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41章、宗主胡不亲至,秘训死士何为

比如梅兰德年纪轻轻已是老江湖,自幼耳濡目染阅尽人间险诈,他精通各种江湖门道、善用人心行走江湖游刃有余。这些当然是好事,甚至是大享受,但他是否在不知不觉亦将身心沾染其中呢?是否将每一次设局、每一道门槛当成了此生的追求,而失去背后的真意?他已拥有如今的修为境界,修行中就要反思这个问题。一世不证,何以证生生世世?

众人皆沉默良久,若有所思。最后还是仰玉人首先开口道:“昆仑仙境陆吾门,究竟是怎样一派宗门?”

泽仁答道:“诸位既知陆吾神仑丹,那也应清楚此丹方是昆仑仙境上古山神陆吾所留。但陆吾门却非陆吾所创,而是后世修士立此宗门、追尊陆吾为祖师。它在昆仑仙境中已传承千年有余,但这一派宗门地处偏远,向来少有人知。想当年东西两昆仑之战,他们根本就没有参与。白陆离是其太上长老,虽有出神入化之能,也从未过问两昆仑之事。”

和锋去了昆仑仙境陆吾门,还有和光前辈同行,这两位联袂出手,绝对是震动昆仑修行界的大事。白陆离身为陆吾门的太上长老,既然露了身份,陆吾门也必须有个交待。若是此事与宗门无关,那还好说;假如陆吾门也有牵连,比如门中高层早已知情,那么这一关恐怕就很难过去了。

和锋真人性情刚正严厉,早已威震昆仑修行界,他老人家可是谁的面子都不必给的,此次爱徒身殒,当然更不会姑息奸佞。众人皆没有多说什么,只希望和锋前辈不要因此事太过悲痛,甚至隐约担忧陆吾门千年传承是否会断送在白陆离手里?这件事最好还是不要与其宗门传承有牵扯。

泽仁在偏殿中待客,众人将拜山的来意说清,修士之间的交谈问论自然另有一番深意。泽仁最后说道:“有些话,还是等成总回来后再说吧。如今他尚未脱困,尔等既是为了解救他而设局,正一门暂时也不会揭穿此事真相,对外不会多说。

你们既然来了,不妨在正一三山多盘桓几日。武陵乡与正一门有千年之缘,想当初成总去武陵乡拜山,我也曾暗中提醒过,今天仰长老来了,便是前事之缘法。正一门非常欢迎诸位,你们曾与泽真并肩作战,正一三山礼待诸位,便等于敬重已逝去的泽真,请你们千万不要客气。”

梅兰德等人在正一三山做客三天,第二天见到了和曦前辈,并与诸多正一门弟子皆有结交,三天后才告辞离去。至于飞螭爪,原本就是梅兰德托泽真带回正一三山的,最终却被燕无欢送了回来,梅兰德当然也就没有再取走。

泽仁送行时曾说道:“飞螭爪就留在本门,待春村师叔自己来取,如果他来的话!”虽然言语中称春村为师叔,但提到此人时,一向温厚的泽仁掌门也面现怒容。

几人回到姑苏万变宗,仰玉人、高朴、高拙几日后告辞离去。而在他们离去之前,史天一为云端午举行了入门受戒仪式,云端午正式成为题龙山弟子、与史天一同辈。随后易塞北亦告辞,他本就与王欣怡、樱舞儿约定于瑶池结界边再度汇合。

年秋叶是最后一个离开万变宗的,在外人看来,她定是很不放心身受重伤的成天乐。雪山碧玉湖出了这一系列事端,早已传遍昆仑修行各派,闻者议论纷纷。

除了极少数知情者,大家都以为成天乐得到了神器惊门、目前正在万变宗中养伤,就连万变宗弟子都是这样认为的。但万变宗尊长却下了封口令,门下弟子一律不准提这件事,问也不许问!

泽真殒落也是震动修行界的大事,很多人甚至在担心,万变宗是否会与正一门交恶?而有人则暗暗窃喜,希望事态就向这个方向发展。根据大有宗的说法,是成天乐施了调虎离山之计,让泽真带了赝品惊门先行离开,自己却在一众高手的保护下,带着真正的惊门逃回了苏州。

更有好事者还四处宣扬:大有宗总管与两位长老拜山,第二天就出来了,正一门还特意道谢;可是万变宗的客卿长老带着总管訾浩去拜山,却足足被扣了三天,也不知交待了多少事情、接受了多少问讯。

