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31章、风平胸中云荡,挥洒剑气华光

根据以往的经验,众高人会在冰面上结阵守候多长时间,取决于范妖王在水下的神通法力,如果又一次无功而返的话,他们大约会在正午之前离开。

可今天的情况有点不对劲,大约只过了半个时辰,一只巨鳄突然跃出水面化为范妖王,他手中拿着一幅画卷,展开之后飞出一道光影,落地竟是成天乐!而一直守护在冰窟周围的十二位高人亦如临大敌。范妖王随即收起画卷以法力裹挟成天乐,在大阵的环护下飞天而起,众人迅速回到了营地,直接进入洞府中。

紧接着营地中的气氛也变了,众高人接连以神念传出吩咐,命温描俊等妖修警戒营地外围的法阵,轮流值守不得有误,其余人则留在各自的巢穴中不许外出。气氛骤然变得凝重而紧张,却没有人解释任何原因!

在这冬季难得的晴日里,雪山盆地中一片宁静,暗中的气氛却如那冰封之下的深湖那般潜流涌动。远处观望的燕无欢以神念对刘大有道:“师尊,我能看得很清楚,新出现的那人是成天乐。他是从一幅画卷中飞出来的,万变宗已经找到了他,还有神器惊门!他们随即运转法阵模糊视线,但惊门刚出水时还是被我看见了。”

刘大有神情凝重道:“他们的动作很快,赶在任何人来得及动手之前就回到了营地,依托洞府和法阵警戒,显得非常谨慎。”

燕无欢:“谨慎是必然的,因为他们的位置并不隐秘、暴露在众人眼前。在这种情况下定然不会久留此险地,必将带着神器惊门尽快离开。以正常的估计,他们会留下一批人照顾成天乐疗伤,而由十二名高手结阵带着惊门离去。”

刘大有:“假如是这样,想除掉成天乐的机会就来了。有十二名高手离开,且谁也想不到有人会专门去刺杀成天乐。至于神器惊门倒是有点麻烦,若真像你所猜测,由四神十二时大阵保护其离开,绝对不好对付,我们也强夺不下。

田妖王迷鼠之能,本门两位供奉长老也是清楚的,前几天在万变宗客卿长老梅兰德面前,田妖王斗法输得那么惨。那梅兰德手中拿的,应该就是春村传给弟子李逸风的飞螭爪吧?他们那边还有范采耀和另一位妖王,余者也全是大成修士,甚至还牵涉到正一门这样的大派。我们要想找机会,也只能等其他人先动手了。”

燕无欢:“我布置在山外的那群禽妖,此刻正好可以用上了,这就去通知两位妖王长老以及本宗高手都做好准备。”

在自然界的动物中,鹰的视力是最好的,而超脱族类的鹰妖则更擅遥视,更何况燕无欢这种已突破真空妙有之境、服用过陆吾神仑丹的妖修呢。虽然离得远,可是燕无欢看得很清楚,而梅兰德的原意就是让某些人看清楚。

……

众高人回到营地中央的洞府中,而营地中的其他妖修得到命令,要么在外围警戒,要么留在巢穴不出,有个山洞里的一伙妖修也发觉了情况异常。他们是被万变宗擒来关押在此地的,洞中共有十一人,田妖王迷鼠的七名手下还在养伤,而另外四名曾向成天乐出手的凶徒,这些日子则被缚灵印打回原身。

这四名妖修突然发现洞口处的“守卫”不见了。今天当值看押这些被擒妖修者,恰好就是张年与李旺。这两人前不久主动投奔万变宗的营地,这段时间以来无论做什么事都认真尽责,此刻怎么擅离职守了呢,难道营地中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状况?

四名被打回原身的妖修对望一眼,没有理会另外正在闭目定坐涵养神气疗伤的七人,悄悄地溜向了洞口往外张望。营地里静悄悄的,没有人留意和关注他们,张年和李旺也不知去向。温描俊等众妖要么就在巢穴中不出,要么就守在营地外围警戒法阵的各个阵枢处,营地里面倒成了无人巡视的真空地带。

四名妖修心中大喜,看来真的发生什么了事情,因此守卫不见了,而且众人暂时也顾不上他们。与此同时,他们所受的缚灵印束缚正在消失,神通法力渐渐可以运转。缚灵印是万变宗的独门秘法,它既可以将妖修打回原身,也可以让妖修不得变化为原身,而且不伤人亦不损修为,只是暂时锁住神通变化。

被缚灵印束缚的妖物,其修为法力仍在,却施展不了神通法术。这种手段也有一个特点,就是施展之后过一段时间会自然解开,具体要看施法者所用的法力有多强大、被束缚者的修为有多高。这几名妖修所中的缚灵印并不太强,任道直每天都会来看一眼,顺手再补一记,然而今天显然是因为别的事情给忘了。

