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33章、生死自当何证,杀生应勘己生

花膘膘冲訾浩道:“那也好办,你知道成总家的电话,你打就是了,想让普通人以为那就是成总的声音还不容易!实在不行你就变化为成总的样子,替成总回家过年!”

訾浩:“这个,这个,我还是让盛龙给成总家打电话吧。……老狐狸,你这么有主意,且擅长惑人元神的法术,干嘛不冒充成总给他家打电话呢?”

花膘膘:“我怎么会干这种骗人的事情呢!”

訾浩:“这不是骗人,而是一种抚慰。成总不在,我等当为效劳。”

花膘膘:“师有事,弟子服其劳。我也同意让盛龙去干。”

……

就在众人谈笑之间,先行的泽真御飞螭爪飞天、已瞬息千里,他是从雪山碧玉湖往东偏北方向飞行,千里之外仍是险峻宏伟的喜马拉雅山脉。前方有一座巨大的雪山横亘,也是世界着名的高峰之一,泽真在空中折转方向,从一侧的山腰旁绕了过去。

泽真刚刚绕过矗立于天地之间的巨峰,突然在相对平缓的半坡雪原上空定住了身形,一身道袍于凛冽的寒风中轻轻飘荡,身形周围盘旋着一条金色的螭龙虚影。并不是泽真自己想停,前方有一人拦住了去路,她站在虚空中伴随着飘舞的火光,正是那位红发女妖王。

泽真没有任何惊讶或者害怕的神情,凌空背手冷冷道:“果然是你!雪山碧玉湖中潜伏的高手,恐怕也只有你这只出神入化的金乌能追上本真人。”

那金乌娇笑道:“泽真道友好快的速度,我差一点就没截住你!先前你与那些人走在一起,我还颇有些忌惮。虽然你们一对一皆非我的对手,但结阵而行强大无比,连我都不敢挫其锋锐,也不敢靠得太近被你们发现。结果道友却一个人突然走了,我的反应若稍微慢一点,就眼睁睁地看着神器惊门溜掉了。”

泽真:“阁下是为神器惊门而来吗?”

红发妖王体态妖娆、神情娇媚无限,她看着泽真道:“我当然是为了惊门而来,难道是为你而来吗?但泽真道友若有兴趣,欲与我结为双修道侣,也未尝不可是一段佳话。你的修为虽不如我,可出身名门大派、为人刚正磊落,我也愿意结这段缘法。”

泽真哂笑道:“你这是来夺器的还是来征婚的?我听说天地所化生之瑞兽灵禽,往往眼高于顶,今天倒是要多谢阁下抬爱了!但本真人对你不感兴趣,若是想夺神器惊门,阁下今日也绝不会得手,还是请回吧。一世修行已出神入化,若为此断送真不值得!”

红发妖王愣住了,以他们两人的处境,这番威胁的话应该是她向泽真说才对啊,情况怎么反过来了?成了泽真在威胁她!她愣了愣才咯咯笑道:“道友真是好胆色,临危不惧令人赞叹,我很欣赏你。这样吧,只要你主动将神器惊门交出,我绝不会为难你,也免得斗法中误伤或不小心取了你的性命。若是如此,正一门必不会善罢甘休,还真的有点麻烦。”

泽真:“你也知道怕啊?那就走吧,少在这里啰嗦!我没什么神器惊门可交给你,你在我这里也绝占不到什么便宜,若真想动手,只有死路一条。”

红发妖王笑得花枝乱颤:“泽真,我知道你不是吹牛,身为正一门弟子,理所当然自认为无人敢惹。我确实很忌惮正一门,所以不想惹太大的麻烦,只要你把惊门交出来,我就放你走。若换作别人,可没有这等好事。

但忌惮并不等于畏惧,无论如何你都不是我的对手,我得到惊门之后自可从容离去。我很清楚那是一件什么样的神器,画卷中自有洞天世界,到隐秘处入洞天修炼,正一门上哪里去找我?百年之后我待诏飞升之时,更是不会忌惮这些了!”

