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29章、明知讳而犯忌,行无隐而不形

这两名妖修的来历颇为可疑,很可能是被人派来刺探万变宗这边的情况的,众高人心知肚明,但也如常应对。天黑之后,根据他们提供的“情报”,万变宗几位高人冒着风雪飞入了盆地之中,果然发现了六名曾经出手袭击过成总的凶徒。

那六人竟不是妖修,而是聚集在一起的江湖散修,各有厉害的法宝与独门手段。这一次没有留下活口,他们见自己被发现了,便结阵出手抢先发起了攻击,一番斗法之后,尽数被斩杀当场。凶徒们留下的法宝器物也被万变宗几位高人收去,扔在温描俊那里统一收存。

次日天明后雪山盆地中仍有寒风呼号、飞雪漫舞,众高人又冒着严寒离开营地,结阵飞到湖面上,仍在同一地点施法凿开冰层,守护着范妖王入水搜寻。与昨天一样,他们于中午之前离开、回营地休息了。在那种阴寒的湖水中施法护身、展开神识搜索,对高手而言也是极耗神气法力之事。

谁都以为这冰雪盆地中将恢复短暂的平静时,到了下午,众高人突然又结阵从营地中飞了出去,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湖面的上空。在高空中可将很多情形一览无余,他们果然发现了有人正在湖面上悄无声息的开凿冰窟。

这些人的位置离万变宗众高手开凿冰面的地点不远,却很隐蔽,在一片冰塔林环绕中,他们从湖岸边顺着蜿蜒曲折的冰层裂隙潜到这个地点,再加上风雪的掩护,远处根本看不见。其实万变宗众高人也没有发现他们,而梅兰德在黄昏前突然说了一句:“我们再回开凿冰面的地点看一眼,从高空仔细巡查,看看有没有人趁机想捞便宜?”

于是众高人就突然来了,令那伙人猝不及防。湖面上共有八人,采用的手段和万变宗差不多,其中七人结阵守护在凿出的冰层入口周围,由一人负责入水搜寻。厚厚的冰雪层还没凿透呢,众高人就到了,然后冰塔林间爆发了一场斗法。

这场斗法的动静可不小,轰鸣声在整个盆地中回荡,冰塔林崩碎横飞,厚厚的冰层出现了多道巨大的裂隙,湖水涌出寒浪四溅,还夹杂着喝骂之声。但激烈的斗法持续地时间并不长,万变宗这边出动了十二名高手,年秋叶和訾浩仍留在洞府里,由梅兰德主阵,将那八人全部生擒活捉,其中七位妖修都受了伤,无法再变化就是以原身被带回来的。

敢在这个时候进入湖中搜索,且又有这等本事的,必然修为不凡。那八名妖修的领头者号田妖王迷鼠,已有脱胎换骨修为,在蛮荒中称霸一方。这次他听闻消息跑到雪山碧玉湖,就是冲着神器惊门来的,本人飞天穿越瑶池结界,而命手下七位修为最强的小妖乘坐众妙飞舟与他汇合。

这次又找了个山洞审问,除了訾浩之外,众高人都参与了,毕竟这位田妖王迷鼠在昆仑仙境也算是一号人物。泽真首先喝问道:“田迷鼠,我虽没有见过你,但也听说过你的名号,你与昆仑仙境中的修行各派也打过交道。如今明知万变宗与各派同道已发出了警告,为何还要凿冰入湖、图谋不轨?”

田迷鼠清楚泽真的身份,在他面前倒也不敢耍横,只是答道:“这雪山碧玉湖乃杳无人烟的世外之地,既非万变宗的道场,也非正一门的道场,我为何就不能行走?有那么多修士都是来去自由,包括你们也是!难道你们入得湖,我就入不得了?若想以此定罪,恐怕没有道理吧?”

范采耀说道:“田妖王,我们打的交道虽然不多,但也认识近百年了,说话也不必兜圈子。这雪山碧玉湖当然人人来得,若不是事出有因,你入湖别人也管不着。但你在此时此地做这种事,目的何在?”

田迷鼠:“我说想凿冰捕鱼,可不可以?”

范采耀被他气乐了:“老田,你一只猫头鹰,就算爱吃鱼,但什么时候变成水禽了,难道想修炼成鱼鹰?”

