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39章、泽仁待客方正,兰德问道座中

如今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履谦当然不会说出去。这位道长既不会宣布成天乐与神器惊门已回到姑苏万变宗,也不会拆穿梅兰德之局、让众人前功尽弃。天下人爱怎么猜测就怎么猜测吧,事情最终还需要成天乐本人来说清楚,虽然成天乐此刻尚对此一无所知。

履谦走后,众人坐在后园中沉默良久。最终还是梅兰德首先开口道:“无论如何,是我所设之局,而泽真道友殒落。履谦道长未多置一词,我却有责任,应到正一三山请罪。”

史天一说道:“梅长老,此事的责任不在您。但在外人看来,我们大家为了成总的安危,却等于置泽真道友于险地,都是有干系的,我应陪您一块去。”

年秋叶:“我也应该去。”

花膘膘、任道直等人亦开口道:“这是我万变宗的事,我等更应该去正一三山。”

仰玉人与高朴、高拙也说道:“武陵乡千年来第一次浮现于昆仑修行界眼前,却遭遇了这样的变故,我们的传承与正一门大有渊源,这番也应该去一趟、有个交待。”

甄诗蕊却皱眉道:“假如这样的话,你们这一十三人包括訾浩总管都得去了。可如此一来,‘成总’去不去呢?若‘成总’不去,显然不合礼数,但‘成总’是去不了的。你们都走了,外人皆以为‘成总’和神器惊门在此地,万变宗必然空虚难守。

虽然泽真道友之事令人痛惜,但并不代表大家行事初衷有错,真正可恨者是金乌、白陆离之流。众人为成总安全行此计,将心怀叵测者引离雪山碧玉湖,本就准备好了付出代价、承担风险,皆令人敬佩,尤其是泽真道友更为可敬!

既然已经付出了这样的代价,行事又何必改变初衷?梅长老之局尚未结束,虽然我们什么话都不必说,但也必须让人确信成总与神器惊门就在姑苏万变宗,直至他安然脱困。若是众高手尽数离开,显然是告诉他人其中有诈。”

梅兰德点头道:“是的,若是守护成总疗伤、保护神器惊门,我们这些人的确不应尽数离开。訾浩身为万变宗总管,应该随我去一趟,烦请史天一掌门引介。仰玉人长老也代表武陵乡同行,这些人就够了。”

只要成天乐还没有脱险,这一局就没有结束,万变宗仍然要做得跟真的一样,这些高手不可能撇下成天乐和神器惊门都跑到正一三山去。至于总管訾浩,没有外人清楚他也去了雪山碧玉湖,此刻就跟随梅兰德去正一门,解释也好请罪也罢,反正事情出了,就得有个说法。

梅兰德从未去过正一三山,而史天一却与正一门很熟,拜山时便由这位史掌门来引介。

当代地气宗师终于来到了世间第一小昆仑洞天,正一三山气象非凡,不知对他于地气灵枢的修炼之道有多少的启发?但梅兰德今天来,却是道歉与请罪的。假如以世俗的眼光来看,为了保证成天乐的安全,却让泽真遇险殒落,那么万变宗与正一门之间确实有点交待不过去。

泽仁掌门亲自接待了梅兰德一行人,规格非常高,就是接待一派宗门之主首次拜山的礼遇,命弟子领着他们从齐云观入山,穿过三山幽谷上了方正峰,到达正一门的祖师大殿。泽仁身穿掌门祭服在殿门前降阶相迎,互相行礼之后,引众人入正殿祭拜正一祖师。拜山仪轨非常庄重,也不可能多说别的话。

梅兰德身为当代地气宗师,已行遍千山万水,什么样雄浑险峻或者秀丽壮美的山川没见过?但是一入三山,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受扑面而来,令他几乎忘记了呼吸。这种感觉并非是威压,就是对天地灵息纯粹的凝炼与涤荡,如果用语言来形容的话,恰恰就是“正一”两个字!