泽真的哂笑变成了嘲笑:“阁下虽有出神入化之能,但就凭你这副德行,还想待诏飞升?出神入化后每一步修为次第精进,比此前所有的修行历程加起来都要艰难,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根本就是虚无缥缈之事。若仅以此为目的修行,反而永远都达不到。”

红发妖王正色道:“哦,这是正一门的前辈高人告诉你的吗?果然有见地!多谢道友指教,如此我就更要拿到神器惊门了。一世修行飞升成仙希望渺茫,那么能拥有属于自己的洞天世界,也不枉出神入化之功!假如以此为破关机缘,说不定更有修为精进之望。”

泽真的神情恢复了冷峻,淡淡道:“如此说来,阁下是不会放弃了!能否告诉我你的姓名?以你的修为,本不该这样默默无闻的殒落。”

已经被自己吃定了的对手,居然还用这种语气说话,红发女妖王差点没被泽真气乐了,但看泽真说得这么斩钉截铁,她也有些暗暗心惊与疑惑,眯着眼睛道:“泽真,那日在幽谷之外,你斩杀了那么多曾向成天乐出手之人。今天遇到我却只是开口相劝,并没有动手,你也应该清楚自己不是对手吧?

此刻见我不会走,又想用正一门来威胁我。你的意思,只要我动手了,日后就会受到正一门的追杀?可是你想没想过,此地只有我们俩,我夺器之时杀你灭口,潜行而去不再露面,谁又能清楚这是我做的呢?”

泽真:“阁下废话太多了。”

红发妖王笑道:“你的废话就不多吗,那又何必与我说这么久?真是有本事与我放手一斗,你恐怕一开始就动手了!”

泽真也笑了:“你说这么多废话,不过是想凝聚法力从容施展神通,同时观察是否还有人跟踪窥伺。能追得上你我的人并不多,可是你再这么耽误下去,那就说不定了。我方才劝你不要为此断送一世修行,是发自肺腑之言,指的并非是正一门日后追杀阁下,而是就在此时此地。

我虽劝你离开,但也清楚你不可能离去,而我特意持飞螭爪携画卷疾飞,等的就是你,因为我很清楚,恐怕只有你才能截住我。在雪山碧玉湖中我就想斩了你,可惜你逃得太快,今日我是特意给你个机会、让阁下自投罗网的机会,而你果然来了。

正一门已下令,弟子不可参与神器惊门之争夺。而我是主动向师尊请求要入雪山碧玉湖,非为天下神器,而就是想勘悟天下众生百态。我亲眼见你为争夺惊门重创成天乐,今日又被你千里追击至此,劝善无功,若不将你斩杀当场,我如何求证今生之修行?”

这话出自一位已有真空妙有修为、距踏入脱胎换骨境界只有一步之遥的大成真人之口,也不得不令人谨慎啊。红发妖王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沉声道:“就凭你的本事,跟我说这种话,是在开玩笑吗?”

泽真:“你看呢?我的脾气虽然耿直了点,但又不是缺心眼!”

红发妖王:“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不过是说些废话拖延时间,想找机会逃走或者等待可能有救援者赶来。可是你拖延得越久,就越没有脱身的希望,难道没发现此刻已陷入绝境了吗?”

两人刚才说的话都不少,明明可以快速的用神念交流,却偏偏这样开口相谈。而此时此刻,泽真在虚空中背手向周围望去,已经见不到蓝天白云与高原雪山,四周仿佛都被遥远而炽热的火光笼罩。

这是红发妖王以大神通临时布成的法力空间结界,非阳神化身成就不可为也,就算是她,也需要足够的时间凝聚法力施展这一神通。此刻神通已成,别人就算在附近也发现不了他们,若红发妖王斩泽真而夺器,可以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泽真虽无出神入化之能,但见知非凡,他很清楚自己的处境,脸上却毫无惧色,仍是淡淡道:“这位无名道友、金乌妖王,你完全搞错了状况。我根本就没打算逃,行走天下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凶徒,我从未动过逃的念头,否则何以为师尊之弟子?

我师尊和锋曾言,杀生者应勘破生死,此中真意并非所斩他人之生死,而就是杀生者本人之生死,否则无以修行。你不懂我的修行所证,我说斩你就是要斩你,不论我此刻的生死!”

红发妖王皱眉道:“在我以大神通开辟的空间结界中,你无论想逃走或是等待救援皆已无望,说话还要这么狂悖吗?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出神器惊门,否则……”

泽真又笑了,突然以神念道:“你早就有机会出手,却迟迟没动手,反而耗费偌大法力布下这个空间结界,是不是怕我这位正一门的真人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啊?实话告诉你,还真有,且就是为你这种人准备的!我当然没那么狂妄、自以为神通在你之上,但我的师祖守正真人呢?你是否有自信——能接住他老人家当年全力一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