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44章、邂逅梦中佳丽,硕人美若天仙

这天禇无用在洞府静室中定坐,而三鲜在洞府外乱石丛中遥望雪山碧玉湖,远远地就看见大雪从远处的绝壁上攀援而下,以原身疾速地冲了回来,白色的毛发上沾着半融化的积雪,一路乱琼碎玉四溅。

他跑得这么急,显然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三鲜站起身时,禇无用已经从洞府中出来了,远远地喝道:“大雪,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大雪兴奋地叫道:“有的,有的,我看见翠兰了!”

禇无用愣住了,随即笑骂道:“你这猿崽子,跟谁学会的乱开玩笑!我家翠兰怎么会跑到这里来?我也没说我想翠兰了,你居然学会调戏长辈了!”

大雪跑到近前,仍然是以一头雪人的原身,像一座魁梧的小山般比划着双臂道:“褚大叔,我看见的不是你家翠兰,而是我家翠兰!”

连三鲜道人都有点懵了,上前拍了大雪一巴掌道:“你胡说什么呢!你家哪有什么翠兰?快告诉我们,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大雪:“我看见了一头雪人,母雪人,她就是我的梦中情人啊!”

梦中情人?大雪居然学会这嗑了!禇无用和三鲜都笑了,笑完之后却很警觉地说道:“在这雪山之中,如今还有别的妖修驻留吗?”

大雪解释道:“当然有了,成总上次来就遇到了好几个,后来都被和锋前辈给斩了。而那头雪人,曾经是这一带的雪人王,我早就认识她,已经有很长时间不见了,我还以为她跑到别的地方去了。一定是见雪山碧玉湖中有高人到来,她吓得躲了起来。”

雪人是喜马拉雅山中一种白猿的变异妖兽,大雪并不是唯一。这一带的白猿之王,曾经是一头雌雪人。燕无欢与刘大有第一次来到这里时,收服了一批妖兽看守此地的入口;后来成天乐到这里采取落雷金,就曾在冰塔林中遭遇这伙妖兽的伏击,是和锋前辈赶来解了他的围。当时那伙妖兽皆已被斩,只逃走了一头在后面指挥、并未出手的雪人。

那头雪人的名字叫维维,后来凝炼妖丹化为人形,离开雪山碧玉湖找到了大有宗。这次大有宗率众来到这里,刘大有也带着维维,却对她的身份来历绝对保密,就算是大有宗弟子也不知情,平常更是不让她露面,外人当然不会知晓。

如今众人皆已撤离雪山碧玉湖,大有宗除留下两名大成妖修为刘大有护法之外,还留下的一名弟子就是维维,因为维维是这里土生土长的妖修、对雪山碧玉湖一带的情况十分熟悉。刘大有可能知道成天乐身边有一头雪人妖,但并不清楚他就是大雪,更不清楚大雪还留在这里,因为万变宗同样将大雪的身份来历暂时对外保密,而大雪这个冬天根本没就露过面。

刘大有最近在一处隐秘的地方炼制陆吾神仑丹,两位大成妖修轮流施法协助控制火候。而维维也藏了一个冬天,如今雪山碧玉湖中的人都走了、春天也到了,她也经常跑出来活动,这毕竟是历年结束冬眠后的天性习惯。

但她也记着刘大有的吩咐绝不进入盆地中,就在周围的雪山一带活动。在那雪山巅峰之上,就连雪人也不敢轻易攀援,但这里是群山交错的地带,除了这个大盆地,周围还有不少沟壑谷地,虽然没有雪山碧玉湖这么好的生存环境,但也是雪人可以活动的地带。所以大雪才猜测,这头雪人王前段时间去了别的地方。

大雪这几天没事,且修为法力更进,当然是撒欢的到处跑,有些以前不敢轻易攀援的地方如今感觉也仿佛如履平地,于是足迹超出了多年来的活动范围,翻过周围雪山较低处的山脊跑到另外的谷地中去“探险”,他就像个孩子,天性中总有好奇的一面。

今天大雪在山外一处狭窄的谷壑中远远地看见了一个人,他当时就吃了一惊,那里是不可能有人出没的!大雪想起了三鲜和禇无用的叮嘱、有什么异常状况都要留意,于是就在乱石和峭壁的掩护下悄悄的接近,想看清楚是什么人。

那是一位女子,长得浓眉大眼,身形魁梧健硕,身高至少超过一米九。大雪一见之下就觉得她太美了!而且他还另有发现,这女子不是人而是一头与他一样的雪人妖,不由得心头大喜。大雪当然没有成天乐那种擅察天下妖修的功夫,但他毕竟是成总的亲传弟子,不仅擅长掩饰自身的生机律动特征,对于同类的妖修还是能很敏锐的察觉出端倪。

