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43章、春光化雪无声,日照碎玉满湖

刘大有又点了点头道:“神器惊门现世,引得昆仑仙境大批妖修来到雪山碧玉湖,与我大有宗多有结交,这就是缘法。他们中有很多人并未立刻返回仙境,这些日子我们在雪山碧玉湖中派弟子四处宣传天下妖修结盟之事,有很多人还是很感兴趣的。

如今雪山碧玉湖事毕,我们已无必要将门中精锐都留在这里,照顾那几处避难营地更用不了太多人手。你与两位妖王长老便率领门人分批撤回宗门道场吧。待到明年开春之时,再组织人手将这里驻留的同道全带出去。

没有得到惊门,我们更应顺势而为,这是大有宗发展壮大的又一次良机,必定有不少人希望加入本宗,你回去之后便重点处理此事。另一方面,也要注意整顿门风了,我们如今已成气候,在昆仑修行界的风评非常重要,如此才能长远。”

燕无欢:“弟子会稳妥行事的,大有宗已成规模,如今再图壮大不仅要兼容并蓄,而且要避免良莠不齐之患。……师尊您呢,还要在此待多久?”

刘大有:“留两位大成妖修为我护法,经历了这么多事,我也需要好好闭关参悟,反思这些年来的得失。正一门和锋长老的话,也令我有些暗暗心惊啊。”

燕无欢有些不放心地说道:“师尊要留在这里很久吗?若是闭关参悟,回宗门道场应该更稳妥。”

刘大有摇了摇头道:“事情发生在这里,这里便是了结缘法之地,我近日遥望雪山碧玉湖总有一种感觉,仿佛冥冥之中有什么在等待着我,或许我应堪悟清晰。”

燕无欢:“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师尊就算说不清楚,总不会没有缘由吧?”

刘大有沉吟道:“想当初在孔雀河上的雪山洞府中,只有你我两人苦行,险恶严寒皆不能令我畏惧。后来我留你于雪山而自入红尘,结识一批修行同道开设八达岭培训公司,却栽在了成天乐手里,被人追杀江湖也不能令我放弃志愿,终有今日成就。

可如今大有宗已在昆仑修行界举足轻重,我却常有受挫抱憾之感,这又是为何、这又是何必?雪山碧玉湖之行,我们提前做好了诸般安排,大有宗的收获已不小。可是成天乐带走了惊门,如今没有他的消息,我如鲠在喉。

无欢,我的确是要去正一三山,成天乐什么时候去,我随后就到。因为我总感觉其中有什么内情非你我所知,恐怕只有成天乐本人才清楚,如果他最终去不了,那是最好!所谓的得失,我需要在这个世外清静地参详清楚,同时再炼一炉神丹。”

燕无欢:“师尊不必亲自炼丹。”

刘大有:“神丹自手中出炉,也是一种成就。况且大有宗掌握丹方能炼此神丹者,也只有你我。天下已知大有宗亦能炼成神丹,此丹正是大用之时,就由我亲手来炼制吧,这也是为师的修炼。至于你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忙,没事就不必来打扰我。”

燕无欢与两位妖王长老带领一批精锐弟子首先撤离了雪山碧玉湖,而刘大有则留在绝壁洞府中闭关修炼,有两名大成妖修为其护法。经过了连番惊天动地的变故之后,一切又都平静下来。昆仑修行界一直没有成天乐的消息,而冬天渐渐过去。

碧玉湖厚厚的冰封尚未解冻,但是到了第二年阳历三月,冰雪狂飚已不见踪影,只是雪山盆地中偶尔还刮起高原风暴。在大有宗营地中避难的近三百名修士,也有组织的分批撤离此地,燕无欢来回几次负责安排。

这些人中有近百人加入了大有宗,都是他们自己请求拜入门下的,而大有宗并非来者不拒,其实燕无欢心中早有名单——哪些人他想留、哪些人则应拒之门外。因惊门现世而从昆仑仙境涌入人世间的大批妖修,有人驻留红尘,有人逛了一圈又乘坐众妙飞舟回去了。

按照与昆仑盟主石野之约,乔彩凤已经承诺众妙飞舟是“双程票”,只要曾从一边过去的人,就可以“免费”从另一边再回去。而驻留红尘的这些妖修中,又有数十人拜入了大有宗,这些人或者都是高手,或者很有修行的潜质,此皆燕无欢甄别之功。

雪山中的阳光越来越明媚,低纬度高原地带的辐射十分强烈,白天渐渐引起冰层表面的融化,到夜间又重新封冻,冰面上形成了复杂的沟壑与裂隙,甚至冰层中也有暗流。万变宗总管訾浩与任道直、范采耀又一次来到了雪山碧玉湖,他们也是来接人的。

