大雪先休息,大雪在睡梦中还呵呵傻笑呢,做梦娶媳妇、憧憬着美好未来。第二天一大早,大雪就跑掉了,他没有在盆地里转,又攀上了附近的绝壁,来到了昨日遭遇雌雪人的地方,就在这一带仔细寻找。

禇无用叮嘱过他,先摸清楚情况再说、不要贸然惊动对方,假如真找到了那雌雪人的洞府,尤其要留意附近是否有其他人活动的痕迹。不论找得到找不到,都不要停留太长时间,天黑前一定要回到营地。如果大雪在山中走得太远,也要留下约定好的特殊暗记。

这天大雪在天黑前就回到了营地,他没有找到那头雌雪人,但也没有太失望。他在雪山那边的谷壑中发现了雪人的足迹,还在岩石上找到了那头雌雪人留下的毛发,可能是经过时不小心蹭下来的,说明她就在那一带活动。

那雌雪人既是妖修且已化为人形,当然超脱了雪山白猿出身,其居住的巢穴可以称作洞府了,大雪要找的就是那个地方。那样的山野妖修必然还带着原先的某些习性,保留某些领地意识,那么在她的洞府周边应有一个大致的领地范围,会留下其特殊的气息,可是大雪却没有发现。

可能那头雌雪人的巢穴在山中比较远的地方,或者隐藏得比较深,但大雪既有线索,便有希望能将她找出来,他这天回来后提及此事仍是兴高采烈。第二天一大早,他又兴冲冲地出了营地,仍是翻过山脊去寻找梦中的佳丽。

禇无用和三鲜并未阻止大雪,只是叮嘱他要小心行事,他们看着大雪那么高兴的样子,也不禁相对而笑。雪山碧玉湖的春天来了,而大雪的春天好像也到了!他们心里原本都有事,出了那么多波折变故、成总至今尚未脱困,心境当然很压抑,此刻看见大雪欢天喜地、天真烂漫的样子,心情才得到一丝舒缓。

心情好了,人也会变得更加乐观——也许离成总脱困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吧,说不定成总不日就将脱胎换骨、自湖中而出。訾浩上次来时曾有约定,等再过一个月会悄悄派高手到雪山碧玉湖来轮值,那么在这段时间,他们更需谨慎守护好这座冰层正在消融中的大湖。

大雪的原身是雪人,那么冰雪消融后的雪人又是什么人呢,春人?每次想到这种问题,三鲜与禇无用都是会心一笑。

他们对大雪说要留在这里继续修炼,并非仅是推脱之辞,事实也确实如此。禇无用修行多年,终于在雪山碧玉湖中玄牝妖丹大成,他的修为可以说是万变宗诸位大成妖修中最弱的一位,以往也是参与宗门事务最少的一位。如今正需要好好巩固境界,同时也想担起更多的宗门责任。

三鲜道人的修为比禇无用高,他早已突破真空妙有之境,早先某些方面的习性可能有偏,但后来也自知反省并有大收获。当日在落雷幽谷外那番混战,三鲜道人为掩护成天乐突围而身受重伤,事后得到了三张幺鸡麻将为新的法宝,又服用一枚陆吾神仑丹闭关疗伤,神通法力更胜从前。

此时的三鲜不仅在祭炼新得到的法宝,也需要好好感悟脱胎换骨的真义,那是他将来修为继续精进的门径,恍惚已有所得。在这种状态下就留在此地潜心修炼,对他而言也是最佳的选择。

大雪跑的地方是盆地之外的雪山那边,他们也不便跟随,一人于洞府中定坐修炼,另一人便在乱石丛的掩护中监视大湖的动静。只要成总出湖,他们要尽可能随即发现。

但是这天黄昏时,大雪却没有及时赶回来。禇无用在乱石丛中向大雪早上翻过的那道山脊眺望了多次,始终没有看见他蹦蹦跳跳的魁梧身形,不禁暗暗担忧,难道大雪在山中遇到了什么事情?就在这时,盆地中又刮起了风暴。

冬日持续不断的冰雪狂飚虽早已过去,但雪山碧玉湖每晚的风暴又渐渐到来,这是独特的地形所导致的独特气象。在春夏时节,这风暴并不猛烈,但所谓不猛烈也只是相对秋冬时节而言,相比平原上,这里夜间的气候仍然十分严酷,毕竟周围都是皑皑雪山。