梅兰德已说过打算如何处置这四名妖修,待到来年春暖花开之时,要将他们彻底废去修为、打回原形,就放之此地山野自生自灭。那他们还能出得了雪山盆地吗,简直就是等死啊,只要有机会,他们肯定不会接受这样的命运,一定会设法逃走的,而今天机会终于来了。

四名妖修鬼鬼祟祟的溜出山洞,以原身钻进雪堆,在厚厚的积雪下沿低洼处穿行逃离了营地。普通人当然发现不了他们的行迹,可是营地周围有法阵,当他们穿过法阵的警戒线的时候还是被察觉了。温描俊大喊道:“有人触动法阵,隐藏在雪堆底下!”

这时梅兰德声音传来道:“你等守住阵枢勿乱,继续警戒营地周围即可!”

一柄短剑从营地中央的洞府中飞出,化为一道寒光射入营地外的雪地中,紧接着就听见厚厚的积雪下传出一声惨叫,短剑带着飞溅的积雪又冲天而起,那散落的雪粒上带着殷红血迹,显然是刚刚斩杀了一人。

那血迹迅速的变淡发黄,就像枯萎的花朵化为尘土之色,令人不寒而栗。短剑随即又射入更远处的积雪之中,待射出后仍是同样的场景,如是连斩三妖,然后又飞回了营地中央的洞府。

正在守护警戒法阵的温描俊是目瞪口呆啊,他虽无大成修为,但也是懂修行有见识的。御剑手法在御器之道中是最常见的,而能将一柄飞剑控制得如此神妙,也太过骇人了!

梅长老还在营地中央的洞府里,在这么远的距离之外御剑连续斩杀积雪深处潜逃的妖修,要么他有出神入化之能、将化身神念附于法器之中,要么他的神识控制已经强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前几天梅兰德与田妖王迷鼠斗法取胜,出手是那样干净利索,而此刻这柄飞剑之利,使人更不敢轻易直面其锋芒啊!

其实若没有别的玄机,如此运用一柄飞剑须有出神入化之能,甚至要拥有阳神化身的成就。但梅兰德的手段却另有内情,因为此剑有灵,剑名秦渔、剑灵也叫秦渔。所以梅兰德坐在洞府深处,却能操纵一柄飞剑到营地外远方的积雪中搜寻妖修而斩杀之。

温描俊目瞪口呆,假如远方有窥探者看见这一幕,同样也会倒吸一口凉气,不敢轻易再打这些高人的主意。而梅兰德的飞剑虽利,剑下却仍有漏网之鱼。有位妖修的原身是一只变异的白貂,在积雪最下方的岩层裂隙中飞速地钻走,到了很远之外才悄悄钻了出来。

它警惕地看看了周围,收敛神气又潜入积雪下约数尺深处钻行,在这白茫茫的雪原上很难察觉其行迹。它成功的逃离了飞剑的追杀,已经远离营地到了安全地带,钻入了被积雪掩埋的灌木丛中,沿着各种空隙潜行。

钻着钻着,它却突然感觉周围有些不对劲,仿佛钻进了一片白茫茫的迷雾,神识完全被遮蔽,向前怎么走所见都没有变化,好像还停留在原地一般。惊惶之中,有一个声音突然印入它的元神:“小白貂,你是从那营地里逃出来的吗?命很大呀!”

白貂将身子缩成一团,颤声问道:“你是谁?”

那声音答道:“你放心,我不是来杀你的,只要你将营地里发生的事情都如实的告诉我,我就不会为难你。”

白貂不敢隐瞒,把自己被擒入万变宗营地的遭遇,尤其是今天不同寻常的情况都介绍了一遍。那声音又问道:“今天那些高手突然从湖面上结阵飞回营地,你有没有看清楚阵中多了什么人或者东西?”

白貂答道:“我一直在山洞里被关着,根本没看见外面的情形。而您这等高人,应该看得很清楚啊!”

那声音哼道:“你是想嘲笑本座眼神不好吗?湖面上发生的事情,我当然看见了!可是他们回到营地后的情况,我却了解得不太真切,所以才想问问你。”

白貂带着哭腔道:“我就知道这么多,已经全告诉您了!您究竟是何方神圣?”

那声音答道:“你还是不要看见我的样子更好,否则我就要杀人灭口了。你逃出这么远已经安全了,想必也累了吧?那就该好好休息一会儿。”话音未落,那白貂就感觉元神一阵恍惚,莫名晕了过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