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28章、定计环环铺就,安心各请入局

那几名妖修还想再求饶,众高人已经背手走了出去,而任道直施展四记缚灵印将他们暂时打回原身并锁住神气不得变化,又吩咐温描俊派人看守,这座山洞就成了暂时的牢笼。

回到营地中央的洞府之后,其余众高人获悉审问的结果,有人追问道:“梅长老,为何要将那些凶徒留在营地里?”

梅兰德微微一笑道:“任道友所施的缚灵印手法,只是让他们不得变化为人形,同时施展不得神通法术,但他们修为未废、法力仍在。而且此法术每过一段时间就会自动解开,需要再补一记缚灵印。他们已经听见了我们最终将如何处置,肯定不能等到明年春暖花开、被彻底废去修为之时,只要一有机会定会设法逃跑。

他们若想逃,当然是依仗原身之能趁机溜走,我们该追就追,跑得慢的三个当场宰了便是,跑得最快的那个就让他溜走吧。当我们救出成总之后,营地中众人都会忙别的事情,对他们的看守也会松懈,那时便是他们自以为的逃跑良机。而我们也需要一个活口把这里的消息传出去,让人根据蛛丝马迹自行判断、确信我们真的救出了成总。”

云端午叹道:“梅长老方才说只需要一个活口,还真是实话实说啊!”

年秋叶又问道:“梅长老,我们此刻又该做什么?”

梅兰德:“我们这就去湖面上布阵凿冰,让范妖王入湖搜寻,这盆地里暗中窥探者都会看见的。”

下午的天气不错,正适合出去活动活动。梅兰德这么做的目的,并不是今天就要将成总“救出”,而是让大家都看见,众高人一直没有放弃搜救成总的努力,过几天再将成总“救出”时,也就不会显得那么突兀了。

众高人结阵飞出营地,在梅兰德指定的一片冰面上落地,施展法力切割出一丈方圆的入口。湖面上的积雪已有两米多深,而冰层的平均厚度超过了三米,这样的冰面跑坦克都可以了,就是要小心莫落入冰塔林间的裂隙中。

冰冷的湖水涌上来,众人结阵施法使其保持不封冻,并且让水面发出强光,给潜入湖中的范妖王以指引。此刻冰面下的湖水中是一片黑暗,潜入其中只能凭神识感应,范妖王化为巨鳄原身入水,口衔成天乐留下的拂尘搜索了很长时间,最终还是无功而返。

在盆地边缘的峭壁上,刘大有与燕无欢正站在隐秘的洞口眺望湖上的情形。燕无欢说道:“冰雪狂飚已至,碧玉湖被彻底冰封,非当世高手不得入。身受重伤的成天乐看似安全实则处境凶险,因为此刻再能入湖搜寻他的,必定是当世高人。一旦被找着了,成天乐就不可能是对手,万变宗也一定很焦急啊。……师尊,您看他们有可能将成天乐救出来吗?”

刘大有沉吟道:“那范妖王入水时携带之物,应该就是成天乐的拂尘。我在万变宗做客的那几日,也曾设法旁敲侧击打听出一些事情。那拂尘与成天乐的手串是一体的法宝,御器之时可互生感应,如此找到成天乐的可能性倒是最大的。”

燕无欢:“孔翎小姐在万变宗做客的时间最长,也是她最早告诉我的,妖修拜入万变宗门下,必须交出一件原身之物供宗门内堂收存。这件原身之物会经过特别的祭炼,不论那名妖修如何变化,哪怕恢复成原身藏于鸟兽之群,万变宗也能凭手段将他给认出来。

您上次就对我提到,那拂尘就是以成天乐本人的发丝所炼制,也相当于原身之物。如此看来,万变宗还真有手段感应成天乐在湖中的位置,将他给找出来也不是不可能,否则何必凿开厚冰费这般功夫?如今最关键的问题,假如成天乐与神器惊门出水,我们该怎么应对?”