神器惊门已现世,据说就在姑苏万变宗,但已经没有人能打它的主意了。且不说法海神僧与陈昱霖剑仙还在苏州坐镇,就连万变宗道场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攻破的。以万变宗如今的实力,门中虽没有出神入化的绝世高手,但天下任何一派都已不敢小视。

更何况,正一门的泽真已经为掩护成天乐以及惊门付出了那样的代价,谁再去打主意的话,就等于向正一门以及有关各派寻仇,那就是自找杀身灭门之祸了。而万变宗的客卿长老梅兰德一直没有离开姑苏,但也没有再露面,应该是正为闭关疗伤的成天乐护法。

不知从何处传出的风声,有人说成总正在历换骨劫,当劫数来临时身受重创,这一关恐怕过不去了,很可能就要殒落于定坐之中。至于神器惊门最终的归属,恐怕还是未知之数。也有自作聪明者私下揣测,成天乐与万变宗如果识相的话,应该乖乖地将惊门送到正一三山去,不应该留在自己手中。

比如大有宗宗主刘大有便有这种想法,他既然没有得到惊门,当然也更不愿意成天乐得到。万变宗若有此物,在雪山碧玉湖又与武陵乡形成了并肩作战的同盟,那么将来更是如虎添翼。可是这件神器如果归正一门所有,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但不论大家怎么想,反正成天乐就是一直不露面,万变宗也没有丝毫消息传出来,猜测他重伤难以度劫的消息就更多了。远在雪山碧玉湖的刘大有当然也听说了这些传闻,不禁心头暗喜,他虽没有机会向成天乐下手,但成天乐这一关恐怕自己过不去。

燕无欢到正一门拜山之后,又回到了雪山碧玉湖来见刘大有,不仅带回了昆仑修行各派的议论,也转述了在正一门拜访的经过。就在那雪山绝壁隐蔽的洞府中,刘大有与燕无欢有一场私密的谈话。

……

燕无欢与两位供奉长老进入正一三山,首先接待他们的是泽名与履世。履世听闻泽真的噩耗,悲愤之余问了一句:“贵派刘宗主为何未至?”

燕无欢当然做了一番解释,场面上的话算是说过去了。到泽仁掌门接见他们的时候,泽仁仍然问了一句:“贵派刘宗主为何未至?”燕无欢只得又解释了一番。

后来和锋长老单独召见燕无欢,把他叫到了承枢峰半腰的凉亭中,见面的第一句话仍然就是:“贵派刘宗主为何未至?”

同样的话竟然连问了三遍。履世只是感到很意外,认为刘大有应该亲自来。而泽仁问的话语气平淡,却令人感到一种自然的威严,显然是对燕无欢的解释并不认可,却仍然让燕无欢硬着头皮再解释一遍。等和锋开口时,话语仿佛带着凌厉的剑意、无形中能穿透身心,燕无欢当时就出冷汗了。

燕无欢能理解为何师尊不至正一三山,每回答一遍这样的问题、解释一遍事情的经过,就似心头加了如山重压,因为他自己心里清楚,当初出现在那个地方根本就没怀好意。正一门并不能拆穿他们,更不会无端质问别的事情,只是问这一句而已。问完之后,都以礼表示了感谢。只是这连声谢,不知燕无欢听来是什么滋味?

燕无欢转述事情经过时,原本尽量少用神念,只是描述事实而已。说实话,仅仅从行为本身而言,大有宗的确没有任何可罪责之处,所以刘大有才敢派人来。可是到后来,燕无欢也不得不以神念将当初的场景尽量清晰的描述,仿佛这样才显得自己无辜且对得起那声谢。

和锋听完了燕无欢的介绍,神念中伴随他当时所见的场景,其中当然省略了某些内容。和锋直截了当道:“首先赶到战场、向那金乌出手的一群禽妖,他们并非修士而是死士。”

这并不是一个疑问句,和锋就是指出了这么一个事实。此前燕无欢没有提过这茬,没想到和锋前辈一开口就揭破了。燕无欢只得低首解释道:“我的原身是鹰,修行中结识了不少开启灵智的飞禽。我教其修炼并训练他们,他们誓死效命。”

和锋怎么能看穿这些?那群禽妖率先赶到战场,看见金乌随即出手,显然是接受过有组织的训练,围攻中誓死不退甚至也不问发生了什么事,后来也只听从燕无欢的号令,当然是一群死士。

和锋又问道:“你为何要这样做?”

在别人面前,这可能是个不需要解释的问题,或者是外人并不清楚的秘密,但在这里,燕无欢却不得不答道:“修士未尝不可是死士,勘破生死以证道。譬如泽真道友面对凶徒视死如归,亦令无欢敬佩万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