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32章、权行不欺刚正,修身泽之以真

大有宗在打着如意算盘,还不知有谁也在暗中无声无息地行动。而在万变宗营地中央的洞府里,众高人也在进行最后的磋商,梅兰德与泽真之间有一点小分歧。

在梅兰德没有来到雪山碧玉湖之前,因为成天乐的失踪、众人无首,花膘膘代表万变宗、仰玉人代表武陵乡、泽真代表昆仑修行各派,遇事基本上都是三方讨论、主要由这三位高人商量决定。

而梅兰德来了之后,大家都认可了他的计划,配合他一步步实施。如今已使暗中窥探者确信成天乐与神器惊门已出水,那么接下来最关键的问题便是——如何让大家都确信,神器惊门已经不在这里?

这不是简单的一走了之,不仅要时刻防范图谋不轨者对神器的争夺,还要不露出任何破绽,一切就与真的一样。这样就有一个问题,神器惊门和受伤的成天乐要分开,四神十二时大阵只能保护二者之一。

若是成天乐仍与神器惊门在一起,遇到了冲突斗法,出手者必是当世高人,目标也是神器惊门,带伤的成天乐恐怕会受波及。在梅兰德的计划里,是众高人结阵护送神器惊门离开,留下一名高手在此地与众妖修一起守护成天乐疗伤。

“成天乐”就是訾浩所扮,梅兰德自愿留在此地为护法之人,另外还有七十多名妖修在营地中守护警戒。当谋夺神器惊门的众高手都被引走之后,应能保证“成天乐”的安全。而且这个营地还会成为一个陷阱,假如还有人想趁机暗算成天乐,正好自投罗网。

梅兰德这个计划看似很完美,但这一次众高人却有不同意见。泽真说道:“既然是一切如真,那我们更看重的是一件神器、还是成总本人的安危?怎么可能将神器惊门带走,却将身受重伤的成总留在绝地之中?我们做这些事的目的,是为了救成总,还是为了惊门?

窥探神器惊门的高手可能会被引走,可是盆地中还有众多妖修,别忘了我们前不久刚刚大开杀戒。成总所遭之变故,分明是有人蓄意谋害之,我们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也能猜到是谁干的、又与谁有关?在这种情况下,只带走惊门却不护送成总离开,绝非我辈行事之风!”

梅兰德:“那么依泽真道友之见,应该怎么办呢?”

泽真答道:“事急从权,我们都愿意配合梅长老所设之局,被误导者便自误之,我等不必有一句多余之言。就算以假乱真,也要做得光明磊落,使人看到我们将神器惊门与成总都带离此地,且以成总为重!”

史天一追问道:“那泽真道友认为,我们该怎样安排撤离呢?”

泽真:“訾浩要变化为成总的形容,我们余下的人有十三位,其中十二人布阵飞天将其环护,另一人可携带神器惊门而行。史道友,你认为成总去什么地方最安全?”

史天一:“当然是回姑苏万变宗疗伤。”

泽真:“那么在如今情况下,又将神器惊门暂时送到什么地方最妥当?”

史天一:“当然是正一三山。”

话这么一说,泽真的意思就很明白了。他让另外十二名高手结成四神十二时大阵,飞天护送“成天乐”回姑苏万变宗疗伤,而自己带着“神器惊门”离开雪山碧玉湖,前往正一三山。

梅兰德说道:“泽真道友,你这么很冒险。而且道友虽修为高超,但尚无飞天之能,难道要步行穿过雪山高原吗?”

泽真答道:“以我的修为,能走出这雪山碧玉湖,且群邪也不敢对正一门弟子动手。但为了稳妥起见,我想向诸位借一件飞天神器。以正一门所修之神霄天雷心法,飞天之快,很少有高手能赶上。”

泽真说的都是实话,自当年乱世中和霞殒落之后,已有近百年无人敢主动找正一门的麻烦了,而且他也不怕麻烦,这位真人行走天下就是这个脾气。带着神器惊门回正一三山当然很冒险,但泽真视险境已为常,但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要借一件飞天神器。

在场众人手中有两件飞天神器,分别是云端午的凤凰毛与梅兰德的飞螭爪,而泽真要借的显然不是凤凰毛。

梅兰德闻言主动掏出飞螭爪道:“这件飞天神器,是当日斩李逸风所得。后来听说其师春村还因此找到了万变宗,给成总带来不少麻烦。此非我之物也非万变宗之物,这就麻烦泽真道友带回正一门保管。若春村再来,就让他去正一门取吧,我倒想看看届时他那张老脸怎么放!