不知为何,大雪看见这女子就感觉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不由得想起了在人世间听见的一句歌词:“仿佛前生相识,今生再见……”至于是谁唱的,他不清楚,但此刻这头雪人竟萌动起这等浪漫情怀。

他很想过去打声招呼,但又怕太唐突,于是想凑近些、再看得清楚些,却不小心惊动了对方。那女子立刻攀上绝壁跑掉了,这也激发了大雪在春天中的兴奋情绪,他化为原身追了过去,想告诉对方自己也是一头雪人妖,就是想和同类打个招呼、认识一下,留个联系方式一起吃个饭啥的。

大雪化为原身之后,正在绝壁上飞速攀援的雪人妖也化为了原身,转过一道山梁飞快地消失了。但就在她消失之前,大雪认了出来,原来方才的感觉并非没有缘由,他们真的早就相识,她就是那头消失已久的雪人王。

如果以人间的语言来形容,大雪曾经暗恋过她,或者说一直在暗恋她。可怜的大雪在这与世隔绝之处修炼成妖,当然已超脱族类不再是普通的雪山白猿,可是同样的雪人实在太罕见了,而他也只见过这么一头雌的。在以往每年结束冬眠后的春日里,夜晚属于雪人的春梦中,他还经常梦见她。

所以梦中情人这个词,在大雪看来就是属于她的,形容得是多么贴切啊!

大雪在“梦中情人”消失的山梁上怅然良久,这才想起来要回去汇报所发现的异常状况,于是抖了抖身上的白毛,翻过山脊、攀下绝壁来到营地中说了此事。三鲜与禇无用并不清楚维维与大有宗的关系,大雪更不知道那头雌雪人的身份,这头天真烂漫、春情萌动的雄雪人就是介绍了自己的新发现。

雪山碧玉湖中的修士早已走空,若还有妖修驻留便值得重点注意,原本三鲜和禇无用也是暗暗一惊。后来听大雪说那雌雪人是此地土生土长的妖兽,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那头雌雪人早在多年前就生活于雪山碧玉湖,后来又将领地迁移到周边一带,那么大雪此时发现她倒也不算太意外。

禇无用和三鲜还帮大雪分析,那头雌雪人开启灵智修炼成妖,可能在远处的雪山之巅望见了这么多人于盆地中活动,因此才受启发自悟修成人形。而这一整夜,两位前辈根本就没有办法安心定坐,因为大雪一直很兴奋地在谈论他的梦中情人,认为这是上天所赐的缘分啊。

好不容易才从大雪的描述中搞清楚那头雌雪人化为人形后的相貌,三鲜笑道:“大雪,你的审美真是很有特点啊!”

大雪有些扭捏地答道:“不错,她就是我心目中的天仙!”

大雪的审美观点确实与一般人不太一样,在他没有化为人形之前,也只见过寥寥数人,不自觉中还是把自己当成一头白猿。妖修化为人形的相貌,是心境所显现,他以魁梧壮硕为美,并没有受到红尘中观点的熏陶。那么今天见到了那头雌雪人,大雪心中当然喜欢得不得了,对三鲜和禇无用描述时,简单就把她夸成了天仙。

与大雪最熟悉的妖修就是禇无用,大雪也知道禇无用的爱侣叫翠兰,他并不清楚那头雌雪人叫什么名字,所以跑回来向禇无用汇报的时候,就说碰见了他家的翠兰,话语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三鲜和禇无用并不清楚刘大有仍留在雪山碧玉湖一带,因为大有宗的人早已撤出,前段时间他们还检查过雪山碧玉湖中的营地,早就全部空了、东西也收拾得干干净净什么都没留下。其实普通的大有宗弟子也不清楚宗主还在雪山碧玉湖,只知道宗主最近在闭关修炼神通并炼制神丹、地点也只有门中高层清楚。

出于小心,三鲜和褚无用还是劝大雪要谨慎行事,假如再看见那头雌雪人,不要张牙舞爪的就直接冲过去,把人家姑娘吓着了也不好。这茫茫雪山中,真的把她给吓跑了又上哪里去找呢?他们还叮嘱大雪如果再发现那雪人的踪迹,先暗中留意观察她的洞府在何处、附近是否还有其他人的活动痕迹?

大雪连连点头,最后问了一句:“二位师叔,你们会帮我泡妞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