以禇无用与三鲜的修为,在这种天气中运转法力勉强穿行于风暴倒是可以,但在暗夜里攀登上方悬挂着冰川、不断有碎石滚落的绝壁仍然异常危险,他们没法去找大雪。而大雪就是在此地长大、修炼成妖的喜马拉雅山雪人,当然更了解情况,也更知道如何去回避凶险。

大雪可能是跑得太远、来不及赶回来,这头雪人绝对不会在入夜后攀下雪山绝壁,肯定是在半路上找了个临时巢穴躲起来过夜了。三鲜和禇无用甚至还猜测,大雪可能是找到梦中情人了,说不定两头雪人已经相会,此刻大雪正在那雌雪人的巢穴中过夜呢。

若大雪真的找到了雌雪人的洞府,两人见面有一番交流,必然会耽误不少时间,天黑前应该是赶不回来的,这是最合理的推测。且抱着最好的期望,若有什么不对劲的话,再做最谨慎的打算,假如大雪明天还不回来,禇无用就出发去找他。两位大成妖修不能都离开此地,必须留下一人监视碧玉湖的动静。

第二天日出后,大雪仍没有回来,三鲜留在此地观望,禇无用便离开营地翻过了大雪昨日所登上的山脊。这是两处雪峰间一处较低的坳口,假如是专业登山队来到这里,也会选择这样一条路线攀登的。

在这冰雪消融的季节,尤其要警惕那些脆裂的冰层与整个冬季里都被冰雪侵蚀、刚刚露出雪线下的松散岩层。禇无用展开神识感应着周围的状况,安然登上山脊,沿途找到了大雪所留下的几处暗记,然后顺着这些暗记追到了盆地之外的雪山深处。

大雪当然不可能带着一支粉笔沿途划线,那样就不叫暗记了,况且有很多地方比如冰雪上是不可能留下记号的。夜间的风暴在雪山上卷过,也抹去了很多痕迹,禇无用只能边搜索边追踪,来到了一条深山谷壑中。

穿过这条相对温暖湿润的狭长深壑,在尽头处又发现了大雪留下的暗记,沿着暗记所指的方向继续向上攀登,禇无用发现自己在兜圈子,他又回到了环绕盆地的一座巨大雪山的背面。大雪在深山中走不走直线,取决于他寻找那头雌雪人的路径,看来真的是有所发现,所以他才会跑出这么远。

禇无用攀上悬崖绝壁,在一处突出的岩石平台上稍事休息,却找不到大雪留下的其他暗记。大雪昨天若到达这个位置还不回头的话,那么当天是很难赶回去的,就需要在雪山中找藏身处过夜了,可是今天他又跑到哪里去了呢?

幸亏禇无用来得及时,否则再过一夜,风暴会抹去雪山中更多的痕迹,大雪留下的很多暗记就看不见了。禇无用正在思忖间,突然闻到一丝淡淡的香息,这气息十分特异,莫名间就令人形神舒爽,而禇无用对此十分熟悉——它就是陆吾神仑丹的气息!

这种气息竟然飘在荒凉的悬崖绝壁间,并不是有人在服用陆吾神仑丹,而很像有人在此炼制神丹、刚刚成功开炉后不久的样子。天下能炼此神丹者,如今只有万变宗与大有宗,怎会有人在这里炼成陆吾神仑丹呢?

禇无用顿觉事态诡异,随即收敛神气藏匿身形,悄然沿着气息传来的方向无声无息地攀援而上。他不想惊动对方,要暗中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

三鲜与禇无用的猜测没错,昨天大雪确实是在深山谷壑中走得太远了,他沿着前日发现雌雪人足迹和毛发的地方,再往前更大范围内的搜寻。他发现前日所察觉的一些痕迹已经不见了,被夜晚的风暴抹去,大自然是最神奇的一只手。

但是大雪穿过谷壑到达尽头,又发现了那雌雪人留下的气息,这时天色已晚,大雪在心里一合计,天黑之前绝对是回不去了,便在这谷壑中寻找岩隙过了一夜。天亮后,大雪沿着昨天察觉气息的地方攀上了乱石峭壁,一直搜寻到中午。

而禇无用到达相同的地点附近,只比大雪晚了不久。他先前在谷壑尽头所发现的暗记,也是大雪早上刚留下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