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35章、兵解剑斩陆离,羽化雪落晴空

高空的法力大爆发波及到半山的雪原,冰雪激散漫射一片白茫茫之中,有一处空间却未受影响,仿佛有一个看不见的护罩挡住了所有漫射的攻击。泽真在空中立即发现了,低头望去,目光如剑光一般凌厉,展开神识已将这片地方锁定——此处必有高手潜伏。

潜伏在雪原中的人原本隐藏得极好,没想到自己竟会以这种意外的方式暴露,他随即显出身形大笑道:“金乌,多谢你替本尊挡过一劫!”言毕冲天而起,高原上那漫射的冰雪仿佛都被他催动,化为白茫茫的冲天狂飚,向高空的泽真袭去。

泽真的视线被遮挡、神识仿佛也被屏蔽,只看见下方无边无际的白色狂飚向他蜂拥而来,其中仿佛潜藏着无数头看不见的怪兽,元神已感应到无声的咆哮冲击。但他的目光坚定,一直就看着漫天白雾中的某个方向,声音带着神念穿透屏障传出:“白陆离,是你!”

泽真叫破了此人的身份,他的名字就叫白陆离,是昆仑仙境一个小宗门陆吾门的太上长老,已有出神入化修为。昆仑修行界普通弟子恐极少知道此人,因为他早已多年不在宗门,据说于蛮荒中行游修炼,采集各种瑞草灵药、感悟超脱大道;也有人说这位白陆离长老经常涉足人烟,逍遥中享受大好红尘。

身为正一门大成弟子,泽真却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并通过他施展的独门秘法看破了其来历。

……

白陆离不想暴露行藏,其人又极善隐身藏匿之术,飞天之时就像一道无形的流风,几乎看不出任何行迹。他的速度不如金乌快,只能远远地追踪泽真,却无法超过去将其截住。当泽真从一座巨大的雪峰半腰绕飞过去时,白陆离便暂时失去了目标;等他也绕过雪山,却发现泽真不见了。

白陆离的第一反应是泽真躲在了山岩间的什么地方,想窥探是否有人在后面跟踪?他没有暴露身形,仍似一道无形的流风吹过雪原,就在积雪下的流石滩中隐藏,等待着泽真再度出现。又过了一会,白陆离却发现情形不对,他展开神识察觉高空仿佛有一个法力空间结界存在。

空间结界屏蔽了内外感应,也只有像白陆离这样拥有出神入化修为的高人,才能察觉出它存在的一丝痕迹来。看来是另有高人先行一步,捷足先登拦下泽真,并以大神通将之困住。此法力空间结界已布成,就连白陆离也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耐心地等待。

白陆离仔细回想起雪山碧玉湖中曾出现的高手,猜测很可能是那位红发女妖王所为,白陆离自忖也不是那金乌的对手,只能等待一件事——泽真能够破开这个空间结界。假如泽真无法击破此法力空间结界、被红发女妖王所擒,那白陆离也只能无功而返。

结果白陆离很“幸运”,这原本希望很渺茫的一幕竟真的出现了!

……

当法力空间结界被轰碎时,白陆离看见了那金色的闪电和火海般漫射的红光,也看见了身受重创的金乌坠落雪原,他随即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泽真不愧为正一门大成弟子,身上竟然带着威力如此巨大的神霄天雷符!白陆离一惊之后随即就是大喜,假如是他先拦住泽真、挨了这一记神雷,此刻恐怕已经殒落了。那速度更快占了先机的金乌,等于是替他挡了这一劫。

白陆离就是为谋夺神器惊门而来,见行藏已暴露,而眼前正是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便毫不犹豫地出手,以最擅长的独门秘法展开了最强大的攻击,就是要一举将泽真格杀当场。先前他一直没有追上泽真,此刻见泽真受伤,当然不能再给泽真逃跑的机会,所以出手没有任何保留。

泽真虽然没见过白陆离,但见其施展陆吾门的秘法、修为又如此高超,当即就喝出了白陆离的名字。泽真也看出来白陆离当然不能再放他走,他虽受了伤,但金乌妖王的法力空间结界已破,他仍持飞螭爪悬飞于空中,还可以选择退避、在御器抵挡中寻找破绽逃遁。

但这位真人却根本就没退,他以神念喝出这一声,环绕在身形的金色螭龙就不见了,化为尺许长的飞螭爪从空中落下。泽真不仅丝毫没有抵挡化解对方的攻击,甚至连所御飞天之器也放弃了,他的身形也从高空坠落、迎向那呼啸而来的白色狂飚。

而就在同一瞬间,泽真自身后拔出一支短剑向下一指,半空中一声震耳的霹雳轰鸣,一道金色的电光向白陆离当头斩落。这不是泽真本人施展的神霄天雷剑,白陆离做梦也没想到,泽真竟然还能祭出一道神符、且仍是守正真人当年亲手所制!

