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38章、三山垂泪悲恸,真人扼腕叹息

这天后半夜,定坐中的史天一突然开口道:“我怎么莫名感到心惊,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年秋叶:“难道会是成总在雪山碧玉湖有事,我们可全都走了!”

史天一:“这种感觉形容不出来,其实我今天飞出雪山不远就觉得有些心惊肉跳,却不知为了什么,但应该与成总无关。我们这样离开,就是为了保证成总的安全。”

花膘膘说道:“梅长老,你是否觉得我们这一路上有些太安静了?别说有人袭扰,就连跟踪者都没发现。”

梅兰德眉头紧皱,没有作声。易塞北却说道:“若有当世高人图谋不轨,他们觊觎的也只是神器惊门,对成总的兴趣恐怕不大。众人皆以为神器惊门被泽真道友带回正一三山,还追踪我们干什么,这不是莫名其妙想结仇吗?况且梅长老在雪山碧玉湖先是与田妖王斗法轻松取胜,又祭出飞剑追斩妖物,早就震慑了那些凶徒,如今我等结成了四神十二时大阵,就算是当世绝顶高人也不敢轻易来触这个霉头。”

梅兰德终于开口道:“其实史道友的感觉,我今天也有,总觉得有些莫名心惊。我最担心的是泽真道友的安危。他孤身带着画卷而去,实际上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飞天而行的速度虽快,但说不定也有一两位高手是能追上的,假如半路发生纠缠,又有更多人赶到,处境可能会很麻烦。

其实我最早的计划不是这样的,诸位带着赝品惊门离开,由我留在雪山碧玉湖为受伤的成总护法,并利用那洞府营地布成陷阱。应该不会有人特意打成总的主意,但若真出现这种状况,正可反戈一击。可泽真道友却认为这样做不对,当时他说的话很有道理,各派同道也没有反对。

如今这么做,我们是没有麻烦了,可是泽真道友那边我始终放心不下。安静应该是一种好事,说明泽真携带的画卷是赝品之事并没有暴露,所以没有人自以为中计来追击我等,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以泽真道友的速度,应该已经到了江南繁华腹地,离正一三山不远了吧。”

史天一:“也许是我们多虑了,泽真道友提出建议时,我是表示赞同的。因为我知道这位正一门的大成真人,其实手段深不可测,就算是当世绝顶高人,也很难将他拦住。”

年秋叶插话道:“泽真师兄身上难道带着神霄天雷符?他当时那么说话时,我就已经猜到了,而史掌门早就清楚吗?”

史天一:“据我所知,泽真确实身怀神霄天雷符,且此神符并非和锋前辈所制,而是守正老神仙传给和锋前辈的,和锋前辈将它交给了最小的弟子泽真道友。有此物在手,恐怕当世之中很少有人能挡得住泽真一击,所以我才会同意他的计划的。”

神念之中又向仰玉人及花膘膘等人解释了神霄天雷符为何物,以及泽真身上那道神符的来历。史天一曾经在芜城住过很长时间,也经常进入正一三山,与正一门弟子泽真、履世私交甚密,所以他清楚很多外人所不知的事情。

守正所留下的一道神霄天雷符,和锋传给了泽真,史天一是知道的,所以他不认为有什么高手能够截住泽真,那一记神雷当头劈下,无论是谁都要退避三舍、能保住性命已是万幸,所以他对泽真很放心。

花膘膘点头道:“原来如此,难怪你们会同意泽真道友这么做,我也就放心了。”

假如史天一知道泽真身上不仅有一道神符而是两道,那当然就会更放心了。可是众人谁都没想到,尽管泽真有两道神符在身,可他并没有选择退避或逃遁,就在离开雪山碧玉湖的千里之外,重创金乌、斩杀白陆离,而本人也已经殒落。

次日天明众人继续启程,用了三天时间终于回到了江南姑苏。四神十二时大阵本就有隐匿踪迹之妙,他们在空中飞过,寻常人发现不了,直接落到了万变宗的宗门道场之外、那条古巷中。梅兰德在空中发出了一道神念:“我们回来了!”