什么是脱胎换骨?不仅仅人可如此,天地山川亦可如此,比如这小昆仑洞天,仿佛经历了天地自然的修炼与洗炼。梅兰德已度过换骨劫、拥有脱胎换骨之修为,但其人煞气与心机甚重,亦沾染了太多世故尘息,走在此间蓦然返观,恍然竟有几分惭愧无言之憾。

祭拜正一祖师之后,于偏殿中落座问茶。梅兰德这才有机会正式起身向泽仁行礼道:“兰德惭愧,设局欲解成总之危,却致泽真道友于险境中遇难。此兰德之过,特来拜山领罪。”

提到泽真,泽仁面有戚容,但他却很平静地起身虚手相扶道:“兰德先生不必自责,你并无过错,若在此说出领罪二字,那恐怕就是真的错了。听大有宗燕无欢转述,此事确属意外。莫说是我泽真师弟,就算是本掌门遇到了,也未必能安然脱身。世间总有磨难劫数,世事自古如此,修行就应该看得透彻。我泽真师弟以真为号,其中自有真意,此乃他之真、非你之失。”

两人重新落座,梅兰德问道:“兰德想请教泽仁掌门,为何我领罪便是错?”

泽仁:“请问兰德先生,你何罪之有?履谦昨日回山,已将事情经过说清,你们并无疏失可言。我能看出来,你是真心怀着歉意来到正一三山,但同时,你也是来求自己心安的!”

简简单单一句话,梅兰德的额头竟见汗了,他赶紧躬身道:“您说得对,我确实是心中不得安宁!我是江湖出身,自幼遍观各种险诈心机,身在江湖良心早就没了一半,所以另一半更得好好守着。能结识成天乐这样的朋友,甚感暖慰,所以我愿意付出代价去帮他。

我设此局瞒过了天下修士,却也导致泽真道友遇难身殒。若说责任,其实泽真道友之死责不在我等众人,而在世上那些居心叵测的凶徒、在他们所怀贪残之心。我能看得清楚,所以想帮成总避过,也一再提醒泽真道友,可泽真道友仍不幸殒落,令我更加难以心安。”

泽仁仍然很平静地说道:“事已至此,若是正一门责罚你,你领责就能心安吗?更何况你并无可责罚之处,正一门岂能因弟子殒落而泄愤于人!若是在此地,想让我说出原谅之语,先生有错才有可原谅之道,但我不认为你相助成总之举有何错。

所以对先生而言,并不是不能了悟泽真之真意,只是抱憾而已,而我们都很抱憾。兰德先生之名我早有耳闻,你出身江湖、少年老成,熟知人间各种机巧,与人打交道是从来不会吃亏的。今日为救护成总设此局,却有这样的结果,是否引以为平生之挫?那么我想问你,我正一门弟子与人打交道,会不会吃亏呢?”

泽仁这最后一句话非常难答,若是说正一门弟子与人打交道从来不吃亏,那就有仰仗天下第一大派之威欺压同道的意思?若说正一门弟子与人打交道吃亏的话,岂不是堕了天下第一大派的威名?

梅兰德没有说话,却发送了一道神念,他告诉泽仁,进了正一三山之后便明白,正一门弟子根本不会考虑这种问题,泽真也从来不会想这样的问题。若有他人计较,那纯粹就是自己想多了。

泽仁点了点头,长叹一声道:“泽真师弟今日为凶徒所害,正一门已有近百年没有遇到这种事情了。可能有些人已经渐渐淡忘,本门立足江湖所守护的是什么?泽真师弟可能认为没人敢轻易加害于他,结果还真有;但此事之后,恐怕就很少人起此歹念了。这是泽真师弟在生死之际所做到的。”

泽仁掌门的法号中有一个仁字,为人也极其宽厚仁和,各派长辈也从来不见他有什么脾气或者架子。但他此时以正一门掌门的身份说出这句话来,却令梅兰德感到不寒而栗。泽仁说得对,泽真虽身殒,但往后再有正一门弟子行走江湖,谁还敢轻易乱打主意?

自从和霞殒落之后,近百年来,正一门也处置了很多门中不肖弟子,但像泽真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出现。一位泽字辈的末徒便斩了两位出神入化的高手,还让所有与此事有关的人都要到正一三山当面交待。泽真遭遇此事所做的,便是让同门不会再遭遇此事。

梅兰德:“可是这仍令人抱憾,我们都希望他能无恙!”

泽仁:“我和霞师叔当年殒落,守正师祖亦终身抱憾,但并不代表和霞师叔做得不对。兰德先生既出身江湖,见证过世间那么多诡秘险诈,是否常听人感叹世道不公、世人无义?”

梅兰德:“那是当然。”

泽仁:“那你认为世道是否有公,世人是否有义?”

梅兰德怔住了,这可不是酒桌上聊天感慨的话题,而是在这种场合这么正式的问出来,简直就类似修行人之间的论道了。他想了想才郑重答道:“当然有,若无公,何以谈不公?若不知义,何以谈无义?因为没有见到,才会发此感叹;但若根本没有,又哪来这样的感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