正一门如今有修为能制作此神符者,只有和锋、和光、和曦这三位太上长老。泽真是和锋的弟子,而和锋一生降妖除魔无数,也从未用过神霄天雷符,更没听说过他老人家炼制过这种符。那么泽真身上带着神霄天雷符的可能性就很小,如此神符有一道就极为难得了,谁会想到他竟会有两道呢。

守正真人一生制作这种符算多的,为七名弟子各制了一道,但这种神符并不是想制作立刻就能成功。守正的弟子和霞殒落时,此神符还没有制成,后来和锋斩黑鱼妖王为和霞报仇,守正就将原本要给和霞的符也交给了和锋,也算是一种纪念,所以和锋手中有两道神符。这是外人所不知道的事情,更不可能有人知道,和锋将守正真人的两道神符这次都交给了弟子泽真。

守正制作的七道符,已知被弟子用掉的有三道,仍传世者是四道。其中一道传给和曦,和曦又传给现任掌门泽仁,另一道在守正最小的弟子和卿手中。和卿当年修道未成,离开正一三山去芜城中学做了老师。和卿离山之时,守正刚刚制成神符,将这道符赐予和卿,为师徒缘法之留念。那么传世的最后两道神符,今天都出现在了泽真手中。

这神符威力无匹,但想使用颇不容易,以泽真的修为也要耗费大法力。当他祭出第一道符后,已经受了伤,所以在祭出第二道符时连飞螭爪都扔了,不再耗费一丝多余的法力御器飞天,尽全力激发神符、锁定白陆离、劈出神霄天雷。

泽真方才与红发妖王说了很多话,并不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因为他清楚那只金乌想干什么。以大神通布成空间结界极耗法力,越是这样,那么她抵挡神符时能动用的法力就越弱。面对这位强大的妖王,泽真也没有一击必斩的把握,所以在等待最佳的出手时机。

但是对付白陆离的时候,喝破其名的瞬间他就出手了,甚至不顾自己从高空坠落、也主动迎向了白陆离的攻击。他的发髻披散在空中飞舞,宛如降临尘世的仙人,扑向了白茫茫的狂飚中。

假如白陆离事先知道泽真还有这么一道神符,而且这位真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催动,断然不会向泽真出手的。可惜他的动作太快了,就是要一举格杀泽真不留任何余地,同样也等于没给自己留生还的机会。那金色的闪电劈中了正祭出狂飚、飞向半空的白陆离,他的身形血肉瞬间爆开,化为一片金雾。

神霄天雷去势不止,斩杀白陆离后又狠狠地劈在雪原上,地面出现一道巨大的裂隙,积雪下的碎石翻卷激射开来漫天散落。这记神霄天雷已经失去了控制,法力漫无目的地爆发,因为祭出它的泽真此时已不在。

泽真只有一线生机,就是在白陆离斩杀自己之前劈中白陆离,但这位真人已经做不到了。

泽真放弃飞螭爪才可以催动第二道神符,而且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换骨劫已至。他迎向白色狂飚的情形,很类似成天乐落入大湖。一位出神入化的高手尽全力发出的攻击,并不是带伤的泽真所能抵挡,更何况泽真没有做出任何抵挡。

泽真的身形随即也碎灭为一片迷离的白雾,但在他殒落之前,亲眼看到了白陆离被神霄天雷所斩。

……

两位高人皆已殒落,雪山半坡上空一片白雾蒙蒙,而雪原也是满目疮痍,地上有不少深坑和纵横的沟壑,硕大的碎石散落得到处都是。

在远方,雪原尽头绝壁间的一个山洞里,宇文珂珂目瞪口呆。她手持蜃光珠,本是想记录雪山美景做离去前的留恋,万没想到竟会看见这样一幕。从金色闪电劈开法力空间结界,到泽真祭出第二道神符与莫名出现的白陆离同归于尽,一切发生的时间极短,宇文珂珂也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她离的位置其实很远,以她的速度根本不可能很快赶过去,况且以她的修为,就算赶过去也不会有任何作用。那强大到不可思议的法力爆发冲击,也波及到了宇文珂珂,因为她正展开神识以法力记录这一幕场景于宝珠中。

元神晃动中,宇文珂珂也受了轻微的内伤,但她仍傻傻地站在洞口望着白雾飘飞的雪原。当空中的冰雪落下之后,又是一片白茫茫的大地,震惊中的宇文珂珂甚至忘了停止法术,手中的蜃光珠仍在记录着这一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