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34章、写剑意于神符,凝法力祭霄雷

红发妖王的脸色突然变了,而泽真的出手却更快。他的神情坚毅无比,仿佛根本不在乎红发妖王会展开怎样的攻击,神念发出的同时已祭出一道金光。他的身形被一条金螭的虚影环绕,那金光就是从螭龙口中吐出的,并未射向红发妖王,而是射向两人之间的上空。

红发妖王失声道:“神霄天雷符!”说话间已展开双臂,虚空中突然浮现三枚火球。火球呈品字形旋转、包含某种玄妙的阵法,飞向上空瞬间变得光芒万丈,就如三轮突然升起的烈日骄阳。与此同时,空中霹雳炸响,一道威力无匹的金色剑光直斩而落。

……

正一门千年来以三十六洞天丹道与神霄天雷剑绝技威震天下,并不以符箓之道闻名,但并不代表他们不擅符道。实际上历代正一门高人都精通一种符箓,可能终身也只制作过这么一种符箓,尤其是历代掌门更是必须掌握它的制作之法,这道符就是神霄天雷符。

神霄天雷符之威,相当于制作此符的高人施展神霄天雷剑全力一击。它的原理,就是将神通法力凝练于符中封印,施展时解开封印激发符箓、以神识控制法术、锁定对手攻击。它对使用者的要求非常高,至少要有大成修为,激发与控制符箓法术的过程也要耗费大法力。威力越大的符箓、使用就越难,更何况神霄天雷符呢。

神霄天雷符对制作者要求则更高,至少得有出神入化之能。而且它的制作过程复杂艰难,将大神通法术封印符中是极耗心血之事,在这个过程所耗费的法力,比施展神霄天雷全力一击要多很多倍,相当于在漫长的时间里不停地施展。最终才能制作成功。

制符与炼器有类似之处,一不小心就可能损毁,不仅前功尽弃、心血白费,而且还可能伤到自己,很危险!正一门威力巨大的神霄天雷符,已经相当于某种一次性使用的神器,存世数量不可能太多。

它有时也被称为掌门符,因为它是正一门历代掌门必须掌握的传承。说来令人惊叹,正一门历代掌门皆有出神入化修为,这就是昆仑修行界第一大派的气象。其中有人即位时便已出神入化,有人则是在成为掌门之后突破出神入化修为,千年以来从无例外。

至于当代掌门泽仁真人,当年继位时尚无出神入化之能,前不久他与石野与白少流一道去找乔彩凤,回正一三山后便闭关度苦海。若泽仁成功历苦海劫破关而出,将求证出神入化成就、延续正一门有史以来保持不断的传统,也可制作神霄天雷符。

……

红发妖王当然知道神霄天雷符,她最忌惮泽真的也是这一点,所以才会施展大神通布下法力空间结界。可忌惮不等于害怕,她是为了防止泽真借祭出神霄天雷符之际逃遁,同时也避免斗法惊动外界、被他人所察觉。

泽真身上若有神霄天雷符,必然是其师和锋赐其防身的,数量不可能很多,如此神符能有一张就不错了!红发妖王自负神通广大,就算是和锋亲自出手,她也自信可以一斗,怎会害怕携带和锋所制神符的泽真呢?她只是尽量谨慎对待。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泽真不仅有神霄天雷符,且神符不是其师和锋所制,而是出自他的师祖守正真人之手!守正真人一生制作了七道神符,算是很多了。因为他总共收了七名弟子,赐予每人一道,不仅是防身之用,也是师徒传承的纪念与象征。

这七道符,修行界已知曾用了三道,还有四道应在守正的亲传弟子手中,可这金乌也没想到,泽真竟会随身携带其中之一。这张符不知是守正真人何时所制,施展出的威力就相当于当年他的全力一击。

三轮烈日骄阳升空,组成品字形的守护法阵。第一轮骄阳旋即被劈碎,法阵已破。第二轮骄阳紧接着又被轰灭,在半空中化为一片火海。第三轮骄阳也被劈成了两半,凌厉的剑势穿过直接斩中了红发妖王的原身。她以大神通布下的法力空间结界已无法维持,只能凝聚所有的法力抵挡这惊天一斩,天地之间传来轰鸣不断的回音。

法力空间结界破碎,导致了虚空中的一场大爆发,下方的雪原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碎石与积雪被卷起,化为漫天白雾和激射的冰石。

……

宇文珂珂在一座巨大雪山半腰的岩洞中,从洞口处向外望去是一片茫茫雪原,积雪下覆盖的是流石滩,而丹紫成已不在此地。就在三天前,宇文珂珂终于破关而出、历风邪劫成功,一直守护在洞口处为他护法的丹紫成站起身来道:“珂珂,恭喜你!”

