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42章、爱己身惜他人,杀伐中见悲悯

和锋抬头看了燕无欢一眼,目光凌厉如电,语气很凝重地说道:“你想说我徒泽真也是死士吗?大谬不然!我不是这么教他的。我将两道神符都交给了他,就是不希望他出意外。他很清楚那两道神符之威,就连另一批人的四神十二时大阵也难以抵挡。若真有连他都抵挡不了的高手出现,他若不涉险,则余者皆险。

昆仑修行界皆知我性情刚烈,出手毫不容情、一生杀伐甚重,而泽真的脾气太像年轻时的我了。我一直想看他能否得到我的真传,如今清楚他是真正的懂了,他知爱惜自身也知爱惜他人。斩金乌与白陆离是杀伐之举,却避免了同行者受到这两名高手的残害,这是杀伐中的悲悯,你可知这悲悯真意?”

燕无欢的后背已冷汗涔涔,和锋虽然没有施展任何神通法术,但目光仿佛就是最犀利的考问,他躬身答道:“多谢前辈指点!对于泽真道友的不幸,您以及正一门将如何处置呢?”

和锋:“处置?我徒泽真已经当场处置了!他斩了白陆离、重创金乌,所以你赶到时才能逼得那金乌自斩。至于我,今日就将启程前往昆仑仙境陆吾门。”

燕无欢赶紧解释道:“我也只是听那金乌转述,才知泽真道友与白陆离同归于尽,并未见到白陆离本人。后来清理战场发现一只白离宝瓶,据本门宣威长老介绍,那是白陆离行游蛮荒所炼成的一件神器,这才得以确认。但我不知白陆离所作所为是否与陆吾门有关,或者只是他的私人行为。”

和锋反问道:“金乌已自斩,当时只有你与她交谈过,也只有你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是你说出了白陆离的名字,所以我才会去陆吾门。你是怕我出手太重,将来陆吾门不敢报复正一门,却迁怒于你大有宗吧?”

燕无欢赶紧点头道:“我的一点小心思,让前辈给看穿了。我确实只听金乌提到了白陆离,却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陆吾门与此事有关,所以斗胆请前辈一定要慎重。”

和锋:“你听说过我的威名,怕我因爱徒之死而大开杀戒,所以想劝阻我?看来刚才所言杀伐中的悲悯,你还是有所体会的。但我去陆吾门并不是算账,而是履言。当神器惊门将要现世的消息传出时,正一门宣布不参与争斗,而行杀人夺宝之举者,正一门定会追究。

你以为只是说说而已吗?这不仅是一种震慑,也是正一门会做的事情。泽真已经这样做了,我当然也会。其实我也希望白陆离之举与陆吾门没有关系,但又怎么可能一点牵连都没有呢?他是陆吾门的第一高手,数百年来唯一出神入化者,陆吾门中皆是他的晚辈。

如果弟子有失,为师者有不教之过;若尊长有失,门下又怎会不受影响?泽真是我的弟子,行事有意无意间不可能没有模仿我的地方,那么白陆离的门下呢?我此去昆仑仙境一是要追问陆吾门与此事有没有牵连,二是想看看如今它是怎样一派宗门、门中都是些什么人?”

燕无欢唯唯道:“前辈所言极是。”

和锋:“我虽在说陆吾门,其实对我正一门而言亦是同理,而听者是你,你也应该想到大有宗。尊长有失,可能导致弟子行偏;而弟子有失,尊长亦有其责。燕无欢,你是刘大有的传人,潜移默化间不可能不受其影响,若是自己有失,莫要累及尊长,若是尊长有失,更得指出其偏。

你既是修士亦是死士,从你训练的那批禽妖身上,我仿佛也看到了你本人。你如今已修为大成、突破真空妙有之境,却还在做那样的事情、于我面前坦然承认,说明你也是誓死效命之人。但你要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惜之慎之,不要仅仅成为一名死士。”

……

这便是和锋与燕无欢的对话,若仔细琢磨其中含义,和锋有非常明显的暗示,就是指燕无欢与刘大有之间的关系、他跟随刘大有修行过程中渐渐发生的改变。这些话如果在燕无欢口中说出来,显然对刘大有不敬,但和锋可没有什么顾忌。而有些话在外人听来难免有挑拨之嫌,可燕无欢对刘大有绝无私藏之心,一字不差的都转述了。

燕无欢最后对刘大有说道:“师尊,您这次没有亲至正一三山,弟子明白是为什么。但在此事过去之后,弟子认为您还是应该去的。”

刘大有点了点头道:“是的,待此事过去之后,我会亲往正一三山致歉。……无欢,你离开正一三山后,万变宗的人也去了,其中真的没有成天乐吗?”

燕无欢:“弟子仔细打探过了,成天乐的确没去正一三山。訾浩、梅兰德、仰玉人、史天一四人去了,他们在正一三山被留了三天。而成天乐回到姑苏万变宗后,便再无任何消息,连万变宗本门弟子都不可打探。”

刘大有嘴角一撇,露出一丝嘲意:“我没去也就罢了,最该去正一三山的人其实是成天乐,他竟然也没去,这件事便有意思了!”

燕无欢:“我也觉得奇怪,成天乐为何不去正一三山呢?泽真可以说是为他而死,这无论如何是交待不过去的!万变宗只去了总管訾浩与客卿长老梅兰德,他的安排竟然与师尊您几乎是一样的。”

刘大有:“他可能是在学我吧,因为大有宗派去的也只是总管与长老,他也想这样蒙混过关,可事情能一样吗?要么是不敢去,因为他若去正一三山必须带着神器惊门,而他不想把惊门交出来;要么就是如传闻那般,他正在闭关历劫。受如此重创入换骨劫,恐怕生机渺茫,这是天意助我除此心腹大患!”

燕无欢:“大有宗虽没有得到惊门,但此番雪山碧玉湖之事,我们也大有收获。若成天乐一死,万变宗亦将风光不再。如今的形势已经很清楚,需要有人站出来引领两昆仑妖修。它不应是在雪山中为了成天乐大开杀戒、断送泽真的万变宗,而是师尊与大有宗的功业,师尊也应惜之、慎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