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37章、心惊望山却步,念起临门踌躇

刘大有已经清楚,至少大有宗谋夺惊门、刺杀成天乐皆已无望。但退而求其次,白陆离留下的白离宝瓶也是一件神器,金乌原身所残留的天材地宝更是罕见之物,也算是此行的收获吧。更重要的是,成天乐使调虎离山之计,却导致了掩护他脱身的泽真殒落,这是万变宗不好向正一门交待的。

截杀泽真者并非大有宗,大有宗只是赶来晚了,逼那凶手金乌自斩,自身也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燕无欢手下五十多名禽妖殒落。在这种情况下,若画卷是真品,神器惊门无主,暂时也应由大有宗收存。

可它偏偏是赝品,那么将计就计,将泽真的所有遗物都送至正一三山,并转告正一门事情的经过,只需实话实说。大有宗无罪责可追究,正一门反倒要表示感谢,就算成天乐能够安然携带惊门回到姑苏,恐怕也会遭至不少非议。

就算成天乐的人缘好,这件事情的责任也不在于他、人们更不会因此而责怪他什么,但是刘大有已经想好了,该怎么将这件事情传遍天下、隐含鄙斥成天乐之意。大有宗当然不会主动承认自己也是为谋夺神器惊门而来,而是担忧发生意外状况,所以在周边一带巡视,被远方的法力大爆发所惊动、赶至现场。

刘大有也清楚飞螭爪是春村散人赐予弟子李逸风的神器,春村当年与万变宗结下梁子,曾经指点刘大有,还给万变宗找了不少麻烦,多少与这件神器有关。大有宗也不会贪得飞螭爪,既然它出现在泽真的手中,那就与泽真的遗物一起都送归正一门吧。该怎么解释是万变宗的事情,该怎么处置是正一门的事情。

几人商议已定,燕无欢问道:“刘总,您要亲自去正一三山吗?”

刘大有却摇头道:“无欢,还是你代表为师与大有宗,和两位供奉长老一起去吧。你们以前都未去过正一三山,也可领略一番昆仑第一大派的气象,同时也注意与那里的高人交好。泽字辈入门最晚的一个泽真尚且如此了得,我们无论如何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慎重对待。至于拜山之礼,你看大有宗中有什么珍贵的收存,就尽管拿去吧。”

燕无欢:“拜山之礼倒不必特意准备,无论我们送的东西再贵重,正一门这种千年大派也未必觉得很珍奇,况且我们送去的并非喜讯,恐怕见面也不是欢谈气氛,有泽真的遗物就足够了。最重要的是告知事情的经过……师尊,我觉得您还是亲自去一趟最好。”

刘大有仍然摇头道:“如今成天乐和神器惊门虽已离开雪山碧玉湖,但那里仍有数百修行同道驻留,我大有宗的弟子还在救助各派同道,不能因为出了这种事就撤离。如此也显示我大有宗行事磊落,不论神器惊门现世与否,都在救助各派同道、维护雪山碧玉湖的安宁秩序。那么我身为大有宗宗主,当然也应该继续留在雪山碧玉湖,不随神器惊门或成天乐而离开。这样也让外人挑不出任何疏失。”

他这番话说得非常有道理,大有宗明智的话确实就应该这么做、表达这样一种态度。但是继续维持雪山碧玉湖的秩序,救助驻留的各路修士安然越冬,让总管燕无欢去办就可以了。送还泽真遗物并向正一门转告事情经过,干系这么重大的事情,刘大有的宗主身份更加合适,他却和燕无欢掉换了个位置。

假如换做以前或者是别的什么事,只怕刘大有早就兴冲冲直奔正一三山了,可能孤身一人谁都不带。他曾经孤身闯虎穴,独自拜访过万变宗;也曾经独行万里,进入武陵乡谈天下妖修结盟之事。若有什么机会能和正一门搭上特别的关系,以刘大有的脾气更是不会错过。

可是今时与往日不同,不仅刘大有这个人的心境有微妙的变化,而且事情的性质也不一样。当初刘大有敢孤身拜访万变宗,因为他知道自己不会出事,甚至会大出风头,去武陵乡更是毫无危险的潇洒之行。但今天一想到正一三山,刘大有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

他方才的话说得很好听,甚至滴水不漏,泽真的殒落半点不关大有宗的事,送还其遗物、转告事情经过,正一门也只能感谢。面对这样一个交好天下第一大派的机会,刘大有却显得很踌躇犹豫,甚至有点畏缩。

刘大有看着硝烟散尽的斗法战场,泽真、金乌、白陆离皆已殒落,他在心中暗问自己——假如此番进了正一三山,还能不能出得来?