他带着仿制惊门的画卷离开之前,早就告诉过甄诗蕊此行的计划,也叮嘱过甄诗蕊,众人大概会在什么时间回来。万变宗扩建后的道场,表面上看不出明显的边界,就是一条古巷两边的建筑群。他们走进古巷现出了身形,“成天乐”不在其中。訾浩躲进了梅兰德的袖子里,并没有再露面。

众高人一落地,就发现气氛有点不对,两旁的万变宗弟子都向他们行礼,却谁都没说话,仿佛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再看甄诗蕊,就站在那古宅的大门外,宅院的门是开的,而这位执事是一脸凝重,她的身边站着身穿道袍的正一门弟子履谦。

履谦道长在淝水知味楼坐镇,怎么又跑到姑苏万变宗来了?任道直等人赶紧上前见礼,履谦的面色同样很凝重,并无笑容,还礼时发来一道神念,众人皆震惊当场。履谦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就是专门等众高人回来的。

昨天,大有宗总管燕无欢及两位供奉长老已经到了正一三山,带着泽真的遗物。出面接待他们的是泽名与履世这一对师徒,当燕无欢说明来意、转告事情经过之后,泽名与履世也是大惊失色,赶紧将这三位来客安排在客馆休息,拿着泽真的遗物去向尊长禀报。

正一门掌门泽仁刚刚历苦海劫成功、求证出神入化神通,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巩固境界,闻讯就立刻出关召见了燕无欢等三人,仔细问了雪山碧玉湖中发生的所有事情。其实雪山中先前的种种事端,撤出山外的各派修士早就四处宣扬,正一门也了解情况,不清楚的就是最后的突发意外。

和锋听闻泽真之事,悲恸不已、老泪纵横。和锋手中有两道守正所赐的神霄天雷符,原本就给了泽真一道。这次泽真自己要求去雪山碧玉湖看看,和锋有点不放心,干脆将另外一道也给了他,命他若此行无事、回山后再交回,就是防止发生意外,可见对这名最小弟子的钟爱。

和锋单独将燕无欢召去见面,地点就在他曾与成天乐见面的凉亭中。具体谈了什么他人不得而知,但燕无欢回来时已经汗透重衣,仿佛是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

紧接着,在淝水知味楼的履谦就接到了消息,赶紧到了姑苏万变宗。甄诗蕊闻讯也是震惊不已,她清楚梅兰德的计划,却没料到竟会出现这样的波折,泽真怎么会带着那幅赝品画卷独自先行呢?

甄诗蕊也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是告诉履谦,梅长老等人不日将回,等他们到了也就能问清楚了。这才没过几个时辰,梅兰德等人就回来了,迎面就听说了这个噩耗。

梅兰德最先回过神道:“履谦道友,我们去后园说话吧。泽真道友之事,实在令人痛心不已。早知如此,我等绝不会让他那样做!”

来到后园中,屏退所有无关人等,訾浩也现身相见。梅兰德从头到尾讲述了雪山碧玉湖中发生的状况,他所设之局以及一步步怎样实施,在最后泽真又提出了怎样的建议。看来那天不少人都莫名心惊,真是冥冥中有所感应,提到泽真的遭遇,众人纷纷扼腕垂泪。

履谦只是来问情况的,他也不清楚为何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也与众人一起垂泪叹息,最后说道:“泽真师叔的脾气我很了解,没想到他会同时碰见两位出神入化的高手,如今最伤心的,恐怕就是和锋长老了。燕无欢只是告知了事情的结果,我今天是来问起因的,既然已经清楚,这就该回山复命了。

梅长老与众高人所设之局,是为了解救成总之危,泽真师叔也参与其中。请诸位放心,既然我已了解此局真相,当然不会泄露出去给成总带来危险。如今你们已经回来,外人皆以为成总与神器惊门都在姑苏万变宗,诸位也一定要慎行。”

履谦问明事情经过便告辞离去,并没有责问任何人的意思。此事在外人看来,泽真是为了掩护成天乐而殒落,他身上带的却是赝品惊门,成为设局中的一枚弃子,而成天乐和真正的惊门已经安然回到了苏州万变宗。

但实际上这件事与成天乐本人毫无关系,他和神器惊门都仍在雪山碧玉湖深处呢。

履谦也没有责怪梅兰德的意思,此局虽是梅兰德所设,但泽真却坚持了自己的意见,就是行事如真。尽管是让訾浩假扮成天乐,也应该以人为重,让众高手重点保护受伤的成总,他带着那幅画卷先行回正一三山。

至于泽真之殒,确实是个意外,无论是那金乌还是白陆离,其实都挡不住泽真,哪怕他们在不同的时间出现、可能结果都不一样,可是他们偏偏同时出现并出手。别说是泽真,换作当世任何一位高人恐怕都很难应付,泽真虽然身殒,但已经将事情做到最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