田妖王迷鼠的原身并不是一只田鼠,恰恰相反,他是田鼠的天敌猫头鹰,范妖王早知其底细。他自负修为深厚、神通广大,此番也想谋夺神器惊门。那天变故突生时,他飞在天上远远地看着,位置离事发地点比较远、刚好在靠近谷口的高崖之上。

当时有人趁乱呼喝神器惊门已现世、被成天乐摄去,田妖王当然不会上这个当。他在高空中俯视,看见了成天乐如何祭出飞电石抵抗山崩的过程,也知道那不可能是神器惊门,所以并没有去追击成天乐,心里甚至还觉得很好笑。

其实田迷鼠对成天乐的印象还不错,原本还想帮成天乐一把,但见向成天乐出手的人实在太多、场面实在太混乱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他也就留在原地未动。当然更重要的原因,田迷鼠的目的是神器惊门,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的行藏,潜伏在雪山碧玉湖中这么久,就连范采耀都没发现他,田迷鼠当然还要等待神器惊门真正现世之时。

等成天乐逃至湖边的时候,神器惊门竟真的现世了,田迷鼠眼睁睁的望见却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因为有一位高人的动作比所有人都快,就是那位红发金乌女妖王。田迷鼠一见此人出手就知道自己暂时没戏,他虽没见过那位红发妖王,但昆仑仙境中也隐约听过传闻,有一只金乌已有出神入化之能,没想到她也会出现在这里。

但是那金乌妖王并没有得手,成天乐手握画卷状的惊门落入了湖中,救援的大批高手随即赶到,不仅拦在湖岸边而且展开了一场厮杀,幽谷外尸横遍野。然而这一切与田迷鼠无关,他带着手下悄悄离开了。

以田迷鼠为首的这伙妖修当然不需要大有宗的救助,他们甚至避开了大有宗在雪山盆地中的搜索,暗中关注着冰封湖面上的动静。万变宗近几天所做的事情,田迷鼠全看见了,他得出的结论与刘大有及燕无欢差不多,认为万变宗必定已掌握某些线索、知道成天乐大概在湖中哪片范围。

田妖王迷鼠既然有了确定的搜索范围,也想入湖碰碰运气。当众高人于正午前离开湖面之后,他便悄悄的潜入了,在冰塔林间率属下企图如法炮制,不料众高人突然又杀了个回马枪。

田迷鼠虽是脱胎换骨之妖王,但以他的修为就算一对一相斗,也不是范采耀或梅兰德的对手,更何况对方是十二位高人结阵出手呢!他虽有七名手下相助,但那七人修为皆未大成,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被揍的七荤八素全部活捉了。

田妖王迷鼠此刻已被擒,他告诉面前的众位大成修士,自己并无加害成总之心,目标仅仅是神器惊门而已。他亲眼所见,成天乐入湖时已身受重伤,过了这么久也不露面,就算还没有殒落,很可能已进入一种休眠状态,而神器惊门恐怕也失落湖底。

既然成天乐所练是妖修之法,那么在冰冷的湖水中想保住性命,重伤之中,恐怕只能守护玄牝珠进入一种独特的休眠状态。——这是田迷鼠的判断。

以田迷鼠的身份,不论怎么调侃辩解,但也没有必要撒谎,说话时伴随着神念,将前事都交待清楚。泽真则寒着脸道:“若是没有成总之事,你自可入湖打鱼。可你明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万变宗众道友已向此间所有人发出警告,还这么做,便是有意为之。难道还要问我们为何要将你擒来吗?斗法时没有将你当场斩杀,我等已经手下留情!”

田迷鼠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我也清楚有些话不必多说,今日不过是心存侥幸,没想到被你们发现了。斗法已败、前因已明,我既落到你们手中,后果也自应承担。只不过呢,这七名妖修是我的手下、被我从昆仑仙境唤来,他们并没有做过什么恶事,也都是听我的指使。不能因为他们在湖面上凿了几块冰,便下杀手吧?所以希望诸位高人能放他们一条生路。”

梅兰德点头道:“你那几名手下都带伤了,人倒是可以放,但不能现在放。若此刻赶出去,他们在冰雪狂飚中也是死路一条。你的所作所为,万变宗不可能不追究,否则何以震慑与你有一样居心之人?你自称本意并不想伤害成总,目标只是惊门而已,而别人可就说不定了!

而且你怎能断定,成总一定处于休眠状态,或神器惊门已失落?假如你在湖中找到了成总,而成总又不肯将惊门相让,你是否会夺器伤人也是说不定的事!你此刻在想我们会如何处置你吧?若你那七名手下不因此事被斩,那么我们也不好斩了你,你打的是不是这个算盘?

但我要告诉你一件事,神器惊门现世不是你想象的那般。它早已是成总之物,就是被成总携入雪山碧玉湖,至此方知它竟是神器惊门。你必须立誓息去争夺之心,否则走不出这个山洞!田妖王,我们能否私下聊几句、商量一件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