泽真道友磊落刚直,正行而不畏险,兰德非常佩服。但是这样做的话,您千万要小心,我们先结阵与您同行,到了山外您再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假如真遇到高手袭击,也不必行险强斗,既然是赝品,给他便是,对方必定以为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梅兰德此人不仅心眼转得极快,而且江湖经验老到、非常知趣,他很清楚在这种场合,众高人并不是天下风门各派弟子、会服从他的命令和指挥。他所设之局能帮助成天乐化解外界凶险,所以各派大成修士才会配合。

但在这些高手面前,有些机心是无用的,比如泽真这种人,就绝不会改变正一门弟子行事的一贯风格。既然如此,梅兰德也不可能坚持己见。泽真要借飞天神器带着那赝品惊门去正一三山,梅兰德便把画卷与飞螭爪都交给了他,又以神念暗中叮嘱了一番。

泽真此举可能涉险,但梅兰德告诉泽真,假如真有高手抢夺、泽真不能敌的话,干脆就把赝品惊门交出去。那么对方定会产生另一种误解,认为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众高手是故意将窥探惊门者引开。

既然在泽真这里得不到神器惊门,却又因此开罪正一门,显然是得不偿失的事情,泽真想脱身自可以脱身。这样的事情能不出现是最好,假如出现了就可这样应对。泽真自信持飞螭爪飞天的速度极快,可以将很多高手都甩掉,梅兰德等人的四神十二时大阵更是追不上他,那么就更加稳妥了。

梅兰德最怕的是一种情况,假如有当世高人欲谋夺惊门又不想暴露身份,一出手便杀泽真灭口。而泽真则暗中以神念回道:“梅长老多虑了,我正一门弟子行走天下,无论修为高低,岂容妖魔所欺?况且我自有手段,哪怕遇到当世绝顶高人,也不会让凶徒占什么便宜!”

众人商议已定,按照计划立刻出发。三鲜道人与温描俊等妖修仍留在营地里,等到来年碧玉湖解冻之时,他们自然可以离去。而且这里必须得留人警戒,因为真正的成天乐还在湖中。温描俊等人不了解情况,但三鲜道人心中是有数的。

禇无用还在隐秘的洞府中闭关,大雪为他护法。三鲜道人前几天也悄然去看了,吩咐大雪不要离开洞府,但他并没有告诉大雪成天乐遭遇的变故,闭关中的禇无用当然更不知情,就让他们安心修炼吧。

众高人一走,这片营地中的事情暂时就由三鲜主持了。花膘膘叮嘱三鲜道:“为了使人确信成总与神器惊门已不在这里,所以我们这些人暂时都会离开。但不论谁走,你却不能走,因为成总毕竟还在湖中。你就以伤势未痊愈、更需留在此地修炼为由,在成总未露面之前不得离开。”

说完话众高人列阵走出了洞府,“成天乐”就在众人的环护之中,被大阵法力裹挟飞天而去。泽真将手中一幅画卷收入道袍,祭飞螭爪化为一道金光也跟随大阵飞起,他刻意放慢了速度与众人走在一起。到了盆地之外苍茫的雪山之上,泽真突然加速,如流星般迅速消失于天际。

看见泽真的去势,任道直叹道:“正一门弟子果然不凡,泽真以神霄天雷心法御飞天之器,这速度我肯定是追不上的。”

云端午也说道:“我手持凤凰毛飞天,速度也追不上泽真道友。”

范采耀、仰玉人这二位妖王自忖也追不上此刻的泽真,就连梅兰德都不得不服气,就算飞螭爪在他手中、而他本人已有飞天之能,速度也没有泽真快。这些人都是大行家,一看就知道泽真并没有吹牛说大话,当世高人极少有谁能追得上已远去的他,多少都松了一口气。

众高人结阵保护“成天乐”继续飞天而行,年秋叶突然以神念道:“我们这一招可以对付昆仑修士,但成总不是山野妖修,在世间也是有家的。这马上就要过年了,假如连个音信都没有,他父母那里怎么交待?”

花膘膘叹道:“还不知成总要用多长时间才能脱困,我们先把眼前的事情对付过去再说。就与禇无用一样,说成总出国考察了!”

化为成天乐形容的訾浩插话道:“出国考察也不可能连个音信都没有,难道过年也不给家里打个电话吗?成总不可能这样做事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