这个念头也许很怪异,正一门凭什么会为难他刘大有?但是一经出现,就像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刘大有并不清楚自己在怕什么,或者这根本就不是怕,就是一种本能的敬畏。不论大有宗怎么解释,有一件事是绝对会让人生疑的,那就是——大有宗的高手怎么也会赶到战场、他们究竟是什么目的?

大有宗可以说派在雪山外的巡视弟子被惊动,其余高人接到传讯随后赶来,这也是实话。就算他们真对神器惊门怀有目的,但也什么都没做,正一门更不好当面追问什么。但是刘大有却不想自己去回答这些话,所以才会派燕无欢与两位妖王长老代表大有宗前往。

出了这样的事情,万变宗及成天乐必须有个交待,这是大有宗的目的;假如没有大有宗,泽真可能会殒落得不明不白,这是正一门需要感谢的地方。假如成天乐明智的话,就应该乖乖地将神器惊门送到正一三山去请求原谅,这也是刘大有所希望看到的。

惊门若在成天乐手中,万变宗是如虎添翼;惊门若送到正一门,其实对谁都没什么影响。假如一切按最好的预计发展,等燕无欢他们回来之后,刘大有可以考虑在今后的某个时间、以非常谦逊的姿态去拜访正一三山。至于现在嘛,他还是留在雪山碧玉湖中感觉更踏实。

而且刘大有还有一种莫名的感应,虽然神器惊门已随成天乐离开,但冥冥之中,那雪山碧玉湖还有什么东西仿佛在等待着他,他不能就这样离开。这是一种很难解释的直觉,他也无法对燕无欢等人说清楚。

但大有宗的宗门道场毕竟不在雪山碧玉湖,且众高手此时都已经撤离,只留下了在那里越冬的数百名修士,已经没什么事情值得操心,而大有宗也不可能无休止地将所有精锐都毫无意义地布置在那里。

所以刘大有又吩咐燕无欢,从正一三山回来后向他汇报事情的经过,然后与两位妖王长老一起,带着大有宗其余四名大成妖修,率领骨干弟子结阵撤出碧玉湖。至于他本人,将与大有宗另外两名大成妖修一起留在雪山碧玉湖,再炼制一炉陆吾神仑丹,同时闭关修炼。

……

远方的雪山峭壁间,藏身于山洞中的宇文珂珂看见了事情的所有经过,她手中的蜃光珠也记录了所见的场景。但是她离得太远,听不清远方的人所说的话,只听见泽真以神念喝出的那一声:“白陆离!”

后来大批禽妖赶至,突袭受伤的金乌,然后大有宗总管燕无欢也到了,最后逼得金乌自斩。宇文珂珂紧接着看见飞天而来的刘大有与两位妖王,这些人在战场上搜寻遗物,后来又在一起商议了半天,基本上是以神念交流,更是不可能听见他们在说什么。

宇文珂珂不知道这些人的来意,却知道状况非常凶险。这位听涛山庄的大小姐,此刻已无半点骄横之气,等她回过神来更是屏住声息神气,丝毫不敢露出任何可能令人察觉的行迹。在她看来,除了泽真之外,其余的人可能都不是好东西,自己一旦暴露,恐怕立时就有杀身之祸。

宇文珂珂只希望这些人能尽快离去,然后她也会小心翼翼地悄然离开,立刻去三梦宗找丹紫成,不仅归还温火玉,更重要的是将手中记录了所发生的一切的蜃光珠交给昆仑盟主石野。

……

任道直等十二名高人结四神十二时大阵飞天,将“成天乐”环护其中。他们走的方向与泽真稍有偏离,并不是同一条路线,而是往着东北方最近的有人烟之处飞去。结阵飞天虽然威力强大,但速度不可能像泽真那么快,一天之内也到达不了姑苏,更何况不眠不休的运转法阵极耗法力,途中需要找营地休息。

当晚,众人在青藏高原与川西高原的交界处落下云端,于一片无风的山谷中安营。众人定坐之时阵法未乱,仍守护着各自的方位、神气连为一体。他们在营地中间支了一顶小帐篷,让“成天乐”住在其中。众人显得非常小心谨慎,一切就如帐篷里真的是伤重的成天乐那般,彼此交流也一律只用神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