宇文珂珂于定坐中睁开双眼,低声地说道:“紫成,谢谢你!”声音仍然很小,但已经不像蚊子哼哼,至少能让丹紫成听见。丹紫成祭出卷天神丝道:“你已历劫成功。此番奉听涛山庄之托,我此行不辱使命,这就该告辞了。”

宇文珂珂愣住了,感觉很失望也很意外,她这次来到喜马拉雅深山,被丹紫成所阻,将她困于山洞中多日,接着又守护她闭关历劫。当破关而出之后,其实宇文珂珂已经听从了丹紫成的劝告,打算离开青藏高原回听涛山庄了,而且以为丹紫成会陪她一块回去。

丹紫成已经堵了她这么久、陪了她这么久,此刻突然要走,宇文珂珂反倒有点不适应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感,幽幽道:“紫成,你怎么说走就走?”

丹紫成:“我已经离开三梦宗很久了,在这个地方也无法与师门联系,也不知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当然要尽快赶回去。”

宇文珂珂:“可是……我呢?”

丹紫成看着宇文珂珂,似笑非笑道:“珂珂,你是自己来的,当然也可以自己回去,你已度风邪劫成功,手持温火玉穿越高原并无问题……假如你想去三梦宗告我的状,正好可以顺便将我阿游师弟的温火玉还回去。”言毕便飞天而去。

宇文珂珂从地上跳起来追到洞口,却已望不见丹紫成的身影,她跺脚道:“紫成,你,你……”“你”了半天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丹紫成守护了她这么久,走得时候却这样干脆,仿佛是告诉了宇文珂珂最后一件事:“他虽心甘情愿为她做这一切,但并非就应该为她如此。现在他走了,需要宇文珂珂自己穿越茫茫喜马拉雅山回去,就像她来时一样。”

宇文珂珂在洞口处愣了半天,不自觉撅起了嘴,又低下头自言自语道:“哼,欺负我不会飞,不能和你一起离开……我还是第一次到青藏高原,这里的风景不错,就好好欣赏欣赏。刚刚历劫破关,干脆在此地继续修炼几日、巩固境界。就算没有你,我也知道该怎么办。”

说着话,宇文珂珂做了一件现代都市男女都会做的事情,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对着高原雪景拍照留念。可惜此地没有3G信号,她暂时也刷不了微博。手机很快就没电了,这里也找不到什么地方能充电。

想走出雪山仍然是一段艰险历程,在这隆冬时节,离去的路要比来时艰难得多,好在宇文珂珂已修为更进,但也要做好周全的准备。一连三天,宇文珂珂定下心来巩固境界、涵养神气,其余时间也经常溜到洞口处观望这美丽的高原雪景。

她还不时向四下张望展开神识搜索,内心深处仿佛还期待着丹紫成仍潜伏在什么地方、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蹦出来吓她一跳。令她失望的是,丹紫成真走了。当宇文珂珂确定这一点的时候,便打算离开喜马拉雅山了,第一站是回听涛山庄,然后以归还温火玉为由,再到三梦宗去找丹紫成。

但是离开之前,她还要做一段留念,从怀中取出了一枚射影蜃光珠。此物采自海中、经秘法祭炼,是听涛山庄的独门法宝。射影蜃光珠的妙用有点类似孔天晶,可以记录所见的各种景象,但它可比孔天晶珍贵多了也神奇多了,不仅能够将所记录的光影景象缩放展示,还可以移换视角,以法力重现影像时,完全就是一种可变化的立体展示。

宇文珂珂先将居住了近两个月的山洞、她的闭关之处都以射影蜃光珠记录,然后又走到洞口,将雪原美景摄入宝珠之中。恰恰就在这时,远方的高空之上忽然传来一声霹雳,宇文珂珂的元神一阵恍惚,差一点就没有控制住手中的宝珠。

一道金色的闪电就像从另一个空间撕裂的缺口中由远处的天际斩下,随即一团火海爆发,红光漫射,地面上的积雪和碎石也在澎湃的法力冲击下漫卷飞舞。

……

红发妖王大概也没有想到,自己以大神通布下的空间法力结界,会被泽真一道神霄天雷符击溃,引起的法力大爆发是漫无差别的攻向。两人都受了伤,而红发妖王的伤势更重。因为她不仅受到了空间结界崩塌的冲击,而且被神霄天雷剑给劈中了。

红发妖王当即化为原身坠地,在漫舞的冰雪飞石中砸出一个坑,好半天挣扎不起。而泽真以飞螭爪护身,高簪的发髻已经散开,身穿的道袍也碎裂出不少道口子,但仍凌空而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