刘大有:“就按商量好的办,暂时只在暗中观望。万变宗那一批高手,就算我们集合所有的精锐正面对决,想战胜之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必令大有宗元气大伤。况且那些人各有来历,大有宗若公然为敌,便是得罪昆仑修行各派,我们当然不能这么做。

但这里潜伏的有些高手,可是光脚不怕穿鞋的!他们本就出身昆仑仙境蛮荒之中,来历底细与修行道场都无人知晓,又自负神通广大,认为自己若侥幸得逞,便可携神器惊门立即离开此地,找个地方藏匿起来好好祭炼神器。这也是如意算盘,所以必然会有人出手。”

燕无欢:“若起争夺必有死伤,两败俱伤之后才是我们夺得惊门最好的机会。而且对于我们而言,还有另一个良机,众人的目标只会是神器惊门,没人会想到还有谁会去突袭受伤的成天乐,众高手为惊门争斗之时,我们便可以出手除掉成天乐。”

刘大有补充道:“如今这里无法与外界联系,万变宗那边的高手虽多,但孤立无援,且是众矢之的。只怕撤出山外的各派修士回到宗门之后,迟迟没有等到他们,察觉不对又派高手返回,那样就增添新的变数了。所以我倒希望这些人能从湖中救出成天乐,而且越快越好!”

令这二位失望的是,这天众高人并没有找到成天乐,他们于黄昏时离开湖面,那冰面上开凿的窟窿很快又在寒风中封冻。当天夜间雪山盆地中风暴又起,但并不如前几夜的冰雪狂飚那样暴烈,在天明时分又渐渐停歇。

万变宗众高手第二天又去了同一个地方,点凿开原先那个冰窟窿,又让范采耀入湖搜索。刘大有与燕无欢仍远远地看着,燕无欢皱眉道:“他们还在同一个地点凿冰,看样子不仅为了省事,应该是昨天发现了一些线索,所以今天才会继续。”

刘大有点头道:“此湖太大,湖水太深,漫无目的的搜索一个人正如大海捞针一般。看来万变宗确有独门的秘传手段,能感应到成天乐大概的位置,所以只在那一片范围重点搜索。”

这二人得出了这般结论,那么在雪山盆地里窥探的其他高手,也差不多都有同样的想法。众人皆认为万变宗已有头绪,多少能够确定成天乐在湖中位置的大概范围,所以只搜索那么一片重点区域。众高人这么搜下去,非常有可能把成天乐给救出来,大家都各怀目的在等待着。

在那阴冷幽暗、潜流密布、深不可测的冰封大湖中,范妖王须始终展开神识搜索,还要持续运转法力护身,每次不可停留太长时间。所以万变宗众高人在日出后到达湖面,中午之前就撤回来了,这天还是没有找到成天乐。

这几天雪山碧玉湖中迎来了冬日间难得的好天气,虽然每日仍有大大小小的风暴盘旋,但对于众高人而言并不算太过猛烈。这天黄昏时,有两名妖修冒着严寒风雪,悄悄摸到了万变宗的营地。他们当然立刻就被发现了,被温描俊带领一伙妖修拿下,众高人走出洞府讯问。

结果那两人说了,他们知道有一伙曾经袭击过成总的凶徒躲藏在什么地方,特来相告。花膘膘说道:“如果你们提供的消息是真的,万变宗定当相谢!”

其中一名妖修试探着问道:“万变宗真的会谢我们吗?”

石双一瞪眼:“那是当然,说话绝对算数!”

另一名妖修问道:“可不可以给我们每人一枚陆吾神仑丹?”

泽真皱眉喝道:“你们也太贪心了!何不干脆就要神器惊门呢?”

仰玉人也说道:“与人杯水恩惠,就想要一辈子都白吃白喝人家的好处吗?假如是这样,二位请回吧,我们不需要你提供的消息!”

那两位妖修赶紧道:“不敢不敢,方才只是开个玩笑!我们哪有那么大的胆子妄求神丹呢?只是在这雪山盆地中越冬实在太过艰难,我们能否请求诸位高人收留?假如哪天哪位前辈心情好,能指点我们二人几句,那也是大福缘了!反正你们也收留了七十多位同道,就再加上我们俩吧。”

原来他们是想到万变宗的营地中越冬,就如温描俊等人一般,假如有机会的话,还想就修行的某些问题请教诸位高人。这样的要求倒是不好拒绝,梅兰德又问了一句:“大有宗已经在救助此地受困遇险的同道,你们为何不向大有宗求助呢?”

那两名妖修挺胸道:“因为我们更仰慕成总及万变宗的风采!”

梅兰德笑了,一摆手道:“那好,你们就留下吧!”

花膘膘亦说道:“等哪天有机会,你们在修炼中若有什么问题,可以问问我。”

这两人就在营地中留了下来,而在花膘膘的暗中授意下,温描俊分派他们与另几人一起,轮流看管抓回来关押的那几名妖修。而这两人表现得非常认真尽责,每到轮值之时盯人片刻不松懈。其实那几名妖修被锁住了神通变化、暂时施展不得法术,也不必那样盯着,只需防止他们逃跑就行。


阅读www.yuedu.info