温描俊等七十多名在万变宗营地中越冬的妖修,则跟随他们撤离去了姑苏万变宗,暂时为记名弟子。这一冬并无什么状况发生,田妖王迷鼠所受缚灵印已解,在温描俊等人撤离之时,他也带着七名手下离开了。

但是万变宗的人并没有全走,三鲜道人仍以养伤为名留在营地中央的洞府里,一方面因为禇无用仍在闭关、而大雪在为他护法,三鲜不能走。另一方面三鲜心里清楚,成总与神器惊门其实还在大湖深处,为了不引人起疑,万变宗不可能派大批高手常驻此地,但还必须有人在这里警戒。

时间渐渐又到了阳历四月,湖中厚厚的冰层在强烈的阳光辐射下渐渐消融,出现了一道道巨大的冰缝,冰缝间露出了碧蓝的湖水。从远处望去,就像一块巨大的翡翠上镶嵌着一片片白色的碎玉。而丛林中的积雪也渐渐融化、汇流入湖中,生机已在萌动。

就在四月上旬的某一天,禇无用终于破妄而出、修证玄牝妖丹大成。大雪真是尽忠职守,整个冬天没有踏出那隐秘的洞府一步,更不清楚外间所发生的事情,此时才兴冲冲地出来向三鲜报告这个喜讯,跑得比禇无用本人还快。

按照禇无用闭关前的约定,三鲜留在不远处那座营地洞府中守护。冬天里三鲜也悄悄去过大雪那边几次,见禇无用尚未出关,只是叮嘱大雪几句并未多做惊扰。漫长的冬日无事,三鲜的伤势早已痊愈,而且也服用了那枚陆吾神仑丹,修为法力更胜从前。

禇无用当然也服用了一枚神丹,玄牝大成之后,这头猪妖行走之间也很有几分神采非凡的派头。三鲜正在洞府中打坐,听见动静立刻走了出来,迎面就看见了兴高采烈的大雪,再抬头又看见乱石丛中施施然走来的禇无用。

三鲜当然万分高兴,连忙上前向禇无用祝贺。而禇无用对大雪与三鲜也是感激万分,人家可是在这世外险绝之地整整守护了他一个冬天啊。按照前约,他们应该撤出雪山碧玉湖了,而禇无用当然要追问神器惊门是否已现世,毕竟连阴历新年都早已过去。

三鲜将这两人都叫进了洞府深处,以神念私下说了一番话。他告诉大雪,神器惊门已现世、被成总所得,而成总当时受了点伤,在众高人的保护下正于安全隐秘的地方疗伤历劫。大雪既高兴又担忧,他很想去看看成总,但成总疗伤历劫不能被打扰,连地点都不方便透露,他也就很听话的不再追问。

但是三鲜发给禇无用的神念中却说了更多的事情,他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禇无用所谓神器惊门现世的始末,后来梅长老来此地设局,转移所有人的视线以保护湖中的成总。神器惊门确实在成总手中,其实早就是成总之物,但成总现在仍带着这件神器在大湖深处。

禇无用闻言是心惊不已啊,没想到他闭关这段时间,外面竟发生了这么多变故!訾浩已经来过,三鲜当然知道泽真殒落之事,也告诉了禇无用。

在一番感慨、悲痛、愤懑之后,禇无用则与三鲜商议,他们不能离开此地,要继续留在雪山碧玉湖警戒,假如有什么意外状况也可守护成总。至于事情的真相,越少人知道越好,他们也没有告诉大雪。并非是因为不信任,因为万变宗的决定就是——非本门大成执事不可闻说此事。

但他们也希望大雪留下,因为大雪就是此地土生土长的妖修,非常熟悉这里的环境,现在还不清楚成总什么时候能从湖中出来、又会出现在什么地方、遭遇什么状况?所以有大雪在则更加稳妥。

于是禇无用便告诉大雪,自己在妄境中耗费的岁月甚久,刚刚破妄大成之后,还需潜心涵养以巩固修为境界,要继续留在这里修炼一段时间。三鲜也说自己留在这里另有任务,就是监视雪山碧玉湖的动静,成总不出关则不能回去,请大雪也留下来相助。

至于为什么有这个任务,三鲜并没有解释,而天真烂漫的大雪倒没有追问,他很痛快的就点头答应了。反正大雪也没什么事,而这里就是自己最熟悉的环境,可以好好修炼、听从门中两位长辈的指点。

毕竟在山洞里呆了整整一冬天,当春季来临的时候,大雪的天性就是要撒欢的,他也没有老实呆着,经常在盆地里到处乱跑。有很多猎物此时也纷纷结束冬眠走出了巢穴,正是一个玩耍狩猎的好季节。三鲜和禇无用守在洞府中很少出门,却吩咐大雪若在盆地里任何地方发现了任何与往年不同的状况,一定